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祖 下——三千世

第48章

天地间杀戮频繁,杀机四溢,杀劫再度形成。

就在此时,罗睺坐着乾坤鼎回到了洪荒,鸿钧心下欢喜,收了乾坤鼎,抱住情缘,自然一夜良宵苦短,日子过的滋润起来。

罗睺回来被啃,罗凤鸟自然知道了。

他微笑起来,“太好了,我们的外挂回来了。”

也许,是时候将这两只小白泽送到不死火山了。

这两只小白泽在金鳖岛住了二百余年就破壳而出了,两个小家伙将孔宣所住之处弄得鸡飞狗跳,日子倒是变得欢脱起来,罗凤鸟整日变成凤鸟和两只小白泽在金鳖岛上到处玩耍,日子过的好不自在。

不过对于罗凤鸟来说,如此温暖的日子只是调剂,只有沐浴在杀戮和阴谋当中,他体内的魔气才会增长,也会更加精纯。

这次轮到孔宣不愿意了。

“如今洪荒大陆这么乱,现在出门……”

“正因为还未到万年,趁此机会快点将白泽送走,否则待将来大战开始,我们想走也走不了了。”

孔宣其实想将这两只白泽收入门墙,可当初他在通天教主面前信誓旦旦的答应会送走白泽,出尔反尔非他所愿,是以不得不同意了罗凤鸟的提议。

当晚,两只小白泽报复性的将罗凤鸟平日里居住的房子给弄塌了。

罗凤鸟哈哈大笑圆润的跑去找孔宣一起睡,气的两只小白泽浑身发抖,不断咒骂起来。

两只白泽还未化形,不过因他们天性通情明理,倒是可以开口说话,刚开始这两只白泽非常乖巧可爱,就像最初最初混沌中初见的灭世黑莲一般天真烂漫。

不过待这两只白泽和罗凤鸟混熟后……具体成果请参见灭世黑莲。

所以说,岁月是把杀猪刀啊!

拜别了通天教主,孔宣和罗凤鸟带着两只白泽上路。

他们从东海出发,一路向北。

半中腰罗凤鸟向孔宣提出暂时离开。

他神色有些扭捏,“我曾受兄长大恩,如今化名离去,这么多年来恐兄长心中郁郁,如今离开了金鳖岛,趁此机会我也回去一趟,相信这么多年过去,那强良祖巫应当不会守在兄长那里了。”

孔宣先是一愣,随即就想起罗凤鸟另一个身份来,他道,“不错,那镇元子大仙在散修中声望很高,听说他还在找你,回去一趟也是应该的。”

“我拜别兄长后就赶往不死火山,我们在不死火山碰头好了。”

“正合我意,那你路上小心。”

“你也一样。”

告别了孔宣,身边终于没人了。

罗凤鸟欢呼一声,随意找了一只小妖,干净利落的干掉后开始搜魂,很快他就得到了想要的信息。

这片区域的巫妖基本分部图。

洪荒东方向来是巫族重点防御地区,后土作为祖巫们最小的妹妹,部族自然不在这里。

找不到算了,罗凤鸟微微一笑,反而再度向东,有罗睺为他遮掩,再加上如今天机混淆,根本无人能算出他的行踪。

至于鸿钧?

呵呵,他们还在啪啪啪呢!

再度来到接引的洞府,这一次还未等罗凤鸟抬脚踹门,接引就已经打开了防护阵法,放罗凤鸟进来了。

“许久不见,看样子你过的还不错。”

罗凤鸟这话不是无的放矢,因洪荒上到处都是巫妖二族凌虐人族,接引和准提悄悄的引渡了一批人族到西方来定居,他们引的数量不多,再加上西方的确贫瘠苦逼,两人连门人都凑不齐,三清自然不去理会,女娲也不插手,是以竟没几人知道此事。

经过慢慢发展,来到西方的人族逐渐繁衍,他们都是坚定的佛门信徒,倒是让接引和准提二人的修为提高了不少,也在其中找到了几个不错的苗子,不过他们的修炼时日太短,根本不堪重用。

接引苦着脸,“本来还不错,看到施主后就觉得麻烦来了。”

“怎么这样说呢!我这是来帮你呢~”罗凤鸟大笑起来,“明人不说暗话,你们不觉得妖族天庭里的人很多吗?弄些给你们当门人怎么样?”

