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台词有毒完本[系统快穿]—— by:姑夏

复沐春风 完结+番外完本[耽: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复沐春风》作者:花槐文案:原创 男男 现代 中H 正剧 H有 温情就是个被人抛弃过的,超级没有安全感的老师,被自己的学生步步紧逼吃干抹净最终沦陷的故事小日常,好好过日子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快穿之台词有毒》作者:姑夏
文案
林喻点儿背,接到了极为辣手的任务。任务要求:从心狠手黑的目标人物手中保住性命,改写结局。
每个世界都要对目标人物说三句台词,林喻可以接受。台词越来越诡异,林喻也勉强可以接受。不过可不可以有点节操,林喻默默的吃了片肾宝。
系统:“师兄,师弟我这一生别无所求,只渴望师兄能予我一丝垂怜……”
林喻:“第一句台词?”
系统:“……是。”
林喻:“我可以揍你吗?”
系统:“我也只是个基层系统,在单位打酱油,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小妖精们不打算来发预收么~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喻 ┃ 其它:快穿,系统,强强,演技帝
作品简评:
倘若在快穿的任务中加入了台词,会发生怎样的变化?限制增加?难度提高?林喻表示,这些统统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会逼得人不得不开启硬撩模式。在每个世界中,林喻都必须对目标人物说出三句台词,而这些画风清奇的台词通常有毒。对此,林喻只想说,别理我,我只想静静。本文行文流畅,文风诙谐幽默,人物刻画饱满,而三句台词的存在更是会让读者对接下来的剧情产生极大的期待感。剧情会不会因为台词反转,而主人公又将如何应对搞事的台词?这些贯穿在文中的悬念,让本文的情节具有极大的不可预测性,值得一读。
第1章 我的男友是鬼物1
“你来了。” 面色苍白得仿佛没有一丝活气的男人,看着迈过门槛的年轻男子,开口说出了第一句话。那叹息般的尾音如同轻薄的烟雾,缥缈缠绵着滑入幽深而潮湿的雨夜里。
白烛滴泪,阴风过堂,不似活人的俊美男子伸出手来。他头戴八旒冕,穿着隆重而繁复的衮服,青衣纁裳,七章灼灼,庄重得如同参加一场盛大的祭祀。可他却坐在棺材上,乌沉沉的金丝楠木的棺材。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身前年轻的男子却穿着衬衫牛仔裤,眼神迷离,如同失了魂一般,脸上的神情俱是茫然。
“孟婆手中一碗汤,奈何桥下水苍苍。”朱寅看着他,眼珠子黑漆漆的,带着阴冷的光从他脸上滑过,冰凉而湿漉。他道,“永世不得轮回之苦,魂魄漂泊无依之哀,季青,其中滋味,你可知一点半点?”
季青木木的看着他,被雨水淋湿的身体微微的发着抖,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罢了,你这种无心之人怎会知道。”
朱寅嘴角挂起讥诮的弧度,他从棺材上轻盈的跳下来,推开厚重的棺盖,望着发抖的青年,优雅的一欠身,脸上露出一个带着纯然恶意的笑容,“季青,欢迎来到死后的世界。”
某处光线昏暗的房间中,一名瘦削的青年正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呼啦呼啦”的吃着泡面,一边看着大屏幕上放映的片段。
“所以,季青这是死了?”林喻吸溜完最后一根面,看着画面最终定格在朱寅恶意满满的笑容上时,含糊的问他心爱的系统。
“死了。”系统回答得相当干脆,还顺便补充道,“季青被朱寅迷了魂,自己跳进棺材中躺平,活活闷死在里面了。”
“噫,好惨。”林喻感叹完后,就直勾勾的看向只剩汤水的面碗,感慨的对系统说道,“我还是比较喜欢酸辣牛肉味儿的,不过下次可以试试金汤肥牛面。”
“或者黑胡椒牛排面,你比较喜欢哪个?”
系统有些无语:“……我不喜欢泡面,另外你该出发了。”
“哦。”青年放下手中的面碗,留念的看了最后一眼,便绕道沙发后面,弯下腰打开了镶嵌在地板中的一扇门。
门后是一处黑漆漆的空间,深不可测。
他低头看向门后仿佛无底洞的诡异空间,头也不抬的问道:“定位好了吗?”
