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儿子来种田(包子)下——青青子襟

91、

顾兰兮看到了苏钧一愣,没有说话。倒是徐敏上下打量了苏钧一眼,话里十足的揶揄,“你不在家里带孩子,跑到这里做什么?难道你还能帮得到陆庭川什么,当得了贤内助?”

在徐敏想来,苏钧不过就一抱着大腿上位的男人,说得不好听点儿,那就是以色侍人,这样的人不过是仗着皮相好看,又能有什么见地。

一个女人这样倒也罢了,一个男人到也是没脸没皮,也就是不要脸。

苏钧既然被陆庭川养着,就好好呆着家里呗,还蹬鼻子上脸的跑到这儿来,也不嫌丢人,真当自己是陆氏的老板娘了。

贤内助?这是什么东西?苏钧愣了愣,有些不明所以,不过他也听出了徐敏话里面的敌意。

苏钧皱了皱眉,觉得莫名其妙,就算加上这次,他和这个女人也拢共就见了三面吧,他确定自己没做过什么对不起对方的事情。

既然这样,这女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苏钧冷冷一笑 ,“我回家带不带孩子,好像是我自己的事情去吧,徐小姐,至于我帮不帮得上陆庭川的忙,也和你无关。”

苏钧和陆庭川在一起后,脸皮有愈来愈厚之势,陆庭川的功力太过深厚,他也是锻炼出来的。

其实这会儿苏钧知会了徐敏的意思,本来想说的是:我丫的就吃软饭,抱大腿,关你屁事啊!

吃软饭对胃好!抱大腿舒服!

徐敏听了苏钧的话,刚想回击,就看见顾兰兮对自己使了个眼色。碍于顾兰兮在这里,徐敏没有再开口,只是拿着眼睛瞪苏钧,脸上表情十分的不好。

顾兰兮还算比较理智,至少她表面上不会让自己和苏钧的关系弄僵。

顾兰兮笑了笑,“苏先生,上次我们在电影院已见过一面,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

苏钧听着顾兰兮这么说,稍稍一回忆也就想起来了,“你姓顾,是陆庭川的同学吧。”

顾兰兮听到苏钧提到陆庭川,心往下一沉,笑容瞬间也变得有些僵硬。

她强压下心里的波涛汹涌,眼前这人何德何能能站在陆庭川,她等了那么多年,花了多么功夫,本来以为触手可及的东西,临门一脚却被人给抢了去,她如何能甘心。

顾兰兮的自尊绝对不允许他和一个男人去争执什么,太掉价了。她勉强维持着脸上的笑容,安慰自己徐敏刚刚的话说得没错。

陆庭川不可能会一直和一个男人在一起,陆家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这个男人存在,不会长久。每个人都会有糊涂的时候,只有最后醒悟过来了就好,到了最后,陆庭川总会属于她的。

也只有她,才和陆庭川才是最般配的。

顾兰兮笑了笑又问:“苏先生,你来之前,知会了庭川没有?”

“没有。”苏钧从顾淮那里出来,也不想那么快回家,毕竟难得出来一次,他是突然起了兴趣过去陆庭川那里看看,所以还没来得及给陆庭川打电话。

“哦,这样啊。”顾兰兮心下了然,也不点破苏钧和陆庭川的关系,“这样的话,你可能不能进去了,如果没有提前预约的话。”

徐敏见苏钧承认的坦荡,眼睛里也全是戏谑,这人什么都不知道就跑来了,脸皮倒也真的厚,活该进不去。

苏钧早上吃饭的时候听就陆庭川说今天上午有应酬,下午有会议要开。这会儿他也犹豫了,看样子陆庭川这会儿应该挺忙。

他是回家还是打电话让陆庭川来接自己。

顾兰兮见苏钧没有答话,以为苏钧心里没有底气,想了想主动又说,“要不我带你进去吧,我不需要预约,待会和庭川还有一个会议,反正带着你进去也是顺带。”

顾兰兮虽然带着笑的主动帮忙,但是言语之中无不强调了两个人的差别和区别待遇,只可惜苏钧对这些无感,就算是听到了耳朵里,也不会听到心里去。

徐敏心里觉得讶异,她不知道为什么顾兰兮为什么要帮苏钧,还主动要带苏钧进去。

顾兰兮怎么变得这么宽容大度,难道是主动放弃了陆庭川?

