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攻穿成农家媳》完本[ 穿越重生]—— by:梦之草

《兽人之大夫陷凶兽》完本: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lyler】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书名:兽人之大夫陷凶兽作者:默默晨语从前有个兢兢业业学习医术的小大夫,然而大夫也是人,
小说下载尽在danmeiwenku.com - 手机访问 danmeiwenku.com--耽美文库 腐书网【岁梦】整理附: ================= 《当攻穿成农家媳》作者:梦之草 方天林好似做了一个梦,梦里,他把一个对他欲行不轨之事的男人反过来给办了

第二天醒来,他枕边躺着一个陌生男人

方天林掀开被子一瞧,两人都没穿衣服,对方身上更是青青紫紫

这一刻,他内心是崩溃的,真想仰天长啸三声! 这也就罢了,当他看到红纱帐,燃剩的龙凤烛时,只能呵呵,心中仿佛有千万匹草泥马在奔腾不休

1.主攻文,1VS1,HE 2.架空历史,有金手指 内容标签:种田文 布衣生活 穿越时空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天林 ┃ 配角:沈家河、沈璧、沈璋、沈璜 ┃ 其它:主攻文,生子 银牌推荐:方天林在现代生活得好好的,既没有怨也没有恨,从未想过穿越这种事会发生在他头上,还一上来就是洞房花烛夜,差点被沈家河当媳妇给用了,结果意识模糊间他凭着本能反过来把人给办了

占了便宜自然要负起责任,方天林在现代也没多少牵挂,自此在靖朝乡下扎根,跟媳妇一起养育儿子,努力发家致富,争取早日走上康庄大道

本文描写细腻,贴近生活,情节徐徐展开,主角不是自私自利之人,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一切都好说,能帮则帮,在发展自家的同时,也不忘为百姓谋福利,正能量满满,适合闲暇时分用来打发时间

================== 方天林脑袋昏昏沉沉,意识完全不清醒,只感觉身上火烧火燎的,急需发泄出去

正好有双手不停在他身上挠来挠去,烦人得很,他一使力便把人压在身下,不顾底下人的挣扎,凭着本能找到泄火的地方,一连要了人好几次

直到那股难受劲过去后,他才翻下身,舒服地睡了过去

沈家河浑身无力,连动下胳膊都费劲

他无神地看了眼身边刚娶的媳妇,不知事情怎么发展到了这等地步

说好的媳妇呢?怎么事到临头,反倒他变成媳妇的媳妇了?想不通,身体又疲累得很,勉强为两人盖上被子,也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外面便喧闹起来,孩子的打闹声,锅碗瓢盆声,吵得方天林烦不胜烦,大声吼了一句,瞬间世界清静了

只是好景不长,那些人变本加厉,闹出的动静比方才还大,甚至还有人到他门前破口大骂

方天林拿过被子捂着头,见这样也无济于事,就再也睡不下去,索性揉着发胀的脑门坐起身来

他昨晚没睡饱,眼睛像被强力胶水黏住似的,勉强睁开一条缝,四下里一瞅,只这一眼,就差点没让他魂飞天外

他一个人住,身边怎么会还睡着一个陌生男人?就这么一愣怔的工夫,昨晚影影绰绰的记忆便全数回笼

方天林只来得及掀开被子验证一下,连盖上被子的时间都没有,便被一大股信息冲击的失了神

好半天后,方天林终于缓过神来

想来是唱独角戏久了,那如蚊子般恼人的“嗡嗡嗡”声也不见了

他揉了揉突突跳动的额头,入目尽是一片红,红纱帐,大红被子,龙凤喜烛,缠了红绸的箱子,无一不在昭示着,这是一处婚房,还是秉持古礼的新婚之房

方天林正想起身看个究竟,原主与之相关的记忆纷至沓来,让他再没心思去理会这些

这不是在演戏,更没人有那个闲心如此戏弄他

他是真正莫名其妙,来到了一个历史上不曾存在的朝代——靖朝,附身在一个和他同名同姓的新婚之人身上

方天林看着身边男人身上青紫一片,眼神幽暗,感觉头疼得更加厉害

突如其来多出这么一个无法甩脱的负担,他一时有些不能接受

可那又如何?纵使身处现代,把人给睡了,他也不会毫无表示,这点男人的担当他还是有的

更不用说这是轻易不会和离的古代,这事他更不能做

重新把被子掖好,方天林步下床,不甚熟练地打理好自己

这个时候,他也不去讨嫌,反正新婚媳妇有优待,三朝回门前完全可以不下厨不下地

当然,这样做的人很少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不是?谁不想在公婆兄嫂面前讨个好,卖个乖? 方天林不是寻常人,自是不走寻常路,他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其他的,他真无能为力

