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病,得治——凉暮

文案:

从前有个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个蛇精病,天天都暴躁。

“你再发出一点声音,信不信我分分钟咬死你?”

方漠轻轻往门口放了牌子“内有狂犬,勿靠近。”

于是乎,从前有个山,山上有个庙,庙里多个小助理,天天在顺毛。

“老板,你这是病,得治。”

“方漠,你给老子圆润的滚进来。”

又于是乎,从前有个山,山上有个庙,庙里狂犬陪助理,天天在睡觉。

霸道狂犬攻VS温润气质受

不喜欢请戳右上角小叉叉,文笔有限,勿喷。谢谢~~

挂着娱乐圈头衔卖着和娱乐圈没啥关系的腐。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娱乐圈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漠,陆离 ┃ 配角:连宇,陆忻凤,连志,詹姆斯, ┃ 其它:狂犬攻,气质受

第一章

幽雅的餐馆内,衣着光鲜得体的女士坐于包间内,只是与之不符的便是脸上已经花掉的妆,“小漠,看在我和你妈妈是好朋友的份上,能不能帮我这个忙。”50多岁的妇人,带着哭腔恳求着。

而坐此刻坐在陆忻凤对面的男人,修长的双腿交叠着,见陆忻凤哭了,便起身一脸温柔的递过去一张雪白的纸巾,男人面色如玉,俊朗的五官显得整个人格外清秀,混身上下散发着阳光的气息,“陆阿姨,你这么说就见外了,我自小很少见到爸爸,直到爸爸去世,妈妈辛苦把我带大,如果不是您的资助,我也不会有今天,忙我一定会帮,但是只承担他心理咨询这一块不行么?为什么偏偏要我去当他的助理呢?”

陆忻凤接过纸巾轻轻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陆离的生活并不是很规律,您不是也有营养师的资格证吗,而且,让他去医院看心理专科,一定会马上爆表,其实也都怪我,你也知道我的背景,并不是什么好人,我是独女,自小陆离就跟我的姓,他爸又走的早,一直也属于无人照看的状态,就这么散着。”陆忻凤看方漠拿出本子在记录着自己所说的话,就知道方漠这是答应了,便继续道,“我的黑道背景你也知道,自从陆离的爸爸去世后,我便一门心思的要为丈夫报仇,那时要不是有你妈妈这个好闺密陪着,我也许都要跟丈夫而去了,后来因为我父亲的突然离世导致帮里也是四分五裂,我当时分身乏术,当一切稳定下来后,陆离已经十岁了,而当我为丈夫报了仇,欢喜的告诉陆离的时候,他只哦了一声便回到自己的房间,那时我和他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了,再后来我尽可能的把帮派洗白,然后为他铺路,让他学喜欢的表演,让他做他喜欢做的事,但是我知道他并不快乐,不但不快乐,还日益的暴躁,现在我和他说不上三句话,他就会摔东西,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我问过其他心理医生,他们说,陆离有重度的狂躁抑郁症,但他却不肯去医院治疗。小漠,所以我……”

方漠又递去一张纸巾,然后将本子上的几个重点圈画了一下,“陆姨,撇开医生的天职不谈,这么些年要不是您的资助也许我都无法完成学业,这个忙我是一定会帮的,我尽可能的去接触他的世界,帮他治疗,但效果的好坏,我并不能预算。”说完便把本子收好,优雅的拿起杯子,白瓷的杯子衬托着方漠手上的皮肤更为白皙,喝过一口后将杯子放下,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你电话催的急,我也没带什么像样的礼物,这份礼物就当我就借花献佛吧。”

陆忻凤听到方漠答应,才全然放下心来,“你这孩子,人肯回来就好,还带什么礼物。”接过方漠手里的包装盒当着方漠的面打开。银色的盒子里装着一对精致的珍珠耳环,陆忻凤大方的拿出并且换下。

方漠点点头,“和我妈妈带起来是一样的。”

陆忻凤这才破涕为笑,自口袋里又拿出一张支票,“小漠,陆阿姨知道这些钱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这是阿姨的一点心意。”

