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攻略手记 下——零林梓

第一百一十一章: 渣渣

金英云跟我表白了,然后我住进了他家,他答应跟学校签约。

我住进他家,但是我没接受他的表白,我只是不想他因为我放弃大好前程,我不值得他这么做。况且和他住一起,他包吃包住,我从那里搬东西过来有人帮忙还没回宿舍那么远,能省就省。

虽然我拒绝的时候他差点就哭了,但是一听到我说愿意跟他住,他激动地推倒了茶几,然后机关枪一样喷出要怎么重修装修房子的计划。我强颜欢笑地看着他不自然的手舞足蹈,曹圭贤跟我提外宿的场景忽然又浮上心头。

一想到因为我对他的执着和他的懦弱,我失去了妈妈和弟弟,心脏就像被挖出来糟蹋了一样,疼得血液都快凝固。

为什么我还会想起他……

住进金英云家之后,他每天都在准备教案,总是窝在房间里不出来。一日三餐都是我负责,到了饭点我就把他从房间里揪出来按在饭桌前。吃饭的时候他就会跟我说他今天看书看到什么,教案准备得怎样,有时候还会现场模拟教学,让我给他当学生。通常我只是微笑着听他说,不参与讨论。至始至终,他都没有问起我和曹圭贤的事,彼此都缄口不提,把那过去当作没发生。

如果真的从没发生,那该多好。

眼泪真是一种很特别的存在,你以为它流干了,它还是会再生。每晚每晚我都抱膝坐在窗前,静静看着窗外时有时无的月亮,默默流着泪,想看看什么时候它才会流干。

我答应过晟真,给他买JAY的最新专辑,带他去看现场,说了五年,竟然要等他再也看不到才买了专辑。

跟妈妈许诺的一个字都没实现,子欲养而亲不待,我却连养的准备都还没有,人就走了。

我就是个渣渣。

没多久新学期开始了,第一节课我早早就到了课室,还给王梓留了个位子。他一进门就发现课室最后面角落的我,吃了一惊后立刻回过神急急忙忙地冲了过来。

“你什么时候回学校的?为什么没回宿舍?你知道曹圭贤转到播音主持专业了吗?他前几天刚派人去把宿舍的东西清走了!姜俊英不想外人加入,已经把空床位买了下来。喂,你别发愣,快说你们发生什么事了?”王梓着急地拍了拍我僵硬的脸,把我从放空的状态拍了回来。

我还幼稚地抱着一点点再见到他的希望,结果历史重演,他又逃了。他迫不及待要远离我,我却担心若是再见面,打他的话,他会痛。王梓的耳光彻底把我打醒,我若是还替他着想,此生枉为人!

“我们分手了,我现在在英云哥那里住。”

“分手?!你开什么玩笑!?”他眼睛瞪得老大,双手仅仅扣住我的肩膀。还好第一天上课,放假后遗症的人还没那么早来课室。

我无所谓地摊摊手,“很多很多原因,反正结果就是我们不和平分手了……从今以后,我和他势不两立!不要跟我提起这个人,否则朋友也别怪我不客气!”我抡起拳头,短短的指甲陷进肉里也不觉得疼,眼里冒火地瞪着王梓。

“你……说真的?以前努力的全都要抛弃了?”

“那些打脸的事就不要提了。”

“你变了……我找曹圭贤问清楚!”王梓立刻起身冲出门,我暗骂一声连忙追了上去。我可不想再在曹圭贤面前丢人,我无法忍受他没有罪恶感地活得神清气爽。

王梓手长脚长跑得快,眼看就要绕过转角下楼梯。

靠,他怎么知道曹圭贤在哪里上课!我咬紧牙关加快速度,绝对不能放他走!

“卧槽!”王梓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以飞扑的姿势冲下楼梯!

“护头啊笨蛋!”我边跑边大叫,王梓的身影瞬间消失在转角处。这家伙就不能让我静一静省点心,清洁阿姨刚拖完地,还这么没命地跑,没骨折就是大幸!

