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的龙虎豹》完本[耽美 现代都市]—— by:东北虎

《金主大人,求包养》完本: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lyler】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书名:金主大人,求包养作者:木槿潇尘试问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最尴尬?苏珩会告诉你,那就是
赵老实姓赵,却并不名老实,只是为人本分、老实,因此村里人都叫他赵老实

叫久了,倒把他的本名给忘了,以至于老实倒成了他的名,不过人家赵老实也不介意,由着村里人这样叫他

俗话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赵老实现在是深深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谛了

自己的婆娘和自己一样,是个安分守己的人,从不招谁惹谁,咋就突然得了怪病,肚子疼的直打滚,还老吐血

吓得自己连忙将婆娘送到镇上的医院,看了大半年楞是没看好

最后,婆娘扔下自己和三个儿子,病死在镇上的医院里

婆娘死了,赵老实却为了给婆娘看病和办丧事,几乎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以至于三个儿子都不得不辍了学

不过,好在赵老实并没欠别人债,家里还有一亩地,三个儿子又都很懂事,12岁的老大大龙帮着他爹下地干农活,10岁的老二二虎帮村里放羊以补贴家用,而8岁的老三小豹则在家里整理家务

因此,赵老实一家的日子还勉勉强强过得去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赵老实开始也有了丧妻男人的难言之隐,那就是,晚上没有婆娘睡在旁边,自己正常的生理要求无法得到满足

这让赵老实万分难受,虽说自己为人本分、老实,但毕竟还是个不到40的壮实男人,这份活罪可实在难熬

当然,自己不是没想过再讨个婆娘,可就这家境,还是算了吧

这天,赵老实和往常一样,和大龙一起下地干农活,父子两正干的热火朝天时,忽然听到有人朝这边招呼,赵老实便抬起头看,原来是自己的叔伯兄弟赵栓

于是,赵老实便让大龙继续干活,而自己则过去和赵栓拉一会儿家常

这赵栓虽和赵老实是不出五服的叔伯兄弟,但他和本分、老实的赵老实不同,是村里出了名的二流子,经常惹事生非,村里人在背后都管他叫赵痞子

当然,如果一定要找出他和赵老实的相同之处,那就是他和赵老实都是死了婆娘的人

不过,赵栓的婆娘是3年前在去镇上赶集时,被一辆大卡车撞死的,为此,那卡车司机赔了赵栓一大笔钱

因此,赵栓现在的家境反而不错

但是,赵栓在村里的名声太臭了,无论是待字闺中的姑娘还是守寡的寡妇,都不愿嫁给他

所以,赵栓到现在都打着光棍

好在他已经有了个儿子,也不至于绝了后

两个死了婆娘的男人在一起拉家常,自然很快找到了属于他们的共同话题

赵栓嘻皮笑脸的问:“怎么样,哥,这没了婆娘的日子过得如何?” “唉,也就将就着过吧

” “那你晚上怎么解决问题啊?” “什么问题啊?” “俺说哥,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啊?当然是指你以前和嫂子晚上干的事,现在你是怎么解决的?” “……” “哥,别不好意思啊,咱们都是死了婆娘的人,说说也没啥拉,你要不说,就是看不起俺

” “……好吧,兄弟,俺告诉你,俺现在只能趁没人时,用手解决一下了

对了,兄弟,你又是咋解决的啊?” “俺,呵呵,哥,俺告诉你可以,但你要替俺保密

” “行,俺替你保密

” “其时,也没什么”,赵栓看了看正在田里干活的大龙,接着说,“也就是拿俺那小崽子来泻泻火

” “啥?!”赵老实大吃一惊,“你拿福生泻火?”这福生便是赵栓儿子的小名

“哥,别大惊小怪好不好,俺是拿自己儿子泻火

” “这……这怎么可以啊?” “咋不可以,儿子是自己的,俺养他那么多年,不用来泻火多浪费

再说,儿子又不是闺女,弄过后别人也看不出来,要是闺女,俺还不敢碰呢

” “可……可福生他和大龙一样,才12岁啊,你咋就……再说,这男娃子咋整啊?” “呵呵,哥,这就是有儿子的好处,无论小崽子多大,都能整

至于咋整,呵呵,哥你只要想想咱村的二大爷

好了,说了那么多,俺也该走了,不耽误你干活了

”说完,赵栓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尘土,走了

而赵老实早已是听的目瞪口呆,依旧傻傻的坐在原地

二大爷吗?痞子不提他,自己还真忘了这个早已没了的人呢

赵老实不由的开始回忆起自己的童年:记得俺当时也就11岁吧,有一次看到13岁的表哥正在吃糖(要知道,糖对于大西北农村的孩子们来说可是稀罕物),便向表哥讨糖吃,可表哥不给

