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原来我爱你——白头暮雪

文案:

夏凡在一次事故中醒来后,却发现自己莫名出现在了大学同学容华家里。

容华其人,生性淡漠与人疏离不善交际,却奇怪的和性格比较跳脱的夏凡成了很好的朋友,只是后来那件事,两人关系日渐变差,在容华大二出国后再无联系。

他怎么会在容华家里,明明那辆车撞向了他,为何他身体无异,全然没有被撞后的感觉。

却原来——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只鬼了。

一人一鬼慢慢相处中,他发现了容华心底的小秘密,而自己也变得越来越奇怪,有些事情开始不受控制。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凡容华 ┃ 配角:丁朵 ┃ 其它:重生主攻

第1章:原来我是一只鬼(⊙o⊙)

夏凡醒来的时候,外面正在下雨,淅淅沥沥的,空气中有着泥土的清香味。

屋子里装修很简洁,黑白色调,他就躺在客厅的地板上。

扶着脑袋晃晃悠悠的起来。

首先,这绝对不是他家,他肯定没来过这地方。

再就是,他明明记得自己被车撞了啊,还在空中翻了个跟头,飞出去老远,落地的时候能听到很响亮的砰的一声。

原地蹦了蹦,身体一切正常。

再一个左勾拳,一个右钩拳,左冲膝,侧踢。

嗯,动作依旧很灵活,毫无滞涩感。

撩起身上穿的白色T恤,是自己的身体没错,腹部有一年前跟一群小混混干架时留下的刀疤,心口位置依旧有一个歪歪扭扭的“雯”字刺青。

相信谁都有一个二逼的青春。

夏凡在那段二逼的青春里喜欢了一个叫苏雯的女孩,当时甜言蜜语海誓山盟,他脑子一热,干了一件二逼的事,亲手将一个“雯”字,以针蘸了墨水刻在心口上了。

刻得歪歪扭扭,苏雯那会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可没过多久,他刻在心上的那个女子就转投一富矮挫的怀抱了。

后来夏凡的二逼行为让他感情路上一只走的极其不顺利。

他还没来得及将那个字洗掉,就被车撞了。

他揉着一脑袋乱毛,着急搞不清楚状况。

这地是哪啊?他都被撞飞那么高了身体竟然没被撞出什么问题么?

艹!他暗骂一声。

这时候,传来了钥匙在锁孔中转动的声音,应该是屋主回来了吧。

门开了,屋主长着一张熟悉的脸。

修剪清清爽爽的头发,刘海略长,深邃的双眼皮,眸子狭长,鼻梁挺直,鼻头小巧精致,淡粉的唇,唇形美好,抿成小小一点,下巴又尖了许多,刀削成似得。

夏凡一直觉得容华这人好看的过分,一男人怎么就长了这么漂亮的一张脸。

所幸这张脸略有棱角,不若女性柔和的轮廓。这人眉毛长的极为英气,斜飞入鬓,否则出去真容易被认成女的。

容华进来反手将门关上,在玄关换了鞋,将手中拿着的黑色公文包随手扔在沙发上便向浴室走去。

好像是没看到夏凡这个人似的。

“喂!”夏凡喊了一声。

容华好似没听到般,头也没回,拉开浴室门,然后淅淅沥沥的水声响起。

擦!TMD,居然对老子视而不见。

夏凡由衷的不爽。

事实上,他很讨厌容华这个人。

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人的时候习惯侧着头,淡淡瞥一眼。

不只是如此,两人正式交恶是因为容华抢了他的女朋友。

在他与女友交往期间,向来带人冷漠疏离的容华居然转了性子般温柔起来,这种温柔更是体现在对着夏凡女友的时候。

起初以为是因着自己这个好哥们,所以容华才换了一种态度对待自己的女友,可当女友说分手吧,她深深爱上了夏凡的好哥们容华后,夏凡才发现尼玛容华这货策划已久横刀夺爱啊!

