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卧长安(GL)》完本[耽美 GL百合]—— by:多吃快长

《俘获于你的猎物》完本[耽:谢息垣是一个表面上是个公司的小职员,实际上私下经营管理着一个并不正规的酒吧。某次发现周声的男友原来是自己手底生意的常客,周声是谢息垣的上司,为此谢息垣不自觉地去走近她两人才有了交集。周声一直当谢息垣是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月鹿、景秀、闻人贞、谢良玉 ┃ 配角:张灵蕴、赵青君、景睿之 ┃ 其它: ================== ☆、第 1 章 赵夫人闺名青君,出自吴郡赵家,祖上做过太宗、仁宗两朝尚书令,到她父亲这代,蒙荫入仕,位至正四品京兆府尹

夫家是清河张家旁支,自江南而来的少年富商,祖辈定的婚契

赵夫人出嫁那天正逢靺韍骑兵奔袭帝都,彼时神宗还在洛阳赏花

这场突袭来的让人措手不及,谁也没想到靺韍人能绕过铁锁三关,兵临京城

就算是靺韍人自己也没想到,这场捞一票就走的突袭,会变成长达数年的战事

名将崛起,帝王换位

待到今上登基即位,赵夫人的父亲、哥哥已经故去

因为父兄临危不惧,守城而死,夫君倾尽家产以资助守城

朝廷追封其父为纪国公,哥哥为纪国郡公,其母为一品命妇纪国夫人,她则是二品纪国郡夫人

“小姐

” 帘外一声轻呼,惊醒了沉思的赵夫人

“阿语,什么时辰?” 进来的人笑了笑,拧了手帕递给赵夫人:“早着了,你一路车马劳顿,何不歇息

” “不把这事办妥,我心里怎么能安稳

”赵夫人擦擦脸颊,“睡了?” “小娘子睡的可香了

”阿语接过帕子,眉头皱起,“张家来的那些孩子,不知道夫人看不看得上

” 赵夫人站起身往外走,淡然道:“一国三帝师,二朝七宰相

清河张家何等显贵,能送来些旁支的孩子已经是给了面子

”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拿些陈年旧历,还真当自个脸上贴金了

”阿语随着她往外走:“郎君的这身体每况日下,要不是拖不得了,去江南寻也是好的

” 赵夫人突然抬头看了眼天色:“底子清就好,免生祸害

先看看孩子吧

” 阿语看着夫人笔直的背影,心中叹息,这些年夫人辛苦了

当年长安围城,郎君守城中了流矢,这些年一直是药汤拖着

家里上下都是夫人打点,郎君身体也养好些,谁料到今年入了春就倒下,大夫说是熬不过这个冬天

郎君和夫人这些年,她都看在眼里,也说不清为什么,说是时好时坏,好的掏心掏肺可又多几分客套,坏的时候各在各院子里,老死不相往来一般

唉,明明该是神仙眷侣般的一对人儿

张瑜是清河张家二房的嫡系长子,今年三十有五,是个不管事不生事的弥勒佛

平日也就每年祭祖的时候忙活,那时候各家都回祖宅,有些事情想管也轮不到他

一年到头守着祖宅,管的全是乡下亲戚鸡毛蒜皮的小事

所以赵夫人来挑选过继孩子的这件事,他是十分热心

把孩子送人的事,家境好些的人家当然不愿意

高门望族更是看中名望,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张家在清河虽是名门望族,但旁支众多,怎么能个个顾全

赵夫人虽然父母兄长皆不在,但她自己领着纪国郡夫人的章印绶佩

听说张辰祖上经商,一脉传下的家业,想来也不差

这样的家世,加上张瑜有意放出风声,自然不少人动心

赵夫人和张瑜在祖宅大厅落座,女婢上了茶,张瑜抿了一口:“郡君,原说是在祠堂的,实在是......”赵夫人是二品纪国郡夫人,张瑜虽然是举人身份,安礼是不能和她平起平坐的,叫一声郡君也是理所当然

赵夫人知道他是实诚人,许是在这乡下惯了,到没有世家大宅里面那些弯弯曲曲的心眼,也没有乡间的陋习

当初他一口答应,还允诺在祠堂过继改谱,以示郑重

大概没有想到这无关任何人利益的事情还会被阻扰

乡间惯来有女子不入祠堂的规矩,赵夫人自然明白,轻轻一笑:“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到叫叔公受累

