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成攻》完本[师徒]—— by:迷羊

《凤囚凰》 完结+番外全 —: 可以配《犬夜叉》里的曲子《穿越时空的思念》 抬头看看歌词,囧啊,有点YY,不过真是希望他俩可以在一起。不许打我,逃…… 于甜美的酣睡中醒来,楚玉隐隐约约感觉到身边有人,她半支起躺得酥软的身体,睁开

 一战成攻BY迷羊

文案:皇十四子慕容靖年幼时身中奇毒,被送往“玄机门”习武强身。手段百出,冷傲毒辣的小皇子搞得孤情崖上一片凄风苦雨,面对徒儿的百般刁难,江湖上倍受景仰的掌门人白无篱,都能一一轻松化解但每当靖儿毒发时,却是白无篱最无法招架的时候如月光般温柔的眼神,如蜜糖般甜美的言语徒儿火热的拥抱让师徒之情骤然变调!师父,你还能往哪里逃?你的身和心,才是本王今生唯一的解药。
 
孤情崖。
不知从几百年前,突然出现了一座神秘的山庄——「玄机门」。
没有人知道,在那样陡峭难行、飞鸟罕至的悬崖上,如何能运来巨大的乌木,建出通体乌亮、设计奇绝的建筑。
传说中,「玄机门」的掌门人惊才绝艳,不但武功盖世,还精通奇门遁甲,乃当世第一奇人。
他潜心修行,不问世事,只有在圣地雪莲每十年结果一次时,才会下山。
如能有幸被其看中,收入玄机门下,那可是江湖中人日夜祝祷、梦寐以求的事……
 
 
寒风呼啸。
暴雪狂飞。
「名门客栈」里头挤满了前来避风雪的旅人。
「小二,快热壶酒来!」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大汉瞪着铜铃大的眼睛,气愤地拍桌怒骂,「他奶奶的,这天气真像那晚娘的嘴脸,说变就变啊!」
「是啊,这大雪也来得太不是时候了!万一错过了这十年才一次的良机,岂不是抱憾终身。」一个长相俊秀的青年叹了口气。
「哼,二弟你放心!说什么大哥也会助你赶上!你根骨奇佳,除了你,谁有资格被那玄机门的老头看上?」莫大仇鼓励地道。
「大哥过誉了。这十年一度的盛会,卧虎藏龙,小弟不过自不量力,想前往一试罢了。」林奇威苦苦一笑。
「放心,大哥对你有信心。据说玄机门那个老头每十年才下山一回,每回也才出现几个时辰,我们千万不能错过了。只是想要在这大风雪中前行,确实是个难题啊……」
「是啊,看这满客栈的江湖中人,也都是被这场风雪困住的吧。」
林奇威在心中焦急不已。
他的师门一夕被灭,多方追查下,竟与当今的武林盟主杜月影有关。
林奇威年方十八,虽然武功根基不弱,但毕竟功力尚浅,想要找武林盟主报仇,简直是以卵击石,有去无回。
但师父自小抚育他长大,他说什么也不能不报这血海深仇!
如今所有的希望,也只能寄托在玄机门的掌门人身上,希望能从他那儿习得一身盖世武功,好为师父报仇!
老天爷啊,请你行行好,千万让我及时赶到孤情崖!
就在林奇威拼命祈求之时——
嘶——嘶——
第一声马鸣声从远处响起,不过一眨眼的功夫,第二声马鸣声竟已到达门外!
好快的马!
莫大仇闻声狂喜,满脸兴奋地凑到林奇威耳边,悄声说道,「二弟,天老爷给我们送礼物来了!放心,待会儿我们就能上路了!」
林奇威闻言一愣,「大哥何出此言?」
「能在这大雪中行动如飞,除了天雪神驹,还能有谁?」
「天雪神驹?」林奇威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和惊恐!「那…那不是武林盟主的坐骑?」
「去他奶奶的!什么五林盟主、六林盟主?老子生平最痛恨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二弟放心,这事就交给大哥。我先去布置布置。」
莫大仇说完,拿起酒壶灌了一大口,抹了抹嘴,转身大步离开。
林奇威脸上微微一抽。
想到待会儿就要见到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内心翻腾不已,恨不能扑上去取那恶人的首级,以慰师父在天之灵。
砰地一声,大门被猛地推开——
林奇威心头一紧,一手下意识地握紧剑柄,倏地抬眼望向来人——
 