更令人生气的是,女友情人节那天表白居然被容华那狗东西当着很多人面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初恋总是美好的,尽管女友毫不留情的甩了他,但是夏凡这个时候仍然坚定不移的爱着她。

听闻这个消息,夏凡对此很愤怒,听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冲进宿舍很爽的给了容华一拳:“MD,你不喜欢就不喜欢,至于在那么多人面前拒绝她让她下不来台么?”

向来冷淡不屑于人争吵的容华第一次发怒:“怎么了?你心疼?你们不是分手了么?关你什么事?”

夏凡瞬间暴怒,暴躁的骂了声:“尼玛!”冲上去又是一拳,容华也出奇的愤怒,一脚踹了过去。

两人打了一架,把宿舍里其它人都惊呆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将两人拉开。

此后,虽在一个宿舍,两人一直处于敌对状态,交恶自此开始。

后来,容华索性搬出了宿舍在校外租房子独住。

再后来,校外有一男的狂追容华,闹得全校皆知,容华在某一日悄悄退学了,据说他去了国外一所有名的大学。

在同一间宿舍住了两年,居然不知道那人是个同性恋。

擦!真让人恶心,最恶心的是,既然是个死GAY,又为什么抢自己女朋友,操的什么心思啊!

其实仔细想想,容华这人还是不错的,成绩好不说,待人虽冷淡但也很礼貌,冷虽冷了点,但是平时室友向他借什么东西也都二话不说就借给了。

说来夏凡讨厌容华归根结底的原因就是容华比自己优秀,长得那么好看,一言一行都透着那么一股子吸引人的优雅的感觉。而且自己初恋的女生居然抛弃他选了容华那小白脸,还被容华很没面子的当众拒绝了,他对于容华,当时的确有些嫉妒的!

那个时候真是对容华恨之入骨了。

当然这些恨,现在基本淡的没有了,毕竟初恋女友一年前嫁人了,还有了一儿子。

昔日的美女如今身材臃肿如大妈。

最让夏凡厌恶容华的是,这人居然是个同性恋。

听说同性恋那个圈子很乱的,他们在性事上很随便,有很多都是艾滋感染者。

还有很多吸毒啊什么的,让他真心对这个群体没一点好感。

再想到平时优雅的容华也是那样的人,更让他感到恶心。

他无法想象容华脱光了衣服和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在床上翻滚的样子,那让他想吐。

他怎么在容华家里呢?

是不是容华这死同性恋看上他了使了什么手段把他弄来的?

他身上一寒,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朝着浴室大喊:“容华,你丫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先给我说个清楚。”

浴室里水声淅淅沥沥,容华并不理会他的咆哮。

MD!夏凡走向浴室,一脚就向门上踹去。

居然踹了个空,他重重的摔在容华脚下。

为什么?他感觉不到疼,感觉不到水的热度。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是怎么进来的?

他回头看去,浴室的门关的好好的。

麻利的爬起来,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在浴室的灯光下,只有容华一个人的影子。

而旁边水雾模糊的镜子里,也只有容华模模糊糊的裸体。

晴天霹雳啊!你妹的!!!

他试探的一拳向容华挥去。

拳头传过容华的脑袋,就像打到一团空气。

躺在旁边的浴缸里,他呆滞的看着容华洗澡,一边在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半天,终于得出一个结论。

他被车撞死了。

他现在是一只鬼。

他揉着一脑袋乱毛仰头怒吼:“你妹啊啊啊啊!!!!!!!”