看着表哥津津有味的吃着糖,俺便不由的哭了起来

表哥一看俺哭了,便慌了手脚,连忙说:“哎呀,狗子(赵老实的小名)你别哭啊,哥不是不给你吃糖,而是哥也没糖了

” “真的?”俺有些不相信

“真的,哥啥时骗过你

这样吧,你真要吃糖的话,哥带你去二大爷家,哥的糖都是二大爷给的

不过,你可要听二大爷的话哦

” “好

”一听到有糖吃,俺自然一口答应

于是,表哥领着俺到了村头二大爷家

虽然在村里见过几次二大爷,可这是俺第一次到二大爷家

进了二大爷家后,发现二大爷家里已有4、5个男娃子,都是俺认识的,其中一个就是比俺小1岁的痞子

二大爷一看表哥来了,就笑着说:“小三子(表哥在家里行三),你可来拉,想死你大爷了

呦,今儿个还带了狗子来啊

” “是啊,狗子想吃糖,所以俺就带他来了

” “要吃糖啊,行,大爷有的是糖

不过,狗子,你得先和大爷玩游戏,玩好后再吃糖,好吗?” 俺听了以后看着这个其实才40多岁,只因未老先衰,看上去象60多岁才被村里人叫着大爷的人,有些犹豫

表哥一看,连忙捅了俺一下,俺这才答应道:“好!

” 二大爷这时便说:“好了,娃子们,那俺们开始做游戏吧

”话音刚落,表哥便和其他的男娃子一起解开粗布裤子的裤带,脱下裤子,露出屁股蛋子,然后一字排开的躺到炕上,小牛子都象憋了尿的样子,向上立立着

俺当是看到这一幕,具然一时没反应过来,傻傻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二大爷看到俺这副样子,便笑着说:“你看,大爷都胡涂了,狗子今儿个是头一次来,还不知道玩什么游戏,小三子,你帮帮狗子

” 表哥听了后,便裤子也不穿的从炕上下来,走到俺面前,一边解俺的裤带,一边对俺说:“狗子,想吃糖就听话,哥咋做,你也就咋做

”话刚说完,俺便被表哥脱成了光屁股蛋子

然后,表哥让俺也躺到炕上,他则躺在俺身边

二大爷见俺们都躺好后,便开始他的游戏了

只见他来到躺在左边炕头的痞子跟前,把头低下后,一口将痞子的小牛子吞到嘴里

大约过了5分钟后,俺看到痞子的身子抖了一下,同时,二大爷也吐出了痞子的小牛子,奇怪的是,痞子的小牛子被二大爷吞到嘴里时是立立着的,吐出来时,却已变的软软的

二大爷吐出痞子的小牛子后,马上又向躺在痞子旁边的那个男娃子的小牛子下嘴…… 当二大爷来到俺跟前时,俺不由的有些害怕,想躲

躺在俺旁边的表哥好象知道俺在想什么,便又捅了俺一下,俺就回头看了表哥一眼

就在这档儿,俺的小牛子便被二大爷吞了下去

俺感到小牛子在二大爷嘴里湿湿的、热乎乎的、痒痒的,接着一条软棉棉的动西不断上下裹弄着俺的小牛子,使俺感到更痒了

随后,俺有一种要尿急的感觉,俺不好意思说出来,就使劲的憋着

最后,俺终于憋不住了,身子一抖,让他去了

可奇怪的是,俺竟没尿出一滴尿来

只是在身子一抖的时候,那尿急的感觉转化为了一种难以言语的快感,而俺的小牛子也变的软软的了

表哥是最后一个被二大爷吞小牛子的

俺发觉二大爷吞表哥小牛子的时间特别长(其实也就10分钟),而且到最后,表哥的身子抖了好几下,二大爷吐出表哥小牛子时,嘴边还留出了一些象牛奶般的东西…… 等俺们穿好裤子后,二大爷便给了俺们每人两粒糖

