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死的一千种方法(穿越 包子)——菜叶好吃

文案:

老婆跟别人跑了的屌丝一气之下跳楼自杀了

没想到穿越到武林盟主的儿子上官乾清身上

现代怂货穿越成古代怂货

每天的工作就是自己作死之外被腹黑教主不断折磨

教主精力旺盛、热情、善妒,典型天蝎座

但天蝎座还有一个特点——占有欲极强……

受尽宠爱的孬种少爷VS对孬种少爷各种羡慕嫉妒恨的苦情腹黑教主

内容标签:生子 年下 欢喜冤家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上官乾清,霍正 ┃ 配角:上官哲,温莲,秦舒瑶,孟广之 ┃ 其它:生子,小白,穿越重生

01.主角与反派

斩月教门口,有一波人敲锣打鼓的过来找教主霍正,感激涕零的哭诉着斩月教教主霍正如何英勇的击退了山贼,如何把乡绅的闺女从恶霸的手中抢回来。

带头感谢的老人执拗的对霍正跪下,霍正赶紧去扶,并皱眉道:“您老这一跪真是折煞在下了。”

老人哭道:“若不是你,我那未出阁的小孙女就被恶人给霸占了,为了她的清誉,我跪多少次都值!”

霍正义正言辞的说道:“这都是我该做的,在下既然立足于江湖立足中原,就该以己之力去帮助有需要的人。您老快起来,否则我也同您一起跪着。”说着就作势要跪,但就是没让膝盖挨着地。

院子里,蹲在一旁挖蚂蚁洞的上官乾清哼哼道:“你倒是跪啊。”

霍正比上官乾清小两岁,跟上他一同长大,两人也算是总角之交。

霍正身材高大看起来更像是上官乾清的哥哥,他因为长年炼毒,头发雪白,眼眸颜色发灰,脖颈到胸前纹着苗疆族的图腾,看起来不像是个人倒像是个妖。他一身苗疆人打扮,手臂上的银饰随着他的动作哗啦啦的响。

霍正的斩月教不算是名门正派,因为身上有恐怖的图腾纹身,打扮也与中原人格格不入,按理来说谁见了都要避开。

但霍正气度不凡,像个大侠,平常施医救人行侠仗义,没人嫌弃他是外族人,反而会被他俊美的长相和温润的气质吸引。

反倒是长的干干净净的武林盟主之子上官乾清,江湖人都只用一句话来概括总结他——男不男女不女的纨绔子弟。

用上官乾清的话来说,“霍正长的比我更像我爹的儿子。”

斩月教的隔壁就是剑宗府,当今武林盟主上官哲的家,而著名的纨绔子弟上官乾清正是上官哲的独子。

包括上官哲的一众老友在内,不少人都感叹,如果霍正是上官哲的儿子该多好。

霍正是出了名的喜欢行侠仗义,饱读诗书,通情达理,是绝佳的正义之士。反看上官乾清,除了有着一副花皮囊摆着好看之外,没有一点用处。

霍正默默的看他一眼,然后朝众人爽朗一笑,朗声道:“既然有武林盟主之子上官乾清作个见证,今日我就跪老前辈,跪天跪地,跪中原豪杰,以后我斩月教以及霍正势必要为中原正义贡献一份微薄之力,不求任何回报,只图宣扬正义,发扬我教教义。若再有人周苦劳顿的跑来感谢,就是对我霍正太过客气!”

说完,他单膝跪地,朝着老人拜了一拜。

霍正这一拜,带着一分正义九分霸气,差点没把老人给吓的嗝屁。

老人缓过神儿来,瞪了眼上官乾清,然后笑眯眯的对霍正说道:“教主果然人中豪杰。不知教主……可有婚配?”

霍正上前扶着老人,默不作声的把人往府外送,并说道:“不曾。”

老人欣喜的说道:“那……你觉得我孙女可还配的上你?”

