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之强养雌性(穿越 包子)上——土豆芽儿

文案:

富二代舒锦天,被绑架后在逃离途中,居然穿越了。

被一只暴戾的大蛇抓到了蛇窝,不但不吃掉他,反而还给喂食。这是被当宠物养了吗?

可是,你,你缠着我又是肿么回事?我不是母蛇啊喂!!!

雷区/萌区:生蛋,抱窝,一窝多生

一句话文案:这是一现代男,被一罕见的流浪蛇兽强行圈养,生蛇蛋蛋的故事!!

内容标签:生子 强取豪夺 种田文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锦天,舒寒钰 ┃ 配角: ┃ 其它:一窝多生

第1章:穿越逃生

清晨的空气带着沁人心脾的清新,暗绿的树影渐渐清晰,露出了原来的颜色。初阳的光芒还没来得及温暖荒芜的山林,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就打破了山林的宁静。

“他在那里,快抓住他!”

林间十来个正值壮年的男人,气喘吁吁的追逐着什么,忽而一人眼前一亮地发现前方慌乱窜逃的人影,兴奋道。

“妈的,看老子抓住他不好好教训一顿,竟敢在爷爷这耍手段逃跑。”

一张相粗狂,大约三十来岁的男人气急败坏的大骂,阴鸷的双眼恨恨的盯着前面尤做垂死挣扎的猎物。

舒锦天闻言头也不回,撑着最后一口气,快速往前奔跑。荒芜的山林,没有道路,放眼全是杂乱的荒草,还有间隔的笔直的树木。

前路已被杂草拥堵,舒锦天只好用两手胡乱的开路,脚踩在不知名的草根上,慌不择路的狂奔……

扬起的枝叶打在脸上身上,留下道道红痕,甚至脸上的皮肤都刮破,沁出血来。舒锦天却毫无所觉,只知道不停的跑,不停地跑。只要他一松懈,他就完了。

身为S市商业龙头的舒家嫡长子,舒家外界以为的继承人,商业上对手为了打击他们企业,从他身上下手是最简单有效的法子。毕竟舒霸天再怎么厉害,没有了继承人,他的产业无人继承,守着巨大的财富,又有何用

可笑那些人以为没了他,就能打击到他那便宜老爸了吗?外界只知他是舒家长子,却不知,他只是一个商业联姻的附加品。舒霸天那冷酷无情的人,跟本就对他毫无父子感情。

就在两年前,他才发现,他居然还有个从未见过面,大他两个月的大哥。

慢慢,他知道,这整个舒家,都是舒霸天留给他那大哥的,而他继承人的身份,也不过是替大哥挡剑的靶子。

而他现在身陷险境,也都是他‘大哥’一手设计。已经等不及了吗,这继承人的身份,就那么好?他还不想要!

那个草包大哥,没了他来替他挡住风险,有没有命拿到舒家产业都不一定。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舒锦天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声声直跳在他耳边。

忽而,舒锦天一个恍惚,似乎穿透了什么,大脑有些当机,停下了疾跑,呆站在了原地。

等舒锦天回过神来,心脏依旧怦怦直跳,一手按在胸口,大口呼吸。

朦胧的视线,变得明亮清晰。原本枯黄的秋季景象,换成了生机勃勃,颜色浓绿的植物。

异常高大的树木,耸入云霄。肥沃而张扬的灌木,嚣张的占据了绝大数地盘,被占据的地方,没有一丝下脚的空隙。

舒锦天猛然惊醒,快速地回头。

紧跟在他身后的劫匪,不知所踪。连他来时开出的乱路,也没了丝毫痕迹。

静谧的深山,发出阵阵刺耳的虫鸣。一只巴掌大蝴蝶飞到他面前,颜色艳丽而诡异,带着香甜的气味。奇怪的品种,也不知有没有毒。舒锦天胡乱的用手打开它,脱力地瘫坐在了地上。

仔细的观察周围的环境,变化很大。虽然都是山林,但跟来时、不,是前一分钟的世界有着天壤之别。

明明是深秋,现在却热的不行。不一会儿,内衫都有些汗湿了。一连脱掉了外套和毛衣,只留了见单衫。湿热的衣服蒸发了汗水,让他凉快了不少。

诡异的情景,让舒锦天诧异。一切的变化,都在他眼前发生,让他想不相信都难。他想,他这是穿越了!

