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获于你的猎物》完本[耽美 GL百合]—— by:沦恩

《寻欢作乐gl》完本[百合]: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白污子】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谁言龙生九子?偏巧荀欢便是那第十子即是那龙族的十公主貔貅圣兽偏生遇到这天杀的火爆脾气四大
谢息垣是一个表面上是个公司的小职员,实际上私下经营管理着一个并不正规的酒吧

某次发现周声的男友原来是自己手底生意的常客,周声是谢息垣的上司,为此谢息垣不自觉地去走近她两人才有了交集

周声一直当谢息垣是个比自己小得多的后辈,而谢息垣当周声只是个过着无趣生活的普通人

这是两个互相认为对方比自己弱小的人,恰巧能够互相扶持的故事

内容标签:阴差阳错 年下 三教九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息垣,周声 ┃ 配角: ┃ 其它:HE ================== ☆、第一章 “今天真的谢谢你了,周小姐

” 下班前,谢息垣叫住正要离开的周声

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袋包装精巧的巧克力,笑着伸手递给周声

“怎么了,不喜欢巧克力吗?”见周声没有立即做反应,她有些抱歉地问道

“喜欢,我吃的

”周声伸手接过谢息垣手里的东西,拿过来看了看,是个巧克力方块融在了一个小木勺子上,的确像是谢息垣会送的礼物

她望向面前站着的女生,轻轻地笑了笑说道:“谢谢

” 谢息垣只是公司里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职员,干着一些简单的工作,而周声则是公司管理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按理说她们是不应该有交集的,但周声对工作之外也还是尽职尽责,偶尔审查核实之余有了空闲也会指导一下其他事宜,谢息垣才会和她有过几次简短的交流

周声虽然平时不怎么说话,也是一副除了公事之外就不擅长交流的样子,站在人群中不是很会讨人喜欢的类型,大多数时候看起来有些闷

但谢息垣却挺喜欢她的,至少认为她不坏

见周声欣然收下了,谢息垣忽然松了口气,舒了一口气咧开嘴角就笑了:“你喜欢那就真是太好了,我还很担心你会不喜欢它而拒绝呢

” “不会,我很喜欢,谢谢你

” 周声说话的时候也是一副平平淡淡的样子,谢息垣知道她并不是因为无感或是其他什么,只是这个人就是这样子,会把情绪都按耐住收下去

刚说完,谢息垣就见到周声背后不远处正在门外站着的身影,林瑞是周声的男友,他是临近一家公司的高管,在工作上更能够和周声说得上话一些

对于他们两人的关系谢息垣也是这才知道的

“他在望你喔,那个是你男朋友?” “嗯

”周声点点头

“好嘛,那我先回去了

”谢息垣迟疑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保持着她那副轻巧的姿态,笑着摆手道了别

也许就是因为谢息垣总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周声才会时不时留神去关注她

在那一片办公区里,谢息垣看起来就像才刚刚从大学里走出来的——还没有从无忧无虑的校园进入到社会生活里,身上还留有少年们特有的稚气的人

好像什么都不担心,认为前路与周身都没有什么可怕的,周声见到这样的谢息垣,总是会想到那个年纪时的自己,还有后头迎面而来的是非纷乱

谢息垣家住得在市中心和郊区间的边缘,她回去之后稍微洗漱休息了一阵,便重新披上外套出门去了

从她住的地方距离目的地,驱车不过几分钟的时间,用走的也能够走过去,只是她现在车后座上放了些她刚刚采购回来的大量零食饮料,干脆就开车过去了

外面的街道上看起来两边都是些普通的小铺,有的比较破旧,外头挂着一些颜色难看的霓虹灯,比较这边已经属于郊区了

谢息垣走到一间酒吧旁的小巷子里,伴着一大箱子侧身走了进去,往里头走了十几米之后便能见到一个架在楼外的楼梯,谢息垣走了上去,在二楼的门前喊了一声

“粟粟,来帮我拿着这个

”见到来开门的女生,谢息垣把手中东西交给她,自己用背抵着门抬手抹了抹脸,一边吩咐着把箱子拆开,里面的东西摆到架子上

门内这间屋子里零零散散坐着几个女生,等谢息垣又把车里剩余的东西都搬上来了,她才挽起自己的袖子过去挨个打招呼

“阿垣你来啦!”陈忻怡趴在门框上朝她俏皮地笑笑,惹得谢息垣伸手一把揉乱她的头发,她也不在意,继续朝谢息垣用撒娇的语气说着:“阿垣,你买了什么好吃的给我们?” “就你事多,自己去看