“多谢前辈好意,不过……梅小姐似乎对我那乾清哥哥更感兴趣。”

“唉,我孙女是当今天下第一美人,嫁给上官乾清那小兔崽子,俩人成天站一块儿一对比不就成天下第二了,这不成,面子上挂的住,名号上挂不住。找夫婿就得找霍教主这样的,有魄力有体格有担当的。我梅三晨虽然已经退出江湖多年,但好歹也是连任过四届武林盟主的,虽然自废武功,可秘籍还在。贤侄,你……好好考虑考虑?”

霍正为难道:“前辈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毕竟是终身大事,而且,我终究是苗疆人……”

“我知道,我知道。我从来就不分什么北方人南方人苗疆人还是胡蛮,是个好人就行。你好好考虑一下,不用现在回答我。”

上官乾清拿了个细长的东西戳到蚂蚁洞里,只剩下个柄,梅三晨怎么看都觉得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是什么。

上官乾清见他一直盯着自己手里的东西,问道:“你也想来掏蚂蚁洞?”

梅三晨说:“哼!”

上官乾清一愣,然后不乐意的大声道:“斩月教听名字就是邪教,你愿意把自己孙女嫁给邪教教主就算了,居然还对武林盟主的儿子说‘哼’?我可是武林盟主的儿子,你晓不晓得我是主角,他是反派大BOSS?”

梅三晨不屑的说道:“你还知道自己是武林盟主的儿子,整天不学无术不思上进,你看看人家霍正。作为你的长辈,我都替你觉得丢人!”

上官乾清想顶嘴,一旁的下人赶紧拽着他的衣角低声道:“少爷,梅前辈是老爷都要敬重的老人,您不能顶嘴,听着点儿就行了。”

上官乾清一大早的被盟主老爹派到邪教来“考察”,顺便向霍正同学学习,心情已经不爽到了极点。

下人这么一说,上官乾清火就上来了,低声咒骂道:“我都憋屈死了还不能说两句,你给我滚犊子!”

霍正冷声道:“说人话!”

上官乾清深吸一口气,对着下人正色道:“翻滚吧,牛宝宝!”

梅三晨当即就要抽了鞋甩到上官乾清的脸上,霍正挡在两人之间对上官乾清说道:“梅前辈是客人,你给我注意点。”

“什么没前辈,这不有前辈么。”上官乾清彻底生气了,不想掏蚂蚁洞了,随手把自己戳进蚂蚁洞里的工具拔出来扔在一边,大摇大摆的走了。

霍正皱眉道:“你去哪?”

上官乾清不爽的说道:“你管我去哪!”

霍正大喝一声:“站住!”

上官乾清:“站住就站住。”

霍正:“……”

方才上官乾清用来掏蚂蚁窝的工具刚一被拔出蚂蚁洞就闪出一道不寻常的寒光,梅三晨登时感到一阵肃杀之气。他推开霍正,弯腰在草丛里翻找。

“这是……!”梅三晨双手颤巍巍的捧起那个被上官乾清用来掏蚂蚁窝的长剑,竟然忍不住老泪纵横。

霍正只专于九节鞭,平常也只学习毒物一类,不了解中原的兵器,问道:“前辈,这剑……”

梅三晨激动的快要晕厥,霍正赶忙扶着他。

梅三晨激动的说道:“这是舒鸣啊,我找了将近二十年的舒鸣!想当初,我正是被它的主人所打败,一气之下才自废武功退出江湖,没想到啊没想到,今日却又在这里遇见……”

说着,梅三晨捂着心脏,眼看要翻白眼,凄怆的长天大啸:“舒鸣居然被小子用来掏蚂蚁窝,真是上天都在嘲讽我啊——!”

说完,梅三晨白眼一翻两腿一蹬,晕了过去。

有霍正在,梅三晨没到阳寿尽了的时候就还不会死。

不过霍正想,要是他告诉梅三晨舒鸣本来是被上官乾清用来烤串儿的,估计梅三晨立刻就归天了。

梅三晨气息奄奄的对霍正说:“霍教主,你,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上官乾清瞪大眼睛说道:“有前辈,话你可别乱说,他丫是真想杀了我!”

