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你在写什么》完本[现代都市]—— by:慕韶七

《穿书之小跟班》完本[甜文:只是,让男配超越男主成为第一剑客谈何容易…… 没关系,你迷茫的时候我来帮助你,嫑担心,我会掐指一算大事尽知充半仙,千杯不醉以酒会友走天下! 穿书之小跟班的关键字:穿书之小跟班,斯邪念,欢脱,轻松,甜文不

 当在某点写文的黎晚苏,傻白甜的试图勾搭隔壁系那个同样写文的家伙时,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新世界的大门已经向他打开

 

因为——对方其实是个耽美作者

 

本文又名:#基友回忆录# #一定是我勾搭基友的姿势不对# #基友曾经掉进我的坑怎么破# #每天都在被恋人催更# #最佳写手夫夫# #两个码字机之间的爱情# #键盘是我们之间最好的情书# #今天的我们也要一起码字呀# 以及——#基友分分钟用男友力糊我一脸肿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蠢萌某点写手×男友力爆棚耽美作者 黎晚苏:我把你当基友,基友的友

 

闻端泽:我把你当基友,基友的基

 

黎晚苏:所以,这是一个“我想和你当基友,你却真的和我发展成了基友”的故事【叹气脸 闻端泽举手反驳:乖,别闹,我们最后明明是CP【微笑脸 避雷小贴士: 1.主攻,1vs1,HE

 

2.傻白甜走向,小甜文一枚=w=,口感比较“苏”脆,请小天使们依据喜好食用~ 3.由于蠢作者智商不高,设定和逻辑可能不会很严谨,希望小天使们能够谅解么么哒QAQ! 内容标签:甜文 现代架空 励志人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晚苏(气死你不偿命) ┃ 配角:闻端泽(朕夜观星象) ┃ 其它:主攻,傻白甜 又是一个周五夜晚

 

每周一次的公共大课上,黎晚苏兴味索然的用手撑着下巴,听着上方的老师用足以令人瞌睡的语速不慌不忙的念着讲义

 

这毕竟不是什么重要的课,认真听课的人寥寥,大部分都在做自己的事,黎晚苏很有些心动——他想到了自己今天的更新还没有码

 

是的,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但是他的新章还一字未动

 

想想在自己专栏里静静躺着的那三个大坑,再想想那群磨刀霍霍,说他如果连现在手头的这本《临仙起》都坑了,就要上门“查水表、送快递”的读者们,黎晚苏默默打了个寒颤,感觉断更也是一件很天怒人怨的事

 

明明他刚刚严肃认真的答应他们,要好好码字重新做人的——虽然他其实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好人来着,你看,他都已经洗心革面再也不坑文了,《临仙起》距离结束,其实也就差一个结局而已了

 

但是等他九点半下课,九点五十回到宿舍,十点才能开始码字,十一点半就又要熄灯,好像今天份的更新是无论如何也是码不完的? 黎晚苏不禁转头左右看看,不巧的是身边都坐了人,还有人因为他的扫视而回看他,好奇的眼神让他一阵心虚,他到底还是没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点开手机软件码字,最终只好蔫蔫的叹了口气

 

有贼心没贼胆,大概说的就是他这种人吧

 

黎晚苏的视线不经意的从手机上抬起滑动到了前排,真好,这一排的人真少,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吧……等等? 一个非常熟悉的页面顿时抓住了黎晚苏的眼球,而手机的主人则是坐在他斜前方的那个家伙,对方的手指正快速的在键盘区来回跃动着……这家伙居然在码字!做了自己想做却没敢做的事情

 

——黎晚苏不知道那一刻自己的整双眼睛都亮了起来

 

虽然写东西也有好几年了,但是事实上黎晚苏在现实中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同样在写文的人……他总觉得其他的作者们,比如同一个编辑群的那群家伙们,都离他很远才对

 

然而现在他意识到,原来有个正在码字的家伙离他这么近,他们相隔的只是前后排的距离罢了

 

这种感觉很有趣,让黎晚苏心里像是猫抓似得痒痒

 

然而盯着别人的手机看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黎晚苏把目光移开,转而把关注点放在了对方这个人本身

 

唔,看起来有点面熟,似乎是隔壁系的人?他不自觉的瞟了对方一眼,再一眼,却无论如何都抓不住有关对方更多的头绪

 