” 张瑜摇摇头,叹了口气没说话

他自娶亲后被放逐在这,已经十年有余,什么心都淡

可连这小事都做不了主,仍是心中淤塞

他转头吩咐仆从:“孩子们都在偏厅候着,你去唤他们过来

” 等了片刻,仆役领进来十几个孩子,年长些的有十一二了,最小的还要人牵着

来之前都嘱咐过,这些孩子中机灵的带着其他人一起问安:“本家大爷好,赵夫人好

” 张瑜笑眯眯的点点头,赵夫人也颇高兴,微一颌首,唤道:“阿羽

” “是”阿羽端着托盘走上前,“各位小郎君小娘子好,这是夫人给的见面红封,各自取一个吧

” 檀木托盘上大小一样但用不同布料做的钱袋,小孩子们不管是在家还是到了祖宅,都是被千叮呤万嘱咐过的,这时候就是最皮的也不敢妄动

“谢谢夫人,谢谢这位姐姐

”人群里站出一个男孩,约有□□岁,眉清目秀,说话的声音清脆干净

他拿了一个,却是给最小的挂在腰上,接着又拿了一个给稍大些的,依次将钱袋分给同伴们

“这孩子倒是机敏又懂事

”赵夫人轻声说

张瑜倒是不太喜欢:“是会来事,但既不长又不尊

”怎么轮到让他分配,太会来事未必好

他声音压的低,刚刚可以让赵夫人听见

赵夫人几不可察觉的眼睛闪过一丝玩味

分配好钱袋,小孩们都很开心,乖乖几排站好

阿羽柔声问:“还不知道小郎君小娘子们都叫些什么?几岁了?” “张庆,九岁

” “张康伯,十三岁

” “张广,六岁

” “张七娘,五岁 ” “张小碗,八岁

” “张九娘,四岁

” “张迎丝,七岁

” ...... “回夫人话,张襄,十岁

”是那个分钱的男孩

“平日都做些什么?” 都是农家的小孩,无非是砍柴烧火,放牛养鸡...能上私塾的不过二个男孩

赵夫人是吴郡耽美文库 腐书网出身,夫君虽然是商人,但也是江南长大,一身都是书卷气

这也是当年被赵府尹选为佳婿的原因

阿语到不曾想到,只有两个孩子识字,转而望向自家小姐

赵夫人看了一眼张襄,这孩子是有些鬼机灵,家里那些家业总不能找个蠢笨的

但要是不仁厚,自己那小侄女如何是好

虽然是哥哥的孩子,但嫂子走的早,自出生就养在她身边

想到自己那小侄女,赵夫人这心里就软了

她哥哥最是宠爱她,她和琳然嫂子是青梅竹马的情谊,这里面的情分更是和别人家小姑嫂子不同

断断不能找个厉害的!不然她家那爱哭鼻子的小娘子还不被欺负的死死的

赵夫人这样想着,已经将张襄和几个看起来精明干练的孩子给剔除

她心思千回百转兜了一圈,面上依旧和和气气:“可有会算数的?” 这话问的理所当然,她夫家本就是从商,字可以不认识,算术却不能差

私塾里面不过教些《孝经》《五经正义》,他们这个年纪大概学到《论语》《诗经》

像是《五经算》、《三等数》之内,他们先生也未必看过

堂下沉默片刻,突然从外头跑进来一个女童,约么五六岁,穿着打补丁的衣裳,模样还算干净

短胳膊短腿的,眉眼还未张开,却是一脸小大人的气势

赵夫人见她看着自己,也不见局促,倒像是在寻思考虑

赵夫人招招手,她却纹丝不动

张瑜搁下茶杯:“张小哭,赵夫人让你上前,还不过来

” 赵夫人眉梢微微一挑,笑了笑,温柔道:“无妨

” 那女童往前走了几步,做了个揖,仰头说:“夫人好

” 阿语看她圆圆的小脸一本正经的模样,不由有些好笑又有趣

却见自己小姐居然欠身道 :“小娘子也好

”也是一副正经模样,全无半分玩笑

那女童微微颌首,到是颇有气势,只不过开口说话奶声奶气的泄了几分:“听说夫人此来,挑选过继孩童,不拘男女

” 乡下过继孩子传宗接代,当然是要男孩

这次本家大爷却说不限男女,只要合适

“是

”赵夫人点点头

女童听了眼睛一亮,笑道:“我会算数,夫人问吧