“擦!嚎什么嚎啊你,吓姐一跳。”

他扭头看去,浴室墙角那伸进来一个长头发的脑袋,没错,只有一个脑袋。

接着又伸进来一只手,把遮住脸的头发往旁边拨了拨,露出一张清丽的瓜子脸。

那颗头转了转,大大的眼珠看向容华的裸体。

“嗷嗷嗷——极品小受啊!我擦!”那眼珠子瞪得老大,都快脱眶了。

随后,夏凡眼睁睁的看着这颗头往前一伸,脖子,肩膀,整个身子都从墙那儿穿了进来。

是一个娇小的女孩子,穿着白色睡裙,披散着长长的黑发,标准的影视剧女鬼形象,赤着脚,毛手毛脚的跳进那大大的双人浴缸里,对着呆滞的夏凡说:“哥们,往边上挪挪。”

夏凡目瞪口呆的看着一旁的女鬼絮絮叨叨:“尊素极品小受啊!肿么之前木发现呢。MD!看滴老娘要流鼻血了,嘤嘤嘤~~~~生活尊素太美好鸟~~”

夏凡判断,这女人死之前精神一定不正常。

念叨的都是啥呀啥呀!你妹的一句都听不懂。

“艹!RT居然是粉红色的!”一旁的女鬼面目狰狞握拳道。

夏凡呆滞的将目光落在容华胸前上,唔——果然是粉红色的,浸了水,愈发显得粉粉嫩嫩的——

擦擦擦!!!!

夏凡悲愤想,他怎么成了偷窥别人洗澡的变态男了,尼玛偷窥对象还是一同性,他那长啥颜色关他什么事啊。

利索的爬起身来,跨出浴缸,走到浴室门前,正想伸手将们拉开,想了想,视死如归般的闭上眼睛一头向门上撞去。

再睁开眼,哈—果然穿过门到了浴室外了。

反正已经死了变成鬼了,别人看不到他,夏凡在容华客厅里晃悠一会,向主卧而去。

容华那张双人床看起来好软好舒服啊。

果断跳上去打了几个滚。

他是鬼,并不能感觉到床的绵软舒适,床单依旧整洁,并不会有被他打滚而产生的褶皱。

夏凡想,我已经死了。突然有点难过。

他躺在那张床看着天花板上发了一会呆,转转头,看到床头柜上有一个精致的相框。

会是谁的照片?

容华的男朋友?

必需要看看,看看他男朋友长啥样子,满足一下好奇心。

他走过去才发现,照片上是他和容华。

准确的说是大一时的他和容华,都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裤,他面对镜头笑得很灿烂,容华也难得的神色柔和。

心下莫名的复杂难言。

他怎么还保留着这张照片,放进了精致的相框,就摆放在床头柜上。

“我说最近这没死过人你怎么会在这里,原来你和他是好基友啊!”

悠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声音有些飘渺,夏凡猛的回头,才发现刚才在容华浴室中见过的鬼小姐就在他身后。

“好基友你妹!”夏凡刚成为鬼,还不适应同类这种神出鬼没,被她吓了好一跳。

鬼小姐暧昧的笑了笑:“那就是你暗恋他!”

夏凡无语,这是一什么女人啊这,外星球来的吧!

他郁闷的摇摇头,穿过墙直接到了客厅。

第2章:想对你说对不起

容华已经洗好澡,穿着睡衣双眼呆滞无神的坐在沙发上,头发没吹干,贴着脸颊,顺着脸庞的弧度往下淌水,双眼被热气熏得微微发红,猛一看去像是哭了一般,倒把夏凡吓了一跳,认识他那么久,倒是没见他哭过呢。

他坐在容华旁边,一巴掌朝呆滞的人脸上扇去。

当然,他的手掌穿过荣华的脸颊,挥了个空。但他还是自动脑补了那一巴掌打在容华白净的面皮上“啪”的一声脆响。

早就想打这个混蛋了。

上次,也就是一个月前吧,在市里一家西餐厅见到容华,他身旁一个美艳的女子揽着他的胳膊,那小子明明看见了他,愣是微抬着下颌,神情冷艳高贵的当没看见与那女子有说有笑的正要出去。

看见那小子美人在旁,目中无人的样子夏凡就不爽啊,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装作不经一般肩膀微微一晃撞了过去。

容华右脚后撤半步稳住身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反倒是他身旁的女子开始嘀嘀咕咕说什么没礼貌撞了人不道歉之类的。

夏凡裂开嘴露出一个不甚优雅的笑:“呦……这不是华少么?真巧啊!”

