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锁之三人行——清晨吃个药药丸

文案:

所有人都带着面具生活,就算是最好的朋友也总是猜不透彼此的心思。

三人结伴前行,即使互相伤害也无法割舍掉那份羁绊。

与此同时,一条冰冷的锁链也在无声的接近。

随着迷雾的消散,渐渐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并不是前行的路,而是黑暗的深渊。

本作有黑暗向的心理描写及血腥情节(不喜慎读)

(关于秦朗和秦彬两人的故事可以参考前作困锁之双生。)

内容标签:恐怖 虐恋情深 悬疑推理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瞳 ┃ 配角:安明辉,景星河,沈正初 ┃ 其它:

第1章

一只不知道哪来的蓝色蝴蝶从窗外飞了进来,落在我的肩膀上。

奇怪,我们这里有这种蝴蝶吗。

我刚刚一侧身它就飞走了,迅速消失在空中,像没来过一样。

“喂,你还在听吗?”电话里的女生说。

“噢,对不起,你说到哪了?”

“…我刚才说那家店就快出兑了,挺可惜的。”

她好像有点不高兴,但还是勉强装出不在意的语气。

“是吗,那哪天一起去吃吧。”我旁若无人的笑着说。

“嗯。对了,有点想你了,中午见一面吧。”女生说。

“我也想你,可是中午和朋友约好一起吃饭。明天吧,乖。”我说。

其实是觉得麻烦。

“林瞳——!”随着一声怒吼,一个黑板擦飞了过来,我习以为常的侧了侧上身躲过。

“我的课堂上你也敢打电话!给我出去!”讲台上的更年期男人吼道。

啊,又来了。

前面的同学都偷笑着回头看我。

这种场景每隔几天就要发生一次,只不过,对象通常都不是同一个女生。

我在卫生间里欣赏着自己的脸,不管怎么看都是那么耀眼。

“隔壁班的女生拉着我哭诉了,还求我劝你们和好。”安明辉说。

“你也觉得很烦,对吧?”我说。

“不是这个问题吧,你不要那么轻易就甩了别人。”明辉说。

“没有法律规定没兴趣了不能分手吧。”我说。

“那一开始就不要去招惹人家啊。”明辉说。

“可是我之前是真的动心过啊。”我说,“她们一开始不是答应的相当干脆吗,要分手的时候就死缠烂打。说起来都是这张脸的错,明辉你这种普通人是不会明白我的痛苦的。”

“哈……哈……”明辉干巴巴的笑了笑说,“还真敢说啊你这混蛋……”

安明辉是我的发小,小时候我们是同一区的邻居,整天混在一起。

初中时我搬家离开了,断了联系。

上了高中居然又阴差阳错成了同班同学,这就是所谓的孽缘吧。

明辉还是和以前一样,活泼好动,单细胞,神经大条。

我还记得小时候他爬树想要抓猫,结果掉下来摔掉了两颗牙。

但也得益于这种淘气和好动,他长到这么大,只有运动方面勉强拿得出手。

“不过,我倒是不记得你这家伙小时候有这么自恋啊。”我和明辉谈论小时候的事时,他这样说。

“那时年幼无知的我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魅力所在。”我回答。

无论何时都能吸引别人目光的我,在学校里是有名的人物。

尽管作为交往对象我的风评不是很好,但被告白的女生们仍然多半会接受我。反正长的那么帅,就算是玩玩也不吃亏,她们大概是这样想的。其中有一些女生会在交往中动感情,一旦动了感情就会变得患得患失,斤斤计较,相当讨厌和麻烦。

原本享受着仅凭外貌带来的关注和讨好,是我一个人的特权。

如果那个家伙没有转学过来的话。

“你们说,林瞳和景星河谁更帅呀?”

我路过一个班级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这句话。我马上停下脚步,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当然是景星河帅啦。”

“我也觉得景星河帅,可惜他总是冷着脸,不知道笑起来什么样子。”

“是吗,我觉得林瞳更帅啊,而且他比景星河好相处多了。”

“冷冰冰的才是景星河的魅力所在呀,林瞳不是很不检点的嘛,景星河那种男生一旦交往一定对女朋友很好的。”

