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之鼓惑人心 上——麻油杂胡椒

文案:

首先解释一下名字,这个真不是错别字,小胖子是鼓手,而且一本爵士鼓的教材也是以‘鼓惑人心’命名的。

邵小胖只想做安静的胖子,打鼓上课带学生,却被一位@#¥#……%¥@&的男人收到身边,至此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事业,爱情,身材N丰收的邵小胖非常纳闷,这就是传说中抱上了金大腿吗?

某天,邵小胖问:卫先生,为什么偏偏就是我?

卫先生翻了一页报纸,说:当时眼睛不好。

邵小胖:现在您不是恢复视力吗?

卫先生又翻了一页:睡习惯了。

邵小胖:……

这是个小胖子鼓手和自戳双目男‘神’——经病的故事。

雷:包子,娱乐圈,打脸,狗血,脑洞产物,请勿带入现实,请勿考据

内容标签: 娱乐圈 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主角:邵冬、卫辰 ┃ 配角:酱油 ┃ 其它:娱乐圈,麻油,美食

Chapter 1

身为一名胖子,邵冬的脾气就跟他这身肉一样软。

邵冬身高181,体重超标,人家叫他‘冬瓜’他也应着,不过是个称呼,没必要跟人争得脸红脖子粗。

他并不觉得自己没志气。他胖,但胖的均匀,哪儿都有肉,五官端正,就算这是个看脸世界,他的长相并不会影响市容,即便站在全国闻名音乐小酒吧的舞台上,也没人会朝他喝倒彩,扔烂白菜。

在舞台上打完了一曲,邵冬抹了把脖子里的汗,将鼓棒插在屁股口袋上,乐颠颠下了舞台,急匆匆想去喝水,渴死他了。

那位主唱是他校友,同寝室友,声乐系大三学生程勒。站在台上也不知抽了什么疯,临时加花拖了三十多秒,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也不怕破嗓,拼了命般的飙高音,邵冬双踩踩的脚趾头都要抽筋。

这家音乐酒吧曾出过不少艺人、乐队组合,也是众多星探前来发觉新人的最佳地点,每晚都有不同的乐队表演。

邵冬来此处表演并不是为了进入娱乐圈,他不过是发扬同学爱,多积累经验罢了。

看着大厅里的人山人海,邵冬深深呼出一口气,冲了过去。人胖还是有好处,风吹不跑人推不倒!不一会儿他便凭借自己的体重挤到了门边的老座位。

程勒此时一脸的抑郁,坐在桌边愁眉苦脸地瞅着乐呵呵的邵冬:“冬瓜,你能不能别笑得这么贱!我知道你要考中央音乐学院的研究生,但你能不能含蓄点,咱们好歹也是搞艺术的,有点气质行不行。”

邵冬倒了杯菊花茶推给程勒:“喝茶润润嗓子。今天人可真多,我都怀疑我是被人浪推过来的。”

程勒哼了声,喝光了菊花茶,“呸呸呸,这什么茶?这么多渣。”

“二十元一壶,老板绝对是业界良心。”

程勒叹了口气趴在桌面上,拿脸蹭着桌面,“冬瓜,我当初怎么就学了声乐呢?我要是也学器乐该多好,你看你,就算不考研究生不留校,还能找其他的工作,再不济在家教学生也能赚钱养家,我当时怎么就这么不长眼呢?”

他边说边用头磕着,发出‘咚咚’的声音。

邵冬见状连忙伸出手,垫在程勒的额头处,“上次不是有经纪公司看中你了吗?再说这里的老板要不是认同你的实力,也不会让你来表演。”

程勒蹭着邵冬手背上的软肉,连连叹气:“就上次那个经纪公司,呵呵,那就是个骗子。冬瓜,你这一手的肉,真软和,就冲着这双肉呼呼的手,你要是个女的,哥绝对娶了你。”

邵冬翻了个白眼,抽回手:“当心把几十万的金鼻子给撞歪了!”

