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乖乖的跟我回家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 by:秋雨竹

假想婚姻 [精校出版]完本[: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假想婚姻》作者:荧夜插图:岚草出版社:威向文化ISBN: 9789862969441出版日期:2017/04/12上部文案因为一档名叫《假想婚姻》的真人秀,自偶像团体单飞的江凌,跟国内当红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快穿之乖乖的跟我回家》秋雨竹
文案:
仲洵是公司老总,他的爱人出了车祸,他要从一个灵魂管理者手里夺回爱人的魂魄。
所以遇上了小白,一个开场冷静沉稳,之后一路逗逼的白兔子,仲洵叫他小白。
小白:契主,你好黄,好拽,好酷!
仲洵:闭嘴。
小白:契主,目标要结婚了!
仲洵:闭嘴。
小白:契主,我们快回到现实了!
仲洵:是吗?
小白:我怎么会骗你呢,契主,小白可是最诚实的!
仲洵:怎么还差最后一个,死兔子!
小白:意外,意外……呵呵……
方清阎:对不起,我不喜欢意外!
小白:契主,你爱人好了。
方清阎:请问你是谁?
仲洵一记冷刀子飞过去!
这是一场寻妻之旅,作者太懒,更新不定时,每天都有一更,不能肯定的保证字数,还请各位看客多担待。
本文三观不正,作者就喜欢暴力,血腥,哈哈……就是这么任性!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清阎,仲洵 ┃ 配角:暂时没有 ┃ 其它:
第1章 事故
这是一个永远无法醒来的梦,是噩梦吗?或许是又或许不是!这是一个梦里分解出来的无数梦境。当你以为你在梦里已经死了,但是下一个梦接踵而来,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又或者你在梦里以为自己是清醒的,现实却是沉睡。方清阎就是这种情况,他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双目禁闭,唇色是不健康的白灰色,脸很白,鼻梁高高的处在中间,圆润的耳垂,稚嫩的面孔看样子才十七八岁的样子。一个英俊的男人坐在床边,看着男孩没有一点生气的模样,疼痛感席卷全身,渐渐麻木,他已经习惯了男孩不言不语的日子。突然眼前出现一只小兔子,仲洵愣了几秒,然后惊的跳起来,椅子被他突然的动作撞的扑通一声连滚了几下,仲明连忙去看方阎,见他连眉头都没动,心里的希望熄灭。这才转头看兔子:
本来也没指望有人回答,兔子沉默了会:仲洵想也不想立马回道:兔子冷冷的说:然后指了指男孩:
然后就是一阵沉默,良久仲洵才抖着嗓子问那只用木纳的眼神看着他的兔子。
兔子还是冷冷的语气:
仲洵恍然看到了一个清秀男孩,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眼睛微微发酸。半晌过后,他才艰难的说:
兔子眼神闪了闪,眼前这个满身悲伤气息的男人眼中的坚定是它从执行任务到如今从没遇到过的,似乎只要床上的男孩能醒,让他献出生命都可以。

