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儿》完本[耽美 现代都市]—— by:YY的劣迹

《云卧长安(GL)》完本[耽: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月鹿、景秀、闻人贞、谢良玉 ┃ 配角:张灵蕴、赵青君、景睿之 ┃ 其它: ☆、第 1 章赵夫人闺名青君,出自吴郡赵家,祖上做过太宗、仁宗两朝尚书令,到她父亲这代,蒙荫入仕,位至正四品京兆府
破布衣,旧草鞋,裤子上开了好几条大口

许宁第一次见到哑巴时,他正被村里的孩子追赶骂着傻子,浑身脏兮兮

只有那双眼睛,乌黑执拗,好像会吃人

笔挺军服,锃亮的枪,身后跟着一排大头兵

许宁再次见到哑巴,他已经是闻名遐迩的“哑将军”

只有那双眼睛依旧没变,乌黑黑地直望过来,好像要把他吃了

“许先生

”副官走上前,表情古怪地道,“我们将军说,想娶您回去做姨太

” 许宁起身,像十年前一样把书甩在哑巴脸上

阅读提示: 1、民国正史背景

毕竟是小说,有虚拟部分,不要当做历史参考

2、非双洁,但1V1

哑巴攻是行走的人间巨炮,与许宁重逢后,此炮收归家用

3、如果你看文时没有又哭又笑想要打我,那肯定是雪下得还不够认真

内容标签:民国旧影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主角:许宁 ┃ 配角:段正歧

烈日独挂高枝,树荫下,夏蝉发出垂死的鸣声

正是晌午,整个山村都被酷暑炙烤着,土泥里冒出热气,蒸得院墙上的野花也无精打采

许宁坐在树下,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风,书挡着他的半张脸,露出光洁的下巴,小腿从长衫下露出一星半点,那白色刺得人眼睛发疼

他正有了些睡意,浑浑噩噩要入梦去会见周公,却突然被阵大喊给惊得一抖,书掉在了地上

“抓住他!” “别让他跑了,这傻子刚咬了我一口

” “揍他!” 慌乱的脚步声和急促的呼吸逐一逼近,许宁刚一睁开眼,就看到一个小黑炭在地上囫囵滚了两圈,翻到自己面前

那张不知黏了哪里脏污的小脸,惊慌失措地看向他

倒地掀起的尘土纷纷扬扬,沾上许宁的长衫下摆

正在此时,身后的几个小孩也追了上来

“傻子在那呢!” “嘘,小声点,那是……” 许宁抬头看去,几个小孩有些犯怵了

他们此时才想起家里大人嘱咐的,没事不要靠近这处院子,要不免不了回家挨一顿竹笋炒肉

可现在他们不仅进了院子,还似乎冒犯了院里的主人,几个半大小子慌张地对视,这是回去要被打断腿了吗? “你们……” 把几个小孩的表情尽收于眼底,许宁觉得有趣,慢慢坐起身来

他坐直了身子,小屁孩们才发现,这人腿脚似乎是有些不好的,一只脚不能着地,只能悬在空中

可这可笑的姿势,却丝毫没有损害他的威严——最起码是在孩子们眼中的威严

因为这人长得实在是好看,在孩子们天真的想法中,好看的珍贵的事物,都是值得敬畏的,像是母亲珍藏在红布里的银钗,像是城里那些衣衫整齐、神色倨傲的贵人,这些是他们碰也不能碰的,在这份好看背后,藏着的是身份地位的千差万别

当前一个孩子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老爷,老爷饶我们一次吧!我们不是故意闯进来的

