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草木师(包子)下——涩涩儿

第45章:反应

梅晓夜的手段并不高明。

这一世如此,前世也是如此。

只是这一世的他直接就将梅晓夜列为重点警惕的人物了,可是前世时……

乔叶看着梅晓夜垂着头,羞涩的看了自己一眼,他不免也回想到了前世的那些事情。

梅晓夜除了长得娇小,看起来人不够聪明,讨好人的手段也低劣的能让人一眼看穿。可是,即便如此,在前世慕容衍出去和外星生命体打仗,梅晓夜突如其来的出现在乔叶的面前,拙劣的讨好他,奋不顾身的想要为他挡住一切不好的事情时,那时的乔叶还是不由自主的将梅晓夜划归在了可以交的朋友的范围内。

至少在梅晓夜故意和他拍出一些暧昧的照片之前,乔叶也只认为梅晓夜仅仅是傻了一些,对自己多有维护——虽然梅晓夜的维护并没有用在该用的地方,乔叶那时也不觉得会有人用梅晓夜这么笨的一招棋来对付他。

可惜世事难料,在慕容衍从战场上回来的一场酒会上,乔叶就被这个他认可的“朋友”困在了更衣室里,好好地算计了一把。

乔叶前世时虽然被打下抑制欲望,难以勃起的针剂,可是要想偷腥,也未必需要做到最后,动手动脚甚至动用工具都是可以的。

和差不多脱光的浑身尽是吻痕和抓痕的梅晓夜共处一室,被抓包的时候,乔叶想,他那时大概真的是不太想做什么太子妃了,所以梅晓夜使劲往他身上泼脏水,皇后和众多贵族一径要求太子和太子妃离婚另娶的时候,乔叶只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看着,尽管慕容衍几次要求听他的解释,乔叶愣是一句话都没说。

他不可能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情,但是不说话的默认,这个他还是会的。那个时候的乔叶想着,如果能就此离婚当然最好,如果不能,让那位太子殿下不再老是缠着他,最好是主动出去偷腥,再弄出个娃来,最后他们再顺势离婚,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只可惜无论是将梅晓夜送到乔叶身边的人,众多见证了乔叶和梅晓夜“暧昧”的贵族,还是乔叶自己,都没有料到那位太子殿下盯了乔叶半晌,见乔叶始终不为自己辩白,这才将他自己上身的礼服给当众脱了下来。

“阿衍,你这是做什么?”上官蓉华气道,“大庭广众,脱衣服做什么?还有乔叶的事情,他这么给你戴绿帽子,和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说不清楚,今天你们就离婚了好了,反正民政部离这里也不远,乘着飞行舱几分钟就到了。”

可是慕容衍还是一意孤行的将自己的礼服给脱了下来,脱了礼服还不算,就连贴身的衬衣,也被他脱了下来。

不少贵族少男少女都往慕容衍身上撇去,其中情思,不需多言。

不过有些年纪的贵族却皱紧了眉头,乔叶脸色也不好看。

等到慕容衍将替身的衬衣都脱下来,还特意露出了自己的后背时,众人终于明白慕容衍的意思了。

梅晓夜的身上除了吻痕还有抓痕,而慕容衍的后背上,亦有不少凶悍的抓痕在。

慕容衍面无表情的道:“抓痕不对,乔叶的手掌没有梅晓夜身上的那么大,手指指甲印也没有那么宽。而且乔叶……从来不会吻对方的身体,抓人的时候,也只抓肩膀和后背,从不抓其他的地方。”

梅晓夜登时面色惨白,她用撕碎的小礼服掩住前胸,怯懦却又直指慕容衍的痛脚,道:“男人和男人,男人和女人……这是不一样的。他不吻你,不代表他不吻我。”

