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之鼓惑人心 下——麻油杂胡椒

Chapter 42

来人包得严严实实,大口罩遮住半张脸,鼻子上架了副墨镜,见了卫睿微微一怔,后退两步看了看四周,确认自己没走错,问:“邵冬在吗?”

卫睿点了点头,“你是谁?”

来人也不解释,想往屋里走,卫睿没防备,小身板顿时被推开,不由提高了嗓音:“你谁啊?”

那人也不言语,进了屋才慢慢摘下口罩和墨镜,颇帅气地摸了摸卫睿的头,“我是程勒,不好意思刚才在外面,人多眼杂的。”

卫睿上上下下打量着那人,挥开对方的手,挑高了眉,“刚才外面就没人。”

程勒没理会卫睿的讽刺,冲着里面喊:“邵冬,冬瓜!”

武凡从厨房里探出头,“哟,这花钱整的鼻子就是灵啊,正在家里炸肉丸呢你就来了。”

邵冬真看着火,站在锅边喊:“程勒啊,你坐会。”

程勒摸摸鼻子,避开卫睿的眼神,小屁孩总盯着他的鼻子看,武凡也是说什么花钱整的,他现在好歹是艺人,传出去多不好听。

沙发被俩孩子占着,硬是没给他留个空位,程勒只能拖了张椅子坐着,干坐半天邵冬仍旧在厨房里炸东西,也没人给他倒茶,那俩小的凑在玩游戏根本不搭理他。

程勒坐不住起身去厨房,他没进去就靠在门框上,“弄什么呢?先弄点水我喝。”

武凡瞅了他一眼,洗根老黄瓜掰一半扔给他。

程勒半天没回过神来,“就这个?我说整点水,我要保护嗓子。”

邵冬手上都是油,不好倒水,见程勒那模样对武凡说:“你带孩子去卧室玩会。”

武凡瞪了邵冬一眼,有些不情愿,还是出了厨房招呼俩孩子:“想不想看邵冬小时候的照片?”

厨房这边没了人,程勒仍旧靠着门框,“还生我气呢?”

邵冬回过头:“什么?”

程勒干笑,既然邵冬装作什么都不记得地模样给了他台阶,他当然得下:“听说你开了工作室?情况怎么样?”

“还行。”关于工作上的事,邵冬不想多说。

程勒掏出了张票:“我们在w市举办歌迷见面会,这有两张贵宾席的票,你有空去玩。”

邵冬满手是油也不好接,“谢谢,你放外面桌子上,我手上都是油。”他这段时间有点忙,顾不上看娱乐新闻,也不知道恒星要举办见面会。

程勒脸有些僵:“其实还有件事,恒星的鼓手要走,我向公司推荐了你。”

邵冬扭过头,“要走?”

“说想去国外进修。”程勒脸色很难看,鼓手地位不高走就走了,可他刚来对方就走,这不是拆他的台吗?新人就这么不受待见。

“挺好的。”若放在以前邵冬说不定会答应,但此时此刻邵冬想都没想过去恒星。

“好什么?哎……我知道你也忙,不如兼职怎么样?做恒星的专属鼓手。不用担心,我问过他们,不去现场就在录音棚里工作。”

邵冬摇了摇头,拿筷子扒了下锅里的藕夹,“工作室这边走不开。”专属鼓手很忙,要配合乐队训练,他真没这么多时间。

程勒无奈,他的确问过公司,公司给他的答复是人来了再说,待遇都没谈,他也不好和邵冬说太多,“那……我想买歌,也不算买,我给你歌词和主旋律,你帮我编曲怎么样钱照付。”

邵冬:“可以啊。”开门做生意他不会把客人往外推,“不过价格和版权问题要和公司谈。”

程勒脸上的笑僵住,“私人邀歌不行?编曲我会挂你的名。”

邵冬将炸好的东西捞起来,“你出过唱片,应该知道有些事必须走程序。我可以口头答应你,但一切都得按合同办事。”