程勒瞪眼:“滚!老子全身上下都是先天纯天然的。”

邵冬认真地点点头:“就鼻子是后天的。”

程勒挺直了腰杆,一脸严肃岔开了话题:“听说等下表演的地下乐队有望签经纪公司,还是星探在这里发现他们的,你说我来的时间也不短,怎么就没发现我呢?”

邵冬有些惊讶:“难怪这么多人,幸亏老板给我们留了位置,不然连站得地方都没了。”

程勒默默地转过身看着舞台,恨恨地嘀咕了几句。

不一会儿那支乐队来了,观众们顿时一拥而上,将舞台围得水泄不通,各种声响令人根本听不清那位主唱在说什么。

但那支乐队的主唱,邵冬看着眼熟,不由咳嗽了两声,看向程勒:“那什么,都说情场失意……”

程勒一脸的不忿,却也无法辩驳。

一曲唱完,观众的欢呼声震耳欲聋,邵冬摇了摇头,看着手机:“走吧,回去晚了又要翻院墙。”

程勒扭过头,瞪着邵冬,问:“他有我唱的好吗?长得还不如我呢!那眼睛小的,睁开也只是一条缝。”

邵冬站起身催促着:“算了,你抢了人家的女朋友,还要闹咋样啊?走走,等会他表演完了,看见我们,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你忘了,他们前几天就堵在宿舍楼下骂了半个小时。”

“他真的唱的比我好吗?我学了这么多年的声乐还不如他们?我只配去夜总会那种地方唱歌?难道到最后我还不如他?”

程勒指着舞台的手指都在发抖,眼里满是不信,“就这破锣嗓子,‘我要死了,爱你爱的要死了,你却把我推下悬崖’,这都是啥啊?”

邵冬哭笑不得,拽起了程勒,“人家也只剩下当艺人这条路可以走了,你能不能给他留条活路?”

程勒一把勒住了邵冬的脖子,膝盖拱着邵冬的腰,“他真的唱的很好?”

同学之间的打闹并不会动真格,邵冬只是挣扎了两下,便气喘吁吁地说:“人家那个叫烟熏嗓……烟熏嗓,性感有磁性。他女朋友长得多好看啊,都被你给糟蹋了还不知足?”

两人正在那里拉扯着呢,一位穿西服戴眼镜的上班族挤过人群,来到角落里的桌边,颇为礼貌地冲着两人笑笑:“你们好,我姓钱,刚才看过你们的表演……我可以坐下吗?”

程勒立即松开了手,端正地坐着,伸出胳膊,摆了个优雅地POSS,“请坐。”

邵冬看着脸皮抖抖,冲着对方点了点头,挨着程勒坐下,喝着菊花茶。

钱先生笑眯眯地拿出名片递给程勒,“这是我的名片。”

程勒看了两眼:“卫星音乐制作公司?钱予长……没听说过。”

邵冬想了会:“以前好像见过这家公司的人。”

钱予长不急不忙地说:“我们公司是一家新公司。请问刚才你唱的那首曲子是自己作曲的吗?”

程勒皱了皱眉,冲着邵冬扬了扬下巴:“他写的。”

钱予长看向邵冬,推了推眼镜,“你是刚才的哪位鼓手是吗?你的鼓打的非常好,听这里的老板说,你们是音乐学院的学生?”

邵冬点了点头,还没开口,程勒抢着说:“他不会进娱乐圈的,他家老头子厉害着呢,不准他进娱乐圈。”

钱予长有些讶异,仍旧一脸和气:“是这样吗?我们公司很希望能够和这位鼓手同学签约。”

邵冬一脸的迷茫,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钱予长笑眯眯地点点头,“如果是家里有问题的话,我们公司可以负责沟通。不过说了半天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邵冬傻乎乎地笑了笑:“我姓邵,叫邵冬,可我不想和经纪公司签约。”

钱予长推了推眼镜,解释道:“很多家长有所顾虑,觉得娱乐圈就是吃青春饭,也不可能红一辈子,但是我们公司有完整的培养体系和规划,对于每一位艺人都会有规划,而且你这样的……”

钱予长的话还未说完,舞台那边不知发生了什么,哭声骂声以及玻璃碎掉的声音传来,人群犹如开了闸的洪水般涌了过来,撞翻了桌椅板凳。

“打人了……”

“别挤,我的鞋!”