顾兰兮当然不会这么想,再他看来,苏钧的身份到底是上不了台面的,不然这会儿也不会连着门都进不去。而且说不定陆庭川根本就不想人来公司,

苏钧什么也不懂,到时候大庭广众之下若是出丑了,只怕是陆庭川脸色也不好看,会看清这个男人真面目。

只有自己,才能光明正大的站在陆庭川的身边。

苏钧不笨,既然徐敏对他敌意这么大,那么眼前的这位和徐敏一起的顾小姐自然不会对他有多少好感。

相反,成长的环境让苏钧比一般人更敏感,察言观色在不自觉中,他不难察觉出眼前这位顾小姐不待见自己,既然这样,为什么又会主动说帮自己?

俗话说,不寻常便为怪。

徐敏的敌意,还能说是因为季煜,所以迁怒了自己,那这位顾小姐呢?两个人之前才见过一次面。那唯一的一次,也是他和陆庭川一起的。

不用再多去揣测,苏钧也知道眼前这位顾小姐,对自己的敌意怕是因为陆庭川而起。

这是躺着也中枪,陆庭川的烂桃花,到底什么时候才算完?苏钧在心底叹了口气。

顾兰兮此时主动要帮他,其实有了防备心之后,小心点也没什么担心的,苏钧想了想,不如就遂了这顾小姐的意,看看她想做什么。

心里打定主意,苏钧笑了笑说:“那谢谢你了。”

临近年底,还有一个星期就到了元旦,马上就到了新的一年了,所有的部门都忙得不可开交,被年度的各类总结,会议,报表淹没,来往的人踩着高跟鞋行色匆匆。

陆庭川最近的工作量也是寻常的两倍不止,上午的应酬完了,下午还有一个高层会议,而此时,陆庭川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他合上文件,喝了一口茶之后揉了揉眼睛。

大脑空闲了下来,陆庭川就开始想苏钧这会儿在做什么,快到吃饭的点儿了,吃过了饭没有,胃口好不好。

顾兰兮把苏钧带到了陆庭川办公室的门口,停下了笑着又说,“庭川这会儿应该在休息,你最好不要打搅下他,他下午还有一个会议,最近工作都比较累。”

顾兰兮说话的时候眼神温柔,言语中更是无比的体贴,说得诸多种种也侧面透漏了自己和陆庭川的关系非比寻常。

这位顾小姐的心思,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苏钧不但不生气,还开始自我认真的检讨了下,嗯,貌似自己最近都没有眼前这位对陆庭川体贴。

听了顾兰兮的话,苏钧也不想进去了,并不是因为顾兰兮的话生气或者其他的,陆庭川最近确实是累,他都看在眼里,能让陆庭川多休息会儿也是好的。

“嗯,那我也不进去。”

一栋楼室内的空调都开得很大,很多人都只穿了里面的一件,苏钧裹着件大大的羽绒服站在走廊上鹤立鸡群,很吸引人的注意力,来去的人不时的瞥一眼。苏钧这会儿有些后悔了,自己凑上来什么劲儿啊,他把外套脱掉,搁在手臂上,看了看顾兰兮又问,“会议什么时候开始?”

“下午一点半。”

“哦。”苏钧应了声,低头看了看时间,才十二点不到,还有蛮久。

在和陆庭川一墙之隔的地方,他开始认真的考虑要不自己现在就走?

陈昂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一起站在走廊上的两个人挺意外的,他先和顾兰兮礼貌性的问好,“顾总监,你今天来得真早。”回头又和苏钧说话,“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进去,陆先生知道你来了吗?”