不,连份内事,他恐怕都做不好

毕竟他不是原主,原身会的技能,他需要一样一样慢慢拾起来

原主家境贫寒,可以说是一贫如洗

他今年都二十了,说的好听点是嫁给沈家河,说的难听点,其实和被家人卖了没两样

他的嫁妆只有两个樟木箱子,还都是沈家见实在不像样,让沈家河打了送过去的

箱子里放着寥寥几身破旧衣衫和压箱底的十文钱,除此之外,再没别的

方天林考虑了一下,感觉穿着嫁衣不合适,便翻出一套补丁较少的短褂穿上

衣服虽破旧,但浆洗得挺干净,就是有点磨皮肤,这让穿惯了软料子内衣的方天林有些不适

亏得这副身体早就习惯这些,两相一中和之下,方天林也没觉得太过难受

沈家河睡得香甜,方天林趁着早饭前这个空档,将新房内部打量了一遍

沈家家境比方家好,可也没好上多少

墙上早就斑驳不堪,也就为了弄个像样的婚房,才草草粉刷了一遍

石灰刷的很少,不少地方只要仔细瞅,就能看到土黄色的泥墙本色

房间不大,家具也屈指可数

只有一个五斗柜,一个梳妆台和两个樟木箱子,中间摆了一副瞧着像是初学之人打的粗制滥造的桌椅

方天林都不敢坐实了,怕一不小心将它们压垮

“老四,你去把你三哥叫起来

天色不早,再不开饭就要耽误下地了

”沈老爹微眯着眼抬头望天,沉声吩咐小儿子

沈家溪心中也记挂着,自己那个反应慢半拍的同胞兄弟,三两步就来到新房外

“笃笃!” “三哥,三嫂,快起来吃饭,人都到齐了,就缺你们俩

” 方天林略一思考,回道:“稍等,马上就来

” “吃饭了,快醒醒

”摇了好几下,沈家河都没多大反应

见状,方天林把手搭在他额头试了下温度,并没有异常

他想着,莫不是昨天他迷迷糊糊中下手不知轻重,把人给累坏了? 方天林掀开被子,将人翻过身来

只见那人身下一片狼藉,他这才想起来,他还没给他清理,忙盖上被子,进厨房去舀了一盆水

“哎,三弟妹,家里水不多,你可得省着用

” 刚走出灶房,便碰到过来拿碗筷的林二嫂,瞧她那一脸心疼的模样,方天林不知就里,只得先应下

将门合上,方天林拿过干净的帕子,小心帮人清理

待清理到内部时,他惊奇地发现,除了红肿发胀之外,竟然干干净净,没半点痕迹余下

翻阅原主记忆,方天林才知道,这个世界男人竟然也能生子

当然,那都是在服用孕果之后才拥有的能力

方天林脸色有些不大好看,他是被人当媳妇给娶进沈家,洞房之前肯定被人喂了孕果

这也就意味着,一个月内他不能被人给上了,否则真有可能闹出人命

一想到自己大着肚子的模样,他就不寒而栗

可沈家河是怎么回事?他没被喂过孕果,怎么会自行吸收他留下的东西? 难道是方天林自己体质特殊?思索未果,他便也不再纠结于此,手脚俐落地将人清理干净

时间很紧,总不能让公婆兄嫂一直等着他这个新媳妇

方天林来不及给沈家河换床单,只将他挪到干净处,便合上门把脏水泼在院中下水处,转身进了堂屋

一只脚刚迈进去,方天林便收到好几人心痛的视线

他又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方天林心下慨叹,只能调阅前身记忆,不能融合就是不方便

