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妃记(穿越 生子)下——代号4

第五十七章:神秘通道里的自省

我彻底放弃了,只希望北洛回来时发现我不见了,赶紧派人来找我,又等了一个时辰,依旧没有一个人影。

但我已经是饥肠辘辘了,已经是午时了,他还没回来吗?还没发现我不见了?

我烦躁的一脚踢到树干上,拳头大的树干晃了晃,让我心烦不解气的又踢了好几脚。随着我狠狠的踢着,又落下了几片落叶。

紧接着不远处发出吱呀的声音,吓得我后退数步,心跳加速起来,惊恐的看着发出声音的假山。

随着声音的响起,假山上的石头慢慢移动,赫然出现一半人高的洞口。

等了几分钟也不见什么东西出来,我大着胆子上前站在洞口边向里面望去,是一条宽一米左右向下走的阶梯小路,离假山口两面远的地方居然有火把在燃烧,而且几乎是隔着几米有一个火把,到最远处只能看到火苗了。

下去吗?我犹豫不决了。

下去,前面是什么地方,有什么人都是未知数。

不下去,就要等他们发现我不见了才能来找我,但什么时候发现我也是未知数。

抬头看了一眼四周,已经安静的没有一个人影,横下心,我小心翼翼的踏上了通向未知路的阶梯。

虽然是下决心的,但心里还是扑通扑通的狂跳不停,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生怕半路突然出现什么东西,一只手扶着整齐的墙面,一只手放到胸前随时做准备出击。

走了大约六阶台阶,就到了平路,路和四周的墙壁都砌的很平整,想必也是花费了功夫建造的这神秘通道。

回头看向洞口,发现很小,有点坐井观天的感觉。

回头正要往前走,咚的一声在身后响起,吓得我全身一震,心如鼓跳,冷汗涟漪,慌忙回头看去。

门已经关了……三两步跑上去想要推开,使劲了门却纹丝不动。

脑子不停的转动,我下来没动什么机关吧,又猛然想起一件事情,机关……

这里有没有机关,刚才就顾着下来了,忘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了,如果是藏宝地或者是墓地呢,就算不是,建造在底下的通道,也应该是重要的地方,那百分之八十是有机关保护之类的。

完了。

我秃废的顺着石门滑落跌坐在冰凉的地上,曲起腿,双手抱住,头埋在腿间。

不走,呆在这里北洛也是找不到自己的,这石头门也不知道多重,就算不重也会隔音,喊破了嗓子也听不见吧。自己最后会饿死?

走,抬头看着路的远方点点火光,那么长的路有多少机关呢,就算我侥幸能躲过去一两个,但是又会触发多少个呢,这都是未知数。

似乎,我把自己逼上了背水一战这条路。

我想笑,却怎么也扯不起嘴角,难过伤心向波涛骇浪一般涌向心中。只得自己安慰自己。死有什么可怕,我还不是死了才穿越的,说不定要是死了我又穿越了呢。又能体会到不一样的人生了。

但是我不想死,我有好多事情还没做,我还没娶老婆,没生孩子,没看到哥哥们成亲,没和北洛说喜欢他。

我都没做呢,起码让我做完了这些再让我死,我也死而无憾了。

不争气的泪水涌出了眼眶,模糊了视线,抬起袖子擦去又涌了出来。

我喜欢北洛。

没错,我喜欢他,从他吻我之前,从我要去青楼之前,就已经喜欢上他了。

只是那时候的感觉是懵懵懂懂不明确的,直到他吻我,我才真的明确我喜欢他,所以才没有拒绝他吻我。

可是我又害怕,所以缩起自己不敢对他表白。一直否认自己喜欢他的事实。

就算他不喜欢男人又能怎么样,拒绝又怎么样,又是没有被拒绝过,大不了难过一段时日就过去,为什么就不敢去表白呢?