“报警,快点报警!”

邵冬几人的位置离着舞台有点远,他们只是穷学生,来店里以表演为主,消费力不够,老板能给他们留张靠门的桌子已经很给面子。

程勒立即跳了起来也不顾钱予长,拖着邵冬就往外跑:“快点走,等会JC来了,今天肯定回不去,要是学校知道了会背处分。”

邵冬看了一眼钱予长本想拉着人跟着自己一起跑,谁知钱予长脸色发青,往里面挤去。

“程勒,哪位钱先生。”

“管那么多干嘛,你又不想签约。”程勒头也不回,细小的身板顿时被人群冲了出去。

邵冬不是不想出去,他体积太大,没有程勒那么灵活,晚了半步便被旁人推到了门边。

小酒吧里也有过这样的事,客人喝嗨了容易发生口角,不过今天可是大场面,酒吧老板都镇不住场子,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邵冬挤了好几次,都没能冲出去,明明门口近在尺咫,他却被人群越推越远。好容易等到人少了些,邵冬刚想出去,身后传来声音:“死胖子,别走!”

邵冬连头都不敢回,这嗓音他认识,哪位烟熏嗓主唱,这次他可被程勒给害惨了!他很想解释,他只是个胖子,拿什么撬墙角啊,但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

身边不知何时挤过来一个人,邵冬眼见那人被人推搡着快要撞到了玻璃窗,连忙伸手拉了对方一把。拽着人胳膊冲出店面。

等到了外面,他松开手拔腿就跑,沿着马路往前冲,身后不时传来脚步声,叫骂声:“死胖子,给老子站住!”

邵冬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猛然转弯一头扎进右手边的小巷子里,听着那群人骂骂咧咧地跑了过去,这才长长出了口气,抹了把脸上的汗水沿巷子往前走。

“滴滴”身后传来车喇叭声,在静寂漆黑的巷子里显得格外刺耳。

邵冬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看,巷子里路灯没亮,借着远处的灯光,一辆车堵住了巷子口。

明晃晃地车前大灯打开,刺的他眼睛发花,伸手挡住强烈的光线,恍恍惚惚中听到开车门的响声。

“是邵同学吗?”

邵冬随口应了声:“啊。”

那边关了大灯,只留下小灯,巷子里小风刮得人透心凉。

邵冬想起烟熏嗓家里条件不错……

这条小巷子都是拆迁户,高围墙隔开了住家,路灯坏了也没人来修,他喊破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真是下手的好地方啊。

邵冬来不及多想,转身拔腿就跑,边跑边用鼓棒抽着自己的臀部。这次真是倒了血霉,早知道他还不如就窝在宿舍看看小电影呢。

“邵同学,邵同学!”身后的人大声喊着,可邵冬早就跑没了影。他只能转身搀扶着刚下车的男人,“卫先生,他跑了。”

“跑了?”男人微微皱了皱眉,拂开胳膊上的手。

“看他长得挺胖的,跑起来像只肥兔子,颠颠地就没了影,大屁股可真圆。卫先生小心脚下,这里黑……”

男人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墨镜,“这里黑?”

“……”司机闭了嘴,卫先生眼睛不好,说白了就是个瞎子,据说是出了车祸留下的症状,身体有了残疾,心里自然扭曲,伺候这位他时刻都将心吊在嗓子眼里,生怕说错了话得罪了对方。

男人挑了挑眉梢,扶住车身摸索着进入车内,“开车。”

司机坐回了车里系好安全带问:“卫先生,去哪?”

