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夫(包子)——淡笑不羽

文案:

在茫茫的人海之中,请相信总有那么一个人和你是完全相配的。

当陆羽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不好原因当然不是怀孕这个消息,而是这个孩子……是谁的?

主角:陆羽VS龙爵

本文背景设定为:男人怀孕不是什么惊世憾俗的世界观。至于文名,谐音你们懂得!

惯例:本文请当现代架空来看,有生子,非双性,且双洁,情节小白,不喜勿进,切勿考究

坚持攻宠受,宠上天一万年一万年无上限!

另外:此外由于脑洞太大导致趣味极度跑偏,狗血情节尤其严重,不适者请自带避雷针~!

内容标签:强强 天作之和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羽 ┃ 配角:龙爵 ┃ 其它:淡笑不羽

第 1 章

走出医院陆羽觉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就在刚刚10分钟前,带着眼睛的老医生指着B超里的那一团阴影告诉他四个字:你怀孕了。

然而对于现在这个时代,男人怀孕这种放在以前恐怕要上新闻报纸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惊世憾俗的是了,随着人类的不断进步,不孕不育的人也越来越多,而人类这种经历过那么多劫难天灾都有幸生存下来的种类,适应坏境的能力显然不是一般的强,所以为了人类的繁衍不衰,男人身体进化出能够孕育子嗣这种事情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所以说让陆羽整个人都不好的,不是他怀孕这件事情,而是,这个孩子是谁的?

说到这个问题,当然要说一下陆羽这个人,陆家三少,如果是嫡系的还好,可是时代不管怎么过,庶出的总是不如嫡出那么光鲜。

而且陆羽被陆老爹接回陆家的时候已经10多岁了,也就是说他来陆家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有意识有主见尽管没有真的成年,但是是非观已经有了,所以他很懂得自己是个什么身份,就因为懂得,所以越发的谨慎低调,原本就很安静的性子,在陆家就更是安静到很容易被忽视的地步。

其实照实说,在陆家不论是他亲爹还是他大妈,或者是两个嫡出的哥哥对他事实上都还是不错的,尽管做不到完全的宠溺呵护备至什么的,但却没有小说中那些继母继兄渣父虐待他的戏码,可是陆羽却依旧活的很小心,没办法,他实在是不想因为他的存在而让这个家变成另外一个样子,而且他对争夺遗产什么的事情完全没有兴趣,所以这样的他又怎么可能回去挣什么呢,有什么事,有什么活动只要让他大哥二哥去就好了,他只要安安稳稳的生活就好了啊!

可是这样的日子,却因为一场生日宴会打破了沉默。

当然这个生日也是别人的生日,是他二哥陆宁的生日,尽管他二哥名字有个宁字,可是人却一点不安宁,也是20岁刚出头的青年,有什么稳重可言,也不是谁的性子都如同陆羽一般。

对于陆宁来说,自己的生日当然是想怎么过就怎么过,他又不是没钱,而在家过当然是不可能,不在家自然是出去过,那天也不知道怎么陆羽就撞到了陆宁的眼中,就非要扯着他去。

是在拗不过,陆羽也就只能跟着去了,而一到会场,陆宁就将他丢到了一边自己HP去了,等在回过神来找自家弟弟的时候,自家弟弟早就没影了,以为他回去的陆宁,就自顾的继续HP去了。

也就是这期间,陆羽被上了,被谁上了呢?

