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重生之途 完结+番外完本[娱乐圈爽文]—— by:散扶柒

[天龙八部]逆错完本[bl同人: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耽美文库CC http://】《逆错》作者:云吞吞文案:同人 男男 古代 中H 武侠 重生 轻松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段正淳的夫人们性转做攻啦(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影帝重生之途》作者:散扶柒
简介:
娱乐圈爽文!
叶长时历经千辛万苦才登上影帝殿堂,在最负盛名前途无量之时却被查出患了绝症,叶长时极度不甘心,然而却无可奈何。
命运弄人,老天爷又让他重生在了一个异度时空,不过,叶长时很不满意!
叶长时:一定是我重生的方式不对,为毛我会重生在一个欠了满屁股债的混小子身上啊!
机缘巧合得到了一枚翡翠戒指,结果……
某人:这是姻缘戒…
叶长时:……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只是想拿它卖钱而已!

高冷闷骚攻x颜好撩汉受
第1章
正午,旧印花床单裁制而成的窗帘匍匐在窗户之上,堪堪将炎炎日光隔挡在外,居住了多年的小出租屋里飘荡着一股怪异味道,如同腐烂了的苹果味混合着阴干的衣服上残留的洗衣粉味,好在气味不浓,闻久了也就那么回事。
两边的床头柜上堆积着衣物和杂乱的物品,柜面被包了层蓝色的塑料布,看得出曾经的主人也想让这个小屋子里多些色彩,只是如今已积满了的灰尘。
床前的桌子上放置着一台旧电视机,罩着层朦胧白纱,贴着些彩色贴纸,不过也都已被灰尘覆盖,沉闷又昏暗。
整个出租屋只有一张床还算整洁,床单虽拉得不平整,棉被也堆积成了一个小山包的样子,至少证明这是在使用中的。
叶长时此刻就神情无望地坐在床角,他的手里拿着一面小镜子,镜面裂开了两条缝,这是他翻了好几个抽屉找出来的,如此情境之下也顾不得好与不好,能用就行了,可好不容易通过镜子看到了如今自己模样的叶长时现在已经彻底懵了。
镜子里的人是他又不是他,他重生到了另一个时空,一个也叫叶长时的人身上。
前世的叶长时历经千辛万苦从默默无闻的小配角一步一步登上影帝的殿堂,成为人人口中的国民男神,在最负盛名前途无量之时却查出了胃癌晚期,多年较差的饮食习惯,抽烟喝酒,日夜颠倒的忙碌生活导致了不可挽回的后果,之后便是漫长的与疾病抗衡的日子,心态的不平与积压使得他还是没能扛过去,在最后一段日子里决定了放弃痛苦的治疗安逸死去。
叶长时不甘心,生活给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让他在事业达到巅峰时死去,而他最不甘心的还是作为一个天生弯,秉着宁缺毋滥的心思,他前世到死都是个处男,如果上天能给他再来一次的机会,叶长时发誓自己一定会包养个器大活好的大帅哥天天开荤,死在床上也比被病痛折磨死的好。
本以为这短短一生只能这么结束了,上天却似是听到了他的祷告,让他重生到了另一个时代,到底是天意弄人。
相似的历史,相似的环境,相似的国家,只是相似终究不是相同。
这个时空他所在的桦国明显比他前世所在的Z国富强得多,许多法律条率生活习惯也不太一样,甚至连同性恋婚姻也是合法的,而再富有的国家也又贫穷的人。
这里的“叶长时”就是个穷人,他留着染成了乱七八糟颜色的杀马特发型,长长的斜刘海遮住了半边脸,穿着破破烂烂没品位的衣服,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哪怕脸长得和前世有七分相像,叶长时在照镜子时也差点没认出来。
这个身体年轻了至少十岁——脑中的记忆告诉他现在也不过二十一岁。
叶长时前世死去的年龄是三十三,这样一算,他年轻了十二年,该是赚到了,可他却丝毫高兴不起来,倘若能有选择,他还恨不得前世就那么病死了的好,起码不用面对现在极其糟糕的局面。
