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草和校草》完结+番外[ABO]—— by:轻点

《一场逃亡》完本[耽美 现:  他借着路灯昏暗的灯光走出校门,就看见谢晋的车停在门口。   他对这车太有阴影了,谢晋就是用这车绑他的。   谢晋摇下车窗,问道:“女学生?”   “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宁勰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上,说


《系草和校草》作者:轻点

非肉文!ABO背景校园,伪情敌变情人梗



某系系草是个BETA。
这没什么奇怪,重点是某系有ALPHA,但系草是个BETA。
有好奇人士跑来围观这个打败了ALPHA的BETA,然后很疑惑:系草是长得不错,但也不是最好看的那个,而且眉头老是皱着,似乎不太好相处的样子。
和人说话的语气也挺冷淡。
你们的那个ALPHA长得就比系草帅,到底怎么选的啊?
该系的姑娘们和汉纸们轻蔑的一撇嘴,肤浅的人类啊,怎么会懂系草的美!
我们注重的是内秀!内秀知道吗!
对“内秀”的系草,该系的大家是这么评价的:
同班同学A:一开始我也觉得系草不好相处,不太敢和他说话!但是某天晚上我打工回来被人堵在巷子,系草刚好路过二话不说上来把几个人打趴下了!自己手上被划了个口还问我有没有事!后来我才发现他冷淡的脸掩盖了多么火热的一颗心!系草窝是泥滴脑残粉儿!
学姐B:哎呀系草是个很认真的孩纸,说的少干得多,对了之前他说话方式和语气不对曾经惹哭过女孩子结果女孩子一掉眼泪他反而被吓懵了,好可爱啊~
舍友甲:我们家系草上得战场出得厅堂下得厨房暖得了床,从课堂笔记到宿舍卫生十项全能,像慈父一样关注我们衣食住行,像严母一样督促我们生活学习。艾玛想想他终究要嫁出去的我们眼泪都要掉下来。咦,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该系唯一一个ALPHA:系草,要是我30岁以前都没有找到我的OMEGA,就跟我回老家结婚吧。
系草:滚!老子不搞基!
是的,系草不搞基。就算某一小撮群众一致认为这样内秀的系草就应该被狂帅酷霸拽叼爱妻淫魔的ALPHA好好疼爱,系草依然笔直如电线杆,坚定的走在“找一个娇小可人温柔聪慧的女孩子好好呵护她”的传统道路上。
然后他找到了。
然后他被甩了。
在交往一个月后,他被惨无人道的发了一张“好哥哥卡”。
“对不起,你就像我的哥哥一样,我没办法把你当情人看!”
系草受到会心一击,血槽几乎全空,当晚喝了一晚上的酒,发了半晚上的酒疯。
“去尼玛的哥哥!老子哪里做得不好啊!”
“可能就是你做得太好了吧……”苦逼的.忙着安抚酒醉老大的.免得召来宿管阿姨(狂暴)的.舍友甲小声说道。
酒这种东西,绝大多数时候只会让人双Q欠费,不管是使用时还是使用后。
所以当系草忍着宿醉后的头痛准备去上课时,正好看到校道上校草不耐的甩开他前女友的一幕,他不太清醒的脑袋被热血一冲,就变成了太不清醒。
【你的好友 理智君 已下线】
然后他冲上前去,给了校草一拳。
校草此人不仅在校内闻名,周围一大片地区都广泛流传着他的传说。
首先他是个ALPHA,单身的。
其次他相貌身材无可挑剔。
最后他能力很强。
……纯洁点骚年,不是那方面的能力,哦应该说,不止那方面的能力。
他头顶主角光环身罩王八之气,左拥OMEGA右抱BETA,活生生的诠释了“人生赢家”四个大字。
人生赢家的武力值很高,尽管系草也是练过的,但在给围观群众贡献了一出精彩打戏之后,还是败在了“宿醉”DEBUFF和校草手下。
校草毫不留情的将系草掀翻在地,一手扣住双腕,一手锁喉,牢牢压制住。
围观群众中的一小部分默默的捏住鼻子,纷纷表示两人现在的姿势实在破廉耻,校草好奔放当场压倒大丈夫。
两人之间弥漫的当然不是粉红泡泡而是凛冽杀气。
校草脸上挂着笑,眼神冰冷,轻声说:“玩够了吗?”
系草脸色涨红喘着粗气,眼神却在被压倒在地的时候平静下来:“放开。”
校草扫了他一眼,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放开了他。
系草站起来的第一个动作是一拳挥向校草的脸。
当然没打中。
校草笑容变得危险,周身的气息冰冷了下来,但系草随即转身面对一直泪水涟涟叫着“你们别打了别为了我打架你们谁受伤了我的心都痛苦得快要死去”的新鲜出炉前女友。
围观群众精神一振,经典戏码来了!
他说:“你跟我分手……”
就是因为他吗!围观群众在心里一起接道。
“……不是觉得我像哥哥吧?”
……怎么不按剧本来!退票!
前女友楞了一下,倒是反应很快:“不……不是的!我真的觉得你是我哥哥,但……”
系草面无表情的截道:“好我知道了,哥哥祝你们百年好合,听说妹夫没什么节操,做的时候记得带套。”
然后他干脆利落的转身上课去了。
围观群众:=口=
前女友:嘤嘤嘤
校草:……呵呵
系草在课堂上暴睡三小时,清醒后被三小时前自己的言行蠢得直想撞墙。
而这次“双草夺花”事件跟戴了火箭喷射器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传遍校园内外。只是本来喜闻乐见的两男一女单箭头三角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跟那被YOOOOOOO~刷屏的直播楼一样,被扭曲到一个奇怪的方向上……
第一个刷YOOOOOOO~的群众对此表示,一切都是姿势的错。