方漠这才起身将支票推了回去,“陆阿姨,这些年你给我们家的帮助和金钱已经够多了,陆离的事,我会帮忙,至于工资,我会和他收取的。”之后便转身打算离开,“我现在就去陆离的公司,以后的事看情况再转告您。”

“好。”陆忻凤自口袋拿出一张名片,“拿着这个去找他,他最近的助理因为压力不干了,而这个人就是经常帮他介绍助理的,就说他介绍的,他就不会多问了。”

方漠欣然接过名片,“谢谢,告辞。”

走在车水马龙的路上,方漠按照地址步行去陆离的娱乐公司,根据资料以及平时陆阿姨打电话时一语带过,方漠心中拟订了几套方案,陆离幼时失了父亲,又常年的处在无母亲看管的环境,虽然有人照顾,但和同龄的孩子比,对感情的表达一定差了许多,方漠多少可以推测出为何陆离会毅然的学习表演,然后当演员,大概自小就知道母亲做的是见不得光的事,所以才想让自己暴露在所有镁光灯之下吧,就和所有叛逆期的孩子一样,父母越让做什么,就偏偏往相反的地方走,陆离有叛逆期但却没有和他叛逆的对象,他无论想做什么,都可以随着自己来,但是这种顺自己的心情并不是他所需要的,渐渐的他也就想逆着所有人,开始暴躁。方漠模拟着等下要见面时该如何开场才会给陆离留下好印象,不知不觉便到了星娱乐楼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推门而入。

与前台打了招呼,快步的进了电梯,来到顶楼电梯门开的一瞬间,便有一个东西自脸边滑过,方漠轻轻侧了下头躲过飞来的本子,并弯腰捡起,很厚的一打,翻了两页走出电梯,看样子应该是剧本。

“滚,你什么东西,一线?要不要我把你送前线去?我他吗演技不好是吗?那就另请高明。”砰的一声门被关上。

方漠看了看周围见怪不怪的众人,都是停顿了一下便又自己各忙各的了,走到还楞在办公室门口的男人身边,将剧本递给他。“是您的吗?”

男子似乎还在震惊中,看到剧本两秒后才反映过来,“啊,恩,谢谢。”然后慌忙的接过剧本,礼貌性的点了点头便转身快步跑开了。

方漠顺着百叶窗的缝隙往里面看去,只见一身材相当挺拔高大的男子,如困兽一般来回踱着步,时不时的耙着自己黝黑的头发,一脸的烦躁,而他对面的男子似乎和他解释着什么,他却根本不想听,转身走到翻倒在地上的椅子边,似乎这个姿势让人很不满,一脚踹过去,椅子滚了两圈翻靠在墙角,下方的滚动轮不堪重负的掉了下来,方漠一眼便认出,那是陆离,陆阿姨曾经拿过照片给他看,而且方漠也看过陆离演的电影,早先陆离是以歌手出道的,后来与星娱乐老板签了合同,也算是现在正红的艺人,不得不说,陆离的外表十分的抓人眼球,本人要比照片好看一些。方漠叹了口气转身走向一边,“小姐请问茶水间在哪里?”

温和的笑容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亲和力,“直走就到了。”

“谢谢。”方漠径直走开。突然看到对方手里拎着各种水果,微微一笑,“小姐,请问……”

第二章

陆离松了松自己的领带,深吸了一大口气,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这破本子老子愿意演已经给你好大的面子了,现在来个破编剧告诉我要换人?整我啊。”

连宇实在是拿陆离没办法,他是陆离的发小,也算是陆离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以陆离的脾气真是暴到没朋友,但连宇却一直倒贴般的跟着陆离,无论陆离怎么发脾气连宇都当作没看到,然后死皮赖脸的跟着陆离后屁股收拾烂摊子,而现在陆离又是他的摇钱树,他也习惯了陆离各种爆发的脾气,“真想让你的粉丝看看你现在爆龙的样子。”果不其然的看到陆离竖起了眉头,马上做投降状,“OK,OK,我会搞定的好吧,还有几部你可以随意选,OK?”

