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美人攻略完本[穿越耽美]—— by:福尔摩司

言狐完本[励志强强]—— b: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言狐》朱古力酱文案:大概就是狐妖进城和话痨明星一起吃饭睡觉打妖怪,顺便一起逛逛娱乐圈,拿个影帝玩玩的故事连佑:“呀!没想到你竟然是半人半妖的——人妖?”胡霍:“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快穿]美人攻略》福尔摩司
文案:
应珣不羁作大死,最难消受美人恩。
#哥攻略过的美人都变态了#
#论护菊药膏的正确使用#
#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撩完就跑想得美#
小司机飙车指南:
#只能保证攻玉洁冰清#
#主角王八蛋得登峰造极#
#位面中众美人攻地位平等#
#位面攻是正攻娘娘的灵魂碎片#
#架空世界里的东西大家不要当真#
#不过作者欢迎考据党帮大家涨知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系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应珣 ┃ 配角:998 ┃ 其它:快穿
冰冷国度
第1章 遥不可及的童话
应珣是被猫舔醒的。
猫的舌头天生带着无数细小柔软的白刺,舔上去有种特别的粗糙质感,像是把磨人的小刷子在脸颊上蹭来蹭去,感觉恼人又舒爽。他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瞧见的是天花板正中奢华的水晶吊灯,之后视野随着意识的回笼慢慢扩张,才是整幅的彩绘天顶画。
古代西方贵族的房间,无一处不精致而考究。
他此时仰面躺在King Size的雪白柔软纯橡木大床上,而那只磨人的黑皮肥猫正好死不死地趴在他的胸口,撒娇般锲而不舍地用大头蹭着他白皙的脖颈,应珣伸手摸了摸肥猫油光水滑的毛,目光在房间四处逡巡:“998你醒了没?”

拳头大小的白球跃上他的肩膀,两点曜石般黑漆漆的眼珠盯着他看。

应珣闻言低头,那只该死的肥猫正弓着身子对他的胸膛进行不可描述之事。
似乎感受到了他的视线,黑猫仰起头与他对视,绿幽幽的猫瞳满是侵占略夺的意味。青年眸中的惊讶无措让它变得更兴奋了,嘶吼了一声,黑猫骤然加快了挺进的速度,战况进行得如此激烈,青年胸前的睡衣都被蹂.躏成了皱皱巴巴的一团。
“……”
应珣深深吸了口气,一把揪住黑猫的后颈将它狠狠甩在了门上。
“鲁斯佛你这只死猫怎么不去日天啊!草!”
这下不断也得萎了,黑猫软软地滑落在地,不甘心地大叫了一声,颇有“你这小婊砸早晚会张开腿求着老子干你”之意。它还没喵完,一只鹅毛枕头就气势汹汹地砸了过来,黑猫立刻炸成了刺猬,正巧有人打开了房门,它连忙夹着尾巴从缝中溜走了。
枕头在地上无意义地弹了弹,被一双骨节精致的手轻轻捡起,管家打扮的青年走到床边,面上是温柔又宠溺的神色:“应,那只猫又惹你生气了吗?”
青年的身材高挑而性感,黑白色调的修身西服将他完美的身形勾勒无遗,柔软的黑发一丝不苟地梳到脑后,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和梦幻般的淡紫色眼眸,显出矜持而禁欲的美感,他此时正微微垂着头,几缕碎发落到额前,平添了几分柔软温雅的意味。
让人如沐春风,不经意便心生好感。
“与你有什么关系。”
应珣仰起头,神色冰冷:“你什么时候有资格揣测我的心思了?”
谈话间几名侍女恭敬地走进房间,容貌素净,举止算得上优雅,闪闪发亮的银盘被她们捧在手上,各种起床事宜有关的用具躺在上面等待着主人的临幸,应珣用湿毛巾擦过了脸,再饮清茶漱了口,便挥挥手让她们都退下。
他懒洋洋地下床走向衣柜,胸前的扣子随意地扯开,丝绸睡衣从肩头滑落随即被白皙的双足踩在地上。他不加任何遮掩地站在房间中央,任由清晨的阳光抚摸自己美丽的身体,神色傲慢得像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狮子:“安斯艾尔,过来帮我选衣服。”
青年无奈地笑笑,从繁复华丽的衣服中挑了一件稍显素净的为他穿上,他低头为他系好胸前的扣子,嗓音低沉而温柔:“虽然应喜欢绚丽的颜色,但我还是觉得浅色最适合你了,像我们初遇的那样。”
应珣抬眸,凉薄的视线落在对方的唇上,他的唇形极优美,色泽偏浅淡,宛若初绽的柔嫩樱花让人心生怜惜之意。他仰头毫不留情地咬了上去,闭目品尝独属于他的腥甜甘美:“你倒是懂得如何激怒我。”
青年怔住,随即揽住他的腰虔诚地回吻,他纤长的睫毛由于喜悦而微微颤抖,如同新生的蝴蝶带着对天空的美好向往振翅欲飞:“应……”
这样轻声的唤,温柔的,眷恋的,带着旁人没有的亲昵,让人心尖微颤。