抱歉他实在是没有印象了,如果不是早上起来,身体的反常他大概不会往那方面想,因为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居然会继承他爸爸那特别的醉酒体质——沾酒必醉。

对,是爸爸,他也是男人生的,所以对能怀孕的这种事情,在有沾酒必醉在前面比对着,就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可是问题依旧没有解决,这个孩子是谁的,因为他醒来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走了,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谁。

而且这种事情他就算去问陆宁,陆宁肯定也是不知道的,那天的人有那么多,线索几乎一点没有。

不过回过神来想想,就算找到了又能怎样,还能让对方负责或者怎样,没准对方只是把他当成了一夜情的对象而已,尽管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有点倒霉,但是他却没有想过将这个孩子打掉,神奇的是,他想留下来。

事实上他早就想要离开陆家了,他爸爸当年将他交给他老爹的时候,就对他老爹说,过了18岁,只要陆羽想离开,就不要阻拦,不知道他爸爸是不是太有先见之明,但是他爸爸对他影响无疑是非常巨大的,如果不是最后因为疾病是在无法继续照顾他的生活,他爸爸恐怕一辈子都不会让他父亲知道他的存在,和他的经历相似,不得不说是亲父子,他爸爸有他也是个意外,一个醉酒的意外,而主导者是他老爹。

不说这些过去的事,他爸爸离开的时候,给他存了不少钱,尽管放到他老爹那里,但他知道,他想要的话,他老爹不会克扣那些钱的,因为陆家不缺那点钱。

可是说出真相之后离开,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只能找其他借口了。

至于离开之后去哪,他想回以前和他爸爸居住过的地方,仿城。

想通这一点,陆羽起身拍了拍之前坐在花坛旁沾一屁股的土打算回家和他老爹摊牌。

……

龙爵最近很郁闷,之前被他打压着那些人不知道抽了疯,居然打算联合起来想要对付他,开什么玩笑,以为他之前对他们的那些话都是放屁不成,还是以为人多力量大,可是不要忘记了,在绝对的权势和金钱之前,人多力量大什么的完全是扯淡。

但是对付他们还是让他花了一些时间,也因此错过了一个人。

对于龙爵这种商人来说,肯定是非常强势的,否则龙氏集团只交到他手里,就连着翻翻,资产都不知道扩翻了几倍,而就是这样的他在一次陆家举办的宴会上见到陆羽的时候,就一发不可收拾了,这大概就是物极必反吧。

一个强势的人可能真的需要一个温润如玉的人来配的。

可是面对对手龙爵他可以毫不犹豫的打压,可唯独面对感情,好吧,感情空白了20多年的人,你想让他一时半会想出什么追求人的办法,那也是不可能的,所以一拖再拖,等在见到陆羽的时候,就是在陆宁的生日宴了。

然而那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啊,龙爵那天其实就不是去参加陆宁的生日宴会的,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完全不用亲身去参加陆宁的生日宴会,能够送去礼物其实都已经是非常给面子的了,可是谁让那天他有生意要谈呢,而谈完随手就要了个房间打算休息一下,可是谁承想陆羽就撞了进来呢,而且喝醉后的陆羽萌哒哒的,心上人在怀左扭扭右拱拱哪有不乱的道理啊!

当他抱着陆羽这样又那样一通之后,已经做好第二天早就上门提亲准备了都,那帮龟孙子就给他搞了那么一出,等他将这些事情弄完,找上陆家的时候,心上人已经拍拍屁股走了!

第 2 章

听到龙爵出现在自家客厅,陆一松反应了一会才相信这不是开玩笑。

等他过去的时候,陆夫人周丽已经陪着龙爵说了一会话,事实上一直在说的其实只有陆夫人而已,从头到位,龙爵从坐在这里也只说了一句话,那就是,陆羽在吗?

对于龙爵为什么来找陆羽,他们又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认识的,陆夫人明里暗里问了几遍,龙爵都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在他眼里,如果陆羽不是陆家的人,他八辈子可能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尽管陆家在生意场上也占有一席之地,但和龙家这种起立了百年都不到的大家族来讲,实在是还不够看。

所以当陆一松亲自下来之后,陆夫人就识相的离开了。

“龙少,今天怎么会突然过来?”陆一松习惯性带上使他看起来格外忠厚的笑容,事实上陆一松在生意场上能够混到现在,一半的原因,也是沾了他长了一张忠厚的脸。

龙爵并没有因为来人是陆一松在态度上就有任何的改变,在他看来,如果不是陆羽亲自出现,就是陆家的祖宗都不好使。

“陆羽在吗?”