 
 
一名面貌端整,身穿锦衣的中年男子疾行而入——
「小二,马上腾出你们最好的包厢,不准任何人进来扰了我们公子歇息。」
「哎呀,客官,真是不巧,所有的包厢都被——哎呦!」
店小二的话还没说完,眼前一花,牙齿一疼,竟活生生地被一块亮晶晶的东西打落了两颗门牙,痛得他哀哀叫了起来!
掌柜的听到哀嚎声,匆忙从后方奔来。
他南来北往的客人看多了,一见男子的装扮就知大有来头,再见到滚落在两颗血淋淋的门牙边上、成色十足的大金元宝,就更加肯定了他的猜测,连忙将金元宝揣入袖中,堆起热乎乎的笑容,「呵呵,客官大人有大量,今儿个是大雪天,人多事杂,店小二人蠢嘴笨,服务不周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少啰嗦,快把你们客栈最上等的包厢收拾整齐,要是耽搁了我们家公子歇息,你有几个脑袋可掉?」徐融冷冷道。
「不敢,不敢,这边请,这边请。」
林奇威见到来者竟不是武林盟主杜月影,心里虽然失望,但也隐约松了口气。
心中暗想,刚刚这个人出手快如闪电,功夫确实不凡,能有这么厉害的侍卫,那公子肯定来头不小,难道那公子就是武林盟主?
就在林奇威还在揣测之时,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惨叫——
不好!
林奇威脸色大变,和那名中年男子几乎是同时向门外弹去——
 
 
 