慕容衍脸色更黑了。他一把将梅晓夜胸前的小礼服给扯了下来,梅晓夜赤裸的身体,胸上的那个明显的抓痕,立刻曝露在众人面前。

而慕容衍的另一只手,则捉着乔叶的手比划在了梅晓夜的胸前。

梅晓夜胸前的抓痕明显手掌更大一些。

而乔叶手的大小,手指的粗细,更适合慕容衍背上的抓痕。

一场闹剧,就这么偃旗息鼓。

那个设计梅晓夜到乔叶身边的人,乔叶不曾听慕容衍说过是谁。只是乔叶猜想,慕容衍连提都不肯提的始作俑者,必然不是上官蓉华,就是他的表弟一家了。

至于梅晓夜……她的结局,乔叶问过一次,然后就被慕容衍压着索吻,乔叶就再也没有问过了。

前世梅晓夜的结局如何,乔叶当真是不知晓,可是梅晓夜这一世的结局,乔叶却想亲自安排。

梅晓夜羞涩的抓着小衫,小步的靠近乔叶,低声道:“带子在后面,乔哥帮我解开好么?”

说罢,她就转身背对着乔叶了。

乔叶果然伸手碰上了梅晓夜。

梅晓夜心中一喜,就觉乔叶的手,正在将她的长发从脑后挪到了前面,动作轻柔而缓慢,梅晓夜心中带着能够完成任务的喜悦和兴奋。

尤其当乔叶的手抚摸着她的脖子的时候,梅晓夜更是“嘤”了一声,浑身都酥软了下来。她的任务是勾引乔叶,至于勾引到何种程度……雇主虽然没讲,可是乔叶除了年纪小了些,身材和相貌都极为出色,梅晓夜当然愿意勾引的更深入一些了。

只是梅晓夜的幻想却到此为止了。

她设想中的“爱抚”并未往下去,而是身后那人,直接一掌掐住了她的脖子,梅晓夜很快就被掐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啊,啊——”

乔叶看着试图“啊啊”叫着,引起外面人注意的梅晓夜,直接从空间钮中取出匕首,横在了梅晓夜下巴下,错过他的手指,不轻不重的划了一下。

血珠成串的掉落。

梅晓夜叫都不敢叫了,瞪得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恐惧和害怕。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她明明表现的只是一个笨女人,明明还“救”了乔叶数次,这个乔叶,怎么敢这么对她?

“我把手放下。”乔叶见梅晓夜不叫了,这才用匕首抬着梅晓夜的下巴道,“当然,匕首还会架在你脖子上。这样的话,待会即便你出声叫了,在他们赶过来之前,也足够我把你杀了。”

“怎么样?同意的话,就眨下左眼。”

梅晓夜当然同意了。

她还不想死。

乔叶果然松开了掐着梅晓夜的手,只是匕首却横在了梅晓夜的脖子上。

梅晓夜苦不堪言,怯懦的乞求道:“为、为什么?明明我什么都没有做?乔哥,阁下,您放过我好不好?我家里还有父母和妹妹在,我,我愿意好好伺候您,您说什么……我都愿意做。只求您放过我一命。我求求您了!”

梅晓夜还在演戏,乔叶却不肯陪着她演戏了,他直接道:“谁派你来的?你的任务又是什么?勾引我?勾引到什么程度?摄像头和录音设备在哪里?除了你,安排你来的人还派了谁来?”见梅晓夜傻了眼,乔叶的匕首再次逼近了梅晓夜,“再不说,我便不需要你开口了。”

梅晓夜哭道:“我如果出不去,那你将来也落不到好!外面的人,可都是证人呢。”

而且还有她身上隐蔽的设备,早晚也会被她的雇主雇佣的其他人弄走的。

乔叶却笑了:“有太子殿下护着我,我岂会不好?就算真的杀了你,太子殿下也会为我收拾残局,而我到时所需付出的代价,仅仅是嫁给他而已。你说,这样的代价……算是代价么?”

梅晓夜一噎,抽泣了一会,就觉自己脖子里的血流的更快了。

乔叶勾了勾唇,“真的,就算命没有了,也不肯说么?”