同样的问题再次出口时,多少带了一点的不耐。

听到这个问题,陆一松的脸上同样出现了,陆夫人在听到这句话是露出的惊讶。

但好在陆一松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很快就恢复正常道:“没想到龙少会认识我家陆羽,不过不巧,前几天,他刚刚出去了,暂时不在家。”

“出去了?”龙爵闻言眉头一下就蹙了起来:“去哪了?”

看龙爵突然露出这种表情,陆一松也是心下一突,能让传说中面不改色的龙爵露出这种神情,看来他似乎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啊,可是陆羽到底是什么时候攀上龙爵的呢!

这种想法只是短暂的闪过,陆一松就笑着道:“呵,这孩子就说是出去旅游,至于去向我还真是不知道,不过龙少要是找他有事,我这就打电话让他回来。”

说到最后,陆一松的语气已然带了那么一点讨好的意思。

“你确定他只是旅游,而不是离家出走?”

突然听到龙爵的话,陆一松一愣,实在是没想到龙爵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只是不等他问,龙爵已经太屁股走了。

哼,他就知道,陆羽在陆家这几年一定受了不少欺负,不要问他怎么知道的,反正他就是知道。

对于龙爵找上陆家,和对他过去生活做了补脑的事情,陆羽当然是不可能知道的。

事实上离开陆家的时候,他确实没有说话他要去哪,而且一离开就将他过去用的电话号码换掉了,为的就是不想再和过去有任何瓜葛。

而当龙爵找上陆家的时候,他人已经到了仿城。

其实仿城原本不叫这个名字,但有的时候,一个城市的文化会潜移默化的改变人们对这座城市本来的看法,就好比一城市小偷强盗特别多,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一个贼窝,过得久了,这座城市不论怎么改变,别人的第一印象都会是,这事贼城。

而仿城的由来则是因为这座城市的山寨货特别的发达。

上到古玩字画,下到衣食住行,只有你没想到的,绝对没有仿城找不到的。

当然同样是造假,也是有高低中下之分的。

陆羽带着他少的可怜的行路,出现在仿城一条名叫青石缘的一条老街上,和其他地方不同,这条街是专门卖古玩字画的地方,大概也是这个原因,整条街都建的古香古气的。

陆羽对这里并不陌生,哪怕他已经离开8年之久,但是站在这里,就好像回到小的时候,他爸爸带着他每天都要从这条街经过一样。

可以说李清墨对陆羽影像很深,这大概和李清墨占据了陆羽他部分时间有关,李清墨是这条街出了名的仿手,出自他手的不论是字画还是陶器都足以以假乱真,不仅形似,神更似。

而小的时候,在李清墨的熏陶小,陆羽对这些也是格外的有兴趣,大概也是发现了这点,李清墨不论是闲暇还是工作都会将他带在身边,而这样的熏陶直到李清墨离世才结束,在陆家,在没有任何人限制的情况,偶尔他也会临摹一些字帖,画上几幅画,尽管不是每天,但也没有断过。

所以从陆家离开,他就回到了这里,不只是因为对李清墨的想念,更多的是,他也想成为如同父亲一般出色的仿手。

在街上逛了一圈,简单的熟悉了一下环境,就抬步走进了一家仿店。

进门,一个留着一撮山羊胡的老头就睁开那一对有些浑浊的眼睛,朝他打量起来,唇边的烟袋口并没有因为他的举动有任何要离开的迹象。

陆羽在店内打量一番,最后才将目光朝着老人看去,笑着问道:“请问这里招人吗?”

“你要聘什么,服务员的话就免了,我这里不忙,用不上人帮。”老人嘴里含着烟袋吐字有些模糊的道。

陆羽没想到老人一开口会是这般冷硬,愣了一下随后问道:“那师傅呢?”

师傅?