” 仿佛一声令下,孩子们下饺子一样跪在地上,愣是把许宁的后半句话堵了回去

他的思绪一断,竟想不起来自己原本想说的话,而在看到那稚嫩面孔上的畏惧与惊恐时,心里的那些意趣全都烟消云散,化作一份沉闷的不甘与苦痛

“走吧

” 他闭了闭眼,只能这么说

孩子们像是得到赦令一般撒腿跑开,然而,却不是所有人都走了

直到这时候,许宁才有功夫打量半跪在自己身前的黑娃儿

他一身的破布衣衫,脚上的鞋子张了大口,露出乌黑的指甲和满是污垢的指缝,瘦小的身躯犹如骷髅,好像下一瞬就会化为尘土,再也爬不起来

面对许宁的打量,黑娃儿忐忑地揉搓手指,眼神像惴惴不安的小兽

不过却是一只聪明的野兽,至少他知道谁是惹不起的,又知道怎么去利用这份惹不起,为自己换来安宁

像是被许宁锐利的眼神刺到了,小黑娃儿哆嗦一下,往后爬了些

他低着头,紧扣着地面的手指却暴露出心底的恐惧

哦,原来狐假虎威的小狐狸,也会懂得害怕

许宁,就在这一刻莫名起了好奇心

这份可能在未来引动狂风骤雨的好奇,最初却只是一滴无意坠下的露水,无声地融入干涸的土地中

“你叫什么名字?” 黑娃儿抬头,黝黑的眼睛定定看着他,下一秒,从那干裂的嘴唇里发出来的却是沙哑难听的“啊吧”声

小哑儿啊啊呀呀了几声,喉咙里像是有火焰在灼烧,眼里露出痛苦的神色

这是许宁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他微微愣怔,原来这孩子竟是一个哑巴

“少爷!” 许宁正有些不知所措,院里跑出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他喊着许宁,眼中有着一丝责怪

“您怎么又穿成这样出门!”忠仆挠心挠肺地道,“您这样,让我怎么去九泉之下面见夫人

” “我怎么了,槐叔

”许宁转身,无奈无道,“就算你要去找我娘打小报告,可惜,你要去见她,至少还要等三十年呢

” “光天化日,光天化日之下,少爷你竟然这样衣不蔽体

”槐叔心痛难忍地指着他,“家风何在,家风何在啊!” 许宁低下头看了眼自己,莫名其妙

“我穿了呀

” 老槐一口心血差点呕出来,那哪里叫穿了?只披了件长衫,下面竟然是没有穿外裤,露出白花花的小腿,白得刺眼

现在新朝初建,虽说风气已经比前朝开化了许多,可满大街除了那些桃红柳绿的女人,哪有见一个正经男女穿这幅模样? 许宁低头,顺着他目光看下去,失笑

“槐叔你也太介怀了,我腿不是受伤了么,没穿外裤只是为了方便上药

” 老槐怒其不争道:“方便,方便!要是被老爷看见,怕是又要打断您一条腿

” “那就让他打,反正我是逆子

” 许宁说这句话时,眼里闪过黑沉沉的光

气氛一时安静了下来,老槐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小心翼翼地看着少爷的脸色,认输般叹了口气

“伤口还没好,我抚您回屋休息

” 许宁倒是一点不在乎,伸出手就让老槐搀着自己,他自个垫着一只脚,一跳一跳地往院里面走

只有一双眼睛,留在原地一直看着他们,流露出不引人注意的艳羡

他听着这一老一少鲜活的对话,感受他们对彼此的关心,又看着他们一点一点远离自己,像是一个光彩陆离的世界就此抽离,按在地上的手不由地收紧,把泥土都掐进指缝里

有人却突然回过头来,像是想起被遗弃在角落的人

拐着一只脚的少爷被阳光刺痛了双目,微微眯起眼睛,而小哑儿却可以看清他的每一寸容颜,一厘一毫,他从未如此仔细地看过一个人,像是刻进了心里

只听见许宁笑着道: “小哑巴,跟我过来

” 躺在床上的人倏然睁开了双眼

屋顶是一片漆黑,窗外还是朦胧夜色,他却因为做了一个故梦,毫无睡意

“爷

” 睡在他旁边的女人被惊醒,迷迷糊糊地缠了上来

“怎么了,爷,还不睡么

”她娇笑道,“您要还有需要的话,吩咐一声

”话音刚落,她就意识到自己触犯了禁忌,面色惨白地闭上了嘴,再顾不得卖弄娇俏,连爬带滚的下了床,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是奴错了,是奴迷糊了