现在好了,连这个机会说不定都没有了。

“北洛,我喜欢你。”冲着通道我嘶声大喊。

声音传到很远很远,似乎还有回声。

心平静了很多,我站了起来,再次走下台阶,看着远方零零星星的火点,虔诚的闭上双眼“如果,我能活着出去,我会当着你的面告诉你我喜欢你,不管你接不接受我的感情,我都会告诉你!”

搜然睁开眼,单手扶着墙壁我开始前行。

每走一步都是自己的脚步声,或许是心里释然了,居然不怎么害怕了,再加上火把很烧的很旺,照的四周很清楚。

一直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左拐右拐了好几次,但没有一次机关或者暗器出现,心从最初的不安渐渐平静,难道我想多了,这里没有机关和暗器?但在底下建造这么长的路干什么用?

百思不得其解的工程……

又走了大约半个时辰,走的我口干舌燥,四肢无力时,拐了一个弯后前面没路了。

火把很清楚的照亮了前面是一堵墙拦。

我惊喜,想到了那些电视剧中的情节,这是出口,只要找到机关,墙是可以活动,但从上到下看了一圈也没发现这墙有什么地方不同。

记得那些电视剧,一般都是在墙或四周有机关开启墙壁的,但是这个,难道是敲击机关?

随意的敲击了几下,墙壁依然没反应,到底机关在哪里?不甘心的想取下火把想从新找一遍开启机关。

手刚刚拿起火把就听到墙发动轰隆一声,缓缓转动起来了,很快就容一个人通过了,午后的阳光不吝啬的跃了进来,晃的我侧开了头。

心加速跳动,撒开火把三两步跑了出去,没跑出去几米身后轰隆的声音,转回头时石门已经关闭了。

深吸一口气,对着天空大喊“啊!!!我出来了!!!”

激动地心情真的很难以想象,待到平静以后我看向四周,分析我到了什么地方。

我出来的地方就是房子的屋子里,房顶上挂着蜘蛛网,床上落了一层灰尘,木门半开了,一半已经掉了,斜斜的靠在墙上,外面是一扇破烂的木门,屋顶有一处破一米宽的洞口,阳光照射进来,正对着石门的地方。

这是一户废弃的人家吧?没想到那个通道居然通到这里,我失笑,摇着头走出了屋子。

心里却很是激动,我要去告白,告白,想着又胆怯了。

呸,暗自懊恼,我还是男人吗?这点勇气都没有,对我去告白,告诉他我喜欢他。

想着信心又恢复了,走出破烂的木门,一看才发现这里是死胡同里,两边都是楼,似乎只有这里是平房,光是位置就很难发现。

胡同外似乎有人说话。我急步想着胡同外走去,说话声越来越清楚了,似乎是吆喝声,气喘吁吁的站在胡同口,我四周看了一眼,这里是大街上。

我出来了。

第五十八章:偶遇贺钟离,他的惊人消息

可是我又犯愁了,出是出来了,我怎么去找北洛呢?除了他说过那个叫做月影楼的名字,其他的都不知道,现在的我就好像无头苍蝇一样,而且刚才担惊受怕了好一会儿现在又渴又饿。

看看左边的大街,又瞧瞧右边,人都不是很多,稀稀散散。我却茫然不知道从哪里走,还是说我等在这里,说不定他发现我不见了,会从这里出来找我?

有点白日做梦了,就算他出来也不可能从这里出来吧,还是问吧。选好方向后漫无目的的向着右边走去,顺便问一下路人认识不认识一个叫做北洛的人和月影楼。

所有人都是一个动作,摇头。几句话,不知道,不清楚,没听过。然后上下打量我,然后等我走后在我身后窃窃私语。

走了半个时辰,问了半个时辰,除了多了很多在身后窃窃私语的人,其他的什么也没问出来。

又累又饿,再不吃点东西,我真要挂了。

随便找了个胡同,蹲坐在墙角,闭着眼,头向上仰着靠着墙,放松了四肢。夕阳暖暖的照在我身上。我觉得我现在就缺一个破碗,这样我就可以自力更生了。

自己调戏自己,还忍不住笑了。

突然间感觉到夕阳被人挡住了。

“子墨,是你吗?”