“他不知道,我马上就准备走的,就路过上来看看。”

陈昂笑了笑,“既然都到门口了,怎么也得进去看一看,陆先生现在是午休时间,也没有事情要处理。”

陈昂了然于心,若是先生知道苏钧到了门口没进来,还被自己给放走了,一定不会高兴。

苏钧夹在两个人中间,摸了摸鼻子,“好吧,我进去看看。”

陆庭川听见有人推门进来,以为是陆昂也没有抬头去看,一直到苏钧走到了他的身边站了两秒,觉察到不对,陆庭川才反应过来,睁开眼睛抬起了头。

陆庭川愣了愣,颇为意外,“你怎么来了?”

苏钧把自己的外套放在一边的小沙发上,笑了笑,“怎么,不欢迎?”

陆庭川站了起来,“当然欢迎。”

顾兰兮站在门口,看到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简直快要咬碎一嘴的银牙。

陆庭川眼睛跃过苏钧,这才看到了后面的两个人,稍正脸色的表情又问:“顾总监,你怎么来了?”

陆氏旗下的一家分公司和顾家有战略合作,近两年以来,以网络购物、网上支付、旅行预订为代表的商务类应用持续快速增长,很有发展前途,顾家这几年的中心便是放在电视购物以及互联网支付上,颇有经验,下午的会议就是关于明年上半年,由陆氏注资和顾家合作的企划而展开的。

这个企划不是陆氏明年的重心,不过因为陆庭川在北京,所以会出席会议。

顾兰兮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得不好了起来,连着精致的妆容都掩不住,看着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对一个她不屑的人虚寒问暖,她的脸色又怎么会好。

陆庭川此刻对苏钧的态度,让她先前设想的都破灭,她不敢再深想下去,也不愿意深想,顾兰兮勉强维持表面上的淡定,挤出一丝笑来,“下午的会议我怕迟到,最近堵车的厉害,我就提前过来了。”

顿了顿,顾兰兮又说,“我还有事情忙,那么我们待会见。”

再多待一秒,她都担心自己脸上的表情会垮掉,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实在是太恶心了。

陆庭川没有理会顾兰兮,陈昂掩上门退了出去之后,陆庭川双手从后面量了量苏钧的腰,颇为不满,“最近都没见你长胖,吃多少都不张肉。”想了想又问:“对了。你吃过午饭没有?”

苏钧笑了笑,“还没有,我在顾淮那里坐了一会儿就下来了,不知不觉中就到了这儿。”

顿了顿,苏钧笑着又说,“又不是吹皮球,哪儿能一下就张起来了。你这个工作狂一定没有吃饭,我是来监督你的。”

“嗯,那我们一起吃吧。”陆庭川刚忙完手中的事情,本来也是准备去吃午饭的,现在有苏钧作陪,他性质自然高了许多。

公司附近就有餐厅,陆庭川拿起小沙发上的外套帮苏钧套上,“我们出去吃吧,你想吃什么?”

“随便,清淡点的就好。”

难得这次达达没有跟着,就只有两个人,有了孩子之后,二人世界的时间倒是少了许多。

两个人点了餐,苏钧对外面的食物一向不怎么感兴趣,也就随便动了点儿,陆庭川见苏钧吃得不多,吃饭的间隙就打了电话过去,让陈昂帮苏钧定了粥,直接送到自己的办公室。

两个人回到了陆庭川办公室一会儿,粥就送到了,粥还是拿着砂锅装着的,看样子挺朴素的,还附带着的有两只精致的小碗和汤匙。

陆庭川打开砂锅的盖子,热气就冒了出来,香气也随之扑鼻而来,陆庭川盛了一碗递给苏钧,“你刚刚也没吃多少,这个算是加餐了,不能不喝。”

粥是鸡丝粥,也不知道熬了多久,粥里已经看不见鸡丝了,苏钧喝了一口,唇齿留香,软糯可口。他心下便也知道这粥是拿柴火慢慢炖出来的,越是简单的东西,做好其实越为不易。

这一砂锅的粥是真材实料费了功夫做出来了的,要价定然是不低的。

粥还很烫,苏钧喝了两小碗,室内的温度又很高,他的鼻尖有些微微的冒汗。

见苏均明确表示饱了之后,陆庭川让人把东西撤了下去,再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一点半了,快到了会议的时间。

