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糖水浇灌成的黑莲花》完本[ 穿越重生]—— by:狐狸不归

《穿书之主角竟然是个变态: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lyler】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书名:原来你是这样的主角作者:玉妵顾肖:“亏你还自诩为名门正派!竟是如此猪狗不如!”楚
重生前,顾宁远和沈约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最后却是沈约以命换命,救了顾宁远

重生后,顾宁远自觉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收养幼年版的沈约,给他幸福童年,才能弥补上辈子欠下的一条命

没想到…… 顾宁远这辈子「煞费苦心」「糖水浇灌」,沈约小同志依旧坚定不移,长成一朵从里黑到外,心肝脾肺肾黑全了的黑莲花

顾宁远十分忧郁——千娇万宠养大的弟弟,怎么又成了朵黑莲花? 而他不知道的是,这朵脾性坚强的黑莲花,两辈子盯上了同一个人

①重生,顾宁远是攻!顾宁远是攻!顾宁远是攻! ②对外理智冷漠对内弟控耙耳朵攻×对外笑眯眯黑莲花对内撒娇小奶狗受 ③重生甜宠文,日常养成,甜甜甜的黑莲花养成记! 内容标签:重生 甜文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宁远,沈约 ┃ 配角:顾无双,肖谋 ┃ 其它:重生,甜宠,养成 第1章 死亡 顾宁远在看守所里待了十三天,第十四天,终于有人替他交了那笔天价保释金,把他从里头捞出来

在走出门的那一刻,他思考过是谁为他交了那么笔昂贵的保释金,而不是乘机撇清干系甚至踩上一脚

毕竟他现在出来,头上顶着重大经济犯罪还未清洗干净的罪名,顾氏也早把他赶出来了

救他基本没什么好处和前途,还会被迫绑上他这辆破损不堪的战车,同敌人冲锋陷阵,不死不休

这十几天来,顾宁远第一次站在阳光下

此时将近春末夏初,太阳很好,清风吹拂,空气里满是盛春时节最浓的花香

顾宁远身上穿着十三天没换洗过的衣服,蓬头垢面,颇影响市容

耳边传来一阵嘲讽似的轻笑,顾宁远一偏头,不远处的槐树底下倚着个人,恰好能看到他的半边侧脸,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唇角微微勾起,很柔和的弧度

是沈约

顾宁远皱眉,脑子里电光火石般闪过许多念头,那些荒唐的想法仿佛都像是在说笑,可排除掉那些完全不可能的可能性之后

顾宁远最终还是走上去,远远地站在他的左边,问了一句:“是你交的保释金?” 这话说出来本该是疑问,可顾宁远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他实在是不明白,沈约为他交保释金的意义,他有些来钱的路数不太干净,也敢光明正大往警察局送了? 沈约漫不经心地看着他,纯黑色的瞳孔扫了他一下,冷淡道:“是我交的保释金,怎么样?”话说到这里,唇角的弧度加深,“你要是不乐意,可以再回去蹲着,顾大少爷

” 他对别人一贯不是这样说话的,只有对顾宁远像是吃了炮仗,总是夹着刀枪棍棒

有一次,顾宁远曾见到沈约惩罚犯下大错的下属,面上还是温和的笑,说着安抚他的话,转过脸就让人剁了他的两根手指,一点都没耽误

那时顾宁远看到他抬起头,遥遥望着自己,即使有眼镜也遮挡不住那双闪着光的瞳孔

他的发尾还染上了几滴鲜红的血,明艳艳的

东临市人人都知,沈约不是笑面虎,他是疯子,逮到谁就要咬下一块肉,还要笑着吞下去

想到这里,顾宁远怔了一下,冰冷的神色终于发生变化,十分恳切十分不解地问:“为什么?” 为什么呢?沈约和顾宁远之间不说仇深似海,但也有着绝对不可调解的矛盾,顾宁远为了自己的阿姨和表弟,更是几次差点把沈约逼上绝境

顾宁远以为等自己出来,肖家早就被沈约吞下去嚼碎了,连骨头渣都剩不下来

可现在,沈约竟然出了保释金,把他从里头弄出来

顾宁远知道,要是按自己被抓进去时罗列的罪名,又是经济犯罪,保释金该是一笔多大的数目,即使是沈约也是轻易拿不出来的

沈约脸上依旧挂着温柔的笑意,他总是在笑,那笑仿佛成了他的面皮,叫旁人永远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要做些什么