接引一呆,他和准提对视一眼,半响才道,“……道祖曾说,万年止战。”

罗凤鸟嗤笑,“放心,他正忙着呢。”

准提下意识的问道,“忙什么啊?”

接引抬手拍在准提脑门上。

“自然是一些有益身心健康的运动啊!”罗凤鸟笑眯眯的,本体刚回来,这中间最少隔了千年之久吧,鸿钧这次绝对会干够本,他也可以拥有一些缓冲时间。

准提捂着脑袋莫名的看着接引,又看看罗凤鸟,还是不太明白。

罗凤鸟自觉这并非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就坦然道,“好吧,看在我欠西方一个大因果的份上,我告诉你啊……”

接引连忙道,“停!!!回头我自己来说,你还有什么事?”

他生怕罗凤鸟胡扯八道教坏了师弟,接引干脆的应下了罗凤鸟的邀请,“如果道祖不怪罪,巫妖大战若能分一杯羹,我们自然没意见。”

罗凤鸟撇嘴,“好吧,机会应该很快就来了。”

准提瞪着眼睛看自己师兄,想要获得第一手八卦信息,接引吭哧了很久,都不敢将自己的猜测告诉准提。

就在两人僵持之际,天空中骤然绽放出无比明亮的光彩,两人同时浑身一震!

天地间业火丛生,竟是十日齐出!!

“怎么回事?”

天空中十只小金乌努力扇着翅膀飞着,他们想要抓住刚才那个嘲笑他们羽毛丑陋的凤凰,却怎么也找不到!

他们飞了一阵,老大道,“我们回去吧。”

“不要,好不容易出来一圈,玩一玩再回去嘛!”

“是啊是啊,再飞一圈吧!”

他们很快就将之前那只突然出现的凤凰给忘记了,反而开始欢快的四下飞舞,像是脱了笼的小鸟一样开心。

他们开心了,地上却一点都不开心!!

往日里一轮太阳尚且会有干旱发生,如今竟有十个太阳,洪荒大地上顿时到处都是燃烧的火焰,无数生灵死于大火之中。

距离妖族最近的部族当属帝江部族,帝江部族有大巫名后羿,善用弓箭,实力超群。

他看着天空中飞舞的金乌,索性对准那金乌,弯弓就射!!

这后羿实力高强,十只小金乌才堪堪太乙金仙,根本就不是后羿的对手,长箭连株,真真是眨眼间,十只金乌竟瞬间死去了九只!!

遥远的天边传来一声怒吼,“尔等欺人太甚!!!”

帝俊和太一于千钧一发之际,终于挡在了第十只金乌身前,帝俊狂怒出手,天空中一之巨大的巴掌落下,直接将后羿拍飞,口吐鲜血昏倒在地,下一秒,帝江穿越空间赶到,与他同来的还有风属性大巫天吴。

“帝俊!!你儿子自己作孽,不看看洪荒上多少生灵因此死亡?要我说你儿子完全是死有余辜!!!”

帝江这话虽然没说错,但在帝俊听来却好似嘲讽,他看着仅存的孩儿,双目赤红,“他们尚是幼崽,还未成年,什么都不懂,尔等竟痛下杀手,好好好!!”

双方大战本来还算默契不对幼崽出手,可如今巫族打破界限,帝俊自然再无顾忌,“还我孩儿命来!!”

帝俊太一与帝江天吴在东海大打出手,围观的接引叹了口气,“这就是他说的机会?”

准提两眼放光,“不愧是天地第一魔祖,这手笔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接引摸了摸准提的脑袋,语重心长,“师弟,此法皆小道,莫要沉默其中。”

准提愣了愣,连连摆手,“师兄所言甚是,我知道了。”

心里却想着,既然魔祖证明了此手段有用,那他是不是也做点什么?

咦?等等啊,后羿是不是有个人族老婆?

