追妃记(穿越 生子)上——代号4

文案:

穿越我可以接受,

穿越后有一个变态娘亲把明明是男人的我当女儿养,我也能接受。

但那个脑残王爷要娶我为王妃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想我顾子墨堂堂七尺男儿,立志在这个时代要老婆一群,孩子一堆!

有恩,也不行!这种情况没的商量!

本人要的是美女!前凸后翘的美女!

老天啊,

我不是人民币,不需要男人喜欢我!

多给点美女爱上我吧!!!

第一章:初遇赫连北辰

“让我学女红?!”我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三度,瞪着眼前这个我叫做娘亲的女人,开什么玩笑,女红,女红,顾名思义是女孩子学的,我又不是女人,干吗要学!

“墨儿,学女红有什么不好,学会了以后你还能绣个鸳鸯啊,蝴蝶啊什么的。”

很显然我的娘亲没有发现我语气里的不佳,还笑呵呵的说着学女红的好处。

“我是男人!”我声音又提高了几分,尤其重重咬着男人这两个字“你看见过哪个男人拿着绣花针绣鸳鸯,绣蝴蝶!”

娘亲半张着红唇盯着我看,安静了下去,似乎在思考我的话,半响后点了点头“这倒也是,我还真没看见过男人拿着阵线绣鸳鸯,绣蝴蝶。”

呼,我终于顺过来一口气。

“但是没看过不代表不能做啊,墨儿去做不就有了吗。”

如果她不是我这个时代的亲娘,我真恨不得掐死她,我怎么这么倒霉穿越过来还有个这样的娘亲啊,一直想要个女孩,但生了三胎男孩之后相信了她小时候算命先生说的话,一生儿孙满堂,认命的相信自己没有女儿命,但又极为喜欢女孩子,于是变态的把最小的我当女孩子养,哥哥们学武,我也学舞,他们是武术的武,我是跳舞的舞,他们学乐器,我也学乐器,他们学的是打鼓吹笛,而让我学抚琴,他们学文,我也学文,他们学的是文史,偏偏让我学诗词歌赋。

衣服让我穿着淡色,吃饭让我细嚼慢咽,走路让我漫步莲花,平常不许出门,出门要坐马车,离了马车要带上沙斗笠。

哥哥们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同情,但迫于娘亲的手段和怕引火上身,一直不言不语,爹在娘的眼泪攻势下也是不理不问,大家都袖手旁观的让娘折磨我这个可怜的人,而我从小到大无数次的反抗,无数次的抵抗,都在娘亲的折磨威胁下屈服了。老天爷,我前世和你有仇吗,要这么虐待我。

“夫人,夫人。”夏荷气喘吁吁的从远处跑来,对着我们行了个礼“夫人,前厅来了贵客。”

娘瞪了夏荷一眼,不以为然的说“老爷不是在前面嘛,叫我来干什么,我正和墨儿说话呢。”

“回夫人,是老爷让我来请夫人的。”

娘略微皱了下眉,冲夏荷挥了一下手“你先下去,我随后就到。”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我“乖,先练会琴,娘一会儿就回来。”说完施施然的离开了。

好好练琴,今天的好心情都没有了,弹个屁。

手抚在琴弦之上,一股怒气由心底而升,我这十六年活的到底是什么生活,半男不女,还是不男不女,想要个女儿直接抱一个不就得了,为什么要让我当女孩,难道长的柔美点也是错吗。

如果是错,我宁愿不要这种错误。

这该死的堪比女子的容貌,这该死的怎么晒也晒不黑的白析皮肤,这该死的怎么吃也吃不胖的身材,还有这变态娘亲。

越想越气,越气越想,手指一划,直接乱弹起来,也不管什么调调,什么音奏,整个人直接站了起来,弹奏的架势大有文豪风范,估计娘看到了,又要唠叨没有一点教养了,但此刻我只想用曲子解我心头的气。