话落,仲洵似乎想到什么,然后低声笑了,只是那笑声仿若在嘲笑谁!
仿佛又回到那个事故现场,自己抱着男孩的身体,却止不住那不断流血的伤口,那苍白却沾满血迹的面孔,如同一把炙热的烈火灼烧着他快要失去跳动的心脏。
回忆——————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挽着仲洵的手,在商场里购物,看到想要的就撒娇的喊着要买,胸前那呼之欲出的柔软在仲洵手臂上磨蹭,他笑了笑,似宠溺的刮了一下女人的鼻子,然后对服务员说:
女人高兴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仲洵表情僵了一瞬,心里恶心的隔夜饭都要吐了,却还是满脸笑容的低头亲回去,因为他知道方清阎就在不远处看着。当他亲那个恶心的女人时,都能感觉有一道目光实质性的盯着他,灼热的视线使他后背一疼。女人似乎有些惊讶今天的仲洵这么主动,更加黏着不撒手了。旁边的服务员还一脸羡慕的表情。
陪着女人一直逛,那道目光也一直追随着,似乎觉得不够痛,想痛的彻底些。仲洵感觉自己越来越没耐心,这女人逛了一下午怎么还是这么精神满满,当真想甩开那双讨厌的手。这一刻他很后悔,为什么要把这个死女人带出来。像突然感受到什么,那仿若实质性的目光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仲洵急忙回头寻找,也不管身边的女人在说什么,一甩手大步往外走,转了一圈没看到人,仲洵着急了,跑去把车开出来,一路飞奔回家。
现在已经是晚上,别墅里的灯没亮,打开门,一屋的黑暗席卷他的神经。按下开关,就见方清阎沉静地坐在客厅沙发里,背影寥寂。仲洵直接走过去站在他的面前,本想质问的话卡在喉咙里,难以张口。沙发里的男孩,无声的流着眼泪,眼睛通红,他知道,他肯定哭了很久。心里难受,伸手想帮男孩把眼泪擦掉,却被无情的拍开。男孩抬起头,睁着通红的双眼,伤心而又气愤的问仲洵:
一开口撕裂沙哑的声音让仲洵心里更疼,本想解释的话,开口却如此伤人:
方清阎一下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不知道为什么仲洵要说这样的话,明明自己跟王乾没有那种关系,只是普通朋友,为什么他要这样说我,明明已经解释过的,为什么还要旧事重提。
此话一出仲洵就后悔不跌,自己怎么老是这样,明明想说的不是这些,他想说:我跟那个女人没关系,我只是想让你吃醋才那样的,其实我恶心了一下午,我最爱的是你,是你,所以别哭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做这种幼稚的事,我只是气过头了。
然而,事情已经朝着他所期望的方向越走越远。方清阎听了他的话,眼泪掉的更凶。他站起来,明明比仲洵矮一个头,却使得男人忍不住往后退,眼神悲痛却认真的看着仲洵说:
仲洵被问的哑口无言,又想到自己看见方阎的学长那样温柔的亲吻过眼前这张唇,一团火蹭的往脑子里窜,使得他说话越来越难听,根本不受控制。
不是的,我想说的不是这些。
不,我不想说的,快住口,别说了!
清阎,这不是我说的,我不想说这些,你别哭,妈的,住口!
从开始的不可置信,惊讶,伤心欲绝,最后的悲愤:连说三个好,气愤的转身就要往外走。仲洵想也不想,一把拉住他的手。
刚刚方清阎的反应,如果就这样让他离开,自己肯定会后悔。然而:
方清阎目光冷冷的看着那拉住自己的手,面无表情的说。仲洵很想给自己两耳光,却是紧抓着男孩的手:
慢慢抬起头,看着他:
眼睛一撇,看到玻璃桌上放着一把水果刀,伸手想拿起来。仲洵一直注意着他的动作,一看方清阎想拿刀,吓得他赶紧把刀拿在手里,然后对着人大吼:
方清阎看着从没吼过自己的男人,委屈的大声哭了起来。
男人被他的反应弄得慌了手脚,把他拉进怀里用力抱紧,刚刚语气是太冲了,可是一想到清阎宁愿拿刀来逼自己放手,心里就一阵阵揪疼。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自己就该死的不该故意在他面前跟别的女人暧昧不清,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不可能倒回,就算再后悔也无用。
方清阎在他怀里使劲挣扎,越是抱的紧,他的心越痛,这个怀抱没多久前还抱着那个女人,所以反抗的更厉害。仲洵感觉他的动作,低头对着那个不听话的人的唇吻了下去,本想使方清阎安静下来,人的确是安静了,但是静的可怕。只见清阎放弃了所有挣扎,任仲洵抱着他,没有丝毫反应。眼泪就这样默默地流着,没多久就打湿了仲明胸前的衣衫!
仲洵眼睛里闪过心痛,不再勉强,放开方清阎,双手却紧紧的抓着对方的手不放。
仲洵看着男孩的沉默,他知道如果他不开口说话也别指望方清阎会开口。
方清阎就这样看着他:…………………………
仲洵抓着男孩的手,重重的往自己心房捶!男孩的手突然用力阻止,他怕打疼这个男人。
仲洵心中一喜,就知道阿阎心疼我,然后笑容满面的再次把人抱紧,却听怀里的人低着头,闷闷的说:



方清阎睁着红通通的双眼看仲洵,轻轻的点了点头。仲洵看他这模样,心疼的伸手替他把眼泪擦掉,凑上去亲了亲对方的额。
仲洵认真的看着他。
方清阎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仲洵知道他心里肯定很不舒服,很想强行把人留下,又怕方阎会反感,只好把人送到门口。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