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天生胆小(包子)下——麻油杂胡椒

38.

方景没有开玩笑,他是真的想要干了这人,看着范杰精彩绝伦的脸色,方景叹了口气,明明已经开了窍却还在犹豫吗?他不想强迫人,强上那种事只能显得人无能,他更喜欢水乳交融的感觉。而且依着范杰的性子,今天他把范杰办了,日后难相见。

对其他的事他也许会没耐心,但对这件事他有的是耐心,已经这么久了,他不在乎多等一段时间。

拍了拍范杰的臀部,方景站起身:“我去洗澡,你最好不要一个人出去。”

范杰趴在床上松口气之于,心底竟然有些失望。抓了抓头发,他躺得四仰八叉地,看着天花板,心里不住的捣腾,方景刚才那样子不是在开玩笑,那人到底什么时候起的这种心思?想起叔叔这段时间反常的表现,难道叔叔已经看出来了?

范杰爬起身盘腿坐在床上,室内没有空调,一台小电扇呼呼吹着热风,全身汗津津的,脑子里热的无法思考。他不明白方景一直在帮他,就是起了这个心思?开什么玩笑,方景那样的人想找个什么样的人都不难,人家玩得起,但他玩不起。

他对‘同’没什么反感,前世就是觉着事不关己,人类人口锐减也不全是‘同’的过错,他闲吃罗卜淡操心什么,可如今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他可得好好想想。

范杰还没想明白呢,方景已经洗完了,围着一条大毛巾光着上身走过来,“没跑?”

范杰瞟了眼方景身上的水珠子,心里发恨。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方景的身体,读书人不都该是白白净净的么,方景却有一身蜜色的肌肤。

别看方景穿着衣服显得瘦,身材挺不错的,肩宽腰细大长腿,和自己差不多身材比例适中,天生的衣服架子。腹部的六块肌肉令人眼馋,毛巾下鼓起的哪一块,啧啧啧本钱不小啊。

都是男人哪里不会比较下,就连上厕所都要看看谁能尿的高撒的远呢,范杰一边嫉妒恨,一边站起身去卫生间洗澡。

方景:“干嘛呢?等会让周凯来送你回去。”

范杰:“一身的臭汗洗个澡不成啊?”

方景拦住了范杰的去路,眼睛幽深:“你最好别招惹我。”

范杰:“没人招惹你,咱们是换过命的兄弟,男人和女人之间也许没友情,但男人和男人之间那绝对是有兄弟情的。”

方景点了点头说:“的确你要是女的我直接办了你,去拿结婚证。”

他说的风轻云淡似乎很简单,范杰气得直嚷嚷:“谁是女的?还结婚证?你学法律的你说国家那条说‘同’可以结婚,扯证!扯蛋吧你。”

方景叹了口气,躺上了床,靠在床头看着范杰说:“可惜你是个男的。”

范杰:“咱们还能做好朋友么?”

方景:“我想和你做‘坦诚相见’没有隔阂的‘好’朋友。”

范杰无语,和律师讲道理是作死。

方景哼了声说:“饭饭,你考虑考虑,早点给我个回话。”

范杰进了卫生间,室内没有一丝热气,想必方景是冲得冷水,他关好门拧开水龙头,悄悄进了空间。

泡在潭水里,全身得到了放松,血液里的那股子燥热也慢慢褪去,脑子清醒了些。

他和方景断交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人和他前世的死就有牵连,再说这辈子方景帮了他多少,他不能忘恩负义。可方景今天的口气似乎就是不同意就各走各路的意思,所以说‘情’这个字不能沾。

最主要的是他觉着方景越看越顺眼,挺帅的一小伙子……范杰翻着白眼望天,还是别想了。

范杰泡完了澡,收拾干净了穿着带汗臭味的衣服出了卫生间便见周凯来了。

方景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和周凯在哪里聊着什么,见范杰出来了,对周凯说:“你多照顾点他。”

周凯带着范杰上了自己的车,摇下车窗问:“你们闹矛盾了?”

