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人记》完本[耽美 玄幻武侠]—— by:叶敏敏/salut

《世子撩人》完本[耽美 穿: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lyler】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书名:世子撩人作者:不二喵君他不过是初来乍到的时候没有找好落脚点,很不小心地压到了天启
深夜,某基因工程研究所实验室

瓦根第双手撑在工作台上,迷醉地看着屏幕数据

桌角的比萨饼已经冷了,洋葱、牛肉混杂着番茄酱,散发出一股生无可恋的冷涔涔气味

“峰值吻合……误差比预想的还好……有一点偏度,可能是数据本身的问题……组织适应性标记相同……” 监视大门访客的报警器滴滴叫了一声

瓦根第向门禁屏幕投过一瞥

空无一人,右下方显示当前时间为凌晨一点半

报警器又出了问题

不奇怪,路易斯集团对实验室进度一直啧有怨言,原先答应的赞助很多都以种种理由推迟了支付

实验室里不少仪器已经超期服役了

这些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资本家! 不过,等到天亮,一切都将不同

前两天他已经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向路易斯集团做了简要叙述,接到回复说董事长詹姆斯先生非常感兴趣

当然,如果他向世界公开,感兴趣的可就不止路易斯集团一家了

到时候,路易斯集团即便捧着足够实验室开销十年的资金过来,也要看他是否肯给面子笑纳

首先,他要路易斯集团对当初把他赶走做出解释,至少当初做决定的人要引咎辞职

只要到天亮…… 当然,研究成果并不能公之于众

万恶的法律!竟然不允许研究克'隆人类!而短视的社会公众竟然投票通过了这些该死的法律! 但在某个社会层面,没有秘密、道德和法律约束可言

只要他稍微透一点风声出去…… 电话响了

陈鸥愤怒的脸庞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瓦根第!我必须和你谈谈!我马上就到研究所!” 他挂了电话,不以为然地吁了一口气,伸手揉揉胡须丛生的下巴,直起腰来,巨大发现的喜悦仍充斥着他的身心

墙上微笑的费尔巴哈在画像里与他对视着,似乎也在恭喜他的革命性进展

画像下是费尔巴哈的名言

“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

——费尔巴哈” 画像是项目秘书从最大的电商网站“无忧买”订购的,准备贴在即将上中学的儿子卧室里,用来督促儿子好好学习

和科学工作沾一点边但又摸不到核心的人容易产生类似错觉,以为环绕着科学大牛的名言、著作以及画像,便能沾上他们的灵气,正如某些宗教仪式中的开光灌顶一般

可惜少年人不理解母亲苦心,三两下就把爱因斯坦费米画像撕了个粉碎,抗议说这是对他的精神欺凌,心灵暴'政

费尔巴哈的画像于是干脆就没回家,被项目秘书拿来遮挡实验室电箱了

这句话用来形容一周没有离开实验室的瓦根第,只有野兽的那一半贴切:他双目通红,须发蓬乱,身上散发着数日未曾换洗后积累的臭气,衬衫最下面的扣子怎么也找不到对应的扣洞,下摆被主人毫不在意地打了个结,委屈地塞在内裤里