梅晓夜当然是惜命的,她哆嗦了一会,在乔叶承诺给她一个无主的光脑之后,她果然就招了。

……

金迪一边搭建他和乔叶的帐篷,一边心中窃喜。

那位太子殿下那么可恶的一意孤行的要娶他家乔乔,害得乔乔吃了那么多苦,连女孩的手都没摸过。金迪想,这次的梅晓夜或许不是那么出色,但是让她来试探试探乔乔到底喜欢男人多一些,还是喜欢女人多一些倒也不错。毕竟,给背上敷药什么的,必须是要脱衣服啊!

只可惜金迪隐隐约约的念头终究没有实现,他家乔叶没一会就出来了,衣衫完整,眼睛里也没有什么摸过姑娘小手后的满足感,反而是一脸从容……跟平时完全没两样。

金迪失望的靠近乔叶,捅了捅乔叶的胳膊道:“没反应啊?难道乔乔只能喜欢男人啦?”

乔叶嘴角一抽,“我不知道。”

上辈子就慕容衍一个伴侣,这辈子……他还没来得及跟别人发生关系,当然是不知道自己是否只能喜欢男人了。

不过,乔叶脑海中闪过慕容衍的身影,他想,喜欢男人,其实也没什么的。至于他会不会喜欢女人,乔叶觉得,有那位太子殿下在,不论这辈子他们二人有没有结果,他都不会再有机会知道他能不能喜欢女人了。

乔叶、金迪和白竹二人的帐篷很快搭建好了。

白竹正要安排晚上值夜的事情,却发现梅晓夜至今都没出来帐篷。

“乔叶,你去叫她。”白竹用一贯的命令式的语气道,“让她立刻出来!”

乔叶歪了歪头,也不起身,只从空间钮中取出他的弓弩,搭上一把普通箭,对着帐篷中间就射了过去!

白竹和金迪尚且安稳的坐着,段良却直接跳了起来:“乔叶你做什么?晓夜对你那么好,救了你那么多次,你竟然还对她动了杀心?”

乔叶挑眉,显然没有料到会是老实人段良先跳了出来,他只道:“杀心?没有啊,我只是提醒她出来而已。”然后他话锋一转,“不过,她现在还没有出来,确实是有蹊跷。不如段良你亲自去看一看?”

段良犹豫了一下,果然掀开了帐篷。

帐篷之内,除了些许血迹,空无一人。

老实人段良一转身,就愤怒的拿起了腰间的能量枪,对准了乔叶。

第46章:将军

在末世之前,其实也是有枪这种武器的存在的。

现在的能量枪,与末世前的简便手枪外观很是相似,可是内里的威力,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盖因能量枪中的子弹都是不同等级异兽脑袋里的能量石,其内存储的能量,远比末世前的一颗子弹要多得多了。而且能量枪飞出子弹的速度极快,几乎只要准头没错,能量石在攻击比其等级低的异能者时,必然攻无不克,置人于死地。

只是能量枪的价格昂贵,能量石的价格更贵,这才罕有人用。

可是现在穿着都是平常的老实人段良,却抬起手臂,就摸出一把能量枪对准了乔叶,还打出了三阶能量石的子弹,直接惊呆了乔叶、金迪和白竹。

只是他们的惊呆也仅仅是短短的一瞬,白竹飞快的化出一块冰墙,挡在了乔叶面前,而金迪比白竹更快的将自己的大刀放在了乔叶身前,同时以其金系异能包裹住了大刀,使其防御能力增强。

这让乔叶还抽空看了白竹一眼,这才对着自己已然握在手心里的怀表,按了一下。

那颗三阶能量石的子弹飞快而迅猛的穿过了二阶异能的白竹和金迪的阻挡,最后在白竹和金迪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的时候,那颗子弹竟然被乔叶弄出来的防护罩给挡住了,并且在碰到防护罩后,那颗子弹直接反弹了回去!

白竹和金迪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新奇的防护罩,乔叶也是微微惊讶,而那个老实人段良,更是没有想到会有防护罩能将子弹反弹回来,甚至反弹到了自己身上!