梅三晨眼看都要背过气,却还一下子跳起来,抽掉一只鞋子朝上官乾清砸过去,“我姓梅,梅花的梅!你再叫我有前辈试试!个臭小子,自己不学好还诬赖别人!霍教主杀你?天大的笑话!”

上官乾清还想再说什么,霍正扶着梅三晨,厉声对上官乾清说道:“时间不早,你该回去了。”

上官乾清哼了一声,拽五八万的就走,走到走廊尽头忽觉自己走错了方向,于是转身回来,经过霍正身边又重新哼了一声,大摇大摆的走了。

梅三晨看到他这个样子,又是感叹又是替武林盟主感到不平,“上官哲这么一个人物,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不争气的东西!”

霍正安抚道:“乾清哥哥生性不羁,前辈莫要气着自己。”

梅三晨怎么看霍正怎么觉得他是个英雄,感叹道:“若上官哲的儿子是你霍正……唉,或许是上官哲两手染了太多血,糟了报应。”

霍正没有接话,这种话也不能随意接。等送走了梅三晨,霍正直接去了隔壁剑宗府。

斩月教是苗疆的一个以制毒为主的教派,因受到巴蜀地区其他教派的排挤,上届斩月教教主就把帮派迁到了中原,机缘巧合之下就搬到了武林大派剑宗府的隔壁。

背靠大树好乘凉,斩月教就在中原逐渐的名声鹊起。

霍正的父亲在他还是孩童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他十岁就做了教主,所以虽然他年纪不大,但是很老成,更是不学无术的上官乾清要学习的对象。

剑宗府内,正在调戏丫鬟的上官乾清一看到霍正过来就赶紧进了自己屋子里躲着。霍正远远的瞧见了,嘴角勾起弧度,慢慢的踱步跟过去。

霍正是剑宗府的常客,甚至算是剑宗府的主人之一。

没有下人会拦着霍正,霍正要进去上官乾清的屋子甚至不用敲门,这是上官哲给他的权利。

上官乾清的屋子外,几个丫鬟用着各种借口来回的往返,就是为了看一眼霍正。自家主子早就看的腻歪了,倒是霍正,长的很合女孩子们的胃口,叫人看着就脸红。

霍正是江湖上出了名的喜欢行侠仗义济世救人,很多闺中女子都是听着霍正的英勇事迹,把他当偶像一般的崇拜。

在丫鬟们感叹别人家的主子都是优秀的,自己家的主子是奇葩的时候,却不知道自己主子真处在煎熬之中……

02.哦,我很难过

“我想死的时候你不让,我不想死了你又非让我死,你看着我委屈的小眼睛……哦,我很难过。”

上官乾清蹲在八仙桌上欲哭无泪。

八仙桌下爬了满地的蜘蛛蝎子,密密麻麻的,叫人看了就头皮发麻。还有几条竹叶青不时的在其中游走,上官乾清看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从容的坐在他身旁椅子上的是他的好邻居,江湖人的骄傲,女人们的偶像,同时也是史上最年轻的斩月教教主——霍正。

霍正看着上官哲,温柔的笑道:“乾清哥哥,你怎么个死法,可想好了?”霍正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一手攥起来嘎嗒嗒的响,吓得上官乾清一哆嗦。

霍正的嗓音低沉沉稳,说话总是不紧不慢,充满了亲和力,让人听了如沐春风,但这声音也带着一种莫名的威严。

上官乾清忍无可忍的带着哭腔道,“大哥,都跟你说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是真想死来着。我还挑了我们那儿最高的楼往下跳,哪知道一下就还穿越了。啊——西八,我还烦着呢。我媳妇跟人跑了我才自杀的,穿越到这儿我调戏妇女不成反被调戏,完了还得天天被你想着法儿的杀,我……”

外面有小厮敲了敲门,禀告道:“少爷,该吃饭了。温莲公子请霍正教主一同去。”

上官乾清一听到温莲这个名字就像是看到了希望,他赶紧说道:“快快,你干爹还等着咱们去吃饭,你,你把这些东西收收,这些东西泡酒肯定好,但这么多看着头皮发麻。”