等离开时,表哥却让俺先和其他人一起先回去,他说他还有事儿

于是,俺就和其他人一起先走了

刚离开二大爷家,痞子便一把拉住俺,对俺说:“哥,你知道小三哥干嘛留下吗?” “俺咋知道?” “那你跟俺来

”说完,便拉着俺溜到二大爷家的后窗旁,在在窗户戳了一个小洞(大西北农村的窗户都是用纸糊的),让俺往里看

只见原本已穿好裤子的表哥此时却全身光溜溜的趴在炕上,小屁股撅得高高的,而二大爷也脱的光溜溜的,跪在表哥身后,挺着立立的牛子就往表哥的屁眼里钻…… 想到这儿,赵老实猛的打了一个机灵,难道痞子说的整儿子就是象二大爷整表哥那样么?赵老实抬头看了看正在地里干农活的大龙,连忙摇了摇头,把这荒谬的念头压了下去,站起身,继续干起农活

当太阳西下之时,赵老实和大龙收工回家了

此时,懂事的小豹早已在家做好了晚饭,只等爹和哥哥们回来了

而当赵老实和大龙刚踏进家门,给村大队放羊的二虎也回来了

于是,父子四人便围坐在饭桌旁吃起了晚饭

说到晚饭,其实也就是红薯饭加老咸菜,这是赵老实一家现在唯一吃得起的东西了

由于第二天还要早起干活,赵老实一家总是很早就睡的

当赵老实象平时一样看着三个儿子在炕上脱衣服时,他的双眼却不由自主的往儿子们的胯下看去

同时身子也感到一阵燥热,自己的裤裆开始变得鼓起来了

赵老实心里一惊,想忘掉这一切,可耳边突然间又回响起赵栓白天说的那些话,同时脑海中又现出幼年时那荒唐的一幕

此时的赵老实第一次发觉,男娃子的小牛子是那么的吸引人

正当赵老实在胡思乱想时,他的三个儿子已脱成光腚钻到被窝里了

于是,赵老实便乘去关门的当儿,清醒一下头脑,想努力忘掉刚才所见、所想的一切

好不容易把心绪平静了下来,赵老实才脱衣上炕睡觉

然而,当他钻进被窝时,身子和睡在旁边的大龙肉贴肉的碰在了一起(由于家里穷到叮当响,所以爷四个只能睡一张炕,盖一条被子)

这在以前是很正常的事,可今儿个,赵老实象撞了邪似的,贴着大龙的身子,下身又起了反映,脑子里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儿子是自己的,养这么大,不拿来整那多浪费……” “不行,这整儿子不是乱伦吗?绝对不行

” “可要不整,自己这日子可实在是难熬啊!” “整吧,可这事要让村里人知道,那就再也抬不起头了

” “不打紧,这儿子不同闺女,整了闺女,日后会被人发觉的,这整儿子,只要俺不说,儿子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

” 就这样,赵老实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结果把睡梦中的大龙给惊醒了

大龙揉揉眼睛,迷迷糊糊的问:“爹,咋还不睡啊?” “嘘,轻点儿声,别把你弟弟们吵醒了,没事儿,你也快睡吧

” “爹,你是不是有啥心事啊?说给俺听听

” “去!屁大点的娃子知道什么?还不快睡

” “咋不知道?”大龙立马急了,“俺知道,爹是想女人了

” 赵老实被大龙的话着实吓了一跳,这娃子才多大啊,就知道这些

然而,大龙接下去的话更让他心惊不已

“爹,俺知道自从娘死后你晚上一直都睡不好

俺常听村里那些叔叔伯伯们说,男人晚上要没个女人睡在旁边那肯定会睡不着觉的

” “……” “爹,其实白天你和栓叔的谈话俺都听见了

” “啥?!你都听见了?” “爹,虽然俺不明白栓叔说的话是啥意思,但俺听得出,只要爹整俺,爹就能睡好觉了

” “傻娃子,你知道啥是整吗?” “不知道,但爹想咋整俺,俺都愿意

” “不…不行,爹不能做这种事,爹怕伤到你

” “没关系,爹,俺愿意被你整,只要爹能开心,大龙不想让爹难受

”说完,大龙一个咕碌,拥进了他爹怀里

这下,赵老实再也把持不住了,嘴里虽然还唠叨着说不行,可手却不听使唤,自各儿就把大龙搂进了怀里,胯下那东西却早已雄纠纠的挺起来了

大龙感到有个很烫的硬东西顶在自己的小肚子上,便伸手摸了过去

一摸,就知道这是爹的牛子,不由好奇的问:“爹,你的牛子咋变得那么粗、那么硬、那么烫啊

” “这…这是…大龙,你真的愿意让爹整?”赵老实颤抖的问道

“嗯

”大龙毫不犹豫的回答着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赵老实心中原有的理性彻底输给了欲望