系草不知道后续发展,因为他以武力禁止任何人在他耳边提起这事。
被武力镇压的舍友甲泪流满面:“你专制!你恼羞成怒!你闭耳塞听!”
舍友乙捏着嗓子:“你残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
舍友丙:“小甲小乙啊,不作死就不会死,你们怎么就不明白呢。”
众所周知,出租车的出现频率总和你的需求度成反比;同理可得(咦),你越不想见到某人的时候,某人就跟领悟了影分身一样充斥着你的世界。
综合信息,系草知道被甩不是因为他做得不好或者做得太好,和校草也没什么关系,完全是前女友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刚分手……或者是分手前就迫不及待的去勾搭校草,校草根本没搭理她,还打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架。
但理智上知道校草是无辜的,感情上还是颇为不爽。至于为什么,系草表示打输了自尊心受挫什么的都是狗屁,肯定是自己看不惯ALPHA那装X的态度和扫不起来的节操。
总之系草心里对校草有隐约敌意,只是什么都没表现出来,也不打算和此人再有交集。
但是他发现,他俩突然就变得很有交集了。
校草作为风云人物,课外活动自然很丰富;系草虽然嫌麻烦没参加任何组织社团,但其实能力不错心又软,经常无奈的被拉/拖/求/抢去当临时工。
只是入校一年多都没近距离见过校草一面,而现在几乎每次活动必见,系草智商欠费才不觉得其中有鬼啊!
他当然不会认为校草有这闲情闲心,但是他难道要去质问组织方的妹纸“how are you how old are you”吗!自己都觉得幼稚到爆啊!
系草无奈又愤慨,本来打算甩手不干的,几次之后却被和校草隐形的交锋激起斗志来,凡是两人同台的活动干脆卯足劲光明正大地去争输赢。
嗯,是对手还是同一方有差吗?
活动的策划和观众心满意足,大饱眼福。
活动的其他参与者欲哭无泪,两尊大神求放过,路人也是有尊严的。
校草笑容越来越邪魅,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就这样,系草在吃饭睡觉学习干校草(取干架意)中过得很充实,直到,嗯,春天来了。
舍友甲今天也赖床到了最后一刻。
舍友乙:“阿甲你再不把闹钟关掉我就代替系草惩罚你!”
阿甲蠕动,伸出爪子把手机拖进被窝:“好了我关了,我再睡五分钟记得叫我……咦谁这么早给我发短信,系草?'我先去教室了,阿甲来上课的时候给我带豆浆馒头'……五,点十三分?!”
宿舍一片寂静。
舍友甲幽幽的:“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病啊。”
舍友丙:“阿甲你又调皮了阿甲。”
到了教室,系草脸上两个硕大的黑眼圈让舍友们虎躯一震。
舍友甲颤巍巍的把手搭上系草肩膀:“虽然在下当年说过老大不哭!站起来撸!但是撸多了伤身啊老大!”
系草揉着太阳穴:“把他拎走,老子现在没力调教他。”
舍友乙凑过来,很担忧:“系草你没事吧?失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系草有点烦躁,摆摆手说我自己也搞不清楚,等奇葩来再说。
奇葩是他们系唯一的一个ALPHA——生理上是ALPHA灵魂估计是树獭,死宅一个,总是像没睡醒一样神情懒散动作缓慢。
舍友们面面相觑,有奇葩什么事?
这时奇葩慢吞吞的走进来,被系草召唤过去。
