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风怎么突然变了(快穿)+番外——炸牛奶

文案:

陆澄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喜当爹了,还是男主的爹……

可惜据他所知,此人应该已经升天了/(ㄒoㄒ)/~~

穿越不同的平行世界,不是男主,也是男配,再次……也是个路人甲,怎么这回画风突然变了?!

这是一个一遇某忠犬就炸毛的正直(大雾)好青年,穿梭在各种平行世界,顺道被某忠犬调戏的故事。

攻宠受,某忠犬有精分属性,双c,1vs1,傻白甜,主受

会有金手指,也许是金大腿o(≧v≦)o~~

最后感谢西瓜君的封面~阿里嘎多!

第一卷:养成男主篇(又名:儿子你怎么能这样坑爹)

第二卷:挽回古言世界(又名:忠犬追夫记)

第三卷:未来世界ABO(又名:拯救渣攻手中的痴情受;亲爱的,你画风怎么变了?)

第四卷:现代都市异能(又名:论诱受的自我养成)

第五卷:吸血鬼世界(又名:弟弟是蛇精病)

第六卷:现实世界(又名:作为经纪人的职业素养)

作者君愉快的写文,各位童鞋愉快的看文吧!

可能会有雷点,作者君会尽量避免.如果有天雷出现,请一定提醒作者君.

同时,作者君对于十分中肯的意见一定会认真听取.

另外,恶意中伤请自重.

内容标签:快穿 甜文 天作之和 系统

主角:陆澄,纪岑 ┃ 配角:好多…… ┃ 其它:系统君曰:强烈要求增加戏份!!

第一卷:养成男主篇

charter 1

陆澄是被冻醒的,一睁眼看到的不是以往熟悉的天花板,而是墓碑上的遗照,饶是此人笑的再温润如玉,他还是感到后背有些发凉。

而作为一个有着良好职业操守的员工,他镇定下来呼叫系统,“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一阵类似于常年失修的电子仪器启动声在耳边响起,“宿主您好,'陆澄的系统'为您服务,请选择是否更改系统姓名?”

陆澄一怔,随即感到脑部一阵剧烈的疼痛,自己并非头一回执行任务,为何会匹配一个新的系统。

系统许久未感应到陆澄的回答,便再次询问道,“请选择是否更改系统姓名?”

陆澄定了定心神说道,“确认更改,系统姓名重新录入为纪岑。”

纪岑?自己怎么会习惯性地说出这个名字……还未深想,便听到系统地提示音,“宿主选择姓名不可用,经主脑扫描发现此姓名已录入,请选择其他姓名。”

听到系统的回答,陆澄心里已隐隐有了一个猜测,便询问道,“主脑又受到平行空间崩坏的影响了么?”

“系统正在查询宿主的问题,请稍后。”

陆澄趁着系统查询的空档,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当务之急还是先离开墓地比较重要。

心下一叹,总感觉自己的反射弧长了不少,难道这也是平行空间崩坏的后遗症。算了,多想无益,陆澄揉了揉太阳穴,对着墓碑鞠了一躬,才缓缓向墓园外走去。

出了墓园,便看到一辆悍马停在路边,陆澄下意识摸了摸兜,然后心道果然如此。之后也没有犹豫,迅速的上车打开空调,过了会,才感觉身上渐渐回暖。

陆澄正看着他找到的这次任务原主的一些证件,姓名陆澄,看来主脑没有彻底崩溃,起码把他传送到同名同姓的人身上。出生日期……陆澄看了一眼刚翻出来的手机,上面显示XX年,这次的人物角色年龄23岁。

又看了看车里其他物品,竟然有一盒已经拆开的杜蕾斯……还有润滑剂……陆澄默了。

系统平板的声调打断了陆澄的思绪,“根据主脑的回复,在宿主投放此世界之前的确出现了部分平行世界崩坏的情况,正因如此,造成此次投放地点出现细微的差错。”

陆澄觉得他感受到了主脑深深的恶意,细微的差错……从以往的卧室直接变成郊外墓地还真的不同寻常的体验。

系统接着说道,“而匹配新的系统同样是因为这个原因,宿主原先匹配的系统由于空间波动已损坏,请宿主重新选择系统姓名。”

陆澄想了想,“命名为阿岑。”

不知为何,总觉得自己对这个名字很熟悉,难道是以前任务中遇到过的人?