一阵狂风暴雨的乱弹之后,心情豁然开朗了很多,舒服了许多,于是指尖一转,一曲《落醉赋》从指间底流淌出来,口中不自觉朗出那诗词。

酒入喉,辛辣惹泪流。

几更愁,醉梦中你笑颜依旧。

谁煮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梦醒皆空,眷念不断,水中抽刀水自流。

拾青丝,随风舞。

几何时,不知觉把你放入心底,

想忘却,却忍不住思念缠绕。

层层绕绕,如蚕蛹般包裹,

越是逃离,越是痛。

明知前方无路,棘刺蔓延,却还是挥剑不止。

却怕你,就此放开,再无退路。

仰望天边,红霞层峦。

叹一声,几时相见。

昨日仿若眼前,

一步一寸将你放开。

不敢回首,怕终是放不下牵挂。

相见难,别亦难。

利剑闪过,青丝断,

执手想送,胜万语。

漫漫长路,怎能眠。

几朝花开,几载叶落。

漫漫飞舞桃花源,

白衣倩影终不在。

青丝,花落,随风舞。

迟了那一份承诺,

碎了那等待的痴心。

痛了那份天长地久的守候。

唯独,一壶清酒,守我与你相见。

随着最后一个音节的落下,我重重呼了一口气,诗中那唯独醉梦中才能相见的爱情,平复了我刚刚怒火中烧的心。

“这位姑娘弹的《落醉赋》,真是出神入化。”身后不远处响起一句男人低低的赞叹声。

刚刚下去的火噌的上去了,我最最讨厌别人叫我姑娘,TMD我明明就是男人,哪里像姑娘了?!

“啪。”双手在琴弦上一拍,猛然转身,嘴里还不忘骂道“你眼睛瞎了,我哪里像女人了?!”

入眼的是一副绝色容颜,眉入鬓,眼似星辰,薄唇含笑,容貌比我差不了几分,但却带着男子的阳刚之气和一种与生俱来不容忽视的贵族气势。见我回过身脸上闪过一抹惊讶,黝黑如墨的眸子望着我,嘴角居然扬了起来。而他身边我爹也开口了“子墨,不得无以,快向北轩王赔罪。”又低下声音对着他说“王爷这是犬子,顾子墨。”

呃,北轩王,赫连国的四王爷,赫连北辰,我的火气一下子下去了,调整好表情望着他,这个人就是我爹的救命恩人之一。

“无妨,反而是我看错了,惹到子墨。”他极为随意的一笑,轻描淡写的说着,反而让我为刚才的举动很不好意思。

并未理会我的窘迫和父亲的神色,他走到了我身边,看了一眼石桌上的琴,坐到了我对面,依旧笑着问道“可否为本王再弹一曲?”

“当然可以,北轩王想听什么。”我卑微的低下头,当初若没有这个人力保父亲,查明真相,恐怕我们一家早已在黄泉路上相会了。

“好,那就弹一首《落花情》吧。”他依旧嘴角含笑的望着我。

我坐了下来,手抚上琴弦,爹也走过来了,坐在了我身旁,听我弹琴。

《落花情》讲述的是落花有情流水无意,手指抚过琴弦,那哀伤便从指尖滑出,明知道无果,却还要去爱。

落花情

繁花似锦,流水映繁星。

月如昼,扰乱,谁的心。

君为流水,吾为落花。

流水,不知落花心。

那一年,烟雨迷蒙。

望君远去。

渡口独自守候。

几番誓言,几番诺。

过了奈何,孟婆汤后,

谁还能记得?