毕竟是还在读书的大学生,起点网的常客,对穿越一词还是不陌生。出了这等诡异变故,他第一反应就是‘穿越’!

虽然,这也太特码操蛋了!不过能捡回一条命,也算值了吧!

真是绝处逢生,虽然现在在一个绝对陌生的环境。但不管怎样,都比被抓回去强。他那草包大哥,为了洗清嫌疑,找人假装绑票他,照成目的为钱的假象。为了更加逼真,没有直接下杀手,才让他有了这一线生机。

舒锦天休息了好一会,才缓过来。只是紧张的肌肉还有些生理性的颤抖。

他从后后半夜就开始出逃,那时是人禁戒性最低的时刻。直到现在,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他才得以休息。连续几个小时的逃亡,消耗了太多体力。舒锦天现在浑身脱力。

高大的树木遮住了大部分阳光,但还是有些许亮的晃眼的阳光,透过重重树影,斑斑驳驳的射到地面。

根据阳光射向地面的角度,舒锦天判断出现在是应该是中午时分,这就更加肯定了他穿越的事实。

一手拄着临时做的拐杖,用以探路和驱赶毒虫蛇类。舒锦天开始寻找森林的出路。路上吃了几个有虫眼的青果,很酸,却很解渴。他还用口袋打包了几个,渴的时候倒是个好东西。

不知何时,周围变得异常寂静。舒锦天机警的停下脚步。

耳后隐隐有风声,舒锦天向左侧一躲,那东西一下扑了个空,又向前窜出了几步。

舒锦天顺势回过头来。一头土黄色不知名野兽,大概有野狼大小。张着锋利的獠牙,目光饥渴的锁定住他。

妈的,真倒霉!

舒锦天绷紧神经,紧紧盯着与他相隔不过五米的野兽。

两方对峙,数秒,拨土兽首先打破平静,一蹬后退猛的向舒锦天扑来。

舒锦天侧身躲过,顺手一刀划在那野兽的侧腹。拨土兽惊怒,嚎叫一声。

那把匕首,是他逃走前,想方设法从某劫匪身上弄来的,现在刚好起了作用。

拨土兽吃痛,反而越战越勇。在它看来,被如此弱的雌性弄伤,实在是太没面子。本来看这只雌性单独一人,它才敢来捡个便宜的。一直被兽人猎捕,它们早已对兽人又恨又怕,这次见着有单独出现的雌性,就想要出一口气。还可以饱吃一顿。

舒锦天被扑倒在地,一手掐着拨土兽的脖子,不让它咬到自。一手紧握匕首,朝着野兽的眼睛,狠狠扎下。

一声高坑的兽嚎,几乎震破了他的耳膜。野兽开始慌乱的摆头,企图摆脱扎入眼眶的东西。

舒锦天差点被甩开,为了不再次陷入被动,他双腿钳住野兽的腹部,拿住匕首的手,更加用力的扎下。

一人一兽在地上不住翻滚,压过饱经风雨的杂草。

舒锦天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匕首终于整身没入拨土兽眼眶,才大力拔出。

脑部被刺穿,随着匕首的拔出,大量的血液喷涌而出。溅了舒锦天慢脸的血。拨土兽失了力道,浑身抽搐,随着抽搐的减慢,呼吸也终止。

舒锦天确定野兽已经死透,硬撑的一口气,也泄了个精光。

他浑身脱力,虽知血液会引来其他肉食动物,但筋疲力尽的他,已经无法再移动半步,晕在了浑身是血的野兽旁边。

空气中充斥着新鲜血液的味道,随着风飘了很远。很快,就引来了一条浑身墨绿的蟒蛇。

只不过,吸引他的不单只是血液,。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地上那只昏睡的雌性。

蟒蛇吐了吐蛇信子,舔舔地上虚弱的雌性。呼吸很微弱,但还有少量气息流动。很好,还活着!

