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三)——非天夜翔

62.郑州

陈真想了想,说:“沙漏你用不了,需要周宛媛协助你。”

项诚说:“灵气锁,开一次灵气锁,能让我用一段时间。”

“你要沙漏做什么?”陈真说:“周老师确实答应过,谁带组织部,就打开灵气锁,借给部长使用,现在还没交给我。如果能要到,借给你们无妨。”

“现在就去借。”项诚说,“我考虑帮你这个忙。”

陈真只得把自助机再插上,写了张条子,交给项诚,说:“你去找周老师,在这种时候,你说话比我说话管用。”

项诚拿到条子,起身走了。

迟小多翻自助机看,朝陈真问:“曹斌和可达不是在部门内上班么?”

“曹斌革职查办了。”陈真答道,“领了个二级证。可达怕被逼婚,申请出去留职游历,一直没批,刚刚被你放跑了。”

迟小多嘴角抽搐,陈真又说:“你有什么计划?”

迟小多耸耸肩,说:“跟着项诚走吧。”

项诚回来了,拿着一个小布包,里面是那个沙漏,迟小多好奇地打开看了一眼,见沙漏底部有一个特别的符印,发出淡淡的金光,心想这应当就是传说中的灵气锁了。大多数威力强大的法宝都是认主的,但是只要主人给它施加一个法印,能暂时瞒过法宝,令从法印中流过的气息,被法宝误认为是主人在操作。

当然,次数也是有限制的。

“那就这样。”陈真说,“写个收条,只能借给你三个月,而且只能使用一次,相信你会妥善使用的。”

项诚写了收条,陈真递给他报告,说:“你看一下内容,我会联络当地刑警协助你。”

项诚把报告收了,过去和迟小多看自助机,陈真又说:“这个给你,小多,是驱委发的考试补贴。还有,你今年考了第一名,有一笔奖金,是商店街里的代金券,一共两万。”

迟小多心花怒放,接过信封,里面是二十张一千的消费券,还有一摞现金。

项诚:“我呢?”

“体力劳动者不是人。”陈真答道,“没有。”

项诚:“……”

“我也没有呢。”陈真说。

项诚只好作罢,在自助机前登录,选了任务。

“我想接这个任务。”项诚朝迟小多说,“可以吗?”

“当然。”迟小多说,“我其实没关系,跟着你就行。”

任务地点:【河南省郑州、开封等地。】

任务内容:【调查潜伏在民间的一只妖怪,为驱委提供有关天魔种以及图腾的线索。具体内容洽组织部报告。】

迟小多:“!!!”

天魔种!

正是迟小多需要搜集的东西,项诚看了一眼,便退出登录,说:“回去再研究。”

陈真说:“有困难随时找组织。”

项诚嗯了声,迟小多说:“小朗他……”

“他在做一个法宝方面的研究。”陈真说,“想进信息部,帮组织的忙,可能这几天没空,你要离开前和他单独约时间吧。”

“行。”迟小多答道。

两人下了二楼,迟小多先去办事窗口,把自己的本子拿出去给办事员扫描,对方说:“哟,你搜集到的内容可不少啊。”

“还行吧。”迟小多觉得自己的词条根本不多。

“你确定全部给出来?”办事员问。

“当然。”迟小多奇怪地问,“有什么问题吗?”

办事员说:“在这里稍等一下。”

“为什么要保留?”迟小多朝项诚问。

“有些人觉得这些是不传之秘。”项诚答道。

迟小多说:“对喔,好像你也从来不朝组织交这些。”

“我只是懒。”项诚随口道,“不想写字。”

迟小多笑着说:“为了世界和平嘛,不应该藏私,不过以后你可以朝我口述,由我来记录好了。”

项诚一手搭在迟小多的肩上,警惕地防备着随时有人过来抱迟小多的大腿,请求挂靠顺便出任务。不过也许过个几年,等降妖师多了,情况会有所好转。

“好了。”办事员递出来,说,“你的信息录入经过考核,绩点是四百四十点,这里有四张一百的代金券,可以在楼下花。”

太好了!居然还有代金券!这实在太适合自己了,迟小多千恩万谢,接过本子,两人下商店街去。迟小多拿着一张单子,开始shopping。地下商店街也改头换面了,变成所有铺子集合在广场内的集合杂货超市,货架上放满了一叠叠的符箓、画符用的朱砂盒、做照妖镜用的镜子、甚至有放在冻柜里的妖怪内丹和眼珠子……

迟小多买了个鸟嘴,放在嘴巴前一开一合。

“这个可以做个抓妖怪用的勾。”迟小多说。

项诚笑了起来,他也是第一次接触降妖师的世界,光怪陆离的材料,就像一个新世界。

“你以前没做过法宝吗?”迟小多说,“这种蛇的筋……嗯……”

