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狐完本[励志强强]—— by:朱古力酱

鬼约完本[灵异强强]—— b: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鬼约》作者:夏先生文案:单左只是一个公司职员的高管,放着家大业大不去管理跑去给别人打工出于良心救了一个流浪汉却改变了自己以后的生活捡来的流浪汉好像会特异功能,他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言狐》朱古力酱
文案:
大概就是狐妖进城和话痨明星一起吃饭睡觉打妖怪,顺便一起逛逛娱乐圈,拿个影帝玩玩的故事。
连佑:“呀!没想到你竟然是半人半妖的——人妖?。”
胡霍:“……”
人妖吃你家大米了?天生的还能咋滴!
话痨明星攻x闷骚狐妖受
副cp:失忆攻x富二代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娱乐圈 异能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胡霍,连佑 ┃ 配角:胡言,栾雨,史芙倪,冉阳 ┃ 其它:狐妖
第1章 第 1 章
胡霍背着个包从火车站出来,就像进城的农民工一样,面对别人的打量,他丝毫不在意,只自顾自的往前走着。
他是要来找哥哥的,自从四年前哥哥离开家以后,再也没有回去过,甚至于没有给他打过一个电话,除了定期在兄弟两曾经共同使用的卡里存钱。
刚好高考结束,他想来这个城市碰碰运气,当年和哥哥一起出来务工的邻居都说哥哥是在这里和他们失去联系的。
当年他哥哥胡言念完高中,眼见家里情况日渐艰难,哥哥只好高中一毕业就出去工作,为的是让弟弟好好念书。
正值盛夏六月,日头高高挂起,胡霍出门便用手挡了下眼睛,日头太过毒辣。太阳光的刺激,使他那浅褐色的瞳孔收缩了下。他背着个鼓鼓囊囊黑色的耽美文库,里面装了一套换洗的衣服,几本书,一些现金,以及曾经和哥哥共用的银.行卡。
在他出来的瞬间,涌上了一堆拿着“住宿”等字样牌子的中年妇女向胡霍走来,问他要不要住宿,他看了看周遭的人,也有和自己一样的遭遇的,那些人都直接摆摆手拒绝,也不答话,他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于是他礼貌的拒绝了那些拉客的中年妇女。
他跟着人流量最多的一个方向走,到了一个公交车站,不过他没有目标,只好又离开。自己一个人慢悠悠的走到火车站前面一个空旷的广场,看着人来人往,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往何处。
他就这样来回的晃荡着,一双鞋上沾的有星星点点的泥。
看着眼前那些穿着热裤,打着“雨伞”的靓丽女孩们,走在路上互相调笑的小情侣,倚靠着家长撒娇的孩子,还有眼前宽阔又川流不息的大马路,以及对面一栋栋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胡霍才真真正正意识到自己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那些共同奋斗的同学,没有熟悉的乡亲,有的只是他不认识的人,不熟悉的物。
深深地吸了口气,胡霍知道自己需要先找个住的地方,但是城市这么大,从何找起,这毕竟是他第一次进城。
场外的黑/车司机看着他犹豫不决的身影,都在伺机而动,终于,有人沉不住气,大阔步的朝他走来,问他要去往哪里。
他们算是这里的老油条了,哪些是新人,哪些是旧人,一眼便能看出。
胡霍看来询问他的人穿的像模像样,又看看他来的方向,是一些出租车辆停放的地方,心里放下了戒备,他听说过大城市的出租车都是打卡计时的,不太会骗人。
他想了想,对出租车司机说:“带我去最近的住的地方。”
司机领着他向其中一辆走去,打开车门让他进去,服务态度奇好。待他上车之后,一脚油门,离开了这个宽阔又空旷的广场。
这时段不太堵车,司机很快就来到一家酒店门前,将他放下来,亲自带着他进酒店去,司机在一旁和酒店前台寒暄了几句,才对前台说:“这小兄弟第一次来H市,你给他便宜点儿。”
酒店前台笑了笑:“那是当然,你带来的客人嘛。”然后拿出价目表给胡霍看,看到表上的价格,胡霍顿时傻眼了,这住一晚上可就差不多抵得上他一个月的饭钱了。