还没来及细想,系统的提示音在脑中响起,“系统确认,更改名称为阿岑。现在将平行世界相关信息传送给宿主,请接收。”

陆澄理了理脑中接收的资料,默认了自己这次成了虽有实力但感情方面被定义为人渣的事实。

原主信息,陆澄,男,23岁,陆氏集团董事长陆展独子,天皇娱乐创始人之一。前恋人贺衍,五年前因事故抢救无效死亡。随后被母亲强迫与夏氏独女夏潋联姻,两人已有一子陆琼,现年两岁,此子系为平行世界男主。

陆澄之所以觉得原主是渣,因为原主在贺衍死后先是因母亲病重,被逼无奈答应了母亲找个女人好好过日子的要求,与夏潋结了婚。这也就算了,夏潋也是个拜金女加联姻工具,二人各有所图,装装样子的事。可孩子都有了,他又在外边包了一个和贺衍长得很像的男明星,美其名曰的真爱又回来了,和对方厮混,陆琼这个儿子好像压根不是自己的,一点都不上心。

最后还是在贺衍的忌日,死在贺衍的墓前,也就是陆澄穿过来的地方。陆澄扶额,你真这么爱贺衍,年年忘不了,何必包个长的相像的人,典型的逃避现实,毫无责任心。

而同样男主的故事很曲折,先是幼时父亲过世,父母本来打算好的离婚也不了了之。接着没到一年祖父也随之而去,留下庞大的遗产,好在成年之前一直有可信任的人打理。之后母亲没过多久就改嫁他人,虽然自己母亲没有贪图自己儿子财产的想法,但耐不住其他有心人的打算。

不过男主之所以称之谓男主,便是拥有金大腿的利器,虽然过程挫折,但随着年龄逐渐长大,男主无师自通,看清了周围一群伪善的人的嘴脸,自己奋发向上,努力学习如何管理庞大的企业。可是身边有祖父留下的人帮衬,但人渣太多,都想来分一杯羹,不停地给男主制造危机,每一回危机虽然在男主不断的努力下都安然度过,但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还是给男主的身体遭到巨大的消耗,成了体弱多病的典型。最后陆氏集团的大权即便在握,但是身体状况依旧让人担忧。

事实也的确如此,三十出头便查出了胃癌晚期,即便使用护命素,还是没有挽回男主长期压力过大已经消耗过度的身体,平行世界由此崩坏。

本次任务就是,将男主培养成为合格的下一代继承人,挽回平行世界因男主年轻时过劳而早殇的结局,从而恢复平行世界正常规律。

陆澄了解完所有信息,便想到昨天是贺衍的忌日,那今天就是原先离婚没离成,陆琼一切遭遇的开始,当务之急就是先解决这个问题。

顺着记忆,陆澄直接开着车去了律师事务所。

charter 2

原主本来打算一早联系天皇的好友李青直接做他的律师,却是没料到凌晨意外死亡,婚没离成,陆琼自然跟着他妈过。而陆澄现在就是要和夏潋协议,争取到陆琼的抚养权。有了系统这个作弊器,他有把握拿到他想要的。

陆澄开着车,却是又想到陆琼上一世的情况,不得不说夏潋的漠视造成了陆琼上一世封闭的性格,若是陆展在还好,结果陆澄的死直接让老爷子打击太大,没熬过一年也去了。拥有庞大的遗产,陆琼简直就是待宰的羔羊,夏潋虽然没动手脚,但周围的人心术不正,陆琼最终过劳患病也是有潜在的导火索的。

陆澄推开门时,夏潋和他的律师已经坐在了沙发上,看样子来了一有一段时间,见陆澄出现,便开门见山的说道,“陆澄,我也不多要,陆氏的股份给我10%,咱们就把离婚协议签了,好聚好散。”

陆澄莞尔,摆出一副渣男的嘴脸说道,“夏潋,你倒是胃口不小,陆氏股份的10%?你要是不想离婚就直说,我还没傻到用10%的股份换那一张纸。”