容华淡淡的“嗯”了一声,转身朝那女子温和笑笑,推开旋转的玻璃门走了出去。

“嗯”你妹啊!!!夏凡还想着怎么对他冷嘲热讽一番来着,结果对方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就走了。

擦!到底谁没礼貌啊?

夏凡朝容华翻了个白眼,不过荣华看不见就是了。

鬼小姐在旁边叽叽喳喳的:“你为嘛要打他?”

夏凡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不说话。

“傻X了吧,你是新死的鬼,魂体尚不凝实,并不能触碰到阳间的东西。”

“你是怎么死的?”

夏凡依旧面无表情。

“哎——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讲讲你们的恋爱史呗?”

“擦!去你妹的恋爱史!!”夏凡终于炸毛:“老子怎么会喜欢这个变态!!!”

“艾玛……你终于缩话了。”鬼小姐很激动,自顾自的开始自我介绍:“我叫丁朵,这样子有半年了,嗯——22岁,还是青葱年华的女纸,汉纸你呢?”

夏凡面无表情:“你是生前一直就是大舌头呢还是死后没人跟你说话语言功能退化了?”

丁朵僵了僵,瞬间开始狂化:“尼玛呀,你是怪胎吧,你是不是从不网上聊天?”

夏凡:==

好吧!貌似他上网只会打打小游戏。

丁朵见他一言不发的默认了,惊奇道:“其实你是穿越来的吧!天生异象,九星连珠?月食?日食?被雷劈?”

夏凡:==

“不是呀?”丁朵接着又问:“其实是魂穿吧兄弟?被仇敌暗算眼一闭一睁就来到了21世纪对吧?然后对于这个科技发达的世界无所适从,茫茫然的时候,他——”丁朵转头,惨白的手指向坐在沙发上发呆的荣华一指:“他一直陪在你身边,教你慢慢适应这个世界,正当你情愫暗生的时候,你无意间知道了他就素上辈子杀你滴的仇敌,而他对你好也是想利用你神马的,于素你两就相爱相杀相爱相杀,然后你死在了他的算计之下,然后你死了之后他才发现他对你那森森的爱,此时已是追悔莫及……啪啦啪啦……”

脑补完后,丁朵捂脸:“嘤嘤嘤——尊素太虐了。”

夏凡呆滞的看着她终于开口问道:“其实你真的是精神病吧?”

丁朵:==

她感觉自己的心都碎成饺子馅了。

夏凡被她西子捧心状,目光哀怨瞅的鬼体发凉,忙岔开话题问道:“那个——你是怎么死的啊?”

丁朵突然面色惨白,她的左边脑袋突然快速的陷了下去,成了一个坑,红白之物呈放射状溅向四周,右眼珠也从眼眶中拖了出来,在脸颊上晃晃悠悠的,她的胳膊腿咔咔作响,扭曲成了奇异的形状。

夏凡瞪大眼睛,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半晌才反应过来,“妈呀!”大喊一声,向一旁的活人容华身上扑去,穿过容华的身体落在另一侧沙发上,哆哆嗦嗦拼命拿袖子擦额头。

刚才丁朵脑袋凹陷下去迸溅出鲜血脑浆时,他感觉有那么一滴溅在了额头上。

他颤抖着身子从容华身侧探出头去瞧丁朵,丁朵已恢复了之前正常的面貌,那些迸溅出来的鲜血脑浆也没有了。

“你的胆子也太小了吧?”丁朵嗤笑道:“有那么可怕吗?你现在不是跟我一样是鬼么?你怕个毛呀?”

夏凡一想:对呀!那一瞬间他都忘了自己也是鬼了。

都是鬼有什么可怕的啊,再说了自己还是一男鬼,丁朵是一女鬼。

于是也不哆嗦了。

一人两鬼都沉默着坐在沙发上。

半晌,丁朵皱着眉嘟囔道:“真木意思!太安静啦,一点基情都木有!”

她起身,回头对夏凡笑出两排大白牙:“不早了,我回家了,明天见。”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