转角刹车的时候我也滑了一脚,还好惯性不太大,摔倒之前抓住护栏稳住身体。

“你怎样了!哪里受伤?”惊魂未定我也不敢怠慢,曲着腿也快步走下楼梯。

王梓侧躺在地,按我说的护住了头滚下来,刚好后背撞墙,看起来也没什么重伤。他嘤嘤几声,表情扭曲地从地上挣扎着起来。

“喂,还好吗?脑袋痛吗?手脚有没有骨折?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我小心翼翼扶他靠墙坐起来,虽然他是自作自受,但是看他脸色苍白,连自己从地上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似乎伤得很重,我也不好再跟他计较。

“嗯……屁股痛……”他坐了一会儿,有气无力地说。

“啊?你只撞到屁股?”

“不是……浑身酸痛,但是,屁股像是针扎一样……”他像是掏尽脑袋里的形容词,歪着头看我。

“那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可能刚扎了一堆大头针进去。”我手插进他腋下,将他架起来,“喂,你腿能截一半吗?我扶不起你。”

“没事,我弯腰。”

校医院的医生不太走心地随意按了按王梓的屁股,又摆弄几下他的手脚,最后确诊他感冒了,开包感冒灵送走我们。王梓抱着感冒灵蹲在校医院门口,喃喃自语说身体不对劲。路人的目光太灼热,我实在看不下去,冒着逃课风险,拉上三魂不见七魄的王梓赶上去市医院的直通车。

听完王梓的自述,医生立刻开了张拍片单,我掏空了口袋才勉强够钱,把王梓送进核辐射隔离区。结果很快就出来,我双手恭敬地递给医生,然后坐回发愣的王梓身边,握住他的手让他别担心。

医生把片子放在灯光架上,我第一次看这种片子,感觉有点毛骨悚然。那片子第一眼看上去竟然像是在王梓胸口上撒了一堆沙子,全是斑斑点点。

医生皱紧了眉,看看王梓又看看片子,轻叹了口气。他手指在片子上点了点,“这里,这里,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胸部和肺部,具体还要再检查,情况不乐观,建议你留院观察。唉,这么年轻,太可惜了……”

医生的话无异于告诉我,王梓已经接到了死神的邀请函。不容拒绝,无法反抗。妈妈,晟真,如今连我的好朋友,都要离我而去了吗?!

我僵直了身体,连安慰王梓的话都说不出来

第一百一十二章: 王梓

人的构造到底是有多脆弱?一个变异的细胞,一个病毒就能轻易取其性命。在这世界上,每时每刻都有人出生有人死亡,我从没想过自己或身边的人会参与死亡数据,因为彼此都是“不应该这样”的,但是短短一个月,我亲历了两次,现在,我又要准备再见证一次。

确诊之后,王梓立刻住院观察,王老板也千里迢迢赶过来,整个人憔悴得不行。王老板曾经提出要把王梓转到他那边的医院,但是王梓的主治医生以“病人不适宜随便走动”为由拒绝了。

刚开始那一周,我每天傍晚放都会带着当天的笔记去探望他,有时候还会羡慕他有充足理由不上课,想着过几天医生就会笑嘻嘻地来说:“哎呀不好意思啊,我们检查出了差错,误诊啊误诊啊。”

病情在他住院一周后来得如洪水猛兽,前一晚他还能活蹦乱跳给我表演单脚夹笔记本,后一晚就转进无菌监护病房,戴着呼吸机躺在床上连看我一眼的力气都没有。

观察了一周,王梓又重新回到普通病房,我拿着大补汤去找他的时候,他正满脸红光地盯着主治医生。话说起主治医生,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年轻的院长,光看样貌估计才十出头,虽然不怎么化妆,但是皮肤跟牛奶一样白皙,五官跟脸型一样精巧,身体比例比较像欧洲人,个高腿长,无条件就是王梓的理想型。

每次来查房,王梓总会抓着她聊个不停,而且都是聊现在最新出了什么游戏。换了其它医生,早就拍拍屁股走人,怎么还会坐在床边陪笑着跟王梓吹水。主治医生的脾气真好,除了王老板来要带王梓走那次发了火,就再也没见过她发火了。