奴说话不敬,求爷饶命!求爷……” 他披起衣裳,看也不去看那跪在地上脸色惨白的女人,只是敲了敲床沿

很快,就有贴心的下属走了进来,见了屋里这场面也毫不奇怪

“爷

” 男人没有说话,下属却明白了他的意思,走上前将那惊恐万分的女人带离屋子

女人涕泪直下地恳求,却没有唤来任何怜悯

两人离去后,男人支着腿坐在床上,像是在思索什么,月光照在他凌厉的眉峰上,显着几分冰冷

屋外哭声越来越远,越来越轻,最后归于寂静

他突然觉得有些无趣,便起身走到一边,翻弄着书架

手指划过一本本书籍,抽出其中一本

封皮上写着几个字——《地狱菩萨本愿经》

再一翻动,各种生前作恶死后受难的凌虐手法,尽显于眼前,毛骨悚然

男人思绪微微停顿,想起自己第一次接触到这本书的场景

试问,对于一个不识字的哑巴,谁会拿一本深奥晦涩的佛经来启蒙呢?可这世上,偏偏就有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他像是怀念起什么,嘴角带起一丝笑意

在阴森森的屋里,却令人不寒而栗

那时候的阳光总是毒辣的

小少爷一时兴起把小哑巴带进了屋,没有顾虑那么多后果

他随手翻开一本书,正好是《地藏菩萨本愿经》

“……舍邪归正,求出无期

”盯着这几行字,他讽刺一笑,转而道:“小哑巴,既然你没有名字,我便替你取名可好

正歧,莫正歧

” 适时,小哑巴根本不识字,听不懂他的胡言乱语,也不明白这名字里有何深意,是寄托了不能寄托的,还是压抑了不愿被压抑的

他只看见许宁把那本经书扔到一边,就坐到一旁大笑起来

哑儿从来没有见人这么笑过,明明是在笑,却更似在咆哮怒吼,在愤懑不甘

他不开心吗?小哑儿想,村里的那群孩子打他嘲笑他时,他也是不甘心的,恨不得叫那些人偿还百倍,却因为难以实现,而愤怒难过

难道眼前这个好看的人,竟然也会有和自己一样的烦恼么? “哎,少爷,您怎么又把经书扔了?” 老槐从一边走过来,连忙捡起许宁扔在地上的书

“抄写完一千遍,老爷才许你回去,您莫不是忘了?” 许宁停下笑声,道:“就算是抄一万遍,我也变不成他想要的模样

他让我抄这二十三恶业不过是想折磨我,槐叔,既然如此,我为何要让他得逞?” 他捡起老槐递过来的经书,嫌弃道:“看看,若有众生,不孝父母,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若有众生,出佛身血,不尊佛经……哈,这无间地狱这么容易去,我早该下地狱百八十遍了!如此,怪不得地藏菩萨总也成不了佛呢

” “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老槐连忙堵住他的嘴,脸上忧郁,“少爷,您这是怎么了,自从大病一场怎的就像变了个人

要是从前的你,如何会说这样大不敬的话

” “大不敬?我不过是……好了好了,槐叔,我不说就是

”看见忠仆脸上悲痛怜悯的表情,许宁住了嘴,也不去提醒他自己早过了十六,算不得童言了

他转而对小哑巴招了招手,“过来,我给你取的名字可喜欢?” 这个呆呆小哑儿,如何能理解少爷心里的苦闷呢?老槐心想,看了眼小哑巴

谁知小哑巴竟然是点了点头,怕许宁不明白他的心意,又上去抓住那本经书,紧紧抱在胸前,嘴里啊啊呜呜的,像是在告诉别人,这名字既然已经取了,就是他的,其他人再也夺不走了! 许宁一怔,继而大笑

“好,既然你这么喜欢这名字,就留下吧

” “少爷是要收留他?”老槐一惊

“不行吗?”许宁挥了挥手,“我被关在这里反正无趣,就当养只小狗儿解闷了,槐叔,你说我教他识字如何?” “可,可他是哑巴啊!” “谁说哑巴不能识字?我偏要教出一个经天纬地的哑巴

”许宁看向小哑儿,“不信你问他

小哑儿,我帮你取了名,你过来跟我读书,你可愿意?” 哑巴二话没说,跪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头,他没有什么见识,只知道村里去读私塾的小孩都是这么拜师的,便只能用自己有限的见识来表示最大的诚心

