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囚凰》 完结+番外全 —— 作者:天衣有风

《[重生]糖水浇灌成的黑莲:重生前,顾宁远和沈约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最后却是沈约以命换命,救了顾宁远。重生后,顾宁远自觉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收养幼年版的沈约,给他幸福童年,才能弥补上辈子欠下的一条命。没想到……顾宁远这辈子「煞费




<凤囚凰>  作者:天衣有风


简介:

那是个峨冠博带,长衫广袖,纵情高歌的年代。
暗香浮动,山水清音。
天下为棋局,谁是博弈操棋人?
虽然穿越成公主,但是楚玉穿成这个公主,有点儿前无古人惊世骇俗。


小说关键字: 凤囚凰,穿越,楚玉,面首,容止,桓远,天如镜,王意之


第一卷 春日杏花吹满头,谁家年少足风流 第一章 春色关不住

    一觉醒来,比发现身边睡着一个裸男更可怕的是什么?

    是五个裸男。

    现在的楚玉,便面临着这样的境况。

    ****************************

    于甜美的酣睡中醒来,楚玉隐隐约约感觉到身边有人,她半支起躺得酥软的身体,睁开朦胧睡眼,楚玉随意的,甚至是有些漫不经心的朝身旁看去。

    睡得很舒服。

    她以为是她的好友在闹着玩。

    这一看之下,楚玉却如遭雷击,周身的舒适闲逸不翼而飞。

    睡在楚玉身旁的少年,年岁看上去大约十七八岁,乌墨一般的长发披在赤裸的圆润肩头,形容秀美,眉是远山之黛,唇似三月桃花。

    这少年生得好像女孩子一样秀美绝伦,可是再怎么秀美绝伦,他都是个男人。

    任何一个正常女孩子,一觉醒来时,发觉身边睡着一个没穿衣服的男人,恐怕心情都不会太过愉悦,即便这少年相貌十分的秀丽。

    因为睡眠还有些迷蒙的脑子顿时被炸得清醒过来,随后,她更加吃惊的发现,丝被下自己的身体,也是一丝不挂的——难怪她方才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震惊之中,楚玉慢慢的感受到一丝屈辱,随后陡然放大,因为这屈辱她全身都微微颤抖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时楚玉方发觉,身上盖的被子是非常精细的丝被,被面绣工繁丽精致,而身下所躺的床,大得可以随意打滚。

    这个少年是谁?怎么会睡在这里?她为什么又没穿衣服?

    咬着牙,楚玉想要推醒那少年,忽然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浅浅的呻吟。

    她的身体僵直住。

    慢慢的转过身,慢慢的调动目光,看见身后躺着的另一个没穿衣服的男子时,楚玉终于无法再控制自己保持冷静。

    错愕,惊恐,屈辱,复杂而强烈的情绪在楚玉胸中激荡,太过突然的变故让她无法接受,思维甚至陷入停滞状态,最后化作一声低哑的,极度压抑的叫喊:“啊————!”她双手紧紧的抱着丝被遮挡自己赤裸的身躯。

    被楚玉的叫声惊醒,躺在她身侧的两个少年很快睁开眼睛,而在两个少年坐起来后,楚玉看见,在床下又先后爬起来三个少年,他们身上都只裹着一层薄薄的绢布,伴随着起身的动作滑落在地,露出赤裸的身躯。

    楚玉只觉得眼前一黑,几乎要晕倒过去,所幸她自制力还算不错,强令自己不在这个时候失去意识,饶是如此,她还是不由得有些恍惚:一,二,三,四,五,竟然有五个没穿衣服的男人,这算什么?6P现场么?

    这么荒诞的场景,怎么会在她面前呈现?