老人闻言似乎终于来了点兴趣,只是在看陆羽的年纪,着实有些年轻了点,但还是开口道:“哪方面的?”

陆羽想着在店内看到的大多都是字,就开口道:“书法。”

“哦,是你自己聘,还是帮别人,若是帮别人,就让他自己来。”很显然对于陆羽的年纪,老人实在是不相信,他是自己应聘。

可是陆羽却是笑着道:“是我自己。”

老人又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但却没有多说什么,行不行,一式便知,他说再多都不如试一试来的快。

起身,将烟袋在桌上磕了磕,往腰上一塞:“跟我进来吧。”

陆羽提了一下肩上的包,闻言跟上老人朝里面走去。

第 3 章

老人带着陆羽上了楼,推开门,入目是一个堆满了各种笔墨纸宣,与其说是书房,不如说是仓库更形象。

老人在一堆宣纸下面刨出一把椅子,转身又在一堆笔墨下面扒拉出桌子,然后抽出一个卷轴,打开道:“两个小时,可以吗?”

陆羽接着老人递过来的卷轴看去,是颜一书的《宝塔》的拓印版,轻点了下头:“我试试。”

老人看了他一眼:“写好了叫我。”说完就再不搭理陆羽,径自下楼去了。

陆羽将手中的卷轴放到桌上,打量了一下这里的环境,放下包,坐到那个从宣纸下刨出来的椅子上,重新拿起卷轴,看着上面的碑文,颜一书,凡是对书法有点了解的人都会知道他是谁,更何况陆羽从小在李清墨熏陶小,对他自然不陌生。

尽管老人只给了他两个小时的时间,但是陆羽并不急,他要做的不是简单的临摹,如果只是临摹,临摹者只需有其形即可,可是如果是仿手,那就要在其形上赋予灵魂。

看着卷轴中那一行行饱满又富有张力,锋而不露的字迹,陆羽很快的沉下心来,他闭上眼睛,似乎进入到另一种状态当中,然而此时他究竟想了什么,不会有人知道,但是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一双原本清澈的双眸似乎凝聚出一种力量。

他猛然起身,平铺开一张纸,抬手提笔蘸墨,挥洒间似乎带着呼呼的风声,大开大合之间带出的不是轻狂只是行云流水般的洒脱。

笔落,陆羽的脸色有些苍白,他拄着桌边喘了一口气,才慢慢坐下,目光落在纸上,此时原本铺开的宣纸上已经出现一行行的墨迹。

待陆羽回神,才发现老人不知道在外面站了多久,有些尴尬的连忙起身:“时间到了吗?”

老人抬头此时看着他的目光已然有些和之前有些不一样:“刚刚好。”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桌前走来。

当看到那一行行字迹时,老人那浑浊的双眼似乎迸发出了金光一般,直直的射在那一行行的字迹上,也莫名的那让一对眸子看起来清明了几分。

看着老人神色绷紧的表情,陆羽有些忐忑,可以说这是他第一次当着外人的面仿写,而且他以后想要走这条,所以老人对他的评价可以说很重要。

过了许久,老人才转过头看着他道:“你有什么要求?”

“什么?”对老人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陆羽确实不明白。

“我问你,你当师傅有什么其他要求?”老人把声音放大了一些,以为陆羽是没听到他之前的话。

“我,我可以吗?”陆羽眼睛猛然亮了起来,直直的看着老人,眼中难掩欣喜。

“不行你来我这里聘什么,我这里规矩是这样的,没有工资,但你每次接手一个活,我只抽成20%剩下的全归你,你同意就留下,不同意就走人。”说完抬头扫了陆羽一眼,尽管说的话有些爱来不来的嫌弃劲,但在陆羽看不到的地方老人却攥紧了拳头。

此时机会就在眼前,陆羽哪里会有放弃的道理,点了点头:“我同意。”

“哦,那行,你跟我下来,签个字。”说着老人松开拳头,抽出别再腰上的烟袋含进了嘴里,娘的吓死爷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