” “你这般自信?” 女童点点头:“ 《孝经》、《论语》我不爱读,诗词、史记,只略通一二

算术,夫人尽管考

” “张小哭,你骗人,你家连条裤子都买不起!” “就是就是,哪里看得起书,小怪物!” “小怪物!小怪物!” 小孩们炸起来,吵吵嚷嚷要把房顶掀开

张瑜当然要拿出气势,他一拍桌子:“吵什么!” 顿时大厅里鸦雀无声,张瑜轻咳一声:“咳,张小哭,说话别太大,小心兜不住

” 张小哭看了一眼本家大爷,小脸波澜不惊:“夫人请出题

” 赵夫人却是来了兴趣,笑问道: “你说诗词、史记略通一二,那算术岂不是十分精通?那我且问问你,若你是我当挑个什么难题

” 张小哭浅浅眉毛扬起,想了想郑重的说:“精通不敢当

算术十册,最有名的当然是百鸡之问和鸡兔同笼

” 鸡兔同笼问的是——“今有鸡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鸡兔各几何? 百鸡问题问的是——“今有鸡翁一,值钱五;鸡母一,值钱三;鸡雏三,值钱一

凡百钱买鸡百只,问鸡翁母雏各几何

” 赵夫人听她这样一说,便知道这孩子肚子里确实有几分墨水,并不是夸夸而谈:“那依你之见,这两题如何解?” 张小哭正色的说:“这两题并不难,我之前已经解过

我以为,算术于商,不在于知其数,而在于,知如何将一变十,将十变百,百变万

” 言之有理,大商人在于生财之道,而不是精打细算,那是账房先生的事情

赵夫人心中已有几分满意:“若账目不清,如何经商

账本就是商人根基

” “天子远坐高堂,未必知道天下之事

但这不阻止始皇帝一统天下,武帝伐匈奴,太宗开盛世

” 赵夫人一笑:“那就是说账目并不重要?” 张小哭一揖到底,起身朗声道:“不,是重中之重

张小哭低头垂目,面无表情,好像面前站的不是她父母姐弟

她爹气的脸通红,指着张小哭说不出话来,吼了一句媳妇:“别哭了!” “我这十月怀胎生下来啊,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我能不心疼吗!作孽啊....作孽啊....”张小哭娘亲泣不成声,胃都绞着疼

张小哭叹了口气,把地上的钱袋捡起来,很重,这是赵夫人给的安置费

本来是该本家大爷处理后续的事情,但张小哭想想还是自己来吧

三年,不管自己过的如何不顺心,但这三年的养育之恩绝不掺假,点点滴滴都在她心头

张小哭拿着钱袋对她爹说:“爹娘,这钱你们拿着,把屋子修修,买块地,买头牛

明年就能给姐姐说门好亲事

” 张小哭他爹是老实庄稼汉子,一听怒了:“我家还没穷到要卖女儿!这巴巴的送人家,家里对你不好么!” 好,爹娘都是老实人,姐姐稳重,弟弟乖巧,邻里和睦

可再好又怎么样,日后还是要被逼着结婚生子

她不贪慕富贵荣华,但二十几年的见识,属于现代人的灵魂咆哮着诉说着——不甘心! 不甘心困在这方寸之间,鸡鸣起床,劳作终老

不甘心日后媒妁之言父母之命! 不甘心日后出嫁从夫! 她来到这个世界,就该去见识远处的风景

万国来朝的太极宫,烟花三月的广陵城...... 那些名士风流,那些五陵年少,那些巾帼才女...... 这是难得的机会,听本家大爷的话,纪国公府赵家真是显赫富贵

何况最最重要的是,家中无长辈

女主当家

赵夫人长年经商,必定比寻常人家开明许多

日后就算想离开,手中也有余钱,到时候哪里不能去! 如果留在这乡间,别说儿童,就算爹娘这样一家之长,手里也没几个闲钱

家里世代耕种,又笼罩在大家族阴影中,就算肚子里有生财之道,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张小哭当然是铁了心要走的,现在一时心软,日后万般劫难

