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火完本[耽美]—— by:卡比丘

你的程序我包了完本[耽美虐: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你的程序我包了》和松文案:你不想忘记的人,就让我陪你一同铭记,你因回忆留下的心伤,就让我为你抹去我不在乎你的心里是否只有我,只要在我需要你的时候,在我表达对你无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花火》作者:卡比丘
内容简介
傅尧/顾真。好命歌手和他的小狼狗。真漂亮与假天真。
第1章
“师傅,这个放那着就行,不用拆!”苏宛怀里抱着一个花瓶,转头看见装修公司的工人要把纸箱拆开,赶紧唤了一声,“不用拆的!”
顾真把花瓶从苏宛手里接过来,低声说:“你休息一会儿吧,声音都哑了。”
“不行,”苏宛断然拒绝,“你看着我不放心,我再下楼看看,还剩一车东西。”
她说罢便又往门口走,顾真只好也跟着她出去,边劝道:“宛宛,搬个家而已……”
他们坐电梯下楼,七八个搬家公司员工站在地下车库的电梯口,肩上都扛了东西,顾真的助理小凌手里抓着门禁卡,要给他们刷上楼。
“还有多少?”顾真询问搬家公司老板。
老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道:“再搬个两三趟就好了。”
“一会儿我再回去一趟,”苏宛拉了拉顾真的袖子,道,“你就待在这儿,我给你开视频,你再检查有什么遗漏的。”
“太夸张了,”顾着皱了皱眉头,道,“又不是什么——”
“就是大事,”苏宛打断他,“你没有发言权。”
?顾真不擅跟人争辩,更不擅跟苏宛争辩,眼见苏宛穿着细高跟蹬蹬地走到搬家公司的皮卡边去数箱子,只好亦步亦趋又跟过去。
顾真这回搬家搬得十分匆忙且被动,全因他碰到的一起恶性事件。
上周六早上,顾真出门,在家门口看见一个快递盒子,上面用红笔写着“顾真收”,他毫不设防地蹲下来掀开了盖子,只见里头放着一具鸽子的尸体。
鸽子死了有一段时间了,难以形容的恶臭混着香水味,直冲顾真鼻尖。
顾真几年前给一个动物保护组织写过一首公益歌,就叫《亡鸽》,知道这首歌的人并不多,因此,把盒子放在他家门口的人不但恨他,也了解他。
顾真看着盒子愣了三秒,打电话给经纪人苏宛,让她立刻报警。
这是顾真入圈七年来,碰见的最离奇诡异的事情。
毕竟,公元2016年,圈内为艺人评选关键词时,顾真得票率最高的词就是好命。
顾真十九岁出道发行第一张专辑时,正逢歌坛衰败前最后的盛世,他一炮而红,中间经历过起落,但终于还是站上了歌坛顶端,就算在华语乐坛式微的当下,顾真也是一位不同的人物,他没有绯闻,平日甚少露面,演出票价和电子专辑销量依然甩第二位好几条街。
他写了几百首歌,从抒情曲到电子乐,乐评人说他是被上帝眷顾的人,甚至有人说“顾真就是歌坛”。
顾真的好运远不止于事业,他长了一张漂亮得能够让人忽略他声音的脸,拥有比富裕更高一层的家境,和把他捧在万尺高空、不愿叫他触碰凡尘的身边人——例如苏宛。
他给苏宛打电话时,苏宛就在他家楼下等着,要接他去拍新歌的MV。
苏宛接了他的电话,不到两分钟就出现在顾真面前,她看着顾真的表情,严厉得让顾真觉得苏宛才是那个二十七岁的男青年,而自己是她十八岁的妹妹。
当天下午,顾真的姐姐就来了电话,语气强硬地要求顾真搬到家里给他买的房子里去。
顾真原来的房子所在小区建的早,私密性和安保都有些跟不上了,警察调取了监控,硬是没找出嫌犯的半点痕迹。
原本顾真家人就劝过他很多次,要他换个地方住,但顾真主意大,他喜欢原来的住处,怎么都不愿意搬,这一次是真的吓到了,才和苏宛一起匆忙将东西打包整理了,忙乱地搬了家。
为了躲开狗仔的视线,搬家安排在凌晨四点。
顾真家不大,东西也不多,但他收藏了不少贵重的乐器和画,拆装都十分不便,搬家公司三辆卡车,十几个工人用了两个多小时,才把东西都搬上车,浩浩荡荡开到在城市另一端的,顾真的新家。
苏宛数完了最后一辆车上的箱子,手机响了她都没拿起来,只是指了几个箱子,对工人说说先搬这些。
顾真站在一旁,碰了碰装画的木架子,凑过去想碰一碰露在外面的钉子,手臂被苏宛戳了一下:“别乱摸。”
“你不接电话?”顾真慢悠悠收回了手。
“是你姐,”她看了一眼屏幕,简短对顾真说了一句,然后才接了电话,和顾莘聊起搬家的情况。
顾真听得无聊,便走回了电梯口,刚按开门,便见到了一张他从未设想过还会再见的脸。
傅尧也愣住了,隔了三五秒,才对顾真扯了一个笑脸:“好久不见!”