落花有情,流水无意,

怎难心已寄君,

不求永远,不奢朝夕,

只盼君懂得。

青丝变白发,弦断望夫崖。

今朝今夕,孤楼独奏。

声声且血,字字含泪。

落花终有败时,流水孜孜不倦。

此生执念不曾断。

红衫花轿,锣鼓响天。

巷尾几番热闹。

幽深小巷,不愿庆贺。

只怕泪沾裳。

我并未抬头,但依旧能感受到对面的目光停留在我身上不曾离开,被别人这么肆无忌惮的盯着看,弄的我极为尴尬,又不能发作生气,总算没出错的弹完了。

“不错,想不到竟能把《落花情》弹的如此伤感。”他感叹道,语气里有着淡淡的赞赏。

“谢王爷夸奖。”我谦虚一笑,依旧垂眉。《落醉赋》和《落花情》这两首均是娘亲平日最为喜欢听的,从小到大一直强逼着我给她弹,都弹了十多年,坏的都能磨成好的了。“刚才子墨,不是适意,望王爷见谅。”

“无妨,反倒是我看错了,惹到子墨,还望子墨不要介意本王刚才的话。”赫连北辰爽朗一笑,继而站了起来,“想不到来老师家,还能听一首《落花情》。”

“小儿献丑了,还望王爷不要见笑。”爹也站了起来,语气虽低沉但不减其中的自豪。

“怎么会呢,如果不是事务在身,本王还想多和子墨讨教一下。”赫连北辰颇有些遗憾的说完转向我“子墨,可想过向乐官发展的打算。”

我一惊,抬起头对上了他带着期待的眸子,不知道怎么回答,我还真的没想过当乐官。

“王爷,这孩子性子不适合做官。”爹直接帮我回绝了北轩王的提议,我自然也明白爹的意思。

“子墨对于乐的掌握还未成熟,只想继续深研,并未有当乐官的打算。”话一说完,就见他的眸子暗了下去,心中一阵不好意思,但一入皇门深似海,就算是乐官,万一有人背后捅你一刀子,也是粹不及防的。

“也罢,如果子墨想当乐官的话,本王定会大力推荐。”他有些遗憾的开口,黝黑的双眸却依旧停留在我脸上,让我极为不适。

“谢王爷,子墨还有些事未完成,先行告退了。”说着行了个礼。

“那子墨先去忙吧。”

“谢王爷。”未抬头,我直接转身出了凉亭,向着后院的花园走去,拐了个弯,不由拍了拍胸口,这个北轩王的眼神好可怕。

人家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是深不见底无法看透的眼就是心灵的枷锁。皇宫果真是个练人的地方,这种人还是少接触比较好,免得自找麻烦。

才要走就看到了大哥二哥,见到我笑着跑了过来。

“子墨,我们正找你呢。”

“什么事?”我有些黑脸,昨天让他们带我出去玩,他们死活不干,还教导我应该多学学诗词,多练练琴,虽然知道他们怕娘知道他们带我偷偷出去玩惩罚他们,但是这么不义气的哥哥们,也让我十分的憋屈。

“嘿嘿,别生气了,你一生气就不好看了。”大哥笑呵呵的看着我,还向摸小狗一样摸了摸我的头发。

“我哪里生气了,哥哥们做的自然是对,我这么忙哪有时间出去呢。”我极为没好气的回道,顺便把头扭到了一边不去看他们,心里恨恨的想,他们下次要是惹娘生气,我再帮他们求情我就是小狗。

“好子墨,我们知道错了,但你也知道万一娘知道了,惩罚人的手段多么花样百出。”二哥也来劝我,拉着我的胳膊,顺手还从怀中拿出一本书,递给我。“可别怪哥哥不义气,这个当做补偿。”

低头扫了一眼书皮,立马抢了过来,细细看了一眼,刚才的气才算下去,把书揣到了怀里,顺便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跟着的迎春,那丫头立马低下了头,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算了,看在你们给我买来的份上,我也不计较了,我要回屋了,你们去哪?”