也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是在哪里写文,也是在某点主站吗?或者也有可能是别的…… 黎晚苏绞尽脑汁在心里想了数个搭讪的方法,然而又都被自己一一否决了,不行,果然还是感觉太奇怪,他并不适合做这种事

 

何况,假如对方也是一向把二次元和三次元分得很开的人呢,那贸然打破这层壁障的他就太过鲁莽了

 

黎晚苏摇摇头,虽然有些惋惜但最后还是果断放弃了这个想法…… 黎晚苏这里是忍痛放弃了,却万万没想到的是,在下课以后,他在教室门口被对方堵了个正着

 

——几百号人的大教室每到下课的时候过道都十分拥挤,黎晚苏已经习惯了等大部分人都离开以后再从座位起身往教室门口走去,这样虽然晚上几分钟,但是舒适感能够提升不少

 

然而今天,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却被人轻拉了一下,当他转身看清对方的样子以后,黎晚苏的心里突兀的出现了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啊,糟糕,正主找上门了? “你好,今天上课你好像一直在看我,请问是有什么事情吗?”闻端泽眯起眼睛笑着发问道

 

天知道刚才上课的时候这家伙的目光有多么灼热,结果他抽空回过头一看居然还是个知道的人

 

黎晚苏不是吗,隔壁系4班的班草……或者说是系草?颜值高成绩好,性格又温和有礼,本来该是众多女生的心头好,但这家伙是个彻头彻尾的死宅,除了上课和不得不参加的集体活动以外,据说一向喜欢宅在宿舍里不出来,挖都挖不出来,什么联谊交际活动都概不参加

 

当然,不知道有多少男生万分感谢黎晚苏的这个鬼习惯,不然他们或许就没有脱单的机会了

 

而对于此刻的闻端泽来说,无法否认的是,久闻黎晚苏大名,这一次站的如此之近看他,黎晚苏生的确实好看,啧,美色动人心啊

 

黎晚苏沉默的眨一下眼睛,再眨一下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却没想到,他眼睫的每一次低垂和抬起,都像是一把小扇子似的,轻拂到了闻端泽的心中,让他下意识的连呼吸都放轻了——四周非常安静,除了还在教室内忙着收拾讲义和关掉各种仪器的老师,这楼层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僵持了一小会儿,迟钝如黎晚苏终于意识到如果自己不说话,对方也就不会动,似乎非常的有耐心

 

他心虚了半天,只好垂着眸子说了实话,表情忧郁的像是要英勇就义

 

“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看到了你手机的页面……我也是码字的,所以当时想着能和你认识一下就好了,如果给你造成困扰了,我很抱歉

 

”明明是非常诚恳的话,黎晚苏认认真真非常严肃的说起来,却意外的显得有点……可爱? 闻端泽忍笑在心中点点头,肯定了自己这个有点诡异的想法

 

“想和你认识一下”这种话,知道的明白他是想要找码字基友,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他是要撩妹告白呢,黎晚苏这家伙,性格原来是这么蠢萌的?不对,重点是黎晚苏原来也是写文的?这有些让人惊奇,不过想想也并非没有可能

 

他自己不就是个现成的例子吗

 

事实上能够有缘在现实圈子中碰上志同道合的写作朋友,两个人相处好了,这未必不能成为佳话,但是前提是……他们的“志”要同“道”要合,他不是写耽美的才行

 

不用猜都知道,黎晚苏这家伙写的应该是正常向的男频文,而他——没错,他,闻端泽,男,21岁,笔名“朕夜观星象”,是某晋非言情站小粉红之一

 

他平时其实也没有这么不小心,但是奈何他明天要入V奉上万字大章,手头的存稿却没有了,所以顾不得别的,他只能充分利用时间,在公共课上,选了个左右无人的位置就开始码字,本以为就算页面被扫了一眼,别人也只会以为他是在编辑短信,结果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被人看穿了

 

不过,对着黎晚苏这张脸,他好像有些责怪不起来

 

“那你现在还想认识我吗?”闻端泽嘴角挑起了一个笑

 

嗯,决定了,下次再开新文的时候,主角的设定就按照黎晚苏这样的来,苏的让人无法拒绝

 