” 对方吐吐舌头,谢息垣没再去搭理她,沿着走道往里面走

她刚刚进来的那道门外是阴暗不透光的狭窄巷子,而门内却是一副让人舒适的光景

这几天正要入冬,屋内开了暖气,走道和房间也很宽敞,虽然不会用奢华去形容这里的装修,就只是让人觉得干净而舒适的简单布置

“阿垣

” “今天忙吗?”走到一间屋前,她向门边一个端着杯子的女人问起来

“和平常差不多,刚刚有个客人打电话过来说今天晚一些的时候会带一两个朋友一起来

”“他做担保人?”“当然啦,电话里讲明白了

”“喔,可以啊,他有指名要谁吗?”“他还是想要心溪,但心溪今天不是出去了吗,我待会儿打电话问问,另外两个朋友也是第一次来,也就没说指名要谁

” “好啊,你看看她们的意思然后就安排下去吧,有什么事情随时找我

”谢息垣说完便继续往里走,最后走到了走廊尽头处的一间屋子

进去换掉了自己那件素色的外套,再出来时,她穿着的就是一身略显斯文的正装

但又不像她平日里在公司那样一板一眼,反而有些懒散随意的样子

“小垣你来啦,我先上去了喔

” “阿垣你来啦——” 门口路过的女生们都笑着朝谢息垣打了招呼,每一个都或浓或淡抹着妆,样子看上去十分赏心悦目

“小垣,现在就有个客人在楼下,安鹤还在楼上忙呢

”“我和你一起下去吧

”说着谢息垣便跟在安知身边,两人一同往楼梯间去了,下到了一楼时安知快了一步上前去迎上一个男人的面,用细软的声音招呼起来

“林先生今天辛苦了,待会儿要不要替你倒一杯红酒?是安知自己新买的,想和林先生一起尝尝

” “别急啊,今天我们时间很多!”男人似乎对安知喜欢得很,凑近一把搂住了她

安知迎合上去,笑笑:“今天大家都很忙,一会儿我们老板会亲自来把项目表拿给您

” 安知说完抬眼,却见到谢息垣猛地收住了往这头来的脚步,然后径直走到了旁边的工作房里

随即,安知就见羡清被从房间里推了出来,男人指着羡清问道:“这位就是老板?” 羡清一头雾水地就被谢息垣一把送了出去,但见到门外的景象,也就大致明白该怎么做了

她手指绕着脸侧的头发,走上前去笑着招呼那个男人

“林先生是常客,一直以来都感谢您的光顾了,在这边休息得还满意吗?” 见羡清把林瑞领上了楼,安知才探头进工作房里:“小垣,那个是你熟人吗?” “呃,不……”谢息垣有些微僵着表情:“但是认识,是我们公司最近一个合作的负责人之一,开会时路过见了几面

” “喔——他经常来哎,好像还挺喜欢我的

”安知想想说道

谢息垣摸摸脸:“不过她是我上司交往了还一阵子的男朋友……” 所以谢息垣才有些不知该做什么反应好,这个地方的第一层是间酒吧,二层是休息室和储物间之类,而三层,则是不对公众开放的一个个独立房间

