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约完本[灵异强强]—— by:夏先生

偶为卿狂 第一卷完完本[穿: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偶为卿狂》梦令寒文案:现代默默无闻大学生叶言重生到古代却成了人见人爱的小皇子,日子悠哉游哉,跟双胞胎哥哥闹闹小情绪,没事就闯闯江湖,既来之则安之内容标签: 性别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鬼约》作者:夏先生
文案:
单左只是一个公司职员的高管,放着家大业大不去管理跑去给别人打工。出于良心救了一个流浪汉却改变了自己以后的生活。捡来的流浪汉好像会特异功能,他开始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先是因为那些东西丢了工作,后来差点丢了命。
原本只是因为仇恨想要杀了那些东西却陷进了一个更深的漩涡。
判官带着冰冷的语气冷冷判决“你的母亲反向弥天大错,现在该由你来偿还。”
此刻李政鋆紧紧抱着他,对他说“放心,有我。”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政鋆单左夏筠 ┃ 配角:贾小蚊苏衍小安 ┃ 其它:有糖,但不多
第1章 第一部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作,如果有不好的地方请尽量提出,我一定虚心接受。如果喜欢可以收藏。
01
细雨蒙蒙一直下个不停,天空好像被罩上了一层厚厚的幕布,五六点的光景却黑得像深夜。
单左把车开进自家小区已经是七点了,下班高峰期让他路上堵了近一个多小时,把车开进地下车库后他还要走一段路才能到自家楼下。
就在他撑着雨伞路过一个垃圾桶的时候,他透过细雨模模糊糊看到了一个人蜷在垃圾桶旁边,就像是被丢弃的垃圾一样。他扶了扶眼镜,由于经常坐在电脑前导致了他眼睛的近视。他就像乌龟一样尽量把脖子伸长,但看到的还是模模糊糊的一团,细雨落下了一两滴打在了单左的眼镜上,让他看的更模糊了。无奈之下,他只好走过去,才能让他尽量看得清楚一点。
只见那人穿着纯黑色的T恤,下身也是一条纯黑色的裤子,看不出是什么面料,他露出的手臂上,脸上,还有他没穿鞋的赤脚上,都是污秽不堪。
“还真是个人。”单左推了推眼镜,其实眼镜在他高挺的鼻梁上架得很好,但是自从配上眼镜之后,这好像就成了他的一个习惯。
单左看了看周围,各家都是灯火通明,可路上并没有一个人,除了自己,还有垃圾堆里的这个男人。
“看来只有我把他带回家了。”他拨开那人身上的垃圾,在想好像不管用背还是拖的方法好像都没法避免他身上的脏水会碰到自己昂贵的西服。
“不能见死不救,西服脏就脏了吧,大不了再买。”他这样说,像是在安慰自己,伞太碍事,他干脆放到了一边,背起人就往自己住的单元走。那人看起来挺瘦,但背起来却不是一般的重。
单左家住二十三楼,在等电梯的时候有几个人过来,奇怪的看着他,准确的说,是奇怪的看着他背上的人,那人脸上脏兮兮的,看不清他本来长什么样,但脏归脏,好歹不臭。
“叮”是电梯到了。
进电梯后那些人本能的躲避他,他也尽量往角落里站,最大程度不影响到人家。
“我不方便,能帮我按一下二十三楼吗?谢谢。”
一个女生帮他按了,他又说了句谢谢,女生回以他微笑。
单左从来没有觉得从一楼到二十三楼的电梯这样漫长过,就在他觉得自己已经到了极限差一点就要把背上的人扔下去的时候,叮的一声,电梯终于停在了二十三楼。
他飞快冲到自己房门前,放下背上的人,然后拿出钥匙打开门,再把人一点点拖到了浴室。
他打开了空调,让室内的温度尽量高一点,才是初春的天气,又被雨淋了一回,单左好像都已经感觉不到自己手脚的温度了了。
他去浴室把浴缸里放满了水,把那人的衣服裤子都脱了,然后扔进浴缸。那人没有穿内裤。所以当单左一气呵成地把他的裤子扒下来的时候,他足足愣了三秒,然后才移开目光,把人丢进了浴缸,并用毛巾把他的私密处挡住了。把他扒光之后单左有点奇怪,那人一身还是热的,没有因为穿着短袖又被雨淋被风吹而变得冰冷,也不是病态的热,就是——热的。