“不急,”霍正温文的一笑,柔声说道,“按你所说,你也不是第一次死了。既然熟门熟路,就劳烦你赶快去死一死。好么。”

霍正笑得温柔,诚恳的说出“好么”的时候,上官乾清不由的抖了抖。

一开始,真正的上官乾清因为被流氓调戏,一怒之下跳进了河里。捞上来的时候就奄奄一息,等醒过来的时候更是变了一个人。

穿越过来的上官乾清脑子里有的记忆就是,当时自己只是在河边捧了一捧水使劲的洗被流氓亲了一口的脸颊,而这时,身后的人却踹了自己一脚,把自己踹进了河里。

而踹了上官乾清一脚的这个人居然就是霍正。

刚来这儿的时候,上官乾清想,既然人家想让我死,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再死一死好了。

于是上官乾清笑开始还呵呵的对霍正说:“想让我死么,没问题。想怎么来,上吊割腕或者跳楼,还是你有药?”

霍正挑眉看着他,半晌,担忧的说道:“乾清哥哥掉到河里后怕是伤了脑子,弟弟改日再来看你。”

霍正还没出门,上官乾清挣扎着从床上滚下来滚到霍正身旁,抱着他的大腿嚎啕道:“英雄!我媳妇跟人跑了我真觉得没啥活头了,活受罪活受罪,我就是在受罪!我看你气质不凡面容英俊,我看咱俩有缘,不如你给我个痛快的。这叫买一送一,我死了连带着这什么上官乾清也死了,很划算的,双十一天猫都没这价钱!”

霍正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什么双十一,什么天猫……莫非,这上官乾清是遇见了仙人不成?想及此,霍正心里一怔。

苗疆人比中原人更信鬼神之说,霍正老早就听说中原人的神明法力无边,心想着莫非上官乾清真是被仙人所救。

霍正皱眉问道:“你说的天猫可是月圆后吃掉半边月亮的那个?”

上官乾清松开霍正,鄙视道:“以为你是英雄没成想你还是个文盲,吃月亮的那是猫么,那是狗,天狗好么……我擦他妈妈爸爸的,这都扯哪了。你到底是杀还是不杀,不杀我就自杀了。”

“你倒是如何自杀?”

上官乾清观察了一下环境,霍正还盘算着上官乾清是不是在装疯卖傻的时候,上官乾清居然猛的冲向柱子,一头撞了上去,登时鲜血直流。

这动静太大,惊动了下人,上官乾清没死成,却头疼了一整个月。

霍正终于忍不住,劝道:“不如你再撞一次,这次我在柱子上刮出一个倒刺,刺上涂上连上官盟主都鉴定不出的‘含笑’。虽然你百毒不侵,但是‘含笑’得直接进入你的头颅内还是能起到安神的作用。所以得等这刺刺中你眉心,药会立刻渗入你的脑子里,让你在美梦中死掉。”

上官乾清立刻道:“不行,这种死法技术含量不确定,还要求一定的精准度,一次撞不死我得疼一个月,太难搞了。有没有缓和一点的,温柔一点的,对技术要求不是那么高的,毕竟我不是专业的。”

“上吊?”

“不成,上吊死的太难看,舌头吐老长,恶心。”

“若是毒药,上官盟主必然会让我来解,不说你百毒不侵,谁都知道这世上没有我解不了的毒。”

“那……哎呀呀,嘶……我头疼。算了,从长计议。我不急。”

霍正一笑:“我急。”

“你急个毛线。”上官乾清捂着脑门儿嘟囔道,“多大仇啊,非要人家儿子赶紧死。”

霍正摇摇头,“无冤无仇。”

“那你……”

霍正坐在上官乾清床边,含情脉脉的给上官乾清盖好被子,嗓音低沉的在他耳边说道:“哥哥好好歇息,养足了精神好慢慢的去死。”说完还满眼笑意的揉揉上官乾清的伤口,弄的上官乾清疼的直叫唤。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