人族的寿命和巫族可截然不能比呢,女子向来爱美,即便强如女娲,有时候也会在与准提闲聊之时说起一些养生之道。

红颜易老,青春不再,后羿的老婆就不怕吗?

准提眼珠子一转,微笑起来。

忽悠完了金乌,罗凤鸟隐在暗处观察着祖巫们,根据赶来的各部落的衣饰和标志,他终于找到了后土部落的族人。

“走吧,后土是巫族唯一的出路,也是大战开始的第二根导火索。”

罗凤鸟悄无声息的跟在这后土族人身后,准备去找后土。

灭世黑莲有个疑问,【洪荒上出大事,鸿钧怎么还不知道?】

“因为我屏蔽了。”罗凤鸟微微一笑,“良宵苦短,本体一边和鸿钧妖精打架一边干活,床上迷惑伴侣,这不是职责所在吗?”

“而且我只是让事情发生的日子提前而已,那九只金乌必死,天道不会因为这点事刻意去找鸿钧的。”罗凤鸟干了这么多年的坏事,早已找到了心得,“没必要去改变什么,我只需要让该发生的事情提前罢了。”

【那下面该发生什么了?】灭世黑莲悠悠的道,【我觉得有些时候,你能预知未来。】

“未来不是预知的,而是靠自己努力获得的。”罗凤鸟轻轻一笑,“否则,我早就死了。”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既定的未来发生,而不是去改变?】

“会改变的。”罗凤鸟想起地广人稀的魔界,不由得微笑起来,“当然会改变的。”

将洪荒上的一切都盗走,只要想想就让人激动呢~

第49章

就在罗睺满心满眼准备算计后土时,准提也妙招连出。

后羿的老婆叫嫦娥,是个非常貌美的人族女子,这天,准提化为一老者,来到嫦娥所居之处。

因前些日子帝俊死了九个儿子,勃然大怒,后羿身为巫族有数的大巫,责无旁贷,每日都要出门去巡逻,嫦娥平日大多会在附近的林子里采摘野果,准提算准了时间,装作将死的旅人歪在大树下,恰好被嫦娥看到。

这准提也太坏心眼,在被嫦娥晃醒后一脸悲伤,“多谢姑娘……”

嫦娥满脸担忧,“这位老爷爷,你怎么了?”

准提老头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小老儿自远方来,为女儿向仙师求的长生不老药,可哪想到路途艰辛,竟遇到妖怪,护卫死伤殆尽,小老儿也命不久矣。”

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块布,布里包了一颗红色的药丸,“姑娘是个好人,看在小老儿将死的份上,还请姑娘将这丹药转交给我女儿吧!”

说实话,让罗凤鸟来评价准提的第一次忽悠,那绝对是不及格。

莫名其妙不说,就连东西也装的如此粗糙,一点都看不出长生不老的高大上来。

而且最搞笑的是,所谓的被妖怪袭击……咳咳,老爷爷,被妖怪袭击了你居然能逃命,真是好腿脚。

再说了,这可是巫族居住地,哪来那么彪悍的妖怪能玩千里追杀?甚至还追到巫族内部的小树林?还在大巫后羿老家附近?

别逗了。

不过虽然准提的伎俩到处是破绽,可他要骗的嫦娥却也聪明不到哪里去,有后羿保护,嫦娥性格天真单纯,基本上从未见过血,更不会想到后羿所住之处怎会有妖怪出现。

她只知道一点,第一,眼前的老爷爷快死了,第二,老爷爷拜托她将药丸给他女儿。

嫦娥就很自然的问道,“不知您女儿是谁?”

准提卡了一下,接着编,“翻过六座大山,在遥远的海之崖。”

说完,准提老头脑袋一歪,挂了。

嫦娥满脸茫然,六座大山?海之崖?那是哪里?

等晚上后羿巡逻回来,嫦娥就小心翼翼地问起,“你知道六座大山后是什么地方吗?”

后羿不疑有他,随口道,“六座大山之后就是大海,怎么想起那里了。”

嫦娥天真烂漫的道,“有个老爷爷托我去送东西。”

暗中躲藏的准提眼前一黑,完了,要失败了!