现在他不是单干,他得为工作室的将来打算,来年要付工资要生存,首要任务是将工作室推广出去。

程勒显然没考虑这点。快过年了,恒星没接到好的邀请,有油水的活轮不到他们。综艺节目他上过几个,表现中规中规没有出彩的地方,以至于外面的人都在说,恒星吃完了老本就变流星,咻的一下就没了。

昙花一现好歹花开过了,程勒这朵花骨朵连盛开的机会都没有。

“走公司合同得拖到什么时候啊。”程勒有些着急。恒星发的新专辑号称新,但新歌只有两首,其他都是老歌新唱,销售量惨淡。他又不会演戏,拍广告还没人请他。

外人都羡慕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起点高,但他的压力有多大只有自己清楚。

“完成一首歌也需要时间,这种事急不来。”邵冬关了火,“既然大家都工作了,又是同一行业,该讲的规矩必须要讲。”

“你!”程勒转身,见一大两小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坐在客厅里漫不经心地翻着照片,三双眼睛正朝这边看。

程勒站得位置可以看见卧室里的布置,想起年头他还在这里住过,程勒不由唏嘘了下。屋子还是那么破旧,可人却早已变了。

走到桌边抓起自己的口罩和墨镜,程勒说:“我知道你还在生气,哎……等你真正进了娱乐圈就知道,不管你做什么都有人会说三道四。”

程勒走了,头也没回地离开。邵冬看眼桌上的门票,叹了口气。私人帮忙已经提到了钱就必须走合约,如果程勒没提钱,他也不会答应地那么痛快。大家都在这个圈子讨生活,谈不上提钱伤感情。

“这是什么?”武凡抄起门票看了看:“切,我还以为恒星的见面会至少要包下体育馆啊,就在酒店那才多少人。恒星真是一年不如一年。”

邵冬洗干净手,招呼俩个小的吃藕夹,冲了柠檬蜂蜜水当饮料。

武凡拿起筷子,犹豫地问:“他不光是来送门票的吧,你没答应他什么吧。”他出来的有点晚没听全,但大意他能猜到。

邵冬苦笑:“要答应了他也不会走。”

武凡摇摇头,“你啊,我真怕你答应他。这种人没事不登门,有事来了快过年的还空着手。兄弟情分不争这点礼,首先是得把人当兄弟。送俩张破门票算什么事,该不是卖不出去免费请人去捧场?”

邵冬见卫睿看门票,以为他想去,连忙问:“你想去吗?送给你。”

卫睿:“没劲。”他咬着脆藕夹,桃花眼四处乱扫,“只要签合同,我的乐队也可以邀歌对吧。”

武凡看了眼卫睿,“你的乐队?你知道一首歌从无到有要花多少钱吗?不是几万块就能搞定。”

一个孩子能有多少钱?

卫智:“十万。”

武凡和邵冬对视一眼,他们都不是会商业谈判的人,而且对方才几岁,被人知道了还以为他们骗孩子。

卫智擦干净手喝了口蜂蜜水:“二十万。”

卫睿瞪了他一眼,“弟弟,不要一下就把底线告诉别人。”

邵冬赶紧让人打住,“和你小叔说过这事吗?”

卫睿一拍桌子:“我把今年的压岁钱都给你。乐手你们找,我是主唱。歌词我早就想好了,反正都是自家人。”

武凡听了自家人三个字,眼神微妙,“自家人还谈什么钱不钱的。”

卫睿:“不行,小叔知道我们不付钱,会让我们给得更多。”

武凡差点喷水,捂嘴咳嗽:“都说朋友圈里杀熟,没想到你小叔连亲侄子的钱也要赚啊。”

邵冬问:“你是自己录着玩?”现在有不少年轻人喜欢唱歌,也有去录音棚录歌刻碟留作纪念。要是这样他可以免费,过年正好有空,不耽误时间。

卫智:“歌手。”

邵冬一愣,仔细打量着卫睿,按理说卫睿这种身份不会对娱乐圈有太多向往,卫氏的太子爷不会混娱乐圈,卫家应该不会同意。

邵冬送俩孩子回去时顺便带了些炸货过去。

花园里添了几株盆栽腊梅浓香扑鼻。屋子里加摆设,雪白的墙壁上挂了装饰画,整间屋子不再冷冷清清。

今天说好不在这边吃晚饭,邵冬问:“卫先生吃了没?”