顾宁远也不知道

清风吹过,沈约映在地上的影子也摇摇曳曳,是另一个他,顾宁远看着那个黑乎乎的影子,影子是不笑的,可他的轮廓还是同沈约一样,高鼻薄唇,五官精致

那让顾宁远想起自己同沈约的那些只有敌视和仇恨的过往来

沈约和顾宁远本该是不相干的两个人,可却因为肖家的事牵扯到了一起

沈约是肖谋的儿子,他妈沈婉是肖谋原来的结发妻子,肖家原来的产业姓沈,这就是个从农村来的穷小子娶上白富美,最终却抛妻弃子,找了真爱小三,狼子野心夺取了妻子家产业的故事

而顾宁远的阿姨,也就是秦萱,就是肖谋在外头找的那个小三,最后带着自己儿子肖还进门逼死了沈婉,成了名正言顺的肖夫人

沈约与肖谋和秦萱两人有杀母之仇,以前年纪小的时候不知道是蛰伏在哪里,前几年忽然出现在东临市,身背血海深仇,磨刀霍霍,把肖家往死里逼

其实肖谋也算是个有本事的人,如果按照商场上的套路来,二十岁的沈约怎么也赶不上肖谋

可沈约不是做正经生意的,干的都是刀尖舔血,来钱快且见不得人的活计

在肖谋的商业机密被员工偷盗,公司陷入危机后,秦萱终于忍不住带着被沈约打的满身是伤的肖还来找顾宁远哭诉,说自己和姐姐秦姝过往的情谊

顾宁远看不上肖谋,和这个阿姨也没什么深情厚谊,不过秦姝去的早,临死前曾嘱托顾宁远,希望他能力所能及地看顾秦家人,更要好好照顾好秦萱,她这个唯一的亲妹妹

顾宁远答应了,所以得担起承诺的责任来

沈约虽然手段狠辣,可终究不太上得了台面,顾宁远年纪比他大,资产丰厚,明面上的手段就让沈约应顾不暇

他要护着肖家,护着秦萱,就和沈约结了仇

不过这仇也不过是立场不同所造成的,顾宁远没往死里下手,只要他还活着一天,沈约自然不能对肖家产生威胁,至于秦萱死后,那么肖家也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可这只是他单方面的想法

对于沈约来说,顾宁远不认为自己比肖谋等人值得原谅

“为什么?”沈约轻轻反问了一句,眼神又浅又淡,一丝不知名的情绪从中滑过,飞快的消失

他偏头看过来,“有什么为什么,我想做就做了

” 顾宁远思考了一会,道:“难不成你已经弄垮肖家了?” 沈约听了这话,大约是想要忍的,终于没忍住,嗤笑了一声,整个人倒是比平常多了些真实

把右手从背后抽出来,握着一个黄色的文件夹

顾宁远才开始没有注意到,直到沈约漫不经心地把文件夹扔到自己怀里,往后退了几步,笑眯了眼,却冷声道:“再见,顾少爷

” 沈约想,自己哪里有时间去整垮肖谋,把顾宁远从看守所里以最快的速度捞出来不只是要明面上的钱,还要低声下气去同别人求情,难堪的要命

更何况沈约还费尽心力查了证据,只为了让顾宁远出来时有翻身的余地

这次孙家和郑家是下了死手,一定要一次性整死顾宁远的

顾宁远被关了十三天,沈约几乎十三天都没有睡,打点上下,指派人手,甚至还要贿赂警察局的人不让顾宁远受罪

沈约靠着咖

因熬了这么久,最后顾宁远出来了,连一个笑脸都没有给他

可沈约不在意

就像他自己说的,他想要做就做了,把顾宁远救出来了,他心里很高兴

接下来就要对付肖谋,沈约也不会手软,顾宁远还会拦着他,自己也不让他一分一毫

想到这里,沈约的腿脚轻快起来,一双凤眼微微上挑,甚至在心里吹着小调

现在的顾宁远自顾不暇,是拦不住他的,他回去要好好睡上一觉,然后就得处理了肖谋,还有秦萱,肖还

谁也不会放过

他听到文件被风吹拂过的声音,也听到了顾宁远在背后追赶着他的脚步声,顾宁远在问,你的这些证据是从哪里来的?沈约你想要什么? 沈约终于跑起来,他的腿长,跑起来快的很,顾宁远被关了这么多天本来就疲倦,是不可能追的上他的