真是没品味。

“呀~景星河这种冷冰冰的男生好有魅力,一定会对女朋友很好的~”课间,我阴阳怪气的说。

“我早就知道你不太正常,没想到你现在疯得这么严重。”景星河冷淡的说。

“那些女生是这样评价你的,你难道一点都不好奇吗?”我说。

“我对那些不关心。”景星河说。

从转学到这所学校开始就受到热情关注的景星河,居然是个只喜欢学习,对人际交往毫无兴趣的怪人。

书呆子是永远不如运动好的男生受欢迎的,脸好的不在此条规则内。

所以景星河和安明辉受异性欢迎的程度与以上那条规律完全相反。

景星河是个单是看上去就知道很难亲近的家伙,言谈举止更是拒人千里之外。

不过,我和明辉喜欢主动结交朋友,而且脸皮还很厚。即使是景星河这种冷淡又慢热的性格,也渐渐跟我们混熟了。

熟悉以后,我们三个人总是一起行动。

看起来是个有点奇怪但又备受瞩目的三人组。

“萧妮真可爱。”明辉一脸憧憬的看着路过的公交站台上,一个女明星的宣传海报说,“要是我有一个这样的女朋友就好了。”

“人家是明星,不知道多少男人有你这种想法。”我说。

“明星也需要男朋友啊。”明辉不服气的说。

“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估计她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有你这个人。”我说。

“星河,”明辉说,“你听见没,林瞳说话真难听……”

“喂,别当着我的面告状。”我说。

“明星有什么好的,还不如普通一点。”景星河说。

“是吗,原来你喜欢普通点的啊…”明辉若有所思的说。

“我对艺人这个职业没什么好感。”景星河说。

“我也是,普通点的女孩也很可爱啊,快收起你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吧。”我说。

“胡说,林瞳不是喜欢胸大的么!”明辉说。

“别——别那么大声混蛋!”我吼道。

“呜啊——你才是别这么大声吧!”明辉嚎道。

景星河下意识的拉开了和我们的距离。

我家住在东区的一个沿湖的区域,一栋旧楼的一楼。

父母整天疯狂的打麻将,把麻将馆当成了自己的家,所以我家通常没有人。

心血来潮的时候,我会把女生领到家里。

旁边的二层住宅空了很久,最近搬了新的住户进来。

因为是单独的住宅,又带很大的院子,价钱应该不便宜吧。

有机会很想看看那家住户是什么样的人。

可是我怎么都没想到,居然是在那样的情况下见到了第一面。

当我把一个女生压到新住户家的院子墙上热吻时,正巧碰到了准备出门倒垃圾的他。

那是个深褐色头发的男生,五官很耐看。

他看见我们之后吓了一跳。

“那什么……”他犹豫着要不要开口。

不管怎么说,出于礼貌也该打个招呼。

“你好,”我若无其事的向他伸出手,“我叫林瞳,瞳孔的瞳。是你的邻居,很高兴认识你。”

“你,你好。”对方礼貌的和我握了握手,“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并不是没有,我突然对她没什么兴致了。

“啊,不好意思。”我看了一下女生,对她说,“今天就这样吧,明天学校见。”

女生有点尴尬的点了点头,离开了。

“你是高中生吧,”褐发男生看着我的制服说,“现在的高中生真是开放。”

“哈,”我挠了挠头,“也没有吧,只是我比较开放。”

“不介意的话,进来坐坐吧。”褐发男生说,“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挺无聊的。”

“噢,好的。”我欣然答应,“你的家人出门了吗。”

“嗯。”他说,“他们经常出门。”

“真巧,我家人也是,很少在家里待着。”我说。

他的家里很大,这一点让我更确定这里不便宜的想法。

我老老实实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咖啡还是牛奶?”褐发男生问。

“咖啡吧,谢谢。”我说,“对了,还没请教你的名字。”

“我叫秦朗,明朗的朗。”他说。

“今天不用上课吗?”很快他拿了杯咖啡递给我,说。

“额……我跷课了。”我说。

他很理解似的笑了笑,说:“不喜欢学习?”

“是啊。”我说,“你呢,也是学生吧?”

“我之前在念大二,现在不念了。”秦朗说,“不念了以后,倒是觉得以前能好好学习也不错。”

“为什么不念了?”我问。

他迟疑了一下,说:“我……身体不太好。”

身体差到没办法上学,那还真是可怜啊。

我们又聊了一会无关紧要的话题。

觉得待得似乎有点久了,我就主动告辞离开了。

“所以说你的新邻居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而且还很热心的请你喝咖啡。”明辉说。

“不,”我说,“并不是热心,而是看到我这样耀眼,情不自禁的想要请我喝咖啡,懂吗?”

