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这次我宠你 上——南绻

文案:

程熙上辈子死得憋屈。一直包容着的亲弟弟为了家产要了他的性命,而一直瞧不起的继兄苏藤却是最后一刻唯一愿意站在他身边的人。

重活一世,程熙当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该提防的绝不手软,该回报的绝不疏忽。

只是慢慢的,那份守护却变了味道。他才惊觉,原来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自己内心对懂事的苏藤,都有那样的想法……

那么这一世,我一定好好宠你。

程熙语录:你不需要懂事,不管多任性,我都愿意宠你一辈子。

内容标签:重生 年下 甜文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熙,苏藤 ┃ 配角: ┃ 其它:攻宠受

第1章

“得了,就你那破公司,谁稀罕呐。苏家那小子要你就给他。”站在异国人来人往的街头,裹着灰色大衣的程熙语气不善地冲着电话那头说。

“确实你比你两个弟弟要有担当,我也属意……”

“嗬,我上头不还有个娘娘腔大哥呢嘛,他可有担当,全家大小老少的事儿都能掺一脚。上回程旭这小子想买款新手机,他还颠儿颠儿地存钱给人送过去,你倒是找他啊!”

“你也知道苏藤性子软,你夏阿姨赶他出门,他也就只能偷偷想着法子跟咱来往了,你们兄弟俩从小不待见他,我……哎,扯远了。小熙,有些事我知道我做得不地道,可爸爸年纪大了,这俩年被公司的事儿搞得焦头烂额,精神也不好,就指着你回来帮衬一把呢。”电话那头没吭气,程伟权知道这事儿有戏,忙加了句,“程旭也成天在跟前念叨着他哥总不回家……”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程熙语气依旧强硬,但态度终究软了点,“我年前结业了就回。”

得了准信,程伟权总算放了心,稍微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程熙跟他爸不亲。自从他九岁那年他爸领了个水灵灵的老婆还稍上俩拖油瓶进门,他就认为他和他弟都遭到了背叛。苏家那俩拖油瓶,小的是个见白眼,大的是个娘娘腔,都不讨人喜欢,他和他弟没少找人麻烦。长大以后思想成熟了,对苏家小儿子苏茂面子上也还算过得去,但对那个从十八岁就让后妈夏如诗赶出家门的娘娘腔苏藤,程熙却是越发看不上眼。

程熙自己也闹不明白,明明平时自己处事还算稳重,不知为啥遇上苏藤他就总想挑人毛病。苏藤自己能挣钱以后夏如诗对他稍微好了点儿,平时还是不跟他来往,但逢年过节家里也能一起吃饭。上回过年苏藤带了个特没品的女朋友回家,那简直就是一话唠傻缺。程熙暗想着一分钱搭一分货,一点儿没顾忌面子地奚落了俩人一通。

这回爸爸来了电话催他回去接手公司,他虽然不乐意但骨子里并不是个绝情的人,知道爸爸这两年身体是不如以前了,就合计着回去先把公司接过来管,自己再慢慢教教程旭,最后还是得把这活儿交给自己亲弟弟。总不能真便宜了外人不是?

结业答辩完程熙就坐飞机回了国。重新踏入华国的土地,程熙心里还稍微涌上了点儿思念故土的情怀。走出机场,弟弟程旭正举着牌子立在那儿,见着他哥把牌子往地上一丢:“哥,你怎么这么慢哪,我都等半天啦!”

程熙心里摇头,他这亲弟弟从小任性,因为父母离婚的缘故,性情也有些乖戾,这一年没见,看着性子更暴戾了。不像苏藤,虽然人没什么魄力,可胜在懂事……打住打住,再懂事也不过是个不讨喜的拖油瓶,哪值得人一星半点儿的夸赞?