“我们可以先不报笔名,就当普通朋友相处着聊一聊,过一段时间相处熟了,再互爆马甲,你觉得可以吗?”闻端泽拿出手机,要了还在怔愣的黎晚苏的企鹅号加上,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开口道:“只不过我今晚有些忙,要入V……呃,要上架了,所以可能要明天才开始聊,希望你不要介意

 

” 黎晚苏:“……”诶,其实今晚我也很忙的

 

全程茫然脸的黎晚苏直到走出教学楼,被夜晚的小风一吹才回过神来,看着自己企鹅上新加的联系人一脸尴尬

 

——等等,这都是什么神展开,他明明已经放弃了的?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终于开辣,希望小天使们喜欢诶嘿=w=~ 以及需要在事先奉上的食用说明↓: 1.为了情节方便,某点的设定被阿七改动了不少,很多东西向JJ看齐,小天使们请当架空看待哟~ 2.这次也依旧是苏苏苏甜甜甜的风格,主角人设苏破天际,作者愉快的放飞自我,是非常不正经不带脑子的一篇文,小天使们看的时候请勿当作正餐,把它当做一杯清甜饮品咕嘟咕嘟喝下去就好辣o(*////▽////*)q【诶诶诶?! PS:“气死你不偿命”的人设比上本书第一章做了些改动,原本设定的是坑四本,然后再写的《临仙起》,现在把《临仙起》改为他的第四本书=w=

 

【苏容修沉声道:“温珩尘害我师妹,让我被逐出教颠沛流离数十年,又灭我宗门,害我师父,此等血海深仇,我怎能不时时刻刻记在心间

 

” 楚意湘看着苏容修眸中透出的痛苦之色,不由得紧紧握住了他的手,温声道:“容修,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不论那温珩尘如何诡计多端,我们必能取他性命,将那山水图祭在……】 ——伴随着室友的一声“卧槽”,寝室突然陷入了一片黑暗,网络连接已经断开的提示立刻弹出在了码字页面之上

 

虽然已经十分努力,但黎晚苏最后还是没能赶在熄灯之前写完新的一章……在断电以后,他生无可恋的凝视着码字页面半天,就像是在面对将要生离死别的爱人,才在舍友的催促下终于认命的关了电脑洗漱上床

 

睡前他习惯性的刷了一下微博,就在他想要关网将手机放下的时候,黎晚苏忽然想到了什么,深吸一口气将账号切换成了作者号以后,果然不出意料的看到了很多读者在他的上一条微博下在催更

 

其中有几条的点赞数最多

 

【小气大大不小气:不求你像别的大大那样动不动就来个十更五更的大爆发,大大你哪天能够双更我就要笑醒了[笑哭][笑哭]】 【今天你更不更:回复@小气大大不小气:你要求真高,我只求他不要断更就好了[doge脸],就比如今天这样→ →】 【少年你看破人参了没:回复@今天你更不更:啧啧,你的要求也不低啊2333,断更也无所谓,只要他不再太监我就谢天谢地了[喵喵]】 【今天也文荒的牛排:回复@少年你看破人参了没:那我比你的要求更低,我只求作者每天都更个微博让我知道他还活着就行了,这样有生之年我说不定还能看到那三本天坑被填上的那天[拜拜]】 黎晚苏是越看越心虚,最后也没敢在微博上吭一声,捂着心口默默地凝视着天花板睡了

 

明天他一定会更新的,尽量多码点双更做补偿,最好这个周末就能够把结尾写完……唔,希望他的平均时速能够勉强爬上千吧,希望_(:з」∠)_ 闻端泽是个非常守信的人,第二天的时候,他果然准时过来戳黎晚苏了,这让黎晚苏对他的印象果断又UP了一个等级

 

不过现在有个问题——他还把自己锁在小黑屋里爬不出来呢

 

这次他是真的下了狠心,每三千字一锁……要知道在此之前他的最高纪录也只是锁过一千字

 

【lws:我手速比较慢,用手机就更慢了,有些时候字比较多的话,消息回复的可能会慢一点,希望还请不要介意

 

】 这话是真的,黎晚苏是个不折不扣的手残,往往在群里,假如有人跟他说话,一眨眼十几条消息过去了,他才刚刚回复完……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和别人聊天,结果因为打字太慢,被人觉得他态度漫不经心于是友尽的事情,是以黎晚苏这次干脆吸取教训提前说出来了