范杰盯着周凯的脸,眼神令周凯心里发毛。周凯连忙说:“饭饭,别这么看着我,咋地哥很帅看上哥了么?可惜哥喜欢大胸脯的妹子,你来世投胎投好点,别跟哥同性。”

范杰:“滚。”

周凯:“到底出啥事了,因为小景的工作问题?他啊……哎,饭饭这我就得说你了,小景也不全是为了出风头,我认识他一个同学,帮人打官司被人卸了一条胳膊,这行业没那么风光。”

范杰:“我知道他不是为了名利,他家家世就不一般,他想要名利何必走这条路。”

周凯连忙点头:“你知道就好,小景和你说过他家里事吗?”

范杰摇摇头,方景从来不和他说这些事。

周凯叹了口气,放慢了车速,“他家也是乱,提起来都心烦。你们今天要不是为了他工作的事吵架,到底为了啥?”

范杰迟疑了一下,周凯是方景的死党,从小玩到大,他不信周凯不知道方景的性向问题,问道:“凯哥,你知道方景他喜欢……男人的事么?”

周凯挑了挑眉,见前方是红灯便停了车,手指敲着方向盘,侧过脸盯着范杰:“怎么着小景出手了,你不答应两个人打起来了?”

范杰翻着白眼,看来周凯早就知道这件事,就他一个人傻兮兮的当对方是朋友呢。

周凯想了想说:“我就知道有这么一天,我跟他从来不管对方的私事,他交‘男朋友’还是女朋友不影响我和他的情分。我就问你一句,要是小景是女的,你会跟他那个啥吗?”

范杰:“废话,他要是女的我……”早就把那人给办了。

周凯斜眼扫过范杰的脸,嘿嘿直乐:“你啥啊?你不就是担心会让范家断子绝孙吗?我都看出来了,你叔叔那人死活不会松口,小景才一直拖了这么久,都是大老爷们答应不答应一句话,自己掂量着办。依小景的性子,你要一口回了他也不会记恨你,你们都是爷们,扭扭捏捏地矫情。”

范杰靠在椅背上看了看前方说:“绿灯了。”

周凯抬头只见交通指示灯正闪着黄色信号眨眼间变成了绿色,不由瞪了眼范杰,这别扭家伙以后有方景受的。

……

自从方景挑明了之后,范杰和方景之间的关系冷了下来,方景因为跟进案件也没搬回来,偶尔打一两个电话回来就是问范杰考虑的怎么样了,对自己的事只字不提。

范杰自此整日里忧心忡忡,眉毛都搅在一起。报纸上天天都在报道出现了什么新的进展,就是对方景被人威胁这事一个字都没提。

不过范杰也发现了,报纸上也没再登方景的照片,再也没有关于某律师的报道。可方景前些日子风头太旺,根本遮掩不了。

这天范杰在厨房里做菜,炖散了一只醉鸡,炸糊了一条全鱼,连着三道菜没一个能端出去的。

瘦子见状连忙将人请了出去,这要继续做下去得糟蹋多少原料啊,虽然不缺这点原料钱,但范杰心不在焉的状况要是伤着了咋办。

范杰晃晃悠悠地出了厨房见唐逸丘又来了,正坐在遮阳伞下面看书,他也没闲心琢磨这人天天来是不是真喜欢上他们家菜,还是喜欢上他们家的气氛。和唐逸丘打了个招呼,范杰想先去‘北一居’看看,再去看看方景过得怎么样。

谁知他还没出门,王宇和一位老熟人来了。

王宇考上了B市的大学,这一年就住在B市,范杰来B市后也给王宇写过信,但没有接到王宇的回信,他太忙自然也就忽略了这位老同学。

王宇是带着杨蕊来的,两人站在‘范家药膳’店里打量着不住地夸着范杰。

王宇拍了拍范杰的肩膀:“饭饭你真行啊,才来一年就开了这么大的饭店,能耐啊,您老日理万机把我们老同学都忘了?要不是你家店名气响亮,我还真找不到你。”