卫辰正坐沙发里听歌,见人回来了,站起身关了音响,脸色不显但看向俩孩子的眼神不善。

卫睿缩了缩脖子,刚想往邵冬背后躲,却被卫智抢了先。

“吃过了。”卫辰坐下,交叠双腿,手交合着放在大腿上,“谁先说?”

邵冬见状想说话,卫辰却冲他扬了扬下巴,“去楼上泡澡。”

邵冬只能乖乖去厨房,俩孩子牵着他衣角,见卫辰利眼扫过连忙松了手。

“谁先说?”

卫智见最佳的阻挡物跑了,小身体顿时躲到卫睿的身后。卫睿脸色发白,低下了头:“小叔,我们错了。”

“错了?”

“考试零分。我是六个零,弟弟是三个零。”

卫辰笑了笑,“零分啊,连名字都不会写吗?既然敢交白卷,应当将名字写上去,卫家没有敢做不敢当的人。”

邵冬扯了扯嘴角,卫辰到底是为什么生气?他放好东西路过客厅时便见两孩子可怜兮兮地站在沙发边,卫辰不骂人,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看着人,那眼神比刀子还令人发寒。

他也没上前劝阻。考试零分还是故意不写试卷,的确应该被教训一番,而且卫辰看着不会动手打孩子。

上了楼,客房门推不开,邵冬只能去主卧室,大浴缸边上放着个小瓶子,上面全是英文,邵冬懒得细看,就见上面画了个草莓以为是泡澡用的,顿时觉得全身黏黏糊糊,今天忙了一天又是汗又是油烟味。

放好了水将自己扒干净,邵冬乐颠颠地冲干净身上,跨进水里。水有些热,皮肤被烫得发红,劳累了一天的身体在水里放松下来。

他看了眼小瓶子,伸手抓了过来,到点出来,几滴油浮在水面上,一股淡淡的草莓味道。只是感觉不太好和食物油差不多,也不融化。

邵冬以为这也许就是广告里说的精油,也没太在意,躺在浴缸里闻着香气闭上了眼。

他泡澡没养成锁浴室门习惯,迷迷糊糊听到有人进来了,勉强睁开眼,只见卫辰正在一边慢条斯理地脱下衣服,外衣内衣分好扔进篓子里。

“都用上了?”卫辰走到浴缸边,蹲下,“喜欢这个味道?”

邵冬傻乎乎地说:“太油了,是泡澡用的吗?”

卫辰轻笑,“我会告诉你正确的使用方法。”

……使用方法略……

卫辰总算报了一次仇,将小白猪刷洗干净背着邵冬上1床,躺好。

邵冬晕晕乎乎地依稀听见卫辰说:“伯父明天回来。”之后便睡的不省人事。

Chapter 43

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光线,看不清外面的天色,室内一片漆黑。

邵冬是被疼醒的,身体像散了架般四肢无力,那个地方一抽一抽火辣辣的痛。他趴在床上,被子不知什么时候滑到腰部,想拉上被子,手没能抬起来。

昨天稀里糊涂被卫辰压在身下的画面一幅幅闪过,邵冬将头埋在松软的枕头里左右蹭蹭,想将那些事都甩出脑海,太丢人了,自己从一开始就失去了理智,被卫辰摆成各种放1浪的姿势。就如同跳脱的音符,身体完全不受他的支配,这种感觉既刺1激又有些可怕。

后背传来灼热感令他不由侧过脸去,床边立着团黑影,一双眼睛闪闪发光,邵冬不由颤声问:“卫先生?”

声控灯顿时打开,卫辰眯了眯眼,他对猛然的光亮不太适应,眼睛会发痛,他转身往浴室走去,“刚下床就不认识人了?”

邵冬见他穿着西装,连忙大声问问:“卫先生几点了?”