他拖着行李往外走,随口问道:“苏藤没来?”以往他回国,苏藤都来接机的,这回没来,他竟然感觉不太习惯。

“你问那个拖油瓶干啥?哥,赶紧上车我给你接风。”程旭往前走着,也不帮着拿点行李。

俩人到了酒店,程熙来不及吃口饭,程旭就举起酒杯:“哥,欢迎回家。”

小时候父母离婚后,程熙感觉只有弟弟是跟自己相依为命的了,这么多年下来,对他一直算得上照拂有加,这回看他这么急着敬酒,也没说句责怪的话,举起杯子跟他碰了碰,一饮而尽。

没想到不多时就觉得脑袋晕晕乎乎的,眼前人也有了重影,他大惊,刚看清对面程旭的表情,就觉得眼前一黑,干脆地栽倒在地。

醒后程熙看见头顶一片湛蓝的天空,四周一点儿人声也没有。他被人随意扔在地上,背上硌得慌,估计是压在石子上了。身体无力,想抬起头都颇费了一番功夫。

他一边转动脑袋四下看,一边思索自己的处境。这是荒无人烟的郊外,他躺在一块空地上,旁边就是一树林子。昏迷前的事儿慢慢被他想起,程旭最后那狠戾的目光不是假的,程熙恨不能扇自己一耳光,他妈的想不到自己竟然惯出条狼崽子!

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中午那顿饭还没吃上,光喝那杯有问题的酒了。他用力喊:“有人吗!”不管程旭要什么,都得先把人叫出来再说。

树林子里突然蹿出一个清瘦的男人,微凉的手捂住程熙的嘴,轻道:“别喊,哥哥来救你了。”

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苏藤,软软的,一点男人味儿都没有。

程熙眼神复杂地看着面前的男人颤抖着双手努力解他手上的绳子,压下心底翻腾的情绪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我早晨偷听到小旭说这事儿,打电话给你又打不通……就按着听到的地址找过来了……”

也是,程熙手机一直关着,下了飞机也没来得及开机就被程旭弄到这儿来了。他略有些烦躁,但还是克制了情绪:“你解快点儿,等下人来了,更跑不了了。就你这小身板,来了也是个添麻烦的料。”

苏藤早被程熙讽刺惯了,听到这话只是加快了动作,却因为心急怎么都解不开绳子。

“好哇!我就知道你们是一伙儿的!”远处一个人急匆匆走过来,一把将苏藤推倒在地,从怀里掏出手枪对着程熙,恶狠狠道,“哥。赶紧把你保险箱密码告诉我,我还能留你一条命,要不然……”

原来这狼崽子除了老爸的公司,还把主意打到自己头上了。程熙啐了一口:“别,你这声哥我可担当不起!就你这智商,哪怕我告诉你密码,你也用不转我那些东西。”知道激怒程旭不是个好主意,可亲生弟弟的背叛让程熙一时也有些控制不住怒意,就这么说了出来。

“你!”程旭气急败坏,手枪抵着他脑袋,“你说是不说!”

“小旭,你放了你哥哥,我告诉你密码。”苏藤却出人意料地出声。

程旭一手拿枪指着程熙,脚往苏藤那边移,另一只手一把掐住了苏藤的脖子,神情狰狞:“你他娘的快说,不然我弄死你!”

苏藤只一味坚持,难得的没有轻言细语,而是大声说:“你先放人,我就告诉你密码。你们是亲兄弟,怎么能互相残杀……”

程旭懒得听他废话,手下用力,渐渐的苏藤呼吸有些不畅,脸色也开始泛青。

程熙在旁边看着实在忍不下去了,今天就是拼了这条命也得先把苏藤救出来,他想趁着程旭心神没放在他这边,攻他个措手不及。

积攒起不多的力气,程熙一个跃起往程旭那边扑,程旭余光瞄到程熙的动作,吓得赶紧放开苏藤,条件反射般扣动手枪扳机。

“砰”的一声,程熙只觉得天昏地暗,一下子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2章

程熙突然惊醒,脑子里浮出的第一个念头是:苏藤死了没?猛地睁眼,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洁白的天花板。他默不作声地躺在床上,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

看样子我是没死成,应该是苏藤救了我。这是在医院还是……他环顾四周,发现这房间的格局相当眼熟。天蓝色的衣橱,同色系的小台灯,怎么看怎么像是……

以前还在西峦的房间!