温和熟悉的男子声音在面前响起,心一震,我嗖的睁开眼。

一身青色长衫,温柔的双眸友善的看着我,笑容让人如同沐浴在三月春风中,依旧是儒雅,依旧是风度翩然。

“贺钟离!”我脱口而出,慌忙站了起来,上前一步抓住他的衣衫。在最落魄,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见到认识的人,那种内心的复杂简直无以言表。

“果然是你。”他似乎松了一口气“刚才从客栈出来,你走过的时候,我就觉得背影很熟悉,所以一直跟着,没想到真的是你。”

“不要说别的,先带我去吃饭,我要饿死了。”说着我扯着他的袖子,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一家客栈走去,他无奈摇头,任由我拉着他进入客栈,安静的看我点了一大桌子菜,淡定的看我狼吞虎咽的吃饭,偶尔递水给我却始终一言未发。

“呃。”我满足的打了个饱嗝,揉着圆滚滚的肚子,觉得此时幸福无比。

“够了吗?”他看了一眼被我吃光的饭菜,抬头笑着看我,目光依旧温柔“用不用再上些?”

“不用,不用,我已经饱了。”我摇头,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要了一桌子菜,都是我一个人吃了。

他给我倒了一杯茶,放下茶壶后,才凝重的开口询问“子墨,出什么事了?”

“唉,说来话长。”我叹气,要说我为什么这样,那还要从武琴劫走我说起,不对,是应该从赫连北辰要娶我那时候说起,如果不是他要娶我,弄得柳城人人皆知,就算武琴劫走我,放了我之后我也完全可以回家的。

对,我之所以这样都是拜赫连北辰所赐。混蛋北辰!

“我的故事太长了,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还是说说你吧,怎么到这里来了?”我失落的岔开话题,尽管知道他也许是知道的,但是还是不想提自己被选作王妃的丑事。

贺钟离见我不想说也不逼迫,依旧微笑着开口“我和你一样,出来游山玩水。”但是眸子里却闪过一抹伤痕。

“挺不错的,哦,对了,我大哥和你妹妹的的亲事怎么样了?我爹娘现在过得好不好?我二哥找到媳妇了吗?”一连串问出我十分关心的问题。

他轻笑“你爹娘过得都很好,二哥还未找到意中人,大哥和妹妹等你回去后成亲。”

听罢我的心落了一半也提起来一半,父母安康就好,但是大哥,我怎么回去呢?

回去,就要面对赫连北辰,不回去,大哥在等我回去后成亲。

而我现在心系北洛,就算他们长的一模一样也不可能代替的。

见我突然萎靡不振,贺钟离更是疑惑了“你们出来也好长时日了,也应该回去了。”

“你让我怎么回去,我怎么可能回去?”我皱眉,心烦的瞄了他一眼,刚刚建立起来的好心情都变糟糕了。

“子墨,你怎么了?有什么难言之隐?”他焦急的询问,目光在我的脸上来回游走,似乎想查到蛛丝马迹一样,见我不语,似乎觉得有些失态,收回了目光“他对你不好吗?”声音很轻,却盛满焦急。

“很好,他对我很好。”我本能的说着,也低下了头。

“那就好,你们一走好几个月了,也应该回去了。”声音到最后越来越低,似乎带着莫大的隐忍和失落。

“我知道我走了好几个月,但是你。”一顿,脑中灵光一闪,猛然抬起头看向他,自动忽略了他看向我略带忧伤的眸子。

“如果我带着他回去,或者我和他成婚后再回去,生米煮成熟饭,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嫁个混蛋北辰了!”我激动地说出自己的假设,现在恨不得马上见到北洛,但一想到北洛,我又蔫了下去。

北洛,他不喜欢男人。

而我现在连表白都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又怎么生米煮成熟饭,这简直是痴人说梦。

“子墨,你不喜欢北辰?”贺钟离惊讶的看向我,不确定的问。

“喜欢他,切,我恨不得杀了他。”我咬牙切齿的看着贺钟离,表达我的愤怒。

“不喜欢他,为什么要和他走?”他瞬间抓住我放在桌子上的手,颤动却用力的握起,眸子中有我看不懂的火热,吓得我脑袋一当。

“走,我没和他走啊,我怎么,可能,和他这种人在一起,呵,呵,呵。”笑道最后我愣住了,抓住了贺钟离话中的问题。

我和赫连北辰一起走?