从醒来到现在的三个小时内,属于“叶长时”的记忆断断续续地冒出了许多,犹如电影的预告,时不时闪过一个画面,努力想要挽留那个画面继续细观下面的情节,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旦深思便开始头晕,只能大致地了解一些刻在记忆深处的事情。
“叶长时”的母亲难产而死,因为原主生了很长的时间,坑人的爹就给他起名长时。
原主的父亲叫做叶国伟,年轻时从山村出来到城里打工,凭着不错的相貌老实的性格非常戏剧性地娶了美貌的厂长女儿,好日子没过上多久,妻子死了,岳父的厂亏本倒闭了,留下一个拖油瓶。
生活再艰难总要继续,叶国伟虽时常将“讨债鬼”三字挂在嘴边,到底在生活上也没有亏欠他,一天两份工日夜颠倒的就为了赚原主的奶粉钱,之后便是学费书费生活费,养孩子的投入就像个无底洞,每个月的工资领来大部分都用在了儿子身上,好不容易养到了“叶长时”上高中,叶国伟意外猝死了。
原主不喜欢他的父亲,在他的印象中叶国伟很少回家,回来也就提提有关成绩的问题,几乎从不过问他的生活如何,在学校有没有被欺负,吃得好不好,从小缺乏的家庭教育使得他坏在了根本处,十六岁父亲死了后性格更是自卑,为了不受人嘲笑,行为非常极端地用叛逆和暴戾来掩饰自己。
原主的亲戚没办法管他,给他交了几年房租便彻底放弃了这个人,原主混完高中后开始混社会,染上赌瘾,赌完了钱就和几个地痞流氓一起去抢,之后又经人介绍去借高利贷,到现在欠债满屁股,昨天才被债主揍了一顿,留下最后一周期限还债,原主艰难地回来后绝望地把房东家放在楼道角落的像是老鼠药一样的东西吃了,他觉得自己已被整个世界抛弃,死了更好。
虽然叶长时觉得这么随便放在走廊里的不一定是真的老鼠药,然而他如今出现在这里就证明,那药还真把这中二病严重的小子给吃死了,他也不知道该说是这小子运气好还是自己运气差。
看着杂乱的出租屋,身体的疼痛已经麻木,心里的压抑快要将他覆灭。
七天时间去哪弄这么多钱,不算利息五万块钱,对前世的叶长时来说完全不值一提,可如今以他这落魄的背景满身的伤痛却是基本不可能弄到的,难道刚重生又要再死一次?
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把原来的“叶长时”揪出来痛扁一顿,好好的书不读学人家去赌博,现在把自己作死了还要他这么个毫不相干的死人来收拾烂摊子。
他不敢回忆自己原来光鲜亮丽的生活,哪怕在最后的一段时光不尽人意至少能维持表面的体面,这种极度的落差和不平衡感甚至让人心神崩溃,抛下过去重来一次谈何容易,他怕自己忍不住想要砸光这里的东西再一刀捅死自己。
可理智告诉他必须要冷静,活着就还是有希望的,哪怕局面糟糕透顶但还不至于去寻死,大丈夫能屈能伸,现在应该先尽快收拾收拾东西能躲一天是一天,最多就是被揪出来再毒打一顿或者砍手砍脚卖器官,受些折磨而已,再糟糕终究也不过个死字,他连死都死过了还怕什么!
叶长时手忙脚乱地从床上爬起,搬起旁边的一桶饮用水就灌了下去,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吃了毒药自己还能在这个身体里活过来,但他如今也没钱去医院查看是否还有药物残留,自己处理处理就当防范于未然了。
总的来说,叶长时还是比较感激昨晚揍这具身体的人的,下手还算留有分寸,都是皮外伤没有伤及筋骨,大概是怕自己受伤太重没办法凑钱吧,不过他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就乖乖留在这里。
他摸了摸裤子口袋,找出一个旧手机,翻了翻电话簿,试图能找到一个信得过的人帮助自己逃跑或者收留自己,然而一列看去备注都是什么‘海哥’‘阿毛’的,看到这些人名字,脑海记忆中也会冒出一个人影和原主对那人的大致印象,总之依照这些记忆,叶长时觉得没有一个靠谱的。
终于在他烦躁得要摔手机时,又一个人的名字出现了,叶长时眼睛一亮,点进了那人的电话,同时原主关于此人的记忆也纷纷冒了出来。
张久义,原主的初高中同学皆死党,在原主走上歧途后也曾规劝过原主,但却没什么用,还被原主不耐烦地拉进了黑名单,现在在临市上大学,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叶长时之所以认为可以求助此人是因为印象中张久义的母亲是一个编剧。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