他现在就像只流浪狗,罩在从臭气熏天的垃圾桶翻出的衬衫里

每次瓦根第看到这幅画像,总忍不住咯咯直乐,体味着名言中透露的真理和巨大的讽刺

此时也不例外

他笑了起来,顺手打开一个视频文件

来点乐子吧,他想

一会儿陈鸥来了说不定还能气气他

门外传来“叮”的电梯开启声

电梯口监控屏幕上没有人,陈鸥不会那么快

这些陈旧的破烂设备,就没有一天不报错

电脑开始播放视频文件

屏幕画面上出现了两男两女,俱赤身裸体

一名男子,确切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被围在中间,满面通红,胯'下怒张

两名女子柔软的腰肢轻轻缠绕着他,四只手富有经验地挑逗着他

另一名男子伏在男孩身下,抬起头,准备给予更强的刺激……音箱里传来沉重的呼吸声,以及女子恰到好处的呻'吟…… 瓦根第舔了舔嘴唇

这孩子强壮有如野兽,粗鲁赛过野兽,而且学习能力惊人

他花钱雇的两名妓'女和一名男妓一定很久都忘不了这次经历

也许除了用于科学分析,还能和这孩子做些别的……他这么信任自己,又这么不谙世事……瓦根第又舔了舔嘴唇,觉得下身发热

这视频他看过无数次,还是第一次从科学分析之外的视角欣赏

不过……好像不太对

毕竟这视频他已经看了无数次

然后他醒悟过来

呼吸声不是从音箱里传出的,也不是自己由于兴奋发出来的

他抬起头,看见对准自己的枪口

枪主人冷冰冰地看着他,但沉重的呼吸声出卖了枪主人此刻的心情

瓦根第不会以为那是由于情'欲

“我敲了门,但你没有听见

”枪主人说

瓦根第的视线不由自主向下看去,看到枪主人稳稳站立的双腿

“我不知道……”他开口说,然后忽然想到自己正在播放的视频

不!马上想一件足以引起对方兴趣的事! “我的假设是正确的!人和动物的基因可以融合!人类将迎来新纪元!” “恭喜你

”对方冷淡地说,“但你触碰了我的底线

” 噗地一声,子弹从装有消'音'器的枪里射进瓦根第胸膛

他死了

音箱里继续传出男欢女爱的淫靡呻'吟

凶手缓缓来到工作台前,看着视频里把一男两女弄得死去活来的少年

“怪物

“凶手喃喃自语

大门监控器又响了,监控器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男子

显而易见他处在狂怒中

凶手伸出手指,温柔地抚摸着屏幕上男子的脸

陈鸥领着路易斯集团的董事马埃尔参观自己的基因实验室,就像一个热情的国王招待宾客参观自己的宫殿

他们来到绿茸茸的草地上,欣赏着喷泉池中间的黑色大理石雕塑

那是一个少女从裂成两半的石头中迈出的形象

她一足踏在空中,一足仍留在石头底部

身体膝盖以上是人类少女的形状,面庞饱满细腻,惊叹与喜悦溢于言表,而膝盖以下部分仍留存着石头的粗粝形态

喷泉从少女头顶滚珠般洒落池中水面,在阳光下溅起迷蒙的七彩水雾

训练有素的服务生笑着为他们张开头顶的蓝色凉伞

他们身后是一座三层白色实验楼

透过洁净的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室内研究人员井然有序地忙碌着

二十七岁就当上路易斯集团董事的马埃尔好奇地看着这一切,大概未曾想过一个研究所拥有如此精致的园林

“很美

”他评论说

陈鸥谦虚地笑了笑

有着华裔外貌和姓名的他,同样有着华裔根深蒂固的谦逊,尽管他在西方长大,接受的是西方教育

马埃尔转过头来,看着陈鸥:“您脸色并不太好,是否需要休息一下?” 为了表示对贵客的欢迎和尊重,陈鸥穿上了一套深灰色高级定制西装

这套衣服花了他整整一年的薪水,无论是面料还是剪裁都一丝不苟地诠释着臻于完美,似乎暗示衣服主人也具有相同的品性风骨

不过,这套昂贵的衣服也具有大多数同类的缺陷——对自身主人的气质过于挑剔

没人能说陈鸥配不上这套西装

他站在雕塑前,肢体舒缓,笑容亲切,一举一动无不体现着其良好的教养

喷泉水珠溅落在他挺拔的双肩,正如早莺绕树,竹叶滴露

但他的脸色过于苍白,眼底流露出浓浓倦意

再穿上这套过分强调“低调奢华”“风神内敛”的衣服,不免令人觉得其人过于文质彬彬,气场偏弱

对于路易斯集团,一个重大科研项目的团队领导人,同时也可能是未来几年集团最重要的科研项目合作伙伴,文弱可不是什么合格的品质