 

#手残的痛尔等凡人如何能懂

 

# 【君端:好的,没关系

 

】 笔电的那头闻端泽一脸无奈,这家伙手残还码字,不对,是既然他码字怎么还会手残呢?码多点练也该练出速度来了……除非这家伙其实还是个新人,写的字数还不够多? 看他的说话方式也像,写文写多了的,尤其是写男频文的,不管线下如何,在线上哪个不是一言不合就开车的老司机,像他这样小清新的感觉也是不多见啊

 

不知不觉间,黎晚苏在闻端泽的心里已经被打上了#手残小新人#的tag

 

还有他的那个名字,也是够偷懒的了,直接用自己名字的首字母当企鹅名的,这家伙还是他目前为止看到的第一个

 

而当两个人说完这几句话以后,气氛就冷场了,冷·场·了

 

一直等着黎晚苏再说些什么的闻端泽一脸无语,就黎晚苏这搭话水平,他居然也敢勾搭基友,谁给的他这种自信?闻端泽认命的接过了聊天的主动权

 

【君端:我写文三年了,你呢?】 闻端泽本以为自己会看到诸如“三个月”、“刚开始”这一类的回答,已经做好了对方求他“老司机带带我”的准备,结果黎晚苏的回答让他很是惊讶

 

【lws:唔,我想想,大概……有五年了吧?】 五年就是这样的时速?!闻端泽下意识抽了一下嘴角,在心里很是怜爱了对方三秒,这也是天赋异禀了

 

他下意识放缓了自己打字的速度

 

结束了和闻端泽的聊天以后,一时之间不想码字,黎晚苏干脆也在自家的编辑群里冒了个泡

 

【气死你不偿命:今天和现实中码字的同学聊了聊,感觉还不错

 

】 【你好我是码字机:现实中的同学?这个组合有点惊喜,你们俩谁勾搭谁的?】 【气死你不偿命:唔,应该算是我先勾搭他的吧?】 黎晚苏这样想着自己也有点不确定,这到底算是谁先找谁的呢?……不管了,既然是他先看到的,那就算是他勾搭的闻端泽吧,黎晚苏就这么愉快的下了决定

 

【吃瓜不吐瓜皮:哟,小气大大我看错你了,我还以为以你羞涩的本性,是不会把魔爪伸向现实的啊

 

你那手残速度没把别人吓跑吧?】 【你好我是码字机:瓜皮你太耿直了哈哈哈,但是问得好

 

】 【气死你不偿命:……嗯,没有啊?】 【气吞云天:哈哈哈哈,这一定对你是真爱了

 

】 【吃瓜不吐瓜皮:6666666,你们深入↑交流什么了?】 【你好我是码字机:去你的,你以为小气是你啊,我们小气这么小清新,说不定勾搭的是个女频的妹子呢

 

】 【气死你不偿命:……不是妹子,但是人很好

 

】 黎晚苏打完字手顿了一下,要是闻端泽是个女孩子……他当时可能就不会好意思想着勾搭了,幸亏闻端泽是个男的

 

【你好我是码字机:哎呀,男孩子人好有什么用,真是好可惜

 

】 【气吞云天:码字机,你这是羡慕小气文下的妹子多233333?我给你说,这是羡慕不来的,有本事你别写种马暧昧,不然永远别想男女读者对半分,说起来我要是努力一把估计差不多,毕竟我这么风流倜傥,也是个文艺青年……】 【吃瓜不吐瓜皮:是是是,写猥琐搞笑流的文艺青年→ →,要是妹子们能喜欢你那种文风,我就不吃瓜了,直播吃键盘

 

】 【气吞云天:卧槽瓜皮你别走,来战上一场,看我不用时速吊打死你!】 【吃瓜不吐瓜皮:怕你不成,来就来,我可是时速分分钟就能飚上六千的男人!】 【你好我是码字机:我不说话,我就静静围观……顺便捡走一提起时速就心痛的小气

《三十而受》完本[豪门]—:江流 黎夜万万没有想到, 在三十岁的年纪, 为了活命,他不得不被包养了 包养他的人熟悉又陌生——正是十五年前曾被他救下,又被他赶走的秦烈阳 只是当年护着他的小狼狗,变成了个邪魅狂狷的蛇精病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