老实人段良当场被击中右胸口,在地上挣扎了一刻钟,失血过多死去。

乔叶和金迪当然不会救段良了。无论段良是不是真的女干细,段良方才对乔叶举枪的行为是已成事实,他们没有主动去杀了段良就是好的了,自然不可能再去救他。

至于白竹……只要能完成任务,不丢了他的脸,他才不会在意段良是个什么玩意的。更何况,人又不是他杀的,学院也没有任何一条规定,要求他必须要救对同伴下手的学弟。

比起必然要死的段良,白竹和金迪更感兴趣的,是乔叶的防护罩。

“这东西竟然这么厉害!”金迪感慨道,“我只听我小舅说帝国研制出了新型的防护罩,还以为就是比原来的防护罩防护能力强一些,没想到这个防护罩竟然还会反弹攻击。啧啧,真是……”

金迪一边说着,一边手贱的从地上捡了一颗石子丢向了乔叶还没关闭的防护罩,然后……防护罩眨眼间就将那颗石子反弹到金迪的额头上了。

“嗷——”

金迪捂着歪头开始叫嚷了起来,“哇哇,一颗石子都要反弹!真是不懂得灵活运用是什么的机器!”

乔叶嘴角一抽,见白竹也观察过了这防护罩,才又点了下怀表里放着的慕容衍的照片,防护罩收了回来。

“其实,”乔叶想了想,才道,“我也没想到它有反弹功能的。”

白竹眯了眯眼,指了指他胸前的第一颗纽扣上挂着的影像石道:“放心,刚才是段良先对你动手,还是用三阶能量石对付你的,影像石都记录下来了,学院和帝国法院都不会找你麻烦的。”

然后白竹不等乔叶做出一个安心的表情,忽然话锋一转,又道:“只一点,梅晓夜失踪与你无关这件事情……你可有影像石记录的影像做证据?若是没有的话,出去之后,可能会麻烦一些。”尔后一顿,“当然,有……在,要麻烦也不会很麻烦。”

乔叶忽然有些听懂白竹迂回的暗示了。

白竹表面上是在说乔叶的正当防卫以及梅晓夜的无故失踪问题,可是话语之中,却是隐隐在提醒乔叶,他是来帮乔叶的“自己人”。

乔叶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起身走到段良身边,将段良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收在空间钮里了,这才看着金迪道:“小迪身上带火石了么?把他烧了好了,省的看着碍眼。”

金迪立刻愤愤不平的拖着段良的身体去焚烧了。

三个人分配好了值夜之事,就各自去休息了。

白竹先值上半夜,乔叶和金迪挤在一个帐篷里面睡。

晚上或者换衣服如厕时候,短时间关闭影像石还是被允许的。

金迪关了影像石,平躺着看了一会帐篷顶,就转身戳了戳乔叶:“乔乔,你说那些人怎么这么傻,为什么非要杀了我,非要杀了你呢?明明我都说了要放弃那个爵位了,你也说了不要太子妃的位置,甚至还特意换了个身份,将太子妃的身份彻底抛弃了,那些人怎么还要紧追着我们不放啊?明明不是我们的错。”

乔叶睁着眼睛和金迪一起看了一会帐篷顶,眼皮开始发沉,心中觉得金迪的问题太过深奥,他这会子也想不出来什么一二三四的答案了,于是只道:“因为我们不够强大。”

金迪:“可是,可是我们的异能潜力都很高啊,以后会成为很厉害的高阶异能者的!”

乔叶的眼皮已经支撑不住了,他慢慢闭上眼睛,口上道:“将来是将来。至少现在,我们妨碍了一部分人的利益,又没有护住自己的资本和……友人亲戚靠山,当然就只好被人用这种拙劣的手段算计了。”

乔叶觉得,他脑袋都开始停止转动了,“只有我们变得强大的让他们仰望,我们才能有安稳的那一天。”

乔叶沉沉的睡了过去,只留下金迪若有所思的呆愣着。

这个晚上金迪在接了白竹值夜的班后,就一直呆坐到第二天早上。

于是乔叶神采奕奕的醒来之后,就立刻忘了昨晚他说过了什么,径自懊恼凌晨忘了起来值第三班夜了。懊恼完之后,三人收拾完行装,这才继续往异兽林深处走去。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