当然不好,陈鸥想

前一晚发现养子在同事引诱下招妓群宿,半夜驱车去同事办公室要说法,迎接自己的是一具尸体,而工作台还在放映儿子招妓的视频

报警,到警察局解释为何自己深夜出现在平素不睦的同事办公室里,设法为儿子隐瞒

要不是与警局有些合作关系,现在引领路易斯集团贵客参观的就是手下了

当然,考虑到几名手下平素多么疏于和人交往,来自路易斯集团的资金赞助也就别妄想了

但这些麻烦当然不能向马埃尔说,尽管他事后必会从其他渠道打听到陈鸥失常的原因

对于这位世界最大医药集团的董事,未来集团的接班人,他灵敏的嗅觉和四通八达的消息渠道使得大部分事对他都不是秘密

但这些事情不能由陈鸥说出来,起码在解决掉麻烦之前不能

他的基因研究所实在太需要钱了,禁不起任何波折

现在大学教科书论及基因工程历史时,总会提到绵羊“多莉”,世界上第一只无性繁殖的绵羊,1997年在英国爱丁堡罗斯林研究所被科学家用干细胞培育出来

但没有哪本教科书会提到它是从434对细胞中培育出来的

在它出生前研究小组经历了大量失败,每一次都意味着金钱的大量浪费

研究经费,而不是研究者的智力天赋,对一个成功的研究课题起到70%以上的作用,如果刨除运气不算

事实上,按照很多课题匮乏经费的程度,研究人员根本来不及坚持到运气敲门就要黯然收场

马埃尔礼貌地没有追问下去,转移了话题:“您刚才说,您的实验室在基因科学领域具有最广泛的影响力,每年都会公布十余项重大研究成果?” 说到最得意也是最熟悉的话题了,陈鸥的笑容变得真挚了一些,因为缺乏睡眠而疲意尽显的面庞顿时增添了一种足以感染人的力量,就像阳光照在雪峰上反射出夺目光芒

“是的

”他的右手划过空中,指向实验楼

“在这里,猜想变成数据,数据汇总为推论,而推论被实验结果验证

我们研究的是基因科学理论

在这座小楼里,每一点理论突破,在学术刊物和业内会议上发布,推广,通过大学、医院、化工厂、药商开展二次研究,转化为十亿、百亿的利润以及数不胜数的工作岗位

” 马埃尔点点头:“我大学时学的企业管理,因为比起理工专业,商科总归更好混一些

但在您面前我就不得不承认,我对基因的一点点知识来自高中生物学习,现在怕是大部分已经还给高中老师了

” 陈鸥摇摇头,笑容更加热情了:“在基因科学面前,恐怕我和您一样,都是刚刚起步

”他思索着,组织着语言,努力让自己的解释更加条理清晰,通俗易懂:“如刚才我向您介绍,基因工程,已经走过了两代历史

” “第一代基因工程,主要是利用体外重组,引入受体细胞

然后,产物经过分离、提纯,我们就获得了基因产品

” 马埃尔沉思道:“我记得,基因是携带遗传信息的DNA序列,能够合成蛋白质

” 陈鸥笑着说:“是的,您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到了第二代基因工程,研究人员的工作就不仅局限于DNA重组了,他们开始把不同来源的生物基因进行克'隆

” 马埃尔上身向陈鸥倾来,兴奋地问:“啊,您是说克'隆人吗?” 陈鸥对这个问题早有预料

事实上,就像第一次接触到彩色复印机的大部分人总会尝试复印一张钞票,几乎来到基因研究所的每个访客,对最前沿的基因科学成果发出啧啧惊叹的同时,总会问一句“你们能克'隆人吗?” 他笑着说:“按照当前法律,克'隆人类是受禁止的

不仅仅是因为技术尚不成熟,更因为很可能导致一系列心理及社会问题

” 马埃尔做了个鬼脸,道:“技术不成熟,是说克'隆出来的人很可能是怪物么?” 陈鸥道:“是的,在肉体以及智力上可能具有先天缺陷,寿命也可能较一般人短

除此之外,克'隆人还可能挑战社会公众的心理习惯以及承受力

例如,”他笑道:“想想您高中时最难以忍受的老师,再想想这样的老师您可能遇到两位,不止是相貌,而是性格,脾气,一模一样

” 马埃尔抽了口冷气,道:“我懂了,那真是不幸

” 陈鸥道:“比起人们的不快情绪,克'隆人更多的是带来重大的社会影响

例如,您的父亲如果有克'隆人,万一他去世——我只是打个比方——他的遗产第一继承人,是您还是他的克'隆人?克'隆人是否应该与自然人一样,天然享有人权?社会是一棵大树,每个人都处在一个枝杈上,父系和母系亲属就是孕育他们的母枝