    楚玉用力的咬一下嘴唇,坚硬的牙齿陷入柔软的唇瓣之中,微微的疼痛让楚玉冷静下来,神智略为清醒。

    待楚玉定下神来时,那五个少年,其中四人已经整整齐齐的跪在床边,而剩下的那人,便是楚玉最先看到的少年,他飞快的一展臂,将挂在屏风上的宽大衣服拉下来,宽大的衣服像蝴蝶羽翼一样展开,披在他光洁修长的身躯上。

    衣袂破空之声打破死寂的安静。

    少年是屋内唯一一个勉强算是穿衣服的,楚玉不知道往哪里放的目光无措的投向了他。

    楚玉这时候注意到,那衣服很宽大,制作得非常典雅,衣料是纯白色的,但领口与袖口却有一条大约一寸半宽的黑色镶边,其上纹着隐约滑过暗光的精美纹样。

    衣服往身上这么一批,少年的神采气度当即显现了出来,他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模样,容颜秀丽,还带着那么一丝心底无邪的纯真稚气,可是他的眼神却那么的高雅,好似蓝天白云,高山流水。

    方才他闭着眼时,觉着他容色秀美,可是他睁开眼后,楚玉却只能注意到他的神情高雅不可攀附,仿佛那温柔的秀色,都被高旷之气洗涤一空。

    他是谁?

    少年将衣服的领口用一只手拢着,另一只手将头发捋至颈后,偏头对楚玉微微一笑,相比其余四人的跪伏的姿态,少年几乎有一种洗练般的豁达。别人跪着,他站着,他是屋内惟一一个以平等的目光与楚玉对视的人。

    少年慢慢的走过来,衣摆有少许拖过光滑无尘的地面,他温柔的看着楚玉,漫声道:“公主怎么了?是不是做了噩梦?”

    空气中弥漫着舒雅慵懒的靡丽香气,楚玉心头陡然升起无可遏止的寒意,甚至在这温暖如春的室内,她也忍不住想要颤抖。

    也许……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玩笑?

第一卷 春日杏花吹满头,谁家年少足风流 第二章 魂魄今安在(上)

    这里是一间卧房。

    这卧房内的摆设繁丽精美,透着一派婉雅秀丽之相,墙边挂着鎏金凤灯,屏风案几端庄典雅,皆是古式家具。

    之所以开始怀疑这并不是一个玩笑,是因为,楚玉在找回了清醒之后,也终于想起,假如按照常理来说,她应该已经死了。

    在这次醒来之前,她最后的记忆是飞机失事,那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可是她也必须去面对。

    飞机失事,然后,她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睡在五个赤裸少年的身边,身上没有半点伤痛,屋内的摆设都是不可思议的繁华古雅,而她的手……

    楚玉看着自己抬到了眼前的手,这根本不是她的手,骨肉均匀,白皙纤丽,细嫩的肌肤上没有伤痕或粗糙的硬皮旧茧,这双手简直养尊处优到了极点,绝不是楚玉自己所拥有的修长有力的,曾经伴随着自己攀援过高山,闯入过原始森林的手。

    这是最大的不协调,也是莫大的证据。

    这不是玩笑,她所认识的人里,没有人能和她开这样大手笔的玩笑。

    楚玉生前闲暇之时,也曾看网上的流行小说,其中有写穿越时空,借尸还魂,夺魄重生,虽然极为新颖有趣,但楚玉却丝毫不曾当真,只作是奇妙的幻想,可是当无法辩驳的证据放到了自己面前时,楚玉才想起了这个不可能的可能。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少年,以及陌生的身体。

    除了穿越,楚玉想不到别的更合理的解释。

    楚玉眼前黑了一下,几乎要晕倒过去,心脏剧烈的紧缩,巨大的变故让她几乎无法接受,可是她不得不强迫自己接受眼前的事实,并且开始思索。

    少年的说话的口音有些奇怪,发音与现代汉语截然不同,像是某地的方言,却又不是楚玉自己所知道的任何一种,可是奇怪的是,楚玉却能够毫无障碍的听懂,好像她原本就掌握这门发音一样。

    楚玉知道,古代汉语的发音,在经历了千百年的变迁之后,与现代汉语是有些不一样的,但这都不是她所要追究的重点,目前最关切的是,她是谁?她在哪里?什么时候?