后羿蹙眉,“老爷爷?哪里来的?”

“就在那边林子里遇见的,托我去帮忙送东西。”

后羿一听是林子里遇到的,还以为是居住在附近的人族,就放下了戒心,同时又心生不满,“居然让你去那么远的地方送东西?”

嫦娥一愣,心中忐忑,“太远了就不去了。”

后羿心下满意,“你还是待在家里吧。”

——准提:咦?他居然没有追问下去?太好了!!

当晚嫦娥拿出那颗药丸,心下有些不安,明明答应了那老爷爷将这长生不老药送……恩?

长生不老药?

嫦娥抬起头,就着月光,将药丸举过头顶,仔细打量起来,这药丸能让人长生不老?

她的心砰砰跳了起来,若是她能长生不老,岂不可以一直陪着后羿了吗?

反正也不能送回去了,不如自己吃了……

就在嫦娥发呆之际,准提等的实在不耐烦了,他生怕再出什么变动,索性直接出手,堂堂圣人竟抬脚绊了一下嫦娥==

嫦娥一个踉跄,手指一松,那药丸竟直接落入口中!!

下一秒,嫦娥就觉浑身一松,身体开始轻飘飘的往天上飞,她大惊失色,连忙喊道,“救命!!快来救我!”

干完了坏事的准提撒花跑路了,留下后羿愤怒的咆哮和痛苦声。

那嫦娥不断飞啊飞,竟直接飞到了月亮上!!

帝俊知晓此事后大笑三声,狰狞道,“报应!绝对是报应!!后羿有本事将月亮射下来啊!”

“他不是能射吗?我看那后羿敢不敢来天庭找他老婆!!”

鉴于后羿杀金乌没多久,那嫦娥就被算计到月亮上,巫族们下意识的认为这绝对是妖族的手笔,再加上天机混淆,卜算之术变得迟钝起来,根本查不出谁才是真凶,那后羿心如刀绞,跑到帝江面前哭诉,祖巫们顿时都愤怒了。

自此巫妖二族的摩擦更加激烈,即便没有大规模开战,小范围内的拼杀却时常出现。

话说在那嫦娥贪婪之心升起的一瞬间,远在紫霄宫的罗睺和还在洪荒大陆上寻找后土部族的罗凤鸟瞬间就感知到了。

罗睺二话不说直接屏蔽了对所有人心魔的感知,即便他能凭借心魔增加修为,可如今他正和鸿钧在啪啪啪,灵与肉相通,不管是他还是鸿钧都几乎毫无隐藏的将自己展现给对方,这个时候若想隐瞒什么是不可能的。

既如此那还不如将一切都交给洪荒大陆上的自己去处理。

发现罗睺一瞬间的走神,鸿钧舔了舔身下人的脖子,“居然还有功夫走神?”

罗睺喘息了一下,一口咬住鸿钧的肩膀,慵懒的道,“唔,习惯了就没什么乐趣了。”

鸿钧先是眼睛一亮,罗睺都习惯了他的存在呢!后半句就让他抑郁了,什么叫做没乐趣了?

他冷笑,“那我让你尝点新乐趣如何?”

还不等罗睺反应过来,又有一双手缓缓扶上他的肩头==

罗睺一愣,下意识的回头看去,正看到一身黑衣的鸿钧冲他邪邪一笑,罗睺顿时瞪大了眼睛,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疯狂碾过==

等等!!这不是曾经被天道吞了的分口身吗?!怎么又出现了?!

黑衣鸿钧低低笑了起来,他抬手轻轻拂过罗睺光滑的背脊线,手指在尾椎处恶意的点了点,“洪荒天地多了六位圣人,足够我出来了。”

罗睺张大了嘴,满脸不可置信,感情天道还可以替换吗?

“当然出来的时间不长。”黑衣鸿钧的手指跳过罗睺的尾椎,在某个早就湿滑的地方俏皮的玩弄着,弄的罗睺浑身战栗起来,脚趾绷紧,全身泛起淡淡的潮红,他抬头狠狠的瞪了鸿钧一眼,哪想那黑色的眸子仿佛被水浸过,媚眼如丝。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