他在心里想,要是顾宁远追得上来,自己就告诉他,我想要的是你

若是顾宁远那个冰块听到这样的话,大概瞬间就会僵住,再也不会见他

可惜沈约不会让顾宁远追上来

忽然,眼角余光掠过一道光,沈约抬起眼,只看到一辆鲜红的玛莎拉蒂,速度快的连风都能撕裂,反光镜上的光能刺伤人眼

那辆车是向顾宁远冲过去的

沈约停下脚步,眼睛盯着前方,透着闪光的玻璃,看到驾驶坐着一个女人,她的脸色狰狞,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她想撞死顾宁远

顾宁远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忽然转过身的沈约推开,他毫无防备地向后倒下去,左边胳膊肘先磕到地上,右手勉强撑着,手上的文件撒了一地

风一吹过,那些珍贵的文件哗哗作响,洁白的纸面沾染上灰尘

可顾宁远顾不上这些了,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沈约已经被玛莎拉蒂撞上,整个人就像一张轻飘飘的纸,高扬在半空中,但却又猛然坠下

像一朵被狂风吹离枝头的蔷薇,失去了生命,落下来是满地的红

沈约穿着黑西装,看不出鲜血的痕迹,可里面的那件白衬衫已经快要被染成红色,刺鼻的铁锈味冲进顾宁远的鼻子里,几乎让他喘不过气

顾宁远跪在地上,生平头一次这么手忙脚乱,不知所措,慌张地想要摸索手机在哪,可他身上没有,便转过身往沈约的口袋里伸

沈约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力气极大,顾宁远觉得那只手连血液都流不过去,已经僵住了

沈约大口大口地喘气,那声音并不是由喉咙传来的,而是肺部不堪重负发出的最后的喘息,鲜血渐渐从他身下的这片土地蔓延开来,顾宁远抱着他的双手也全是鲜红

沈约还在笑,“你那么着急做什么?”他似乎是想要笑出声,又被猛烈的咳嗽声打断,只好气若游丝道:“我又还没死……” 不过快了

沈约觉得自己好像忽然对死亡有了感应,他是活不了多久了

顾宁远想要堵住他的嘴,近乎疯狂地锤了一下地,声音发颤,“沈约,你不要说话,安静一点,救护车马上就来……” 眼前的这个仇敌,是为了救他而变成了这幅样子

沈约脸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而那副金边眼睛也在刚才的撞击中成了无数块碎片,划破了眼角,晕染上了微微的红

阳光映在顾宁远的脸上,沈约发现自己看不清他的脸了

他又咳了两声,五脏内腹仿佛全部被撕裂,嘴里满是鲜血的味道

有东西从喉咙里漫出来,沈约只是费了些劲地咽下去,继续漫不经心道:“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救你?因为你以前帮过我

” 借由沈约说的话,顾宁远终于想起了多年前的记忆

顾宁远过去曾经常赞助一家孤儿院,有时候会带着食物和玩具亲自前往

他仿佛记得,当时有一个与年龄不符的柔弱的小孩子经常受人欺负,顾宁远有些可怜他,便帮了那个孩子,对他格外好,经常送他额外的食物或者玩具,甚至叮嘱过院里的人多照看他一点

就像是对一只看对了眼的小猫小狗,难免要多一丝施舍的同情

可那份帮助也仅仅持续到顾宁远十八岁那一年,记忆在这里戛然而止

沈约说:“那个人是我

” 他笑着,深黑色的瞳孔发亮,唇角不可抑制地流出几丝鲜血

顾宁远难以置信,这样的事,他可以记到现在,甚至为此付出性命

怎么会? 沈约也想,怎么会?他的良心早就被狗吃的一干二净,年少时的感激不过是能让他还忆起顾宁远这个人,怎么会有多余的感情送给顾宁远呢? 只是因为喜欢罢了

他喜欢顾宁远,在一次又一次的争斗和失败中无可救药地被吸引,就如飞蛾扑火一般

不过是自寻死路

现在看来,也的确如此

沈约想,自己都快要为了顾宁远丢了命,为什么不告诉他自己的爱慕,凭着对顾宁远的了解,沈约知道,要是自己此时对他告白,顾宁远一辈子也不会忘了自己

说不定顾宁远还会因为愧疚而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沈约不乏恶毒地想到那些场景,由于求而不得,难以诉之于口的爱慕而产生的痛苦仿佛都在此时有了发泄的途径