“嘿晟敏,今天带了什么来给我啊!”王梓精神抖擞地朝我挥挥手,主治医生回头看了看我,也向我点点头。

我撇撇嘴笑笑,才迈开步走进去,心想这见色忘友的家伙眼里还有我啊,“今天给你带了十全大补汤,不过你有美女医生相伴,就不用喝了吧,免得你喝了流鼻血。”我刚把保温壶放到桌上,主治医生就站起来要走。

“十全大补汤虽然对身体好,但是也不能喝多。你身体现在免疫力不足,补过了可能有反作用,适量吧。好好注意身体,有什么事按铃。我还要去别的病房,走了。”主治医生温柔地摸了摸王梓的脸,虽然笑着却给人一种悲凉的感觉。

为什么她会那么悲伤?像王梓这样的病人她肯定不是第一次见到,为什么会全身都散发出绝望的悲伤?

等主治医生走远了,我敲敲正享受大补汤的王梓,“喂,你是不是喜欢美女医生?”

“是啊,最喜欢了!”王梓晃了晃头,把碗里最后一口汤喝光,又把碗递到我面前,可怜兮兮地嘟起嘴,“再来一碗吧~~”

“不行,你已经喝了两碗了。别扯开话题,你真的喜欢她?真的真的?”我抢过他的碗,一本正经地看着他。他如果要追,胜算还是有的,但是两个人方方面面差距都大了,而且一个医生一个病人,这种关系如果还加上感情,对谁都不好。

“是啊,这世界上最喜欢她了,谁叫她是我妈咪呢。都因为她,我完全看不上其他女人了。你也觉得她年轻貌美的吧,我偷偷告诉你,其实她已经四十八岁了!没想到吧,哈哈哈……”王梓像是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孩笑翻在床上,我呆愣着,有点分不清他说真还是假。

“喂,你你别开这种玩笑啊,毁人家清誉的!”我看他笑得那么痛快,有点恼羞成怒地锤了他一拳。

他虚张声势地“嗷”一声,又失控地狂笑。

唉,就算身体有救,他脑也没救了。不过还好,他这么精神,应该没事的。

王梓欢腾,非逼我动真格才乖乖睡了。今晚玩得有点晚,走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刚经过登记台,马上被主治医生叫住,哦,应该叫王阿姨比较好。

王阿姨换上私服,整个人看起来更年轻了,完全不能用“阿姨”相称。她没多说什么,直接带我去到员工餐厅,给我点了杯热可可。她坐在我对面,双手圈住杯,好几次欲言又止,最后都化为一声声叹息。

“阿姨,您放心,王梓牛高马大,不会有事的。”我嘴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尽量不让气氛糟糕。

她翘翘嘴角,眼里却透露着她心里的悲伤。第一次正面看她,她的笑容跟王梓如出一辙,王梓的容貌大部分也是遗传了她,稍有点瑕疵也肯定是因为王老板。

“其实阿梓已经是末期……即使做化疗也救不回来了……”她低着头,握住杯的手明显地颤抖。

我没有接话,静静地看着她。我想她这些话憋在心里,想找个人说说而已,我作为王梓身边唯一的朋友,也是她唯一的倾述对象了。

她声音都哽咽了,低头抽泣着,“两年前我就发现他腿上有癌变细胞,那时候不敢跟他说,怕会影响他高考。就用补身的名义,逼他吃治癌的抗生素或者中药。那些药是我自己配的,能压制癌细胞扩散。他这两年都没什么症状,我以为……我真的以为癌细胞清除了……没想到,原来是转移到其它地方了……”

“他现在情况时好时坏,以前的抗生素让他看起来还挺健康,但是拖久了,内脏几乎都有超过分之六十的癌变。他可能熬不了久……我给不了他一个完整的家,他很少有交心的朋友,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我不想他到最后的日还这么孤独……拜托你,多陪陪他……”

我握住她的手,很坚定地跟她说:“王梓是我这辈最重要的朋友,即使只有1%的几率,我也相信他会没事的!”