杨蕊在一边娇滴滴地说:“人家饭饭是什么人物,我们这些老同学早就被人抛到脑后了,我跟你说你还不信,怎么样王宇,我说的对吧,饭饭啊人家如今不一样了,贵人多忘事。”

范杰看了杨蕊一眼,美女若都是这样的,世界肯定好不了。不过王宇怎么就和杨蕊搅合在一起了呢?

这两人一来范杰也走不了,让人收拾了一间包厢请两位老同学进去坐坐。

杨蕊不住地看着室内的装修,扭头问:“饭饭你赚了不少吧,这家俱样式真好看,古色古香的。药膳真能这么赚钱?”

范杰搪塞了两句问王宇:“你怎么来了。”

王宇叹了口气:“我一来B市就找你,去了你们学校结果你没去报道,过年你也没回去,家里人说有你的信,结果找不着了,我和杨蕊同校,她说看到‘范家药膳’的宣传单,我们合计过来看看,咱们学校考过来的人不多,怎么都得聚聚。”

范杰点了点头:“成,你们选个时间我来安排。”

杨蕊:“哟,到底是大老板……”

王宇扭头瞪了眼说:“杨蕊啊,听说你对象也在这边开店呢,要不咱们聚会去你对象哪里?”

杨蕊脸色一变,顿时说:“他哪里那有这好,再说我还没尝过饭饭家的菜呢。”

范杰在心里冷笑,尝什么,该不是又想偷配方吧,这女的真烦。但开门做生意总会遇上这样的人,他们防不胜防。好在厨房里的那几位都是明理稳重的人,别说瘦子,就连‘北一居’过来的大师傅都知道配方就是命根子呢,他不怕杨蕊玩阴的。

两人在范家药膳吃一顿饭,杨蕊临走时硬是要了一瓶果酱这才心满意足地走人。

王宇说很久没见面要好好聊聊,等杨蕊自己打车走了才说:“饭饭,你还敢送她东西啊?你们原先开的那店不就因为她亏了么,早就关门了。”

范杰笑了笑:“你放心,标签上都标明了配方,我们不怕仿照的,我们商标可是注册了的,没人敢仿商标,要是他们能做出比咱更好吃的果酱那是我们技不如人。”

范杰这么说自有道理,没哪个商家真会大公无私的把配方写标签上,他们家的果酱虽然有商标接受卫生局的检查,但是纯手工酿制,酿制的时候用了空间里的潭水混合着附近的山泉水,光写个‘水’字在上面,谁也不知道这里面的奥秘。

再说他们家的果酱是限量供应,范杰另外找厂家代工做的低档次果酱和这个不是一个牌子,杨蕊要真动心思做这个,顶多也和低端商品一样妨碍不了‘范家药膳’的生意。

王宇摇了摇头:“你可别低估了她,她这人就长相能看,其他的没一样能入眼的,这次可是她非要拉我过来的,我本想着自己悄悄过来看看,被她堵住了,你说这女人脸皮怎么就这么厚?”

范杰:“咋了,就因为她对女人失去信心了,不值得!‘黑马王子’你没在学校里找女朋友啊?”

王宇得意地笑了笑,两个人猥琐地凑在一起聊起女人的话题,包厢里笑声连连,站在包厢外的方景可是眉头紧锁。

瘦子刚忙完见方景来了站在包厢外喊了一嗓子:“方先生,你来了啊,饭饭方先生回来了。”

范杰听见了连忙推开门,见方景面无表情地拎着行李站在外面,连忙问:“回来怎么不打个电话?”

方景瞟了眼坐在包厢内的王宇问:“他谁啊?”