“六点。”

“才六点啊。”黑乎乎的应该是早上六点。

邵冬迷迷糊糊记起来昨天卫辰说的话,他急匆匆地想要爬起来,得趁老爸回家前赶回去,可腰不给力,屁股也疼,全身都不对劲,爬了半天还是躺在原地没挪窝,“卫先生拉我一把,我得会去。”

卫辰没回应,洗了手回到床边掀开棉被,弯腰分开邵冬的双腿。

邵冬使出吃奶地力气捂着屁股:“卫先生我爸今天回来。”万一被老爸看出什么事,肯定会打断他的三条腿。

卫辰拍了拍邵冬的腿,扣住邵冬的腰身,将人拖到床边,“现在是晚上六点,他现在应该在家里。”

邵冬顾不上疼扭动着身体,探手去拿衣服:“完了完了……”

“我和伯父说你在写曲子,不想被人打扰。”

邵冬放松了身体,原来卫辰穿西装是去接父亲,比他体贴多了。他揉了揉后腰,刚想说话,冰冰凉凉地东西插1到他的火热处,“卫先生?”不能再来了,他会死的。

“不想被做死就别乱动,抹点药会好受些。”

第一次卫辰没敢做得太狠,他不想让邵冬留下心理阴影。但邵冬是疤痕体质,吻痕到现在还没能消褪,后背在灯光下一片红痕。

以大众审美来说,邵冬的体型毫无诱1惑1力,即便瘦了许多,但圆圆的臀部,毫无肌肉线条的后背,以及长而不瘦的腿,再加上弧度不明显的腰身,邵冬的身体在许多人眼里就是一块白条肉。

可圆圆的屁股像布丁弹性十足,滑而不腻,没有肌肉线条不会显得粗壮,若是配上修长的竹竿腿,整个人会显得不协调,犹如一双筷子上戳着鸭梨。这样挺好,抱起来软软乎乎肉1感十足,卫辰唇角勾了勾。

只是邵冬的长相出人意料,卫辰曾经无数次幻想过,一个胖子能好看?他一直将邵冬归于平凡类,有一张娃娃脸,笑起来有着浅浅的酒窝。可真的看见后,他发觉邵冬端正的五官比例协调,虽然不会是个令人一见倾心的对象,但看久了自有味道。

邵冬若是邵白和柏碧的孩子,除非柏碧那张脸是整过的,不然邵冬的长相自然不会差。想到这卫辰皱了皱眉,本是抹药的手指狠狠捅了下。

邵冬:“啊!”

卫辰给他上药的姿势令他很难堪,可卫辰轻柔无比不带一丝多余的动作,药膏抹上去疼痛处的火烧感渐渐隐去,令他十分舒服。他腰部以下搁在卫辰的腿上,抱着枕头昏昏欲睡,享受无比,但卫辰这一下来得出人意料,令臀部不由自主地夹紧。

“还这么紧。”卫辰捏了捏软弹的臀部,“手指要夹断了。”

邵冬红着脸,“卫先生,你说话一直都很斯文。”

“是么?”卫辰轻笑,帮邵冬上好了药,又去洗干净手,回房问:“饿了吗?”

邵冬点点头,卫辰不说他还真没觉得饿,“我昨天炸了肉丸子,热热就可以吃。”

“这几天吃清淡点,我买了粥。”

“卫睿和卫智呢?”邵冬紧张地问,他不知道见到卫睿和卫智该说什么,那俩个小的都不是好糊弄的人,以他的能力估计骗不了对方。

“他们去你家了,卫睿想要录歌,我让他找伯父商量下。”俩侄子来了不说,让邵白也回来了,不过将小的送过去给邵白找点事做,邵白就没时间妨碍他。卫睿和卫智缠着人的功夫不会令他失望。

大冬天的吃稀粥,还见不到油星,邵冬虽然不挑嘴,但灌了一肚子粥,总觉着自己翻身的时候胃部都在晃悠。趁着卫辰去冲澡,他摸到手机给老爸打电话。

邵白的声音听上去不错,口气温和没有任何不对之处,“家里没事不要总想有的没的专心点。卫辰哪里安静、风景也不错,但别不管不顾的帮着做点家务,他眼睛好了?”眼睛好了看到他的胖儿子了,他就不信卫辰会有什么龌龊的想法。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