程熙一个激灵坐起身,手往额头上摸去。

额头光滑,一点伤口都没有。

程熙惊疑不定,掀开被子要下床看看情况。房门突然被轻轻敲了两下。程熙屏住呼吸,慢慢挪过去开门。这个敲门的节奏,这样轻柔的敲门声,怎么听都像是苏藤。

他深呼吸一口气,打开房门。

外面站着……看起来才十岁的小苏藤!

程熙揉揉眼睛,心道不是眼花了吧!小苏藤低着头,半天才敢抬起来,见程熙瞪着眼睛手挥着,以为他又要打人,赶紧低下头去,轻轻说:“程叔叔让我叫你吃饭。”说完逃也似地转身离开了。

程熙跟在他身后往一楼走,低头看了看自己,小小的手,卡其色的小睡衣,布绒绒的拖鞋,这一切都在告诉他一个不可思议的事实。

他忍不住出声叫住苏藤:“你几岁了?”

苏藤一惊,没想到这个弟弟会跟自己说话,答道:“十岁了。”

苏藤十岁,那正是他刚跟着他妈来程家这一年。到底是时光倒流,还是之前那十数年都只是黄粱一梦?

程熙忍不住试探,他看出苏藤隐藏不住的害怕,尽量放缓嗓音问:“嗯,你有什么爱好?”

程熙隐约记得,初中那会儿,苏藤被自己和程旭嘲笑是娘娘腔,非要去学打篮球,结果给摔骨折了。当时他只是站在苏藤的病床旁嘲笑他,果真什么事都干不好。

这么想着,看到苏藤低眉顺眼地看过来,不由得在心里狠狠抽了自己一大个耳光。真是好歹不分的混账!

苏藤有些吃惊,新家的两个新弟弟都非常不好相处,还说过没事不要在他面前出现这种话,他也就小心翼翼不去触怒他们。这次是碍于程叔叔的面,才不得不跑到二楼去叫程熙。这下听程熙说话,语气还颇为缓和,赶紧答道:“平时喜欢看书。”一板一眼的,就跟是家长在问话似的。

程熙又问:“……打过篮球吗?”然后一点儿不错眼地盯着苏藤看,生怕错过他的什么表情。

“没有。”苏藤还是小小声回答,连一丝起伏都没有。

程熙心里已经在狂乱地嚎叫了。看来苍天不负我,竟然让我有了一次重来的机会!他当下恨不能抱住苏藤好好保证这辈子一定不欺负他,手伸出去时看见苏藤那害怕地往后缩的小样儿,还是忍住了内心的亢奋,只轻描淡写地拍了拍苏藤的肩膀,说了句:“没有就好。”

苏藤一头雾水,难道这新弟弟喜欢打篮球?这么说来,去学打篮球能不能让他们不那么排斥我呢……苏藤认真地考虑这个问题。

程熙沉浸在巨大的惊喜和冲击以及疑虑中,和苏藤一起走到了饭厅。

其他人都已经坐在位置上等着了,有父亲程伟权,继母夏如诗,继母带过来的小儿子苏茂和自己的亲弟弟程旭。

看见程熙过来,夏如诗赶紧起身把她旁边的椅子推出来:“小熙快来坐,睡得好不好?明天要参加数学竞赛,可得好好吃一顿。阿姨给你做了你爱吃的小笋烧牛腩,你看看你喜欢不喜欢?”说着瞪了苏藤一眼,“叫个人都这么磨磨蹭蹭,腿瘸了不是!”

苏藤没答话,低着头坐到角落。

第3章

程熙整个人定在那里,死死盯着坐在椅子上的程旭。前不久才经历过的被子弹穿透过的感觉,让他的身体几乎是本能地进入了戒备状态,身上每一根汗毛都在叫嚣着要把面前的杀身仇人拿下。程熙拳头握得死死的,用劲全力才阻止了自己想冲过去掐死程旭的冲动。

这时夏如诗突然开口叫程熙坐过去,把他从一个近乎魔怔的状态中拉了出来,他脑子里本是一片空白,回过神来就突然涌入千思万绪,本来重生这件事他就还只是下意识地接受,光被“能重来一次”这个想法所占据了,根本没仔细思索这代表什么,何况这么猝不及防遇见上辈子最亲的仇人,平时再怎么果断的一个人,这会儿也难免有些犹豫。