“你说他像只肥兔子?”男人突然问了句。

司机笑呵呵地说:“是啊就看见他的圆屁股颠颠地……”

“很圆吗?”男人嘟哝了句,修长的手指抓了抓空气,“回家。”

Chapter 2

邵冬跑出两站路才停下脚步,各色的霓虹灯令整座城市显得这般迷离而不真实。路灯微弱的灯光下,宽阔的马路上,一道道车尾灯划过。

拦了辆的士,今天肯定是不能回宿舍,大不了回家睡,本地生也只有这么点优势。

回到家门口,程勒正蹲在他家楼下玩着打火机,见邵冬回来了,连忙站起身:“怎么这么慢啊。冷死我了。”

邵冬无奈将人领进家,程勒也不是第一次来邵冬家里过夜,熟门熟路地进了邵冬的卧室,往床上一歪,“你爸又不在家?不是停药很久了吗,还有一股子中药味。”

邵冬推开了窗,“我爸带学生出国参加比赛去了,家里白天也没开窗,不透气。”

程勒叹了口气,掏出包香烟把玩着。

邵冬瞪大了眼:“你不想唱了?”

程勒闻了闻香烟,“你不是说烟熏嗓很性感吗。”

邵冬宛如被雷劈了一般,“嗓音是天生的……你老师从小没教过你‘体胖勤锻炼,人丑多读书’的道理啊!”

程勒:“你老师就这么教你的啊,傻冬瓜。”

邵冬拿着鼓棒抖抖手腕:“你又不是只有哪一条活路,你爸不是都给你安排好了工作吗?真要当艺人,当初考北艺,当演员比唱歌更有前途。”

程勒是外地的,家里不缺钱,他父亲据说还有点小权,给程勒安排工作不成问题。

程勒扔了香烟,翻了个身:“诶,冬瓜其实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邵冬手里没停,先一步说:“我正好也有事想和你说,你知道我其实在音乐教室带学生,去年考级结果下来了,学生家长们要求一对一,人数不少时间也不统一,平时晚上也安排了练习课,我可能没时间参加你们乐队的活动。”

邵冬去小酒吧表演不过是帮程勒的忙,他自己在一家音乐教室里做爵士鼓老师。虽然他还没毕业,但靠着音乐学院这块牌子,时薪并不低。

打工的那家音乐教室不大,在W市内有十几年的口碑,对邵冬来说有特殊意义,邵冬小时候就在这里练鼓,只是当时的老师是自己的父亲。当初老板问大二的他愿意不愿意过去帮忙,邵冬一口答应了。

程勒稍稍松了口气,站起身趴在邵冬的后背上,“这样抱着真暖和。”

邵冬先说出来,总比他说要好。在小酒吧里打鼓的这段日子,但凡程勒能得到一次邀请的机会,邵冬就已经拒绝了十几次,这不是邵冬的错,但程勒的心里总会酸溜溜的。

看了眼邵冬的圆脸,程勒摇了摇头。邵冬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好人缘,刚入学那阵子还被人取笑那身肉,但人家钢琴、爵士鼓都拿得出手,还长期流窜到作曲系旁听,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就算长得胖,谁敢再拿邵冬那身肉说事。

邵冬忙着练习没听清,“嘀咕什么,起开!我说你洗干净了再睡。”

“啧啧啧,弄得真干净,以后哥要是过了四十五还没找到人,咱们凑合过吧。”

“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找个让你大吃一惊的天仙!”

“你?你找个瞎子人家会不挑食。”

邵冬挥舞着手中的鼓棒,论嘴皮子他耍不过程勒,人家是声乐的,每天都在吊嗓,“去洗澡!”

程勒松开邵冬,歪倒在床上,“哎,邵冬,你知道什么叫男人味吗?不洗澡的男人才有味道!你丫这么喜欢洗澡就是每次趁着洗澡撸的货。你能不能少洗两次,去找个妹子帮你撸啊。”

邵冬瞪眼:“滚。”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