像现在这般,他完全不知道是因何而起

方天林权当没看见,面色平静地走到他的位置旁

“爹、娘,家河昨晚累着了,你们先吃,我把饭菜给他留着

” 亏得方天林是新媳妇,即便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公婆也不会当场发难

得到两老应承后,方天林在十来双眼睛注视下,混不在意地为沈家河夹菜,直到碗都冒尖,这才端到房内用碗盖着

等方天林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堂屋内瞬间就炸开了锅

媳妇们无不想着:三弟妹好有个性,胆子真大!他们刚嫁过来时,可是连多迈一步都不敢

这要是惹恼了公婆,以后哪能有好日子过?三弟妹倒好,跟在自个家里没两样,做事大大方方,他们竟也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这才是让他们感到奇怪的地方

看来,这个新进门的三弟妹,可不简单

不是说他来自穷山沟吗?连嫁妆都是婆家提供的,怎么看起来比他们还有底气? 沈家溪对这个新三嫂却很满意,低着头肩膀微颤,压下到口的笑意

这下子,他不用为三哥担心了,有这么个三嫂在,三哥也不会老被人鄙夷

“都看什么看,吃饭,不吃的就下地去

”张婆子发话,底下人立即开动起来

昨天沈家河成亲,家里难得能吃到那么多带荤的菜,错过这次再想吃下一回,可不知要等到何时

不管男女老少,都甩开膀子大吃起来

等方天林再回到堂屋,原本满满当当的菜盘子,如同被大风刮过,只剩下浅浅一层

方天林也饿了,一点没有新媳妇的畏缩劲,当即就加入抢菜大军中

结果,饭菜刚一入口,他便哽住

这菜色看着还能入目,怎么吃起来那么不对味?首先是饼子,他本来就不太喜欢吃面食,这个饼子也不知道什么材料做的,硬不说,还糙得很,直拉嗓子

菜虽然都带了油荤,却没多少咸味,又油又淡,实在难以下口

方天林不是那等不食人间烟火之人,他看其他人都吃得津津有味,几个孩子甚至直接拿饼子刮着盘底油腥

这让他知道,这些菜色有多难得

也是,昨天这家刚办了喜事,这一桌看起来是办喜宴剩下的饭菜,能不好吗? 一想到这,方天林胃里开始翻腾,强忍着不适才将其压下

食物得之不易,不容许他糟蹋

吃得难受,却不得不吃

方天林不再细嚼慢咽,也跟其他人一般,没怎么嚼就将食物吞吃入腹

只不过双方心态完全不一样,方天林是食不下咽,其他人则是恨不得把头都趴到菜盘子里

方天林很是奇怪,他明明不是身穿,为何没有继承原主的身体反应,反倒是把他原先的习性都带了个十成十,即便有原主身体中和,也没能好上多少

这对一个农家人而言,是一个很大的负担,他倒宁愿没有

不过,一想到他的身手也带了过来,他便由衷庆幸

不然,以原主那长期吃不饱穿不暖,面黄肌瘦的身体,怎么可能把一个壮汉给撂倒?真被人把自己给办了,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考虑到这点,吃食上的不习惯,方天林也只能认了

见最后一人放下碗筷,陈二嫂开始收拾桌子,她的大女儿也上前帮忙,其他人都没动

方天林手伸到一半,又拐了回来

他初来乍到,不了解这家的状况,还是多听多看少说少动为妙,免得多做多错

“老四媳妇,你给老三媳妇说道说道咱家规矩,免得互相冲撞

”沈老爹发完话就出了门,家里几个成年男丁都跟着慢悠悠踱到田边

这段路就当是散步,正好消食,不至于干活时胃里难受

柳橙很是热情地拉着方天林,趁人不注意,还向他眨了眨眼:“三嫂,我跟你一起去埠头洗衣服,正好和你讲讲咱家规矩

”末了还补了句,“皂角我带了,你不用再拿

” 方天林无奈,别人冷言冷语还好,好声好气对他,他也不能下人脸子不是?只得回房,把床单撤下,从柜子里翻出另一张换上

这一摊开,他便察觉出两张床单差别之大

刚换下的那张,显然是为新婚特制的,既新,颜色也鲜亮

新换上那张,显然是用了多时,早就陈旧褪色

方天林没什么好抱怨的,原主家更穷,一大家子人就挤在两间茅草屋中,连个自己的房间都没有

沈家这样,在这片地方已经非常不错,至少怎么也能算个中等农户

见这么折腾都没能弄醒沈家河,方天林不放心地又查看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这才带上房门,端着一大盆衣服跟在柳橙身后,朝村外走去