她抬头看了看我,红成兔的眼睛扑闪扑闪,还是忍不住哭出声了。

最后我们两个在餐厅所有人的注目下嚎啕大哭。

没过多久,王梓就开始定期进行化疗,每次化疗前都会跟我合照一张,说是以后秃头了还有证据证明他曾经也是一头乌黑浓密的美发。化疗有多痛苦我不知道,癌症有多可怕我不知道,因为王梓从没在我眼前喊过一声痛,从没流过一滴泪。哪怕他的样跟第一张记录照完全是两个人,从帅小伙变成残大叔,他还能嘻嘻哈哈跟我小打小闹。

他一直很努力坚持着,他说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参加毕业典礼,从校长手里拿到毕业证书,那么下地狱也是个有本科历的鬼。

他真的做到了,他在我们都不忍心他受苦让他放弃的日走过来了。我推着他走上毕业典礼的舞台,这个为了他提前了六个月的毕业典礼。他告诉我,他之所以认定我是朋友,全因我的坚强。他做不到坚强,所以他很想尽他绵薄之力,保护我的坚强。

其实他才是最坚强的人啊!

他坐在轮椅上,眼窝脸颊全瘦得凹下去,曾经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失去了他的光彩。可他依然笑着,牙齿掉光了还呵呵地笑着。他接过毕业证书,朝我的相机比了个v,然后,随毕业证书跌落而永远沉睡,再也没醒来。

他是我最重要的朋友——王梓,生于1992年12月1日,卒于2014年12月1日,享年22岁。

第一百一十三章: 约定

冬雨绵绵,寒风刺骨,瑟瑟交缠如河流在我心里流淌。送王梓走完最后一程,我忽然觉得眼前的世界灰成一片,没有天真的以为希望在明天,绝望总会比希望多一次。从前埋下的祸根,你不会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爆发,也不知道他会延续多久,甚至不知道自己原来积下那么多孽障。

站在绵绵细雨里,头发粘成条贴在脸上。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很想听到爸爸的声音,可是号码拨了几遍也没人接,机械的女声一遍遍重复“暂时无人接听”。这寒冬腊月,爸爸应该不会在田里耕作吧,对了,可能去了叔伯家小喝几杯,他以前就常说起留在村里的叔伯。

“我们回去吧。”忽然头顶的雨停了,身边多了一个黑色身影,他抱住我手臂把我收进怀里。

温暖的依靠,安稳的依靠,现在我身边只剩下金英云了。若是我穿越回去跟高毕业的我说,你的未来将会与金英云相依偎。我估计不管眼前的人是否真的跟我一模一样,疯一个,直接拍死了算。

金英云现在已经是副教授,可能明年初就能当上全校最年轻的教授。他默默陪在我身边,默默地为自己的目标奋斗,不骄不傲,不卑不亢。有时候看到他备课的样,我不自觉感叹他比从前那个动不动就举起拳头的金英云沉稳了许多,但是他马上又会因为剪错一片玫瑰花叶而失落懊恼半天。即使表面改变了,内心还是改不过来。

时间眨眼而过,很多事我都看透,这两年多,只面不见曹圭贤,我对他的怨恨,也淡了。他是我错过的童话,注定无法在现实里共赴未来。逝者已逝,再追究也没什么意义,王梓常说:“又不是一命换一命的年代,活着的活着就好。”

对生死看淡了,人也不至于活得累。

“在想什么?”他搂紧我,存在的实感只有他能给我。

我低笑摇摇头,把脑海里的胡思乱想摇散,“回去吧,你的宝贝该浇水了。”

再见了,王梓,你的未来,我会替你走完。

回家上,我还是让金英云多捎了一箱啤酒。

“你知道吗,王梓居然一滴酒都没沾过。他说这辈最大的遗憾就是没尝过人间凶器酒是什么味道的……”喝完第二瓶,我已经有点微醉,口齿不清的,可是还有很多话没说完,我还有很多话没跟王梓说。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