“回来的时候听下人说爹找我们呢,我们先去看看什么事。”大哥见我不生气了,笑呵呵的说。

“哦。”我点了点头,猛然想起了什么,抓住要走的他们“等等,爹现在正在陪着北轩王,你们还是先别去了。”

“北轩王?”大哥有些疑惑,微蹙眉头“咱们都离开赫城那么久了,他来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先回房了。”我摆了摆手,管他来干什么,现在我们远离赫城,又没有惹是生非,就算来了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还是回去看书重要。

第二章:这就是一箭双雕吧?

刚回到房间,我那神出鬼没的娘亲就追了过来,幸好我反应快把书藏到了被褥里,不然没收加惩罚是避免不了了。

“墨儿啊,听说你刚才在北轩王面前露了一手?”刚进门就向我扑了过来,满脸激动和兴奋。

我点了点头,不就是弹了个琴,至于这么高兴吗?

“他怎么说?”说着娘坐到了我身边,激动地抓着我的手。

“不错,想不到竟能把《落花情》弹的如此伤感。”我重复了一遍北轩王的话,娘听完先是一愣,呆住了两秒后,笑的更开心了。

“不错,不错。娘就知道墨儿将来定能成大业。”

见娘亲现在心情似乎很好,我觉得应该可以和她商量个事情,或许她现在一高兴就能同意了呢。

“娘,六天后是花灯节,我想。”

“不行。”还没等我说完,娘就武断的打断了我要说的话,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变脸“花灯节关你什么事?”

“娘,我都十六岁了,到了要娶媳妇的岁数,你总把我关在家里我怎么能让你抱孙子。”我把古人最为看重的传宗接代的事情搬出来,想以此压迫娘让我出府。

可惜娘亲压根不着急,翻了翻白眼,直接回我“你两个哥哥还没娶亲呢,你着什么急,再说我还不着急抱孙子呢。”

你不着急,我着急啊。

花灯节,是柳城的传统节日,每年举行一次,每次举行三天,是专门为那些未婚男女举办的赏花,赏月,赏灯,赏美人的活动。

原来只需未婚男女参加,但最近几年柳城把花灯节变成了大众节日,老幼皆宜。每次花灯节举办期间,那些大家闺秀啊,小家碧玉啊都会从闺院出来,一是游玩,二是看是否能遇见心仪之人。

这可都是平时难得见到的,说不定我还能遇见一个呢,在这里男子只要到了十五岁就已经成年了,可以娶亲生子了。

“娘,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娘?你儿子我都十六岁了,别说找个心仪的女孩,就算是见到府外的女人也是难上加难,你到底要怎么样?”越说我越委屈起来了,声音也不由大了几分。“你难道你想让我绝后?!”

“啪。”一声,我拍桌而起,直接吼了出来,还不忘细数她历来的罪行“凭什么只让哥哥们参加,难道我真的不是您亲生儿子?!”

娘显然被我吓了一跳,呆住了,眨了眨眼睛,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也拍桌而起,指着我吼道“你小子皮痒痒了,敢这么大声说话,老娘我怀胎十月容易吗,从小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你居然说不是我亲生的,亏娘最疼你了。”说着说着娘瘪起嘴,从袖子里抽出手帕,满脸受伤的扭头,背对着我坐了下去。

娘的举动让我不知所措起来,以前我要是反抗,她一般是以武力让我屈服,但今天,或许我的话真的伤了她,让她心寒了,想到这心一涩,忙跑到了她面前蹲下来。“娘,对不起,子墨错了,子墨不该这么说,娘您别生气。”

“你怎么会错呀,是我错了。”说着把头扭到一边,一眼也不看我“我不让你出府,不让你参加花灯节,不给你找娘子,唉,你说的对。要是亲娘怎么会这么对待自己的孩子呢。”

娘亲的声音不大,但却让我更为诧异和不安起来,一个人转变了性格,是要受了多大的刺激啊。“娘,子墨不去花灯节了,娘你别生气了,子墨知道错了,下次子墨不会了。”

娘亲沉默了几秒钟,才回过头看向我,再度开口“你知道错了?”

“子墨知道了。”我忙点头,同时暗暗松了一口气。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