他很负责人的把那人洗干净了,还拿出了他新买的睡袍给他穿上,扔在了沙发上。然后自己去洗了洗个澡,把地下的水渍弄干净之后,给那人盖了一床被子,一切弄完之后已经九点多了,单左躺回床上,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散架了。今天下午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又在公司忙了一下午,晚上回家又善心大发救了个人,单左突然觉得自己好伟大。
他把眼镜房放到一旁,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深睡眠。他是真的累坏了。一夜无梦,只是半夜的时候感觉身边突然多了一个热乎乎的东西,单左本能地靠过去抱着,然后一觉睡到自然醒,以至于闹钟都没听见。
第二天他醒来时候,感觉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眼前的光模模糊糊的,比较强烈,单左估计是阴了一周的天终于放晴了。
他摸到放在右边床头柜的眼镜戴上,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被人不知道以某种暴力方式摧毁的闹钟,这边一块那边一块地散落自地上,指针还指着6:30。当他看向左边,一个穿着灰色睡袍的男人映入了他的眼帘,他记得那套睡袍,是他新买的那套,他也记得那张脸,右边眼角还带了点擦伤,是他昨天捡回来的流浪汉。
“早啊。”流浪汉醒了,一双朦胧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还带着那么点真诚。“哦,对了,那边那个东西一直响个不停,我又不知道怎么关,就把它拆了,要是对你很重要的话,我再给你买一个你。”他说得轻描淡写且无比暧昧,就好像他们已经认识很久了一样。
“你...弄坏了我的闹钟?而且还睡在了我的床上?谁允许你这样做了。”单左怒气冲冲,可流浪汉好像并不在意。“恩将仇报,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我带你回来你可能早就冻死了。你给我别动,我马上报警。”
流浪汉乖乖听话不动。可当单左掏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时间——7:28。一个念头从他脑海了蹦出来“要迟到了”,并且这个念头即将成为事实,从这里开车到公司要二十多分钟,还是在道路通畅不堵车的情况下,如果坐地铁...还要转乘并且从出口出来之后还要将近走一公里才能到公司。单左在脑海里迅速做出判断,结果发现不管怎样都要迟到了,而罪魁祸首正躺在他柔软的大床上继续睡他的回笼觉。单左给他拍了个照,然后迅速冲去了洗手间舒刷牙洗脸,这次将是他在公司上班两年以来的第一次迟到,就算要迟到了,还是尽量把时间缩到最短。
“如果你没有地方去,就乖乖呆在这里。”最好是乖乖待在这里,因为我一下班就会报警的。
单左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在他换衣服的时候他把流浪汉赶了出了他的房间,又收拾了闹钟的遗骸,急匆匆从房间出来了。
“你很急?”流浪汉问。
“嗯,上班要迟到了。”而罪魁祸首还穿着我的睡袍悠哉地在我的家里乱晃。
“我有办法。”
当单左终于穿好鞋子之后流浪汉又把他挡在了门口不让他出门,单左又看了看手表,已经只有二十分钟了,而眼前这个神经病还在拖延他的时间。
“我送你去吧。”
“谢谢,我不觉得两条腿会比四个轮子快。”
当他要开门的时候流浪汉突然揽住了他的腰,又用手捂住了他的眼睛,他吓了一跳,只听到流浪汉说:“想着你要去的地方。”
还要想吗,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公司。
“你有...”病还没出口,流浪汉松开了他的手,他看到自己已经不再自己家了,他们两人处在一个狭窄的空间,看到墙上的涂鸦和马桶。这里...好像是公司的厕所。他看看手表,时间还是7:42,只过去了两分钟,而他就从家到了公司。
“瞬间移动”单左脑子里出现了这个词,“你是怎么做到的?”单左不可置信。他敲敲周围的墙壁,是实体,直到他从厕所走到自己的办公室坐下,他都还在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等等你到底是谁?不,你现在是不是还可以瞬移回我家?”
“嗯。”流浪汉点头,算是回答了他最后一个问题。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