雪,停了。
一片银白的世界里,只有地上的一抹艳红。
「大哥!」林奇威大喊一声,扑上前去。
血从口中喷出,莫大仇捂住胸口,满脸痛苦地倒在通体雪白的神驹旁。
「大哥,你怎么样?」林奇威焦急地扶住他。
「呼呼……没事……」莫大仇喘着粗气咒骂,「贼奶奶的,这马可真是黄花大闺女,碰不得的。一碰就踹了老子一脚,痛死人了!」
林奇威闻言不禁苦笑。大哥不是说他精通马术吗?怎么一下就栽了这么大个跟斗?
「小的护卫不周,让贼子惊扰了公子,还请公子恕罪。」中年男子飞奔到马车前,双膝下跪,惶恐道。
一个柔美却冷冷的声音从马车上低垂的布帘后方传来——
「他碰了飞雪,废了他的脏手。」
「遵命。」
林奇威闻言大惊,连忙弹身而起,对男子抱拳道,「这位大侠,这事一定是误会,请大侠高抬贵手。」
「误会?」徐融冷笑一声,拔出佩剑,闪电般来到两人眼前。
林奇威明知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但大哥是为了帮他才受的伤,他就是拼得一死,也得护他周全。
连忙拔出剑来,「大哥,你快走。我来挡住他。」
「二弟,一人做事一人当,他是冲着大哥来的,你快走!」莫大仇抹了抹嘴角的鲜血,咬牙道!
「哈哈……」马车中传来悦耳至极的笑声,「徐护卫,既然这两人如此『浓情蜜意』,本公子岂能坏人好事,你就送他们两人一块儿上路吧。」
「遵命!」
徐融奉命出手,自然不会留情,凌厉的剑法,招招都欲置人于死地。
林奇威和莫大仇两人连手,一般说来,也能和武林中的一等高手打个平手,但如今不但连对方一片衣角都沾不上,还看不出对手的剑法师出何门,不禁心头大骇!
就在徐融一个挺身,长剑闪电般贯穿两人挥出的剑网,直达林奇威的咽喉之际——
锵!
长剑应声折断!
徐融大骇,凝目一看,打断他配剑的,竟是一截枯枝!
高手过招之际,长剑灌满真气,无坚不摧,却被小小的枯枝所断,有这等功力之人,普天之下,屈指可数。
难道是……
不,不可能,圣地雪莲每十年才结果一次,他断不可能轻易错过!
「徐护卫,你想抗命?」
从马车中传出的声音似乎又更冷了些,徐融十分明了小主人的脾气,不禁打了个激灵,慌忙道,「公子息怒,小的不敢。」
「那还等什么?那对苦命鸳鸯还等着你送他们上路呢。」
「遵命!」
徐融从马上抽出另一把佩剑。
他不安地看了空中一眼,咬着牙,再次使出他的夺命剑法!
锵!
长剑这次不但拦腰折断,强大的真气还顺着剑身猛地震向徐威,让他元气大伤,哇地喷出一口鲜血!
一道低沉淡淡的声音在冷空中响起——
「助纣为虐,罪不可恕。」
这下徐威心中再无怀疑,猛地抛下断剑,趴跪在地,语音中充满了无上的敬畏,「三水堂弟子徐威,叩见白掌门!」
一个一身黑色锦袍的中年男子如天神般从空中缓缓飘下,在雪地上竟无印下任何足迹。
这等如入化境的轻功,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大哥,难道他就是玄机门的掌门人?」林奇威兴奋地悄声问。
「不对啊,年纪不符,玄机门的掌门不是个老头吗?」
「那可难说。听说他精通易容之术,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江湖中对他的样貌说法不一。但大哥你想想,能以枯枝断剑,踏雪无痕,又能让一个一等一的高手如此敬畏,当今世上除了玄机门的掌门人,又能有谁?」
「嗯,二弟分析得极对!那我们这可是踏破铁鞋不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了!」莫大仇两眼放光道,「我们得想办法让他收你入门。」
「嗯!」林奇威用力地点头。
两人正在兴奋之际,马车中传来讽刺的讥笑——
「雕虫小技。」
跪倒在地的徐威听了差点没昏倒,惊慌道,「公子,万万不可无礼。」
「放肆!无礼的是这个刁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还不叫他快来拜见本公子!」
徐威知道这下完了!吓得连忙对着掌门求饶,「小公子年幼无知,出言不逊,还望白掌门恕罪!」
一阵大风吹来,白无篱发丝飞扬,飘然出尘,平凡无奇的脸上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徐威见到白掌门似乎并无动怒,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正张口欲言,突见他闪电般隔空一抓——
砰!
马车像被炸开花一般,碎片四处飞散!
马车中的少年被一股强大的吸力牵引到半空中,再重重跌落在地,摔了个四脚朝天!
「啊!」慕容翔发出一声痛呼!
「公子!」徐威惊呼地扑了过去。
「滚!」慕容翔一把摔开他的手,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恨恨地抬起头来——
「啊!」原本正在幸灾乐祸的林奇威和莫大仇两人见到少年的美貌,不禁发出一声惊喘!
只见他年约十二,一头青丝如瀑布般垂下,眉目如画,肤白赛雪,虽然年幼稚嫩,但已美丽不可方物。
林奇威心头砰砰直跳,心中惊叹世上竟有如此绝色!
「他奶奶的,这小子怎么长得比京城第一名妓凤仙儿还漂亮?」莫大仇看得眼都直了。
慕容翔眼中杀意一闪,冷冷一笑,「翠儿,去!」
一道绿影从少年的袖中窜出,如闪电般突地射向莫大仇!
「小小年纪,心肠竟如此歹毒。」
白无篱双眉一蹙,伸出一指,隔空使出「缠」字诀,即将咬上莫大仇咽喉的小绿蛇就像被无形的绳索绑住一般,砰地跌落在地,痛苦地卷成一团。
「翠儿!」慕容翔看到与他形影不离的爱蛇受苦,心中恨意更炽,大骂,「你这个臭不可闻、无耻至极的丑八怪!再不放开我家翠儿,我就叫皇兄灭你九族!」
「我的小祖宗啊!求求你别再骂了!」徐威简直是欲哭无泪!
「玄机门」历来的掌门人个个武功出神入化,精通奇门遁甲、天文地理,历代皇帝都对之敬重至极,传说先帝和前掌门的交情更是匪浅,何曾向小王爷这般出言不逊。
更何况他们这次还是来求人的呢。
徐威冷汗涔涔道,「白掌门,求求你念在先帝与贵师祖的交情上,救救我们家小王爷吧!」
「就是念在这份交情,本掌门才会亲自走这一趟。但我看不出为何要救他?」
徐威急得眼泪掉了下来,不停地磕头道,「大掌门,小王爷身中奇毒,命在旦夕,要是您不肯救他,他绝活不过三天了。」
《甩不掉的前夫》完本: “哪个混蛋这么大胆子敢欺骗我妹的感情?!” 齐悦瞧着面前眼泪汪汪的堂妹,一拍桌子就要去揍负心汉。 气势汹汹冲到人家跟前一看,目瞪口呆.jpg 负心汉竟是自己一年前在美国甩掉的前夫顾文哲!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