可他最终还是没有说

顾宁远于他而言,就像是冬夜里的最后一抹阳光,是枯萎的花园里剩下的唯一一朵玫瑰,是驻扎在他那颗被仇恨和报复染成漆黑的心脏上唯一一块鲜红的血肉之地

只有那里还是柔软的,轻轻戳一戳就会让他痛,但有了温暖也会让他开心

他喜欢顾宁远,喜欢一个人的心意实在是太珍贵了

算了吧,沈约放弃了最后的打算

沈约撑不住脸上的笑,打起最后的精神,面无表情道:“从小到大,你是第一个对我好的人,我一直记得你,忘不了你,想要报答你

”沈约的头搁在顾宁远的胳膊上,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慢慢地垂了下去

他说话的声音太小,都快要被风吹散了

顾宁远只能弯下腰,用耳朵贴近染满鲜血的嘴唇,努力想要听清他的话

“所以啊,我这次救了你的命,从此以后,两不相欠

” 沈约将带着这份无比珍惜的心意滚下地狱,仅仅给顾宁远留下那么一个可笑的理由

这是他此生唯一的奉献,为了心爱之人背叛魔鬼的证明

只是可惜,到了最后,他也看不清顾宁远的脸

沈约感觉自己渐渐坠入虚空之中,缓慢地失去最后的意识

第2章 葬礼 外面的天灰蒙蒙的,淅淅沥沥下着小雨,雨点坠在门口摆着的花圈上只有闷闷的声音,仿佛是压抑着的哭泣声

顾家外院的大门开着,来往的车辆络绎不绝,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和戴着白色纱花的女人都撑着伞,走进为顾律和秦姝搭建的灵堂

顾律在四天前出车祸意外身亡,体弱多病缠绵病榻的顾夫人秦姝接受不了这残忍的事实,自己在家吞了安眠药,安静而决绝地离开了这人世

这前后只相差了一天,夫妻伉俪情深感动了许多人,顾家索性把两人的葬礼合在一起办了,骨灰盒也要葬到同一个坟墓里头

可留下的是一个十八岁的儿子和一大笔财产,还有顾氏目前群龙无首的现状

顾律正值壮年却忽然离世,顾氏上上下下曾以为这个男人能再带领顾氏走上数十年,没料到如今的状况给顾氏带来的巨大打击

为两位离世之人献上鲜花之后,即使是在这样庄重悲戚的时刻,也有人忍不住窃窃私语

“你说顾先生就这么去了,顾氏现在要怎么办?” “喏,他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吗?子承父业,他继承顾氏,才是应当的事

” 在旁边讨论的女人抬起头,仔细打量了一眼跪在灵堂正前方的少年

他身量很高,身姿挺拔无比,穿着一身深沉的黑西装却没有一般十八岁孩子撑不起来的稚气

她知道他已经跪了整整三天,却依旧背脊挺直,整个人每一个动作都是体面而镇定的,仿佛没有疲倦的时候

那女人几乎要推翻自己刚才的判断,他不应当被称作一个少年,而是一个男人

又有人忍不住寂寞添上几句,“那可不一定,他才十八岁,据说今年才上了大学,顾家还有不少人呢,都是能掌权的好年纪,怎么也轮不上他一个毛头小子

” “你说的倒也是,顾家那些人也不是好相与的,就是可惜了顾律把顾氏发展成这样,生前留下的东西却都给不了儿子,反倒送给了旁人

” 那女人想要反驳几句,可跪在灵堂前的人已经站起来,伸手接过一束盛开的马蹄莲,露水从花瓣滴落到他的白手套上,又缓缓坠落到了地面

他仿佛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微微偏过头,眼里掠过一道尖锐的光,那是一个警告,却转瞬即逝,下一秒又看不到了
《凤囚凰》 完结+番外全 —: 可以配《犬夜叉》里的曲子《穿越时空的思念》 抬头看看歌词,囧啊,有点YY,不过真是希望他俩可以在一起。不许打我,逃…… 于甜美的酣睡中醒来,楚玉隐隐约约感觉到身边有人,她半支起躺得酥软的身体,睁开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