前台看看他的样子指着一个一晚上599的大床房对胡霍说:“这个我们目前打折,现在只需要399元。”胡霍反应过来,这司机和这酒店是一伙的,专门坑他们这些对此地人生地不熟的人,当即就打了退堂鼓。
他礼貌的对送他进来的司机说:“谢谢你送我过来,不过这里太贵了,我并没有这么多钱,我住不起。”说完就想离开酒店,自己去找一个地方住下,哪怕会艰难一点。
司机和前台使了个眼色,前台好像摁了什么东西。
胡霍才迈开一步,就被司机抓住胳膊,那司机面目狰狞的对他说:“小兄弟,这可是这一片区唯一的一家可以住宿的地方,你一外地人,现在也找不着什么住的地方,就乖乖的在这儿住下吧。”
胡霍想挣开他继续往前走,没想到从酒店出口涌出来两个手里带着棍子的彪形大汉。看着他们,胡霍心里有点儿怵,他可从来没有遇见过这阵仗。
那司机和前台笑眯眯的看着胡霍,以为这样能震慑住他。
看来以前没少用这手段。
胡霍心里有点发慌,他一个穷小子,什么都没有,背的是一个用了六七年的破包,穿的是一件针脚都稀松了的破体恤和一条洗白到发就得破牛仔裤,脚踩的是一双穿了两年的破山寨鞋。
那些人就这样笑眯眯的看着他,没有动手,那个抓着他手臂的司机也已经放开了他,他心里在计算逃跑的可能性。
此时他的前面是站在柜台后的前台以及骗他来这里的黑出租司机,后面接近门口的是两个手拿棍子的打手,他绝望的想了想,跑掉的可能性接近于零。
他兜里确实没有这么多现金,除了那张曾经和哥哥共用的银.行卡他是没什么钱的。
两方人马暂时都安静了下来,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对峙,颇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明明只是一两分钟的时间,不知道是天气太热还是他太害怕的原因,胡霍的后背已经汗湿。
他看着那些人玩味的嘴脸,心里已经顾不上曾经有多少人像他这样被骗过,这一刻,他只想逃出去。
气氛就这么一点点紧张起来。
司机再一次和他说:“小兄弟,我真不骗你,附近真没有啥住的地方了,不如就在这里吧,嗯?”
胡霍没搭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几人,心里却越来越凉,明明是六月的天,却让他感觉到了寒冬腊月那蚀骨的冷。
前台朝站在门口的两个打手眨眨眼,两个打手会意的向胡霍走来,手里的棍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自己的掌心。
这是要动手了!胡霍心里想。
瞅准时机,胡霍突然朝酒店门口的方向跑去,他希望自己能够逃脱。
然而,他才起了个势,就被迎面走来的俩人一人一边胳膊,拎了起来,像捉小鸡那样简单。
胡霍今年18岁,身高185 ,在同龄人中,真不算瘦弱,但是,在两个膀大腰圆的汉子面前,他确实瘦弱得像小鸡一样。
那两人将他提到酒店一个阴暗的角落,胡霍回头看了司机和前台一眼,那两人就看着他桀桀的笑,胡霍打了个冷战。
拎他过来的两个打手什么话也没说,直接就将他推到在地,开始拳打脚踢起来。
胡霍蜷缩着身子,一手护住自己的脑袋,一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包,一声不吭,甚至没有露出一个痛苦的表情。
而打人的人却因为他这副模样感到更不快了,平时挨打的人早已求饶,而眼前这个人就这么蜷缩着他那相对他们来说瘦弱的身子,只是时不时从面无表情的嘴里露出点痛苦的闷哼,两人更加气愤的在胡霍身上发泄,就连站在一边看戏的司机和前台也加入了这场凌虐当中。
有那么一瞬间,胡霍觉得自己要死在这里了,还没有找到哥哥,还来得及说一声再见他就要死掉了。
胡霍突然转过头,死死的看着几人,眼睛发出幽绿的光,心想自己恐怕是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但就算是做鬼,他也不会放过他们的。这些人也知道他是一个外地人,无亲无故,死在这里只要处理的好,瞒天过海也不是没有可能。
几个打人的人看着他眼里出现的绿色光芒,心里有些害怕,他们一个个想要后退,离胡霍远些,然而,那绿光像是有什么魔力似的,他们一个个的被吸引,不由自主的盯着胡霍的眼睛,意识已经开始混沌,眼睛却离不开这绿光。慢慢地,他们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个黑黢黢的旋涡,让他们不由自主的沉沦。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