妈的,干吧,人都说:牛子是根棍,操起来不论辈,何况这块肥肉是自己送到嘴边的,怪不得俺

于是,赵老实让大龙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一只手哆哆嗦嗦在大龙的屁股蛋子上摸索着,寻找着大龙的小屁眼

啊,大龙的皮肤可真粗糙啊,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12岁的娃子在大太阳底下干粗重的农活,皮肤哪能不糙啊

不过,也正因为干粗重的农活,这小屁股蛋子上摸上去既结实又饱满

也许是赵老实第一回干这种事,在大龙的屁股蛋子上摸索了半天才摸准了大龙小屁眼的所在

于是,赵老实便很笨拙的挺着早就直挺挺的牛子顶在了大龙那结实圆滚屁股的沟沟里,慢慢的钻进了大龙的身体

大龙嘴里嘶嘶哈哈的呼着气,赵老实知道他疼了,就心疼的拔出了一骨碌,可大龙偏偏向他爹挺着屁股蛋子,“爹,这就是整吗?别拔出来,俺顶得住

”那声虽然不大,可就象小猫的爪子一样挠着赵老实的心

赵老实便再也不管啥了,在大龙身上大弄特弄起来,每一下拽出来必须露出了头,每一下的捅入必插到根儿,把大半年来失去婆娘的欲火都倾注在大龙的身体里

大龙感到自己的小屁眼内被塞入了一个又粗又硬又烫的东西,小屁眼象要撕裂了一般,但大龙却强忍着撕裂般的疼痛,咬紧牙关,不发出一点声音,因为自己不想让爹扫兴

只有两行眼泪默默的流下脸颊…… 那一夜是赵老实这大半年来睡得最香甜的一夜,这一晚他足足整了大龙三次,当他扒在大龙的身体上睡着时,牛子还插在大龙的腚里…… 第二天,当赵老实和大龙在田里干农活时,赵老实依旧沉浸在昨晚大龙的小屁股蛋子带给他的快乐中,

“奶奶的,想不到,男娃子的小屁眼居然那么紧,那个紧,连俺的牛子都被夹得有些疼

咂、咂、咂……但那滋味就和当初娃子他娘给俺开苞时差不离,不,比那滋味更妙不可言……难怪痞子要整他儿子……”正当赵老实一边干活,一边胡思乱想时,发生了一个小意外,那就是在大龙弯腰的时候,裤裆破了

这原本是很正常的事

自从大半年前大龙娘生病后,就没再给三个孩子添过衣服

这可苦了大龙,要知道,二虎和小豹的衣服穿不下了,可以穿哥哥的,大龙呢?现在叫他穿他爹的衣服还显得太大,根本不能穿

因此,大龙只能将就的穿那些对他而言已经显的小的衣服

所以衣服穿破是经常的事

好在他爹还能勉勉强强打个补丁,让他能继续有衣服穿

至于新衣服,那就别指望一个大男人了

大龙没有在意自己的裤裆破了,继续干着活

可赵老实看到大龙黝黑滚圆的屁股蛋子从破了的裤子里露了出来,并由于大龙在干活而一颤一颤的,甚是可爱,在颤动间,还隐隐约约的露出小屁眼后,又不禁想整大龙了

昨晚既然已经踏出了乱伦的第一步,现在的赵老实已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

赵老实看了看四周,没有人

便走过去,笑眯眯的对大龙说:“娃子,现在让爹整你,行吗?” “爹,昨晚不是整过了吗?你咋又要整了?再说这大白天的……”大龙有些不情愿,这屁股蛋子还疼着呢
《“女”官上位记》完本[耽: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lyler】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书名:“女”官上位记作者:陈峻岩某皇帝:“雪棠,朕心悦你。”薛棠:“……”某皇帝:“朕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