陆离往后一靠,“不接,找一线去啊。”

此时听到身后有声音,但声音很细微,也知道这个时候大家都不想惹到他,陆离平复了一下情绪,只见一双白皙的手伸过放在桌子上一个茶杯,陆离想也没想的顺手拿起,一口气就喝了下去,酸甜的味道,还有水果的清香,很香的水果茶,回过头则看到一张陌生的脸,“你是谁?”

方漠温和的笑了笑,“好喝么?”方漠看着陆离只是审视的看着自己并未有过激的说话方式,便知道这甜甜的水果茶弄对了,事实证明甜食的确会让人心情愉悦,话说还要感谢刚刚那位小姐的水果,因为血糖低所以随身携带的糖球也派上了用场。“我是您新的特助,负责你的生活起居以及日常的行程。”说着递出了方才陆忻凤给他的名片。

陆离只是看了看那个名片,就甩到一边,“反正也做不了多久,随便吧,连宇你处理吧,我要出去一趟。”说完看了看方漠转身离开。

自始至终方漠都保持得体的微笑,直到陆离离开,方漠才面向连宇,“你好,我叫方漠,需要个人简历吗?”之后便把之前准备好的个人简历递了过去。

连宇有趣的看着方漠,才低头看了看简历,“25?本人比较年轻啊,你是小华介绍来的?你一直在英国?国语说的不错。”

方漠点点头,“我父母都是中国人。”

如此不卑不亢的人不太像是来应征的,而且以他写的这些资料,完全没必要做这行,“你为什么要做陆离的助理?你要知道他的助理没有做超过2个月的。”

“算是朋友帮忙吧。我是陆阿姨委托照顾陆离一阵子的。”方漠并没有撒谎的意思,将手机递了过去,并且拨通了陆忻凤的电话。

连宇接过电话,说了几句便挂了,看着方漠“原来是这样,但是陆离对他妈妈还是很排斥的,所以……”

连宇的话还未说完,方漠接着道,“妈妈总不会去害孩子。”

连宇道是笑了起来,“呵呵,的确,好吧。”连宇以前只知道陆忻凤的存在,却很少见到她的面,也是最近几年,陆忻凤几次找他打听陆离的近况,他才发现原来陆忻凤也并不是狠心的人,起码年轻时不懂的,老了渐渐懂得了,只是陆离却不再是好哄的孩子了,对他们这对母子,他道是没什么好评价的。起码星娱乐每年拍的戏一但扑了,还有陆忻凤给抗着,而且一些资金不够的项目,陆忻凤也会以别人的名义让陆离带资进组。

连宇想了想便拿出一串钥匙,“这是陆离家的钥匙,这是他的地址,你们慢慢磨合吧,哦对了,这本是上一个助理安排好的时间表,你看一下,也借鉴一下,起码未来两周的行程都已经安排完了,陆离一向不喜欢人多,所以基本上他只有一名助理,而且还需要24小时陪着他,他出席任何活动,就算是跑到外太空去拍戏你也要跟着。你尽快的适应他的节奏吧,如果他骂起人来,你全当听不到就好了。”

“我会的,谢谢。”说完方漠点了点头拿过陆离家的钥匙和地址,以及那本行程表,“如果没有什么要交代那我先走了。”

“呵呵,没有了,这段话我都要会背了,每两个月就要重复一次,如果是陆阿姨让你来的,那多半你也能掌握很多他的事情了,我也就不需要多嘴了。”连宇看着方漠气定神闲温温和和的样子,突然觉得方漠像水,也许他真的能浇熄陆离那座大火山,陆忻凤也许找对了人,“你的月薪一月八千块,每月让陆离开给你就好,如果他忘了,你就来找我。”

“好的。”方漠和连宇互相握了手便,方漠便告辞离开了星娱乐。

“真奢侈啊。”方漠一边腹诽一边走来到这片别墅区,按着门牌号找了起来,出租车都不爱来的地方,离这里还很远就把他扔下车了,理由是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谁会打车,进来再出去就是空车,钱谁来付,方漠也是好脾气的下了车,然后就一路走了过来。