“爹娘,我这一去,一来不改姓,二来家里富裕不少

旁人只不过是嫉妒,何必计较

她们巴巴的把孩子送了,赵夫人还看不上了

姐姐,我走了,你好好照顾家里

” 张小哭一边劝说,一边已经悄悄地将赵夫人之前给的红封塞给姐姐

纵然爹娘不嫌弃女儿,但家里毕竟有个弟弟,贴给姐姐肯定会少些

接过女儿递来的钱袋,沉甸甸的钱袋也让男人的心沉下来

这些钱对他家意味着什么? 彻底的改变!买一块的田!买一头牛!还能给女儿置办嫁妆,余下的钱留给儿子,以后可以找一家好人家的媳妇,都不要举债! 张小哭将爹娘的表情看在眼里,心里石头落下

木已成舟,既然决定把女儿送给人家养,少不得千叮呤万嘱咐,之后哭哭啼啼的分别

马车缓缓而过,熟悉的景色渐渐远去

三年啊,待了三年的地方,家、亲人、乡亲父老...田埂、大树、犬吠......三年的光阴,三年的快乐,三年的煎熬

“妹妹

”软软的声音打断了张小哭的思绪

赵夫人的侄女,名月乌

长的软糯可人,生在长安,养在长安,说话却带着三分江南烟水之气

张小哭看着她,没忍得住,伸手戳戳月乌的脸颊

赵家小小姐显然没想到,这个新来的妹妹这么大胆,潺潺的抿抿嘴

小姑在前面车厢离得远,语姑姑在外面离得近,不过...月乌看了一眼张小哭,决定先原谅她

许是为了让两个孩子培养感情,安排了让两个小的独处

这辆马车铺了软垫,躺在十分舒服

赵夫人自己则在另一辆车上看账册:“两个孩子处的如何

” 阿语伸手替她按按肩膀,笑道:“好着了,难得小娘子这样不怕外人

张家那孩子哄得她开心的很,我过来前听车里笑的咯咯欢

” 赵夫人心满意足的感慨:“难得月乌喜欢

不过那孩子不像是会哄人的,眼底傲的很

” “谁叫我家小娘子招人喜欢

皇后都夸!”阿语得意的说

她陪着赵夫人一起长大,两个说是主仆实在姐妹一般

“不过那孩子,不像一般的孩子

” “你这话说的

”赵夫人拍拍她的手,示意她歇歇

“确实早慧,不过其实比堂下那几个还要孩子气,那眼神不像是贱养的,有傲气

看起来就不像是脾气软的

” 阿语一惊:“那夫人你还?” 赵夫人拿起账目笑起来:“脾气不软没事,心眼软就好

” 张小哭当然不知道,赵夫人没见到她人之前已经注意到她

毕竟老管家在张家庄转悠的有二个月,货郎、云游道士、外乡路人各种就派遣不少,虽都是家仆伪装的,唬住下乡人套些话却也容易

“话说这花仙子带着小精灵们在林子里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出路

回头一看,小精灵们已经只剩下二个

原来是蜘蛛妖布下了天罗地网丝,这天罗地网丝无色无味,小精灵们飞过的时候一碰带就会被粘住!” “啊!”月乌被吓了一跳,抱着被子角,眼泪汪汪的看着张小哭

张小哭倒了杯水,拿了一块点心,欢快的吃起来

虽然讲的口干舌燥,但她还是很满足的

在农家的时候,天未亮女人就要起床,姐姐要帮娘烧饭

吃了饭,爹就要去田里

农闲的时候要去服农役,每年三个月

农役完了还要去族田干活

娘要纺线,自己就跟着姐姐放羊打猪草,拾柴喂鸡...一年四季忙不完的活

除了弟弟,弟弟要去学堂

“...花仙子...”月乌拉拉妹妹的衣角,不过几天的时间,她已经觉得妹妹很厉害很厉害,除了小姑和语姨,新来的妹妹最厉害,什么都懂,还会讲故事
《哑儿》完本[耽美 现代都:破布衣,旧草鞋,裤子上开了好几条大口。许宁第一次见到哑巴时,他正被村里的孩子追赶骂着傻子,浑身脏兮兮。只有那双眼睛,乌黑执拗,好像会吃人。笔挺军服,锃亮的枪,身后跟着一排大头兵。许宁再次见到哑巴,他已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