但克'隆人无父无母,他们应该处在社会的哪个位置?这些影响都需要考虑

” 马埃尔道:“这些是法律以及道德风俗的考虑,我想问——仅仅出于了解——那么您的研究所能克'隆人吗?活生生的,像您,像我一样,有血有肉的真人?”他在空中比划了几个字,陈鸥知道他指的是近期一部电视剧

主人公是个克'隆人,与心爱的姑娘发生了一场生死苦恋

扮演主人公的是一位当红小生,面貌俊美,引得这部剧在网络上非常火,连陈鸥这样从不看电视剧的人都听说过

陈鸥笑着摇了摇头,道:“克'隆人并不是那么简单

首先,您要知道,在克'隆人方面,一直有两大分支

一是治疗性克'隆,二是生殖性克'隆

” “治疗性克'隆,是将人类的胚胎用于研究

既然是胚胎,自然是可能发育成正常人

但用于研究,就断绝了这一可能,是以全球都对此非常谨慎,法律仅允许在一定条件下开展适当研究

” “而生殖性克'隆,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生成独立个体,会遇到方才我们谈论的种种问题

因此,主要国家的法律严禁进行生殖性克'隆研究

” 马埃尔紧紧盯着陈鸥,问:“那您呢?您的立场是什么?”这一刻,他和方才那个爱玩爱闹的大孩子完全是两个人,透出了集团继承人的精明

陈鸥道:“我的看法是一贯的,关心人应当优先于关心道德规则

在胚胎和急需治疗的病人之间,我偏向后者

因此,我支持治疗性克'隆,基于同样的人性原则,我反对生殖性克'隆,尤其反对那种把克'隆人豢养起来、当做器官养殖场一样的想法,幸好这种想法只存在于科幻电影中

” 马埃尔道:“但即使没有克'隆人,也会有活人器官商品化等问题,哪一种更道德,或者更不道德呢?” 陈鸥叹了口气,马埃尔问到了点子上

这不是他能回答的问题,也许贫富差距过分悬殊是最大的不道德,但这显然不能对这位集团未来掌门人说,起码不能在他还准备争取对方赞助的时候说

他字斟句酌地说:“是的,同种移植的人类器官供不应求,是个很大的问题

但我们相信科技的发展能攻克这一难关,毕竟我们现在的科技在十年前只能作为科幻电影题材

” 这时,一条金毛慢条斯理地走了过来,在陈鸥脚底趴下,好奇地看着他们俩

马埃尔显然很喜欢狗,连忙蹲在金毛面前,梳理着它的长毛,一边问:“您提到同种移植,那么能发展异种移植么?比如说,”他指了指金毛,道:“把它的器官移植给人?” 谈话开始后第一次,陈鸥脸色沉了下来,丝毫不掩盖自己的不快

他也蹲了下来,让金毛舔着自己的手,道:“是的,确实有些研究人员提出让动物‘人化’,企图培育出跨基因的动物

但您要知道,这是非常、非常危险的,容易引起传染性极高的病,或者产生不明性质、特点的病毒

研究人员怀疑,艾滋病、埃博拉病毒等,都和动物病毒传染给人有关

我个人非常反对这一做法

”他直视着马埃尔,道:“如果您听到有人开展这方面的研究,首先应该做的是报警,这是公众安全的极大隐患

” 马埃尔尴尬地笑了笑,正要转移话题,听到研究所大门处传来一阵喧哗,很多人高喊着口号

马埃尔诧异问:“出了什么事?” 陈鸥不在意地道:“是一些反对基因研究的激进团体,他们认为只有上帝才有资格造人,而基因研究是亵渎这一权利
《炮灰升职手册》完本[快穿:柳陌溪“炮灰升职”是一款针对“明明自己傻非要写主角高智商”和“明明感情苦手非要写出一段惊世绝恋”的作者们设计出来的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