    心口被极度的惊慌恐惧与不知所措充斥着,但是在理智被逼到极限的时候,却又无端的衍生出一种计算机般的冷静,好像将理智抽取出来,分成另外一个灵魂,冷冷的旁观着思索着考量着。

    这少年叫她公主,在看他的衣衫,多半不是清代或元代的,这两个朝代首先可以排除,但是她现在的身份,难道真是一个公主么?

    心念电转,片刻功夫间,楚玉脑中飞快的晃过了几个念头,她以尽量平稳的声音道:“你们都起来吧,先把衣服穿上。”话才出口她便有些后悔,要是让她们听出发音不同该怎么办,可是片刻之后她又猛然发觉,自己说出来的话,说话的语调发音,也因为这身体的改变而改变了。

    发音的变化这个疑问也可暂时押后,因为楚玉分明的瞧见,在自己说了让四个少年起身的话后,最先站着的那少年,漆黑的眼睛里闪过惊诧之色,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可是这也被敏感的楚玉捕捉到了。

    她说错话了吗?

    楚玉心跳加快,不安的猜测着,只见那少年的惊诧之色一闪而过后,面上神情似笑非笑:“公主今日看起来有些不同。”他偏头随意的吩咐那四名少年,“你们先出去,待会有事便会唤你们进来。”

    他的话似是极有威信,四名少年原本听楚玉要他们不要再跪,并不动作,但一听到他的话,却当即纷纷站起来披衣,楚玉甚至能听到,其中微微松了口气的声音,这让她心中越发的怀疑与不安。

    四人绕过门口竖立的屏风,陆续离去,屋内只剩下楚玉与那神情高雅的少年,尽管少年的样子纯稚无害,可是楚玉依旧觉得很不自在,她轻轻开口:“你也出去。”她需要一个足够她冷静的空间,既然这少年叫她公主,那么相信她还是有些权威的。

    “公主?”少年愕然,似是料不到自己也会遭到这样的对待,看着楚玉的眼神也随即变得有些奇异,好像指控楚玉做了什么不对的事一样,楚玉被看得十分心虚,但是此时此刻,她自顾不暇,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顾虑别人的感受。

    等了好一会儿没等到楚玉收回成命,少年神情中流露出丝丝奇妙的莫测之意,他微微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容止告退,但是公主,倘若有什么事,请随时传唤容止。”

    自称容止的少年说完,便不疾不徐的,也跟随着先前四名少年的步履,离开了这间卧房。他走得不快不慢,阴暗的光线里背影孤绝料峭,与温和面容大不相同。

    随后,这间宽大的屋子里,就只剩下楚玉一个人,孤独无助像云一样卷上她的身体,楚玉深呼吸了几下,才用力的压制住胸口疯狂滋生的软弱。

    即便是在原始森林之中迷失,在黑暗之中只身摸索脱险的道路,她也不曾有过这样惨淡的情绪。

    因为这已经超出了她所能掌控的。

    身上还裹着丝被,楚玉下意识的寻找衣衫蔽体:距离床边不远的地面上摆放着一张方形的案几,上面整齐的叠着几件衣服,大件小件层层叠叠的让楚玉看得有些眼晕,一下子不知道应该先穿拿一件。

    不等楚玉深思,被屏风遮挡的门外传来怯生生的女声:“公主,幼蓝来给您更衣了。”

    楚玉原想不搭理,忽然念头一转,抿抿嘴唇,朗声道:“进来。”

第一卷 春日杏花吹满头,谁家年少足风流 第三章 魂魄今安在(下)

    绕过门口竖立的插屏,出现在楚玉视线之中的,是一个相貌清秀神情胆怯的十五六岁少女,便是门外自称幼蓝的人,那名叫幼蓝的少女穿着浅蓝色的曲裾,端着一只铜盆,而她身后还跟着两个少女,两人手上一人捧着一块叠起来的手巾,低头跟在幼蓝的身后。

《一战成攻》完本[师徒]—:皇十四子慕容靖年幼时身中奇毒,被送往“玄机门”习武强身。手段百出,冷傲毒辣的小皇子搞得孤情崖上一片凄风苦雨,面对徒儿的百般刁难,江湖上倍受景仰的掌门人白无篱,都能一一轻松化解但每当靖儿毒发时,却是白无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