从一楼的员工通道推门进去,就会发现其实还有通往三楼的客梯,但需要钥匙卡,所以一般都会由人带领上去

也就是个隐藏的非法姓交易地点

安知也好或者刚刚上去的羡清也好,包括最初谢息垣进来时见到的女生们都是在这里赚钱的人

——也就是记女

而一直在经营管理这个地方的人是谢息垣

虽然店里平常的事宜交由别人打理,但她几乎每天下班之后都会过来,只是基本都待在自己二楼的办公室里

除非临时有事发生或者人手忙不过来,她才会过去帮忙做侍应,就算偶尔有人见过她,都以为她只是这儿的一个服务员

在公司里谢息垣就只是一个小职员,她能见到周声的机会不多,就跟别说林瑞了

这之后,当偶尔周声出现时,她还是会想起来,然后犹豫起要不要告诉给周声——周声是谢息垣的上司,这个人不怎么善于交际,只是她在工作上十分认真,教导指点起公事来对下属们也总是很有耐心的,平日里看上去一副生活颜色很单调的样子

总的来说,人挺好

谢息垣托着自己下巴望着玻璃门外端着水杯路过的周声,这个问题已经让她在意了很久,她越是在意,就越是会去留心周声

如果她的身份就只是一个周声公司里一个小职员,那她当然可以过去告诉她

但她偏偏是经营着那个“记院”的老板,所以这种事情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去碰

那天正好是周末,公司里同事们都走得早,谢息垣结束了最后一点工作才收拾收拾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时她才发觉天有些下雨,反正自己也没带伞,只好原地等上一会儿

“没带伞吗?” 有人站到了自己身边,谢息垣回头见是周声,闷声点了点脑袋

对方撑开自己的伞,对她道:“你去对面乘公交回去吗,我送你过去吧

” 谢息垣又点点头,说了声谢谢

“从昨晚开始天气就一直太好,出门要记得带伞,别淋着雨,容易感冒

”周声边走边开口说着,声音不紧不慢

谢息垣跟在周声旁边应着,尽量放低身子,因为到真正并肩一起走了她才发觉自己比周声高出好些,而周声举着伞总是有些不方便

“让我来吧

”她干脆伸手去接过伞来,周声顿了顿,以为是自己让她淋湿了,便也任由她去举着伞

谢息垣想起今天早上去茶水间时碰巧撞见了正在打电话的周声,她猜得出电话那头的人是林瑞,听周声的话,她似乎想约林瑞今晚周末一起吃晚餐

现在已经是晚餐时间了,而周声又是一个人,想也知道林瑞推辞掉了她

想来是因为前几日林瑞约了安知吧,今天又是周五,他不放过今天这个时间也正常

谢息垣余光留意着身边的周声,不知在想些什么

周声侧过头时才发现谢息垣另一边肩上的外套几乎都淋湿了,她们走到屋檐下,周声伸手去摸了摸谢息垣的肩

“你怎么不好好打伞,现在天气冷,衣服没那么容易干的

” 谢息垣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她只是按照自己一直以来的习惯

张了张嘴刚说个没事,就听周声继续道:“你现在不觉得是因为还年轻,等到再过几年你就会知道要注意身体了

” “我真的没事啦,不用担心我

”谢息垣朝她笑笑,然后随意拍了拍自己肩膀上落的雨水

“那你回去路上小心别着凉了

”周声收起了伞

“对了——”谢息垣叫住正要离开的周声,等周声转过身来望着她,她一时间又什么都讲不出来

周声就站在那儿,谢息垣沉吟了片刻,最后断断续续地开口

“我想……想在这附近吃晚餐,你有什么推荐的餐厅吗,带我去好不好?”

周声并不是谢息垣会感兴趣的类型,从几年前谢息垣入职没几天两人就见过面,但一直没有除了公事之外的交集

在公司聚会或者其他活动时,谢息垣往往是在热闹里很受欢迎的人,而周声恰巧相反,她总是一言不发地坐在边上

也不是厌恶这样的场合,只是周声的性格就是那样不惹人注意

如果不是那天林瑞的插曲,谢息垣是无论如何也都不会注意到她的

“天气冷,你注意别着凉了,围上围巾再来

”周声淡淡地说着

两人难得在茶水间前遇见

她总是那样,如果说除了公事之外她还会讲些什么什么的话,就是像这样叮嘱谢息垣

谢息垣笑笑,而这个笑容在周声看来,就像是个身强体壮不管不顾的小孩子

当然,实际上周声年龄也的确要比谢息垣大上许些,在她眼里的谢息垣就是个精神不错的年轻人

“对了,你生日是什么时候啊?”谢息垣忽然转头问她

周声一滞,不明白这个人又在想些什么,便问道:“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其他人的生日我都知道啊,你的从来没问过