保鲜盒里放着几条筋,迟小多偷瞥项诚,觉得他可能会不喜欢,就决定还是不要了。

“你要吗?”项诚问,“要就买,我还有钱。”

“你看到蛇制品会不舒服吗?”迟小多问,“譬如蛇皮钱包什么的。”

“当然不会。”项诚奇怪地说。

那就好。

这个筋可以拿回去,做一种弩的弦。喔这里还有个极寒之地,蟹妖的钳,怎么用呢?不管了,先买下来再说,以及一卷吞水兽的鬃毛。

还有桃木、乌木和花梨木,花梨木只要一点点就要一万多,迟小多不敢买,买了很小的两截乌木,可以做两个印章。

地下居然还有生活超市,少部分日用品可以用代金券买,于是迟小多买了点菜,和妖怪的钳子一类放在一起,项诚买了符箓和金光铁去结账,出去推自行车,两人一人戴着一个耳机,后座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迟小多趴在车把上,刷着手机。

“在找什么?”项诚问。

“买机票。”迟小多说,“不是要去郑州吗?”

“坐飞机?”项诚的表情有点不对。

“嗯。”

“会掉下来吗?”项诚问,“万一堕机怎么办。”

迟小多:“……”

迟小多解释了一下,那个字不能用堕,然后保证没问题,项诚才半信半疑地信了,但是还是有点紧张。

要离开北京了,迟小多给陈朗发了个短信,陈朗最近似乎非常忙,回道,周日下午来找他。

迟小多想找朋友们告别,然而周宛媛和可达的手机都关机,曹斌也不知道去哪了,陈真太忙没空,只得约他们回来了再聚。

周日中午的飞机,陈朗一直没来,项诚大包小包地收拾了东西,把生活用品塞进编织袋里,这是驱委临时帮他们租的房子,准备转给下一任住客,迟小多便把带不上飞机的都留给了下一位,两人挤地铁去机场。

“我都想好了。”迟小多说,“你看,这里是我们的生活费。”

“这么多?”项诚诧异地看。

迟小多说:“我把咱俩的存款都买了理财产品,这样一个月至少有三千可以花用,就不缺钱了。”

“你太贤惠了。”项诚说,“什么都不做,就能有钱?为什么?”

“呃……”迟小多说,“类似于利息,你当成利息就行了。”

项诚对经济学本来就不太明白,就连存在银行里,为什么银行不朝人收保管费而是会倒找储户钱都理不清楚,在他的印象里,一摞一摞的钱进了银行以后,就会放在银行的箱子里的。

迟小多十分好笑,解释了很久,项诚才点了点头。

到得机场,还有两个小时登机,项诚又开始紧张,看这看那,托运行李的时候安检机一响,项诚就恐怕被盘问,一脸通缉犯的戒备表情。

迟小多也有点怕万一什么法宝触发了警报就完蛋了,还好最后只是洗发水。

“为什么我们站的地方有毯子?”项诚又问。

“因为你是拯救世界的大英雄!”迟小多说,“他们特地铺着地毯欢迎你。”

项诚:“……”

“感谢两位搭乘我们的飞机。”对方说。

项诚和迟小多拿着登机牌出来,项诚又说:“太热情了,有点不怀好意。”

迟小多:“……”

迟小多说:“因为你是拯救世界的大英雄啊。”

项诚笑了起来。

迟小多走到安检前,项诚已经要进去了,迟小多突然心里一动,转头看。

陈朗踉踉跄跄地跑过来,迟小多大叫一声,冲过去,和他抱在一起。

【我在整理资料。】陈朗说,【刚把你的分类录入完,我来晚了。】

【我好想你啊!】迟小多在他的板上写,【你要好好生活!】

【你们要好好在一起。】陈朗又写道。

迟小多拉着陈朗的手,忽然间陈朗在他的手心写:【项诚、巴蛇。】

迟小多:???

陈朗:【一切小心。】

迟小多表情变了,还来不及说,陈朗就在他的手臂上写:【帮助项诚战胜黑暗。】

陈真过来,拍拍他俩。

还有半小时,迟小多和陈朗依依不舍地分离,陈朗点点头,又写:【一定会没事的。注意保护好时间沙漏。】

【好的。】迟小多突然得到了这个消息,但是想想,可能陈朗只是因为关心他才这么说的。

“再见。”陈真说,“期待和你们再次相聚。”

迟小多又和陈真拥抱,陈真拍怕他的背,说:“去吧,别让项诚等太久。”

迟小多看到项诚在安检后收拾东西,便朝他们再次挥手,走了。

两人各背着一个包,进了候机厅。

机场外,陈真路过另一个安检口,突然发现了某个人的身影。

“格根托如勒——”

可达瞬间闪了进去,朝陈真扮了个鬼脸。

陈真要追进去,却被拦在外头,拿可达没办法。

陈朗:【?】

【算了,走吧。】陈真朝陈朗说。

两人离开安检,看到戴着gucci墨镜,拖着个prada行李箱,围着爱马仕丝巾的周宛媛,意气风发地走进来。

“哎,怎么没人接待老娘?”周宛媛去掉心头大石,总算不会被逼婚了,简直是心花怒放,刚托运好行李,一转身,看见陈真面无表情地站着,瞬间转过头去,在值机柜台飞快螃蟹状挪移,横着插入了经济舱队伍里。

“我已经看见你了,周宛媛。”陈真道,“别跑!”