陆庭川想了想说,“我可能要去一两个小时,你在这里等着我,你可以先睡一会儿,一觉醒来,我也就回来了。”办公室里有专门休息的房间。

苏钧从大理回来后就变得嗜睡了,冬天本来就是个适宜睡觉的季节,刚刚他喝了两碗粥,现在全身都暖和了,吃饱喝足又有了倦意。

“嗯,那我先睡会儿。”

陆庭川帮苏钧盖好了被子,见苏钧闭上了眼睛,这才掩上门退了出去。

92、

苏钧听到了外面有声音,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他下意识的抓起旁边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三点多了。

苏钧从床上爬了起来,走了几步之后,顿下了脚步。

他也并不是故意想偷听,这种情况也不能怪他,毕竟是他先到这个房间的,说话的人后来才进来的。

外面有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这个声音苏钧的不久前才听过,记忆深刻。

方才那位高高在上的顾小姐的声音。

一场会议,顾兰兮都是心不在嫣。看着陆庭川,就想着方才陆庭川对那个男人言笑晏晏的关怀,她不自觉的想,如果陆庭川能这么对她多好。

指甲陷入了掌心而不自知,顾兰兮不明白,她有什么比不上那个男人,她的家室,外貌,不管从那一点,都甩那个男人一条街。

而最让她心里愤愤不平的是,她为什么要堕落到和一个色侍人的男人对比。

她不甘心,一点儿都不甘心,陆庭川为什么不肯多看她一眼,把视线放在她的身上。

心病搁久了,也就成了魔。

散了会议之后,顾兰兮看着陆庭川的背影,不知不觉的站了起来,一直跟到了陆庭川办公室的门口才停了下来。

她站在门口往里面看了看,苏钧已经不在陆庭川的办公室,是已经走了吗?顾兰兮看到陆庭川坐在了办公桌后,只是站在原地愣了两秒,便打定主意推门走了过去。

她并不介意陆庭川有过去,虽然一部分原因是陆家的权势,毕竟和陆家联姻之后,顾家也会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这么多年,家人由着她单身的理由便是陆庭川,亲友都以为她终有一天会嫁给陆庭川,当上陆氏的老板娘。

而变成现在这样,又怎么让她怎么和家里人交代。

时光匆匆,她已经年纪不小了,为了那个位置,她耗费了自己最好的时光。

顾兰兮其实也是真的喜欢陆庭川的。就连着她母亲也对她说,男人嘛,年轻的时候难免荒诞点,那是不懂事,但年纪到了,便终有一天会收了心,开始关注家庭。

顾兰兮曾经一度以为自己是能让陆庭川收心的人,可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陆庭川听到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抬起了头,声音淡淡的“顾总监,你怎么进来了,是有事商榷吗?”

顾兰兮站在原地痴痴的看着陆庭川,也没有回答。

陆庭川见顾兰兮没有说话,便站了起来,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去,又问了一遍。

顾兰兮眼神复杂的看着陆庭川,她不明白陆庭川为什么和一个男人在一起,那么不自爱。

她上前一步,像是豁出去了一般,“庭川,我喜欢你,庭川。”

陆庭川表情没有一丝波动,淡淡的说,“顾总监,我还有文件处理,请问你有什么事儿吗?”

人在自己不喜欢的人面前,都是比较冷静而理智的。

苏钧本来想走出去的,听到这儿顿住了脚步,自己还不小心听到了猛料!原来那位高傲的顾小姐也会这么说话!

居然还堵在陆庭川的办公室表白!这么狗血的戏剧化,而陆庭川居然还这么淡定!

苏钧此时想了想陆庭川无动于衷的表情,为顾兰兮默哀了三秒。

顾兰兮见陆庭川不为所动,上前了一步,到了这个地步,她也没什么好顾及的了,“你真的要和一个男人混在一起?难道你不怕外面的闲言碎语,陆庭川,你你走上了一条弯路不会好结果的!”

陆庭川皱了皱眉头,眼前这女人不依不饶的样子实在是太难看了。“顾总监,请你自重,这是我的私事,与人无尤。”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