找对了门方漠很自然的拿出钥匙打开门,富丽堂皇啊富丽堂皇,惨绝人寰啊惨绝人寰。方漠扶额环视了一圈,哎吗,真委屈了这地方,几千万的别墅啊,让陆离住成狗窝都不如的地方,这到底是有多懒的人才会把这里弄成这样,难怪上一任不做了,每天跟着后屁股收拾,这破坏力真惊人。叹了一口气,这活真不是人接的,早知道就不要答应陆姨那么痛快,应该多找个保姆的。一路踩着垃圾过来,将衣服脱掉挂在一旁,挽起袖子开始收拾。

从里到外,方漠觉得他大概这25年来收拾房间东西的总和都没有今天这么大的活动量,终于看清房间面目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将地简单的擦了擦,围起围裙将冰箱门打开,还好,食物还算齐全,大概是陆离平时作息时间并不规律,冰箱里都是速食的东西,加上一些面包香肠牛奶之类的,有的牛奶甚至过了期,将冰箱简单打理一遍,搜刮了一些青菜和肉类,虽然一直在英国,但母亲经常做的菜还是中国菜所以自小方漠就不太喜欢吃西餐,简单的做了一顿饭,虽然不知道陆离什么时候回来,但是五点一直是他吃饭的时间,所以给自己做了些就上了桌。番茄炒蛋,龙井虾仁,白菜炒肉丝,玉米汤,都是凑齐冰箱材料做的,没办法冰箱里能用来加工的食材实在是不怎么多。

方漠才拿起筷子便听到门响,的确是门响,被人用力的从外头一脚踹开,砰的一声反弹回去,来人又用力的甩上,接着很自然的看到两只鞋飞了进来,一左一右的倒在刚刚擦好的地板上,然后就是衣服,被很粗暴的甩到了地板上。

“妈的,都是一群恶心的东西。”砰,一个花瓶也亲密的贴在了地板上,当然是碎了的。

“呃……”方漠也没想到陆离会这个时候回来,而且还是以这么粗暴的方式开场,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而看陆离僵住一秒的姿势,可见陆离也不知道对方在,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楞了几秒,还是方漠先反映过来,“抱,抱歉,不知道你现在回来,需要添饭吗?”忽略了又被搞的乱七八糟的房间,先问着。

陆离看着方漠带着围裙坐在那很是不满,虽然之前在公司也见过,但没想到居然来的这么快,一时有些意外,“你搞什么?来之前都不会先和我说吗?谁给你的钥匙?”直冲着方漠就走了过来。

“是连先生给我的,我想他能给我钥匙大概这里就可以出入吧,就来先熟悉下环境,打扫一下。”一点也没有受陆离脾气的影响,依旧把自己要说的说完,他又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火爆脾气的人,在心理诊所,经常可以见到,也跟着他的导师熟悉了不少这类人。不卑不亢是对付这类人最好的办法。“不能进的吗?那我很抱歉。”

先道了歉反而让陆离想骂都骂不下去,而且看方漠那和自己比还算瘦弱的身材,打也不是,骂也不是,转身看到桌子上的菜色不错,而且看样子对方还没吃,应该没沾到对方的口水,也就改变打算回房间的路线一屁股坐在餐桌旁,方漠也没计较对方的态度,起身为陆离盛了一碗饭,然后坐下,“我叫方漠,以后请多指教。”

第三章

也许是方漠的饭做的还不错,也许是方漠并不吵闹的个性,总之两个人的第一天相处除去刚见面时陆离单方面发火的事,相处还算不错,起码陆离没再开口骂人,吃过晚饭陆离看也没看方漠一眼,起身把自己塞在沙发里,就去看电视了,娱乐界永远有聊不完的八卦,换了几个台都是在讲一线天王宋启哲的新剧,也就没心思再看,转了个动画频道然后不动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