“好了。”
系统两个字刚说出口,青年就毫不犹豫的纵身跃下,伴随着一句幽幽的叹息:
“每次这么跳下去都感觉像自杀。”
极速下降带来的失重感,和随之涌入脑中的剧情和记忆,让林喻一阵头晕目眩。他闭上了眼睛,等他再次睁开时,他正坐在床上。
光线充足的房间,咖啡色的单人床。
林喻从床上起身,走进了卫生间,来到了镜子前。镜中人是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头发翘得乱七八糟,眼中睡意迷蒙。他的眼尾狭长,末梢染着一层薄艳的红。整个人宛如春日枝头上一朵初绽的桃花,娇嫩的吐露着芳华,准备着随时从枝头坠落,落入有心人摊开的掌中。
这是季青,最后死于棺中的季青。
林喻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个笑容。镜中秀美的年轻人红润的嘴唇掀起,露出一朵微笑。
“每次这样,好像投胎。”林喻轻轻的说着,不知是说给系统听,还是自言自语,“算了,我还是去找下家里有泡面没有。”
说完,他就真的开始翻箱倒柜找泡面,然而最后只翻出几包饼干,一盒牛奶。
林喻麻利的撕开包装袋叼着饼干埋怨:“居然连泡面都没有,季青的人生过得真灰暗。”
没有泡面哪里灰暗?!系统翻了个白眼,吐出一句:“……亲,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没忘。”林喻吃完饼干,咽下最后一口牛奶后,就迅速进入了剧情。他换了身衣服,背起包就离开了自己住的单身公寓,前往城南的古玩市场找扳指。
这枚扳指是季青悲剧的开始。
季青在古玩街淘货时,无意中淘到一枚扳指,古货。他本以为捡了漏,结果却是遇了鬼,这扳指中住了一个数百年的老鬼。说来有缘,这老鬼是被上辈子的季青捅死的,于是复仇而来的老鬼就非常爽快的把这辈子的季青送去见了马克思。
当然,其中季青的各种作死也是功不可没。
“所以说,捡漏不如读点书,生娃不如多养猪。”林喻便走便给系统安利,“有时间多看看墙上的标语,国家政策总是有道理的。”
“你告诉我哪面墙上会有这种标语!”系统有些无语,“还有最近国家不是鼓励生育吗?”
“有吗?”
“有,二胎政策。”
“哦。”林喻平淡的回了一声,“到了。”
系统:“哦”个毛啊,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站着洗澡你这个话题终结者!
在系统的眼中,林喻=淋浴=站着洗澡,所以系统总是偷偷的称呼林喻为站着洗澡。嘻嘻,这是系统的小秘密哟~
城南古玩街总是人潮汹涌,充斥了无数想捡漏发财的傻白甜买主和藏着一肚子熏心利欲的精明卖家。
林喻冥冥之中感到一阵牵引,诱使他不由自主的迈开双脚,来到一处地摊前。他低下头,一眼就看见一枚灰扑扑的扳指。
他伸出手拿起扳指的瞬间,感觉自己的心不规则的跳了好几下,有点急促,仿佛带着点儿莫名的亢奋。
“老板,多少钱?”林喻拿着扳指翻来覆去的看。他用手指抹开一层灰,果不其然扳指里有着丝丝缕缕的红。
干瘦的黄脸汉子看他这么爱不释手的样子,伸出一根手指和一个手掌:“一万五。”
“五十卖么?”林喻瘫着一张秀美的脸,面无表情的看向老板。
老板有点懵,估计是第一次看见砍价这么狠的,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后面色顿时黑如锅底:“这是血玉!你五十想买,开什么玩笑,放下东西一边儿去!”
说着,老板就厌恶的挥起手,赶苍蝇般想把林喻赶走。
“七十五。”林喻站着不动,乌黑的眼睛望着老板,平静的说,“我再加二十五,这枚扳指你压不住的。你难道没觉得最近自己腰酸背痛,双腿无力,失眠多梦,心悸不宁,精神恍惚,心情时而暴躁时而低落吗?并且还诸事不顺,霉运缠身,时常见血?”
“不是所有的土货都是好东西。”林喻蹲下身,伸出一根白皙纤长的手指按在扳指上,“在这么下去你会死的。”
老板眼神变了,土货是行业术语,是指土耗子从墓里盗出来的死人东西。土里刨出来的,可不是土货么。不过,这个一般人可不知道。而且这个年轻人说对了,他最近确实身体不适,也有些倒霉,前天做饭的时候还不小心把手弄伤了。
流云之铠完本[西幻军旅]—: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流云之铠(西幻军旅bl)》作者:longzi文案:在这金戈铁马、烽火连天的乱世,少年与一起长大的发小励志成为英雄,为了保卫祖国一同参军,征战沙场,在军旅中擦出了基情的火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