夏潋气急,刚准备开口却被一旁的律师打断,“陆先生,您在婚内多次出轨,对夏女士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并且您在家庭生活中对妻子和儿子长期使用冷暴力。如果您不协议离婚,那么法院也会给我当事人一个合理的解释。”

陆澄笑了笑,若是原主,手头什么证据都没有,恐怕就此妥协了,可他不是,他手上现在有阿岑在主脑中调取的夏潋出轨证据。夏潋见陆澄许久没开口,还以为他要妥协,便对着身边的人柔柔一笑,正好被陆澄看了个正着,便开口说道,“夏潋,咱两还没离婚,你就和这小青年眉来眼去的,半斤对八两,谁都不讨好,你早一个月前就和旁边这位不清不楚的,还好意思说我出轨。”陆澄从兜里掏出一沓相片摔了过去,把破罐子破摔发挥到了极致。

夏潋看到桌上的照片脸色可谓五彩斑斓,旁边的小律师如果不看他攥得发白的拳头还算镇定,两人的心里恐怕已经动摇了。转瞬,陆澄摆出一副苦口婆心的姿态说道,“夏潋,咱两结婚也不少年了,我出轨是我渣,对不起你,可你平时不也不爱搭理我么。再说这么些年陆家给你的零用钱少说也有这个数,这些钱我都不要了,你用这些钱买的东西都归你。我呢,再给你3%的天皇股份,你能找来这么多关于我出轨的证据,自然没少调查我,也应该知道3%的天皇股份能带给你多少好处。不过陆琼的抚养权归陆家,你一个女的,年龄又不是很大,加上你夏氏独女的身份,肯定还会再嫁,我们陆家的种就不用你多费心了。”

说完陆澄也没问夏潋的想法,在一旁悠悠的喝着茶,刚刚说到陆琼的抚养权,陆澄决定拿陆家说话,明面如此,暗里施压。

夏潋还有些犹豫不决,一旁的律师却对着夏潋点了点头,夏潋出轨这事若是真放到法庭上去,陆澄没事,夏潋没事,他恐怕就是前程尽毁了,当务之急还是见好就收。

双方口头约定好,陆澄表示下午便会让自己的律师准备好相关证明和协议,也算是好聚好散。

拨了个电话给李青,让他帮忙处理相关事宜,便在对方的八卦声中挂了电话。时间还早,正好能在午饭之前回到老宅,陆澄决定去看看自己的儿子,再来进行接下来的事情。

charter 3

一路疾驰回到陆家老宅,开门之后不是陆澄从记忆中调取的老管家李叔,而是很没形象的举着拐杖的老爹陆展,陆澄敏捷的一闪,躲过了迎面而来的一拐子,便听到老爷子的怒吼,“你个逆子!亏你还知道回来,我打你你还敢躲,小兔崽子,老子还没死你就快翻了天了,你眼里还有没有陆家,有没有你儿子,天天伤春悲秋的,就是贺衍知道也不会感激你!”

陆澄潜意识的心虚,不得不说主脑的先进性,每次扮演的人物融合度都相当的高,陆澄有时都觉得随着任务做多的越来越多,貌似自己越来越精分了。

陆澄抿了抿嘴,刚想开口,便看到老爷子迈着矫健的步伐还准备接着教训他这个不孝子,所以接下来就看到,客厅中一旁的李叔抱着陆琼,面目含笑,而陆澄苦逼的在老爷子的怒吼声中一边解释一边求饶,顺道以沙发为掩护躲避着老爷子的拐杖。

许是陆琼觉得好玩,客厅里响起“咯咯”的笑声,连带着胖嘟嘟的身躯也开始不安分,挥动着小胳膊一副他也要下来加入的架势,老爷子顿时停了下来去哄他的小金孙。

陆澄觉得,“真不愧是他儿子,关键时候这么给力他都要感动哭了好么?!”