顾真还是愣着看他,傅尧比五年前更高些了,声音也低了,发自内心的笑意让他实际上略显凌厉的眉眼显得无害而友善,傅尧笑起来露八颗白牙,好像从没有跟顾真疏远,依旧是熟人。
又过了少时,顾真回过神来,刚想打招呼,一声不属于人类呜咽从傅尧身后传出来,一只大金毛硬生生从门和傅尧之间挤出来,猛地一蹦,扑向顾真,巨大的冲力把顾真推倒在地。
“Robin……”顾真坐在坚硬的水泥地平上,脸和脖子被湿热的舌头舔得的发痒,耳边都是Robin的呼吸声,这感觉太熟悉又太温暖,叫他忍不住笑起来,揉着Robin蓬松的毛,把它抱得更紧了些。
傅尧穿着运动卫衣,站在一旁,抱住手臂扯着嘴角看他们:“Robin,真的主人在这儿呢。”
“顾真!”苏宛几乎变了调的尖叫突然破空而来,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高跟鞋跟踩地声,“你怎么了?!”
顾真把埋在Robin柔软毛发里的脸抬起来,看到苏宛失措的表情,抬手示意她冷静:“没事你别急,碰见熟人了。”
苏宛惊疑地看着还在舔顾真的大狗,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傅尧,高声说:“你别吓我啊……”
她这几天被顾真的事弄得睡也睡不好。
顾真做音乐很厉害,很认真,能为一个八拍的编曲跟制作抠几个小时的细节,但是碰到有关他自己私人的事,反而经常糊里糊涂、随随便便的,对什么都不上心。
这次收到装了鸽子尸体的盒子,顾真也冷静得像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一样。
顾莘告诉过苏宛,根据顾真早年看的心理医生反馈,顾真平时的情绪波动比普通人弱,但一旦被影响,反应就会比普通人强,简单地说,如果将顾真的情绪比作弹簧,他的弹性限度和弹性系数都属于很小的那一种。
他自己不怎么懂得爱惜自己,苏宛只好替他操心,光是给警局的电话就打了七八个,请他们务必查出盒子的来源。
这会儿她刚交代完事回过头,就看见顾真被一条硕大的金毛扑在地上,像被咬着脖子似的,苏宛脑海里那条绷得太紧的弦一下断了,几乎控制不住音量,只想抓着顾真的肩膀晃他,问他哪怕乖一点点行不行。
顾真见苏宛眼睛都红了,立刻站了起来,身上的土也来不及拍,急急往前半步,搂着苏宛的肩认错:“不是故意吓你的。”
傅尧识相地弯腰牵起了Robin的绳,把他拉到安全距离外。
苏宛定了定神,严厉地瞪了顾真一眼,瞥了瞥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傅尧,小声问他:“你哪个熟人我不认识?”
“前几年去Malibu住的邻居,”顾真简短地解释,又说,“好了,我和你一起回去,我待车里不上去,总可以了吧?”
苏宛看了看还跃着想往顾真身边蹭的Robin,不情不愿地点点头,说:“我去让小凌盯紧些。”
傅尧把Robin拉得紧紧地走过来,对顾真道:“我先遛Robin,你住几楼?”
“1902。”顾真说着,又半蹲下去摸了摸Robin,才貌似随意地问傅尧,“你呢?”
傅尧低低地笑了:“1901。”
坐进保姆车,顾真受到了苏宛的拷问,苏宛连番提问,问他怎么认识的傅尧,两个人什么关系,还有那条狗,为什么对他这么亲热。
顾真这么多年,早在媒体的压力下历练出来了,他打起精神,开着玩笑半真半假地把话题扯到远处,从新家到老房子,顾真和苏宛拉锯了半个多小时,到最后还是没让苏宛套出真话。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