”谢息垣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一边往自己的咖啡里加了一大勺糖

周声视线望着她的动作,正在她以为谢息垣口味偏甜些时对方抿了一小口,然后皱着眉说太甜了真难喝

周声递了几包冲咖啡用的奶精给她,就听她在那边不依不饶地问着:“告诉我吧,告诉我吧?”那语气在周声听来,多半是撒娇的成分

“二月的最后一天

”她说

谢息垣又笑了起来:“我会记住的喔!” “不,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周声说完,却见谢息垣认真地看着她,告诉她:“算的——” 说完后谢息垣想了想,又问道:“生日一个人过吗?” 话音没落,她又自己驳回了自己:“不不,你的恋人会陪你

” 周声见她那反应就有些想笑,轻轻勾着嘴角应了一声:“嗯

” 其实谢息垣对周声的生日并不感兴趣,前面说的那些也不过是张口就来的慌,她只不过是想找个话题切入到林瑞身上

周声看起来好像和林瑞的关系一如往常那样相安无事,所以周声到现在仍是不知道的

“她很可怜

” “什么?”粟粟低头问头枕在自己腿上的谢息垣

“不知道,我就是有这种感觉

”谢息垣脸上盖着她无心再看下去的书

“我知道这非常不应该,但我看着她的样子心里就是有这种感觉,而且我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哪儿来的

” 谢息垣说着就坐了起来,她脸上的书也直接掉到了沙发上

粟粟在玩着自己的手机,旁边安知刚刚拿了订的外卖走到桌边准备拆开吃

谢息垣转过头朝她们俩扯着声音说道:“不是,你们没有见过她,她那个人就是有种很……怎么说呢,那种会被人欺负了也忍着默不作声的感觉

” “你是说你的上司很好欺负吗?”安知嘴里含着筷子再旁边说道

“不,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那种感觉,我是说,只是她那个人给我的感觉

”谢息垣承认自己没办法好好描述出来

她之所以这么认为,倒不是说在事务上周声很好说话,而是她作为自己在私下与人相处时,她总是那副不会主动示意什么的样子,不会表达自己的不满或者任何情绪

任何你对她做出的表示都像是一颗扔到水潭里的石头,坠落下去的时候会有一声“扑通”的水响,但很快水面就会恢复平静,石头也慢慢沉到了水底

靠近这片水潭的人,会很容易误以为它能咽下很多东西

但实际上,那些被扔下去的东西并不是消失且不留痕迹的,只是都在水潭深处静静地躺着

粟粟瞥了谢息垣一眼,本想说点什么,但看她那副样子也就作罢了

“这个地方,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合理

”谢息垣把文件平摊在周声的办公桌上,然后指了指上面的表格

周声扫了几眼,然后向谢息垣一点一点解释起来

其实她说的话,谢息垣基本没听,她并不是不懂那些地方,她只是想找个借口过来

结束后谢息垣从门口装作一副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事情的样子,转身回到了周声的桌前道:“这个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有其他问题我要随时问你的,所以你得赶紧加我

” 她故意摆出一副很强硬的姿态凑到周声面前:“不许忘记,这很重要

” 周声无奈地笑了笑然后说着好,见她答应谢息垣才收起那副浮夸的表情

“那好,我先回去了喔

” “嗯

” 谢息垣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便收到了一条来自周声的讯息,她对着手机屏幕笑了笑,然后才把手机收起来——既然周声是那样被动的性格,自己干脆就蹬鼻子上脸直接强硬一点,只要是无伤大雅,即便是耍赖周声大概也只会无奈地笑笑然后默许她
《云卧长安(GL)》完本[耽: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月鹿、景秀、闻人贞、谢良玉 ┃ 配角:张灵蕴、赵青君、景睿之 ┃ 其它: ☆、第 1 章赵夫人闺名青君,出自吴郡赵家,祖上做过太宗、仁宗两朝尚书令,到她父亲这代,蒙荫入仕,位至正四品京兆府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