长达十米的蛇身,一摆蛇尾,连人带兽一起卷了起来,心情极好地朝着自己的蛇窝游去。

第2章:蟒蛇缠绕中醒来

灵蛇兽人,是兽人大陆最为稀少的品种。因为他们是冷血兽类。除了相伴一生的伴侣,对与族人甚至亲人都毫无亲情。所以在有伴侣之前,向来独居。

再就是灵蛇兽的繁衍,也不与其他品种的兽人相同。

他们都是产卵式生产,一窝可能有七八颗蛋,也可能有十五六颗蛋。而且精子的存活期很长,能在雌性体内存活十年,甚至十几年。即使只交、配一次,那只雌性也能生产几次。

记忆中就有雌性被迫交,配后,又被那雌性的族人救出,然后那那雌性虽没有再跟灵蛇交,配,却也连续产了十一年的蛇蛋。那些蛇蛋,刚出生就被抛弃。还是那条灵蛇捡回了蛋蛋,孵化了他们。

按理说,这么强大的繁衍能力,灵蛇兽的数量应该会很庞大才对。但事实恰恰相反,灵蛇兽是兽人品种数量最为稀少的一种。

可能是物极必反,有了几乎逆天的生殖能力,他们的后代数量虽多,但那都只是没有灵智的蛇,不能化为人形。真正化为兽人的,却是千里挑一。就现在的兽人大陆,存在的灵蛇兽,也不过百只。

再者灵蛇兽的独居,又导致他们寻找伴侣的途径少了很多。大多都是和其他流浪兽一样,雌性都是靠实力抢来的。

但他们占有雌性,却只是一种传承记忆里对雌性的占有,没有多少延续种族的思想。幼蛇满月就会被雄父抛弃,根本就无法从父亲那学到多少东西。而他们却有着特殊的传承记忆,让他们在这兽人大陆悠然自得的生存下来。

墨绿色的蟒蛇就是一条年轻的灵蛇兽,他刚成年不久,还没来得及抢只雌性回来,上天就给他安排了一只漂亮的雌性。

灵蛇兽把舒锦天拖回自己的洞穴,把他放在自己常睡的草窝里。好奇的打量这陌生的雌性。

黑黑短短的头发,像个毛球一般,很特别,和他见过的所有兽人或雌性都不一样。皮肤很白皙细致,虽然没有他们灵蛇兽皮肤白,却也比他见过的雌性都要好看。

舒锦天的嘴唇鲜红欲滴,即使是脱力晕睡,唇色也是红艳艳的。曾经就有个女喷油,就夸他的嘴唇比女生的擦过口红的都好看,令人羡慕不已。

灵蛇兽看着看着,目光就慢慢的集中到了舒锦天的嘴上。嘶嘶的吐出蛇信子,试探性的碰了碰。

暖暖热热的,好舒服。

灵蛇兽眼睛一亮,绿色的眸子粼粼波光。巨大的脑袋又凑上前,舔上被自己紧紧缠绕的雌性,细长的蛇信子,贴着唇缝,灵活的钻了进去……

舒锦天觉得呼吸有些难受,胸腔憋的慌。他长大嘴努力呼吸,也不能缓解多少。

他妈的,连晕都不得安逸。

在睁开眼皮前,舒锦天的大脑就兢兢业业的工作起来。想起自己在杀了野兽,还没来的及清理,就晕睡过去,就一阵后怕。没被其他野兽咬杀,还真是走了狗屎运。

只是,他没想到,睁开眼后,他就觉得被咬杀才叫走狗屎运,尼玛浑身被蟒蛇缠绕是什么情况?

他现在只想再次晕过去。

只是太过健康的身体,连主人小小的要求也做不到。

舒锦天惊骇地大叫一声,随即便理智的住嘴。乖乖的停住挣扎,僵住身体。看似平静,心却砰砰砰的快要跳出了嗓子眼。

可是已经晚了,熟睡的蟒蛇,已经苏醒。缓慢的撑开巨大的蛇睑,原本在睡梦中有些朦胧的兽瞳,也随即清晰了起来。微微支起上身,扬起脑袋,定定的盯着舒锦天。

就算是身陷险境,又天性惧怕蛇类,舒锦天也不禁暗赞一声漂亮。

离他不过一米的蛇头,浑身墨绿,皮肤上的鳞片闪着幽光,看得出质地坚硬。蛇头呈水滴形,不时吐出蛇信子,露出白的瘆人的两颗尖牙。眼睛大大圆圆,瞳孔是青草似得翠绿,墨绿色不规则的花纹盘横其间,花纹繁琐却漂亮,与瞳孔的颜色相得益彰。

它眼睛亮晶晶的,好似浸润着一层水晶。通透得照出了自己现在恐惧的模样。

舒锦天暗想完了,这次真是死定了。蟒蛇都是整个吞下猎物,在腹中慢慢消化。那种死法,想想就让他不寒而栗。

舒锦天理智的考虑,要不要在蟒蛇动口前,先给自己一刀。

缠住自己的蛇身紧了紧,蛇头更加靠近了他的脸。近到他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蟒蛇一呼一吸的空气流动,打在他脸上,使他脸上的皮肤都不禁紧缩起来。