“是吗……”明辉选择性的无视了我的话,“反正像你这种自我意识过剩的人,多半让人觉得很烦吧。”

“很遗憾,并没有。”我说,“我这个人可是很懂得察言观色的。”

“那就请你们好好的察言观色一下。你们两个外班的人为什么会在我的教室里?”景星河说。

不就是在晚自习的时间跑到他的教室里聊天了吗,又没有老师,有什么关系。

“别这样冷淡嘛,星河。我们是来找你的啊。”明辉露出灿烂的笑容。

明辉总是毫不掩饰对景星河示好,明明我们两个才是多年的好友。

景星河这个家伙,性格那么内向,却总是比我更容易得到别人的好感,这一点让我很不爽。

所以我总是故意说话挑衅他。

“有什么好察言观色的,”我说,“你不一直都是这种刻薄嘴和苦逼脸吗?”

景星河并没有生气,冷淡的说:“你们影响我学习了。还有,明辉你的声音实在太大了,这样也会干扰到其他人,你们回自己班好吗?”

“不好。”我说。

于是我们就这么被赶了出去。

只能回自己的教室了。

“星河真是无情。”明辉说。

“没想到真的会被赶出来。”我说。

“我还以为我的热情总会融化他的,可是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明辉说。

“啊,不。”我提醒道,“你的热情确实融化了他,他比以前刻薄多了。”

“他就不能对朋友更友好一点吗,如沐春风的那种。”明辉说。

“你想多了。”我说。

明辉看起来有点沮丧。

我倒是无所谓的,我从一开始就没对那家伙的性格报有什么积极的期待。

不过,明辉的优点就是神经大条,他的沮丧往往不会超过十分钟,是个没烦恼的笨蛋。

课堂上。

“安明辉,你又在我的课上睡觉!”一颗粉笔飞了过去。

“呜——到饭点了吗?”明辉疑惑的揉揉眼睛。

“林瞳你又在那干什么呢,课堂上别和女生搂搂抱抱!”

“啊……对不起。”我心不在焉的说。

“你们两个都给我滚去走廊站一节课——”伴随着一阵阵哄笑,前面的老师怒吼道。

“为什么我们在哪都要被赶出来。”走廊里,明辉仍然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说。

“我也很想问啊。”我说,“明明我是很受欢迎的,每次跟你在一起就要被赶出来。”

“哈……哈……那还真是对不起啊。”明辉的语气完全没有对不起的意思。

景星河这小子应该正在教室里专心的记笔记吧。

过了一会,明辉突然说:“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

我有些惊讶的看向他。

从他嘴里说出这样的感慨,我还真有点不适应。

“感觉才睡了五分钟,其实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他又懊恼的说。

原来是这个意思。

我还以为他突然也学会多愁善感了,我真是想多了。

“呵呵呵…”我自嘲的笑了一下。

“怎么了?”

“没事。”

放学的时候,景星河站在门口等我们。

“给。”他说着把作业本递给明辉。

“啊?”明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反正你也要找我借吧,”景星河说,“不如我直接给你比较省事。”

明辉沉默的接下了景星河的作业本,然后突然热泪盈眶的抬起头:“星——河——”

“……别喊这么恶心,也别这么大声。”景星河说着,用手捂住了明辉的嘴。

“真感人啊,刀子嘴豆腐心什么的。”我说。

“你也别说这种话。”景星河说。

其实心里不是挺高兴的吗。

三个人像往常一样有说有笑的出了校门,发现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玛莎总裁。

我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明辉和景星河疑惑的回头看着我。

“我有东西落在教室了,”我说,“我回去取。”

“一起吧。”明辉说。

“不用了,”我笑着说,“你们先走吧。”

“可——”明辉还要说话,被景星河打断了。

“那好,我们先走了。”他说着,拉走了明辉。

我回到教学楼一楼的卫生间里洗了把脸,然后又出了校门,走到那辆总裁前。

车后座的车窗摇了下来,接着响起了那个男人不紧不慢的声音。

“校园游戏玩的还愉快吗?”

第2章

活着,就是扮演不同的身份和角色。

父母的身份,子女的身份;教师的身份,学生的身份;医生的身份,病人的身份;好人的身份,恶人的身份……

这些身份有时候可以选择,有时候没的选择。

每个人都有那么几张不同的面具用来伪装自己,独自一人的时候摘下面具,就能看到真实的自己。

可我不同。

摘下最外层的面具,里面还有一层。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