哐哐哐,许宁看着小哑巴磕青了额头,本来黝黑的一张脸显得更丑了,微微一笑:“好,小正歧

如此,你就是我许宁第一个学生

” 小哑儿神色兴奋,感觉这人无论行为言语都是那么有趣,又如此好看,比他见过的所有人加起来都强过百倍!而自己能跟着他识字,简直是再幸运不过了! 可这幸运却是来自一人的施舍,施与舍,既然是旁人赠予的,总有收回的那一天

可惜那时候的小哑儿却还不知道这一点

“爷,老爷有信

” 下属在门口轻唤了一声,惊醒陷在回忆中的人

男人眼神一凛,伸出手慢慢滑过书脊,倏而转身,披上大衣踱入夜色之中

佛经被他丢在桌上,孤零零地被晚风翻动着书页

就算早知,又如何了? 第2章 禅 三月,金陵中学,学生们正在上课

讲台上先生摇着头念道:“‘……如是罪报等人,尽成佛竟,我然后方成正觉

’谁能解释这句话的意思?” 教室里,台上一人,台下二三十人,划出一道鲜明的分界线

“先生

” 一名学生站了起来,先向台上的人示意,才侃侃道:“这句表明了地藏菩萨的心志,要渡尽地狱众生才愿成佛,是牺牲自己代人受过的意思

” “不错

”教台上的人问,“还有谁有别的意见?有新意的

” 先前回答的学生有些不满,“先生,我都答出来了

” “筎生,你安静,我问的是其他人

” 被叫做筎生的少年脸上红了一红,不怎么甘心地坐下来

然而他坐下之后却没有学生再起来发言,他们彼此疑惑,似乎是不明白为何有了正确答案后,先生还要再继续追问

“没有人了?” “都赞同筎生的话?” 没有人说话

“你们啊

” 教台上的人终于抬起头,露出一张清俊的脸

他看着年轻,估摸约二十六七,面容清俊,气质却已经有了几分老练

看着台下学生们的目光,先生推了推鼻上的眼镜,眼底隐隐闪过一丝戏谑

熟悉他的人会知道,这家伙准是起了兴致,比如现在,他又要开始戏弄他的学生们了

只见他晃着脑袋,貌似遗憾道:“要是你们还是一年级呢,我肯定要为你们说一声好

可你们啊,都已经是三年级学生了,有的学生更是马上就要去参加国立大学的考试

这样的理解,哪能被大学里的老学究们看得入眼?” 几个准考生两两相望,齐声道:“还请先生指教

” “嗯,说起这地藏菩萨

你们可晓得菩萨凡胎肉体时的身份?”看见学生们面面相觑,他开口道:“光目女,就是地藏菩萨的前身,其母因邪道而堕入地狱不得超生

光目女为此建立佛塔,许下心愿,是为了救她母亲

” “即如此,地藏菩萨也是为了孝道,有何不可?”方筎生忍不住反驳道

先生笑了笑,“还是这位地藏菩萨,曾列举二十三种恶业因果

从杀生、邪淫到忤逆父母、轻法慢教,不一而足

它不仅规定了种种报业,还勒令凡触犯因果之人,必受恶业折磨

既如此,为何菩萨的母亲就不用受恶报偿恶果,而是在光目女发了几通愿、建了几座佛塔后,就可以脱离苦海了呢?这岂不是不公

” “因、因为母亲的罪过,菩萨已经替她还清了

”学生方筎生争辩道,“而且菩萨之后愿意为了千万众生牺牲自己,也是大义

” 先生冷下了脸,“是吗?那是不是只要为人父母者犯下罪过,都无所畏惧

反正有孝顺子女为其偿报,无有不可?” 方筎生的脸涨红了,明知道先生是仗着口舌之利故意诡辩,可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什么是大义?”先生注视着他,“菩萨为了千万人牺牲自己,是大义

那为了千万人牺牲自己的妻子,或者牺牲别人的妻子呢?退一步说,筎生,现在假使有一个选择,牺牲这一班同学可以救活上万人

你要把你的同学朋友们推向死路,去救活那不认识的数万人吗?” “这……”方筎生嗫嚅道,“毕竟是上万人

” “哦,那你问过你同学的意见了吗
《世子撩人》完本[耽美 穿: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lyler】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书名:世子撩人作者:不二喵君他不过是初来乍到的时候没有找好落脚点,很不小心地压到了天启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