猛然间我抓住他的袖子,让他人一愣。但我却不管,而是急切的问“谁说我和混蛋北辰走的?”

他没想到我突然间这么问,半张唇动了动,吐出了三个字“你爹娘。”

我诧异“我爹娘?”他们应该知道我是被人劫走的啊。怎么能说我是和混蛋北辰一起离开的。

难道这中间出了什么岔子,还是说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突然间我有些害怕,害怕知道真相,也许知道了有些事就会改变,但内心却又让我执着的想要去知道前因后果。

“等下,我有些糊涂,你的意思是,你问过我爹娘我去哪里了,他们说我和混蛋北辰一起走了?”

他沉默了下,点头。

我的心却一凉,真相越来越近了,呵。抓住他衣袖的手也细微的颤抖。

“那么咱们柳城是不是在找四王妃?”问完这句话,我的心通通通直跳,一种从没有过的恐惧侵占我的全身。

“找四王妃?”贺钟离诧异看向我“我已经离开了一个月,我离开之前没有听说过在柳城甄选四王妃的事,难道是刚刚开始的?”

放开抓住他袖口的手,也抽回他握住的手,双手渐渐握成拳。缓缓闭上双眼,牙齿紧紧咬着唇缓缓扬起唇角。

似乎我都知道了。

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像是打翻的五味瓶,酸甜苦辣一应俱全。巨大的失落,难过,厌恶,充斥的心房。

我想骗自己这或许只是个巧合,但是真的有这种巧合吗?

第五十九章:承认

“钟离,我还有些事要先走,麻烦你结一下账,回到柳城后我会如数奉还。”我现在想立刻见到北洛。

我想知道答案,从他口中说出的答案。

“子墨,出什么事了。”说着贺钟离拉住转身要离开的我,执着的恳求道“让我陪你去吧。”

诧异的抬头看向他,眸子中的执着无比坚定,同时蕴藏着爱慕,对,是爱慕,我的心一震,我从来没想到过贺钟离会喜欢我,就像我没想到过我会喜欢北洛一样。

也许这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我无法回应他的喜欢,同时也要纠结北洛的身份。

被人喜欢那种说不清什么感觉很陌生,但我还是很是感激他的喜欢,却依旧用另一只手扯开了他拉着我衣袖的手。

目光不离的看着他眸子中逐渐暗淡的光芒“这件事,只有我自己能处理,谢谢你。”

说完不理会他没落的神色,离开了客栈。

人都是一样的吧,对于不喜欢的人很绝情,对于喜欢的人恋恋不舍,除了一丁点的内疚和惊讶我没有什么感觉,然而对北洛心中却纠结的很。

出了客栈我开始在大街小巷穿梭,我要找到那个通道,我要回去,哪怕是饿死,我也要见到北洛,我要他亲口告诉我真相。

从夕阳余晖找到了月上稍,我还是没找到那条小巷。

街上已经开始关门了,偶尔有关门的伙计见到我,三三两两的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看着远方逐渐陷入黑暗的街道,我茫然站在原地,闭上了眼,鼻子突然间很酸很酸,抬起头静静听风声掠过耳畔。

我不害怕黑暗,不害怕独自一个人,不害怕没有地方落脚。

但我却越来越难受,越来越想哭,手紧紧攥拳,却依旧止不住颤抖。

不知道站了多久,身体已经僵硬住,安静的街道上响起轻巧的脚步声,一阵急速的风掠过,带着温热的气息停在身边。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