沈老爹四个儿子,两个女儿,沈家河和沈家溪兄弟是异卵双胞胎,长得没有同卵双胞胎那么像

两兄弟自小感情就好,沈家河反应有些慢,小时候还不明显,大了只要相处一段时间,便能看出来

沈家河这副样子,自然是遭到旁人嫌弃

一般人家娃子都不肯嫁过来,那些寡妇之类,沈家人也看不上

这么一耽搁来耽搁去的,连沈家溪都娶妻两年了,沈家河愣是没碰上个合适的

直到今年,沈家河进了二十大关,还说不上媳妇,把沈老爹和张婆子都急得嘴里都起了燎泡

好不容易才说到方天林这么一个看着实诚,不会欺负自家那慢性子三儿子,又能干的媳妇

谁成想,打听到的消息和亲眼所见差别竟是这么大

两老心都悬着,这媳妇一瞧就不好驾驭

大早上的,竟然还吼了他们一嗓子,可把两老给惊着了

这么大胆的新媳妇,他们连听都没有听过

回头得让三儿子注意点,可别尽受媳妇摆布,要这样,就和他们的初衷相悖了

张婆子两个女儿早就出嫁,四个媳妇中,前头两个都是女的,后头两个倒是凑巧,都是男媳

同样是媳妇,男女还是有别的

柳橙就不好随意去拉两个嫂子,面对方天林时,却不用那么讲究

一路走来,方天林看什么都稀奇

只是新鲜劲过去后,就觉得心酸

满目都是泥墙茅草顶房屋,还有少部分更是直接住在茅草屋中,能住泥瓦房的屈指可数,更不用说青砖瓦房,那是地主老财才能享受的

其他地方,方天林不得而知,至少沈家所在的广延村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地主

即便是最富的那几户,忙起来时自己人也得亲自下地

方天林是南方人,并没在北方生活过

看着泥墙和地面都是一色的黄,他有些不大习惯

心想着,这里该不会是黄土高原吧? 一路上,都是柳橙在说,方天林在听

柳橙是想到什么说什么,方天林全盘接收,也不急着处理

眼看着就要走出村子,方天林疑惑怎么还不到地方

走这么久去洗衣服,是不是远了点?明明村中央有口井,却没见有人在那洗涮,难不成那口只是吃水井? 方天林初来乍到,轻易不开口

“到了,三嫂,咱们走快点,今天来晚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位置

”柳橙和方天林打了一声招呼,便抱着一大盆子脏衣服,向埠头跑去

盆子加衣服,重量不轻,柳橙根本跑不快,方天林稍微加快脚步就追上

“这就是埠头?”方天林脸上写满怀疑

他以为就算不是江河,至少也应该是条水比较多的沟渠

眼下这又是什么状况?先不说水量问题,光那水的颜色,就让他没了洗衣服的兴致

这里没有工业污染,水不该是清澈见底吗?怎么这里的水都带着一丝泥色?虽然不像泥水那么浑浊,但看着就脏啊!衣服在这样的水中清洗,这洗跟没洗有多少差别? 方天林四下一打量,总算让他找到了答案

众多姑娘媳妇都是先在这个埠头上洗,洗完了,再到上游一个更小的埠头漂洗

那里估计是采用什么措施,将水沉淀过,起码远远一眼看去,至少没见到土色

“三嫂,快过来,这里还有个位置

”柳橙放下大木盆,见方天林还愣在那里,忙招呼他过去

方天林不再迟疑,步下台阶,走到柳橙旁边
《[末世]丧尸奶爸》完本[ :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lyler】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书名:[末世]丧尸奶爸作者:大羚篠小回来就一时脑抽,还带了两个孩子回去养?卢莫文想,这世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