范杰说:“你不记得了,他是我高中同学啊,王宇。小宇这是方景,我朋友。”

王宇记得这位气场不同于旁人的方景,当初他还是小城市的高中生,没见过世面只当方景是个爱管闲事兜里没钱的家伙,可在B市待了一年眼界开了,今天看着方景便感觉全身僵硬,伸出手说:“你好你好,总听饭饭提起过你。”

方景拎着行李没腾出手,只是对范杰说:“我先回屋了。”

范杰干笑着:“你要吃什么告诉瘦子哥一声。”

方景冲范杰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王宇拉着范杰的胳膊说:“饭饭你跟他住一起?我都觉着和他说话需要很大的力气,你倒好嬉皮笑脸的,你跟他什么关系?他到底是啥人啊。”

范杰嗓子发硬,说:“我和他是好朋友,他就一普通的法律系毕业生。”

王宇哼哼唧唧地说:“你别糊弄我,别当我不知道他是谁,前些日子报纸上都登出来了,不就是办那案子的律师么?我同学都说这人有背景呢,普通法律系的毕业生能经手这案子骗谁呢。”

范杰只是笑笑,他不喜欢在人背后说闲话,尤其是方景的事。即便他不知道方景的背景,也不愿在外人面前提。方景不是拿来当挡箭牌或者炫耀的,他们那是过命的交情,就差没彼此‘深入’的沟通了,这种事外人不需要知道。

王宇也没多问,他不好打听这个,方景再怎么厉害有本事也只是范杰的朋友,如此而已。

两人在包厢里谈了一下午,叙叙旧谈谈各自的理想,说下现状,时间一下就过去了,等王宇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店里正忙的时候。

范杰见方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心放下一半当即去厨房帮忙,一直忙到打烊才去洗澡回屋。

进了屋范杰就见方景正在收拾行李呢,连忙问:“你要搬出去?”

方景脸色不好看,只嗯了一声说:“我要出去旅游……”

范杰听了顿时大惊,前世方景可是在旅游的时候遇上了他,然后发生了事故,他虽然不知道方景那时候死了没,但这次若方景出去旅游他也不在身边,要是在发生事故可怎么办才好。

范杰拦住方景说:“旅游什么,你案子没结跑出去旅游?”

他说完就后悔了,方景说是旅游也许是耍个花枪避避风头,他连忙说:“要不,我陪你去?”

方景扯了扯嘴角:“干嘛,想要跟我同生共死啊?”

范杰:“我和你说正经话呢,遇上什么事也有个照应,你准备去哪里旅游啊。”

方景说了位置,范杰心更凉了,那不是前世他去的地方吗,风景如画却暗藏杀机,他连连摇头:“哪里没啥好玩的,别往郊区走,换个地方成吗。”

方景:“你想要和我出去渡蜜月?”

范杰脸皮发红:“瞎说什么呢,我不是担心吗?”

方景正色地问:“你考虑清楚了吗?”

方景:“我不说‘一辈子’的许诺,说了你也不信,有些话也不是说说就一定能做到的。我是认真的,我只能说我不是最先抽身的人。”

范杰翻着白眼,方景不是油嘴滑舌的律师吗,这会儿竟然直接了当令人没办法接话,他只能打哈哈:“日后的事谁说的准,总之你不能一个人出去旅游必须带上我。”

方景唇角勾勾,“成。”

都是男人不需要直接说‘我同意’之类的话,两人站在屋里想对着傻乐,有些不好意思。

范杰尴尬着没话找话:“要不你也别出去旅游了,就呆在家里,人多热闹也不怕被人堵了。”

方景点了点头,将行李放回柜子里,见范杰双眼漫射着,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范杰,冲着范杰的耳朵吹了口热气:“紧张了?”

范杰挣脱开:“天热别贴太近,小心小白蹿出来咬你。”

方景笑眯眯地说:“我喜欢你咬我。”

范杰:“滚你个流氓律师。”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