所以即便这次成了包子他爸,不对,是男主他爸,他的前路还是光明的,笑嘻嘻地凑上去,抓起两只肉肉的小手摇动着,“儿子,我是爸爸……哎呦,亲爹哎,我是您儿子,您这一巴掌下来扇出脑震荡怎么办。”

老爷子瞪了陆澄一眼,“你还知道你是当爸的人……死眉洋眼这么多年,今个怎么突然开窍了,要是能让你早点想明白,就是真把你打成脑震荡,我也下得去手。”

陆澄在自己新儿子肉乎乎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越看越看满意,怎么就能这么可爱呢。就冲这颜值,今后肯定能大杀四方。

然后接着说道,“昨天我去看贺衍了……在墓地呆了一宿,想了一宿,今天又和夏潋协议离婚。浑浑噩噩这么多年,什么都没怎么变,唯一变的就是有了陆琼,即便是为了他,我也得今后做一个好爸爸。”轻轻摸着陆琼柔软的小脸,陆澄觉得心里有一个地方好似渐渐苏醒,而且异常柔软。

而一旁的陆琼一直带着包子特有的蠢萌蠢萌的笑脸,也许是血缘特有的魔力,小包子一个劲的往陆澄怀里扑,陆澄无法,只得僵硬地将小包子抱进怀里。

看着陆澄僵硬着姿势,却一脸笑容,一旁的老爷子和李叔都觉得这么多年头一回心里又踏实了下来。

自那以后,老爷子有观察了几天,确定自家儿子多年来的心事是真的放下了,才算真的舒了一口气,随后将陆氏的大权逐渐交到儿子手中,自己一个人收拾收拾带着老伴的骨灰全世界环游去了。

等陆澄抱着自家的包子从游乐场回来,老爷子已经身在国外,顺道发了一张自认为帅的出血的自拍照在新注册的微信上,陆澄则很没节操的回了自家老爹一句,“只要您别给您乖孙带回来一个金发碧眼胸大臀翘的祖母,其他随意。”顺带附了一张自己和自家萌包子的亲密照,气的老爷子除了“滚远点”再无他话。

charter 4

近几天,天皇的氛围很古怪。

员工们一致表示,平时一脸阴郁的陆总这几天竟然抱了一只包子出现在公司里,而且只要事关包子还笑得一脸荡漾,这画风着实让人惊悚了许久。

而李青推开陆澄的办公室简直感同身受,心里不禁咆哮,“这一脸慈父样的男子真的是陆澄……简直比让我去搞基的几率还小好么?!”

陆澄看着站在门口一脸诧异的李青撇了撇嘴,包子谁有谁知道,这两天简直被他家儿子萌哭好么。陆澄正想着,怀里的包子不安分的动了动,笑得一脸软萌,嘴里叫着爸爸,示意陆澄把手中冲好的奶瓶放到了自己手中。

陆澄无奈地笑了笑,顺道揉了一把自家儿子的脑袋,这么小就知道护食,见李青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眼见有脑洞越开越大之势便开口道,“李总,有话就快说,别站在我门口一脸蠢样,简直影响公司形象。”

李青这回反应倒是快,“橙子你一开口,我才觉得五年前的你又回来了,嘴还是一如既往的坏。不过我这么宽宏大量,就不和你计较了,我这‘有容乃大’的心胸呀~”

陆澄觉得最后一句感叹着实多余,这么傻,迟早有一天难逃被压的命运。想到对李青虎视眈眈的某人,陆澄看着李青嘴角又咧的大了些。

李青见陆澄笑得诡异,背后总觉得凉飕飕的,心里却是在想是不是昨天受凉了,就接着说道,“也没啥大事,就是哥几个看到你这几天心情不错,想着好久没一起聚过了,明晚‘宁怡斋’聚一下。”

陆澄想了想,明天确实也没什么事,便开口道,“行,你们定时间。不过我要带着陆琼,这熊孩子一离我就闹腾。”

李青默了,虽然话里嫌弃自家儿子闹腾,可你别以为我没看到你那一脸满足,清了清嗓子,“嗯,反正也没啥外人,你要带就带吧,时间我和那几个商量了给你信息。”

见陆澄听完话便给自己摆了摆手,摸了摸鼻子,便往门外走去,还真是儿奴。

……

陆澄收到信息时,正准备给自家儿子洗脸刷牙。自从有了包子,生活作息得到了极大改善,以往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的时候,换到现在正是给自家包子洗漱读故事书的时候,但显然陆澄自己乐在其中。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