“大家帮个忙!”周宛媛摘下墨镜喊道,“大爷大妈行行好啊!帮我拦住我前夫!我不想再看他下跪了!让我离开这个伤心地吧!”

周宛媛制造了一起八卦性质的骚乱,恨不得能让陈朗开口叫声“妈”,陈真马上道:“别听她胡扯……”

然而周宛媛已经跑得飞快,消失了。

头等舱候机室,项诚和迟小多大吃大嚼,不亦乐乎。

可达“哈哈哈”地走过来,拍拍迟小多的肩膀,说:“终于不用被逼婚啦,哎呀!这次可是多亏了你。”

“可达!”迟小多热泪盈眶,和他抱在一起。项诚面无表情地揪着可达的衣领,把他拖到一边去,塞给他一大包薯片。

迟小多:“你也去郑州吗?”

可达一拍大腿,脸上乐开花。

“照啊!类类类……”可达摇头晃脑,唱道,“大王派我来巡山,类类类——”

“一个任务吗?”迟小多问。

可达拿出报告,说:“调查一个公交车失踪案,你们呢?”

“好多郑州的案子喔。”迟小多说,“不过我们还有开封。”

“还有十分钟。”可达说,“太好了,他乡遇故知,真是巧啊,又能抱项大仙的大腿了,我去上个厕所,等我。”

可达去上洗手间,迟小多和项诚靠在一起,一人一边耳机,用手机看电影。

“哎呀——哈哈哈哈哈——”周宛媛响亮的笑声,“真巧啊哎呀,世界真小啊哎呀——”

迟小多看了周宛媛一眼,项诚正在喝水,当即一口水噗了出来。

“你也去郑州吗?”迟小多问。

“老娘去洛阳。”周宛媛不可一世地说,“大王派我来巡山——呀,终于摆脱那只冻鸡侠,多谢你了迟妹妹……”

迟小多:“……”

周宛媛笑得犹如花儿一样妩媚,可达上完厕所,说:“快快快,上飞机了……”

周宛媛和可达打了个照面,两人的笑容都僵在脸上。

上了飞机,项诚让迟小多坐窗边,空姐给他们端水,项诚忙说谢谢。

“换个位置好吗?”周宛媛说。

可达和周宛媛坐在一起。

迟小多回头看了眼,又询问地看项诚。

项诚:“换吧。”

于是迟小多与项诚起身,和可达与周宛媛换了个位置,结果周宛媛和可达还是坐在一起。

可达做了个手势,小心翼翼地说:“我是说,分开换一下……”

项诚说:“不行。”

飞机起飞,迟小多趴在椅背上朝后望。

“你们就不能把话说开吗?”迟小多说,“好尴尬啊。”

周宛媛说:“可达,你是个好人,但是我是绝对不会嫁给你的。”

可达点点头,说:“宛媛妹子,我也一定不会娶你的。”

迟小多说:“那不就行了?”

周宛媛一手扶额,彻底没脾气了。

一小时后,飞机降落在郑州机场,周宛媛和他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去洛阳。

“终于……”可达吁了口气。

“还会有后续的。”迟小多面无表情道。

“嗯。”项诚说。

可达:“不要乌鸦嘴行吗!”

迟小多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充满了好奇心,可达热烈招呼他们去住朋友家,被项诚无情地拒绝了,让他不要当电灯泡。当天傍晚,两人先找了个金水区的房产中介,预备租房。项诚特别提出不合租,要有暖气,不能四面漏风的。

看了两个地方,最后项诚对一个安静小区里的两室一厅很满意,据说早上楼下还有鸡蛋摊饼和胡辣汤,迟小多也非常满意,租金两千八,稍微贵了点,花园却很舒服。

迟小多取款出来,给中介数钱,一叠一叠地数出去,数了三个月外带两千押金,不由得有点心疼。

“你确定咱们能住这么久吗?”迟小多问。

项诚答道:“能早点办完事当然好,就当来旅游了。”

迟小多一想也是,还没在北方过过冬,听到会下雪,还挺期待的,就是一下出去近万。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