不过幸好他一向自控力强,全副心神下意识控制住情绪,家里几个人都没发现他的异常。他止住了脑海里翻腾的想法,把精力放到夏如诗的话上来,就正好听见她呵斥苏藤。程熙立刻不爽了,以前就算了,重生这一回,他可是把苏藤当做他这一派的!当下就顶了回去:“阿姨,不是苏藤磨蹭,是他看见我睡得香,不忍心叫醒我。”说完也不坐夏如诗推开的那个位置,跑到苏藤旁边去自己捣腾椅子坐了上去。

夏如诗干笑:“啊哈哈,是吗?小熙快吃菜,尝尝这个笋怎么样。”

程熙也知道适可而止,端着碗伸过去,说了句:“谢谢阿姨。”就低头吃起来。

夏如诗笑得亲切:“真是个乖孩子。”又给程旭和苏茂分别夹了菜,唯独没有苏藤的份。

苏藤装作看不见,只低头吃着自己碗里的饭,不多时一双筷子伸了过来,放到他碗里一块牛腩。苏藤抬头看向那双筷子的主人,竟然是程熙。本来苏藤心底已经将程熙打上混世小魔王的标签了,可今天程熙的表现又让他迷惑了。这个人……是想对自己好吗?他……可以相信吗?

程熙凑过去问苏藤:“你喜欢什么菜?我帮你夹啊,我的手比你的长。”这倒是真的,程熙从小就长得壮实,才九岁个头就冲得老高,后来到二十几岁时,更是长到一米八近一米九,而苏藤永远都是个小个子,前世最高时也不过到程熙的肩膀。

苏藤红着脸不知道说什么,他还从来没有感受过有人这么热情地对待他呢。

旁边看着他俩的程旭忍不住开口嚷嚷起来:“哥!我也要牛腩!帮我夹块牛腩!”

程熙不耐地道:“自己没手是不是!”枪杀的阴影还摆在那儿,他再怎么克制不经意间还是流露出对程旭的厌恶。

程旭不乐意地踢桌子:“不管嘛!你给我夹给我夹!”

程伟权呵斥了句:“吃饭,吵吵嚷嚷像什么话!”

夏如诗赶紧打圆场:“哎,小旭,来,阿姨给你夹菜,想吃什么跟阿姨说行不行?”

程旭白她一眼,小声嘀咕了句:“臭不要脸,才不是我阿姨。”夏如诗表情一变,有些委屈地看向程伟权。

程伟权皱眉,有些无奈:“都吃饭!不许再闹了!”

旁边挨着程伟权和夏如诗两人坐的才三岁的苏茂喊起来:“爸爸,爸……爸!”

程伟权这才又露出了笑容:“乖宝贝!”

程旭狠狠瞪了苏藤一眼,不做声了。心里早把苏藤当做了跟自己抢哥哥的坏人。这三个坏人来家里,抢走了爸爸不说,还要抢走哥哥。

苏藤一直安静地吃饭,事不关己的样子。程熙看他这副淡然的模样,觉得心疼得不得了。上辈子就知道他一直不讨夏阿姨的喜欢,当时还理所当然地想,这么娘娘腔,谁都不会喜欢啊!也从没关注过为什么。现在想想,却觉得苏藤真是背负了太多,过得太辛苦了。

当下程熙就对自己道,一定要好好照顾苏藤,不让他再受那么多委屈。

说做就做,程熙捞着桌上他觉得不错的荤食,不断夹给苏藤。想想上辈子,苏藤也太清瘦了,既然要照顾他,当然不能让他再这么瘦。

苏藤却是叫苦不迭,他饮食一向清淡,程熙夹了那么多肉给他,根本吃不了。但是又不知道要怎么拒绝,只能努力将食物往嘴里塞。

程熙看他塞得那么费力,腮帮子鼓鼓的,觉得好笑,更加用心地给他挑吃的。知道苏藤实在受不了了,小小声说:“我……我吃饱了。谢谢你,弟弟。”喊这句弟弟的时候,苏藤内心是有些惶恐的,因为刚到新家的那天,程熙就狠狠告诫过他,别想真把他当弟弟。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