“哎呀,他这清纯白莲花的属性很难搞啊,黑化值总是上不去。”

“滚,我就知道你会发这个表情。”
应珣不着痕迹地翻了个白眼,随即将青年压在了柜门上,修长白皙的手指狠狠捏住他的下巴,指甲在无瑕的皮肤上掐出鲜明的印记:“牢记你的身份,你不过是供我娱乐的小玩意儿罢了,安斯艾尔。”
“哦,你已经不配用这个名字了。”
他走出房门,仿佛想起了什么似地回过身微微一笑。
“早安,仙度瑞拉。”
仙度瑞拉,满身是灰的脏女孩。
这名字出自他弟弟卡尔之口,安斯艾尔是苦逼原配的孩子,他是随母亲嫁过来的,而卡尔才是名副其实的金贵小少爷,纯正的赫德森家族的血脉。他年纪尚小,却早已继承了母亲精明算计的头脑,知道该怎样利用自己不谙世事的纯洁外表肆无忌惮地羞辱他讨厌的人。
赫德森先生对于亡妻似乎一点儿怀念之情都没有,对安斯艾尔的态度都不如他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不过他也不太受宠就是了,能如此趾高气昂地待在这里,凭的完全是母亲稳固的女主人地位和卡尔对他近乎偏执的依赖。
应珣刚刚迈进餐厅就被扑了个满怀,卡尔紧紧环住了他的腰,把头放在他胸前磨蹭。孩子是最恶劣也最单纯的,对于他喜欢的人,他就像是可爱的小兔子般无害,少年软软糯糯的嗓音响在耳畔:“应……”
“叫我哥哥。”
当卡尔在母亲肚子里吸收营养的时候,他的父亲还缠绵病榻不得解脱,这孩子完全就是顶活生生的绿帽子,加上母亲干的事放到现代那就叫一个小三带球上位记,该是人人鄙夷唾弃的剧本,应珣对于这个弟弟是没什么大好感的,不过他也不讨厌,非要形容的话应该是白开水一样的感觉,淡淡的没什么味道。
应珣伸手揉揉他的头发,向长餐桌那端的女人颔首:“母亲。”
“早安,亲爱的应。”
到底是乡下出身的女人,即便衣着华丽妆容精致,也少了几分贵族世家熏陶出的优雅气质。不过她是个十足的大美人,艳丽的容貌能抵消所有的不足,此刻她轻轻搁下了餐具,矜持地向他露出一个浅笑来,应珣便觉得自己是真的挺喜欢她了。
“早安,您真是越来越美丽了。”
这句话绝对是由衷的赞美,女人却不由窒了窒。
为了进入上流社会,她不择手段攀上了富有的赫德森先生,虽然赢得了优渥的生活,但对于这个孩子和自己病逝的贫穷丈夫,她终究是心中有愧的。她也想过用母爱来补偿,然而每当她对上那双温柔而疏离的琥珀色眸子,那种全都看透的淡漠目光就让她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他完全理解,却绝不原谅。
女人苦涩地笑了笑,温柔地招呼他坐下。
早餐是经典的红茶和蜂蜜吐司,面包煎得两面焦黄,外皮酥脆而内里柔软,还充满了牛奶的乳香,美味的食物和美好的爱情都是能让人感觉十分幸福的东西,应珣慢条斯理地品尝着,低声唤安斯艾尔为他倒一杯红茶。
赫德森先生经营海上贸易,在家里基本见不到影子,剩下的三人中应珣懒得开口,女人不知道该怎么与他交谈,而卡尔为了能给亲爱的应留个好印象,吃相斯文极了,只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巴巴地望着他。
餐厅里充满了死寂的沉默,唯余银质刀叉与瓷盘碰撞的轻响,半晌女人轻轻开口,是小心翼翼的商量语气:“应,卡尔已经到了该接触乐器的年龄了,你可以教教他吗?”
“我不觉得自己可以胜过专业的老师。”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