意不过,令人意外的是,没有想象中恶臭的气味,反而带着淡淡的清新。

随着蟒蛇缠绕的越来越紧,舒锦天暗想,来了。一手偷偷的移动,意图找到匕首。

殊死一博,也许还能有一线生机。解决不了蟒蛇,也能解决了自己。

舒锦天算盘打得啪啪响,却没想到,自己晕睡前,插在腰间的匕首,毫无踪影。

不死心的又找了找,还是没有。

眼角的余光瞟到一处熟悉的颜色,是自己脱下的衣服。

而本应该在他腰间的匕首,也规规矩矩的摆在衣服旁边。

????

怎么回事?如果只是要吃掉自己的话,干嘛还要带回自己的衣服,还抽掉他的武器。又不是野人。

舒锦天狐疑,心惊胆战的看向蟒蛇。

灵蛇心情很好,卷着舒锦天小小地伸了个懒腰。

舒锦天只觉得缠住自己的蛇身又紧了紧,勒得他呼吸都有些不顺了。

要开始了吗?不要,他要不那么痛苦的死去!

看着雌性有些涨红的脸,灵蛇后知后觉的松开了力道。抱歉的看着没了他的支撑,倒在地上大口呼吸的雌性。

出于愧疚,灵蛇咬来被雌性自己捕杀的猎物,丢到舒锦天面前。

舒锦天低着头呼呼地喘着大气,大脑却转个不停。

这是什么情况?突然感觉不饿,想先留着他当晚饭,或是明天的早餐?

买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面前就被丢来了一块血肉模糊的野兽尸体。一股咸腥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舒锦天不禁屏住呼吸。

疑惑地看向又从新游到他面前的蟒蛇,不明白它是什么意思。

是要把猎物同一放在一个位置,方便储存?

还是……给他吃的?

可能是直觉的感觉到它对自己没有杀意,舒锦天脑中竟有了这样的想法。这蟒蛇,是在给他食物!

舒锦天清了清喉咙,压抑着恐惧的心跳,开口问道:“嗨!蛇兄,这是给我的吗?”

只是有些颤抖的音调,连他自己都骗不了。

灵蛇兽偏了偏头,这是什么语言?怎么从没听过?传承记忆里,也没有如此特别的发音方式。

灵蛇用巨大的蛇头,推了推地上的猎物,用眼神示意舒锦天吃。

果然如此!

它是看猎物太多,一次吃不完。咬死的猎物放久了又不新鲜,干脆就拿来喂活着的猎物了。

等到它饿的时候,就是他生命结束的时候。

有了这种认知,舒锦天连连推开野兽尸体,摇头说自己不饿。

“呵呵,谢谢,我不吃肉。你就自己吃吧。”

最好吃撑一点,多给他一些逃跑的时间。

不合口味么?传承记忆虽然有很多有用的东西,却也不是什么记忆都有。

对于雌性都喜欢什么口味的肉,这条灵蛇知道的不是清楚。

上下打量了下雌性的身段,虽肌肉匀称健实,但个头小巧玲珑的,比他偶然见过的几只雌性都要来的小巧精致。

不过,这么小的身体,能承受得了他吗?

绿色的眼眸波光流转,来回的打量舒锦天的身体。

多喂一些食物,不知会不会长大一些呢?

舒锦天被看的浑身发毛,感觉自己就是砧板上的肉块,任人挑好了地方下刀。哦不,是下口!

舒锦天警惕的看着灵蛇,虽束手无策,但也任谁也无法安心的等待死亡。

却不料,原本一直盯着他的蟒蛇,张开了大嘴。却没有向他下口,而是咬住了地上已经死透了的野兽,慢慢的吞咽下去。

野兽的尸体在蛇腹中,还能隐隐看的到身体的轮廓。随着蟒蛇的吞入,在蛇腹中微微鼓起的野兽,渐渐下移,直至蛇身中段。

舒锦天看着眼前的情景,情不自禁的想象自己被吃的时候,也会这样被整个吞下,然后慢慢往下。他可能还会在肚里挣扎,戳到蛇的肚皮……

舒锦天脑补的过于投入,神游天外。直到被蟒蛇从新卷起,才猛然惊醒。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