系草劈头就问,OMEGA那边昨晚是不是出状况了?
奇葩很茫然,为什么问我据说我是ALPHA啊。
不是说你们就跟雷达一样OMEGA一有动静就马上探测得到吗!
奇葩觉得站得好累干脆在前一排坐下,望天花板两眼放空:“你知道我对荷尔蒙不太敏感的……昨天ALPHA楼好像是有点骚动,不过我太困就继续睡了。”
系草觉得去问奇葩的自己也像个奇葩。
舍友甲在一边狂刷校园比比爱死:“昨晚有个OMEGA在校道上泪奔然后发情了,追出来的ALPHA抱着他绕了大半个校园回去专用宿舍滚床单。”
“……靠!”
舍友甲抱着手机星星眼求抚摸求表扬,系草看着他目带慈爱。
“跟那些被荷尔蒙操纵的愚蠢A/O相比,你偶尔还是有点用的。”
奇葩:我的膝盖中了一箭。
舍友甲:这是表扬吗QAQ
舍友丙一向是真相帝:“系草你就是因为发情的OMEGA失眠?你感觉到了?”
系草面目扭曲一言不发。
OMEGA发情期散发的信息素对能接收的人是多么丧心病狂的存在,大家都懂的。
舍友甲感叹:“老大果然是个强大的BETA,不愧是校草看上的……唔噗!”
系草收回拳头若无其事道:“我睡一下,阿丙等老师点名的时候叫我。”
其实根本不止失眠这么简单好吗!系草半夜突然惊醒,心跳急促而四肢发软,皮肤下某种东西鼓噪起来,他必须咬紧牙关才抑制住将要出口的呻吟。
这种状况许久才渐渐缓和,但身体依然不太听使唤,就像……在索求着什么,最后他发现自己居然站♂起来了!
随后他又羞又怒的撸了一发?
不,他又惊又怒的去冲了把冷水。
在宿舍的黑暗里呆坐了一会,他毅然抓起课本翻墙去教室了。
系草听说过某些BETA也会受到发情期OMEGA的影响,但没想到自己会突然来这一遭。
可能是之前OMEGA们在特殊时期都乖乖待在远离人群的地方,没有人上演午夜激情狂奔。
系草紧皱着眉,在梦里把那对愚蠢扰民的A/O揍了一遍。
下课后222宿舍决定去校外开小灶。系草周身环绕着“(没睡好)烦着呢别惹我”的险恶气场,惊了一路的无辜群众。
舍友甲突然鬼鬼祟祟的戳了戳他:“哎,是校草耶。”
耶你妹。
对面校草迎面走来,和身边三五好友谈笑风生。
系草板着棺材脸,目不斜视,步伐稳健。
三米,两米,一米,近了!
一米,两米,三米,又远了……
两人没有眼神对决,没有火花四溅,没有电闪雷鸣(?!),连肩膀都没擦,相距纯洁正直的一臂之遥。
身后传来此起彼伏的失望叹息,系草脑门上蹦起一根青筋。
事实上虽然系草在交锋中都采取主动攻势,但平时偶尔照面他从来不言语行动挑衅,似乎只当校草是个陌生人。
系草从小培养的观念,第一条是男子汉大丈夫,做人做事都要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第二条是用实力和作为说话,而非用嘴巴说话。他有和校草一较高下的念头没错,但无端滋事太下作,他不屑如此。
所以热烈盼望两草之间擦出各种意义上的火花的群众们,注定要失望了。
饭后四人回宿舍的路上,系草接起一个电话。
旁边的舍友乙瞄到来电人显示“糙汉”。
系草开门见山:“老爸,什么事。”
舍友乙:……!!!
系草爸直截了当:“我明天去深山工作,要去一个月,估计接不到信号,先告诉你一声。”

《足底下的恋人》完本[主攻:《足下的恋人》这部小说公开在明面的文案只有一句话,“此文只为了自己一个心愿,不建议阅读。”之前有人问过我这个心愿是什么,首先就是把祁东和凌道羲两个人的故事记录下来,但我相信这个心愿不是我的,而是他们两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