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枫回陆转完本[bl同人]—— by:柳祈情

[快穿]美人攻略完本[穿越耽: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快穿]美人攻略》福尔摩司文案:应珣不羁作大死,最难消受美人恩#哥攻略过的美人都变态了##论护菊药膏的正确使用##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撩完就跑想得美#小司机飙车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耽美文库CC http://】
《枫回陆转》作者:柳祈情
文案:
这是一个二时代锁妖塔剧情结合三时代南海剧情再加上作者如山的私设糅合成的陆张
内容标签: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凯枫,陆南亭 ┃ 配角:葬剑,焚琴 ┃ 其它:轻松搞笑,破镜重圆
第1章 1
天合关外崇山险峻,山道崎岖难行,唯半山腰处有个简陋食肆,设在葱郁林木之间,几乎要与这深林融于一体。
店铺虽是简陋,地方却很是宽敞,大堂内摆了十来张桌子,此时空无一人,更显空旷寥落。半合的门板之内,掌柜的是个年逾四十的中年汉子,正趴在柜台上昏昏欲睡,似是全然不在意这门可罗雀的景象。
山道上忽地传来得得马蹄声,听声响,似是赶路甚急。掌柜的也不知是困倦正浓,还是习惯了这等无人问津的光景,竟是连头都没抬起来。
那御马之人只片刻便已驰近,幽暗的林木之间,一袭白衣配上银鞍白马,真真是分外耀眼。
那人头戴笠帽罩面,瞧不清楚样貌,瞧身形却是个年轻人。似是赶了许久的路,风尘仆仆,乃至白衣裳都蒙上了一层浮灰,显得黯淡了不少。那人也不甚在意,见了这林间野店,抬头似是瞧了一眼天光,便跃下马来,径直向店中走去,扬声唤道:“店家,打尖。”
那声音清冽如寒泉,掌柜的当即一个机灵清醒过来,赶忙绕出柜台迎客:“客官您里边请,随便坐随便坐。客官可要来点儿什么?不是我夸口,本店的卤味可是一绝,猎物可都是这山里头打的,不是大虫就是野猪,滋味可劲着呐!”
那人在堂中左右瞧了一圈儿,便寻了个靠窗的角落坐了,包袱与佩剑都随意搁在桌上。那长剑套了一层古拙木匣,剑柄处也用麻布缠得紧实,轻易瞧不出原本模样来。
掌柜的好容易盼来个客人,自是殷勤得很,又是抹桌又是添茶,还不忘介绍店中拿手好菜。
这店子虽看着粗陋,收拾得倒还整洁,家什也干净,那人没瞧出什么不妥,心下也满意了些,端起凉茶润了喉,道:“不拘什么,速度快的菜上个几盘,多搁辣子。卤味也包上几斤,再来十张面饼子一并包了,我带着路上吃用。”说罢便递出了一锭银子,打发掌柜去置办了。
这么大一比生意,掌柜自然尽心,忙不迭地便去了后厨招呼。不消盏茶时分,便端上了两盘热炒一盘卤肉。“客官您稍待,厨房还有盘儿酸菜鱼,立马儿给您上咯。”
一盘麻婆豆腐一盘辣子鸡,俱是红彤彤一片,热气腾腾的,也不知搁了多少辣子。
那客人尝了一口,似是更满意了些,待菜色上齐后便又多问了掌柜一句:“店家,此处距蜀地还有多远?”
“过了前头那栈道,再下了山头,再行个十几里便是盐泉地界了。客官您骑着马呐,一个来时辰便能到了,不远不远。”
那人得了指路,心下更安定了些,点了点头便继续用膳了。
孰料还不等他多安心片刻,山道上便又是得得马蹄趋近。只倏忽片刻,食肆的板门便被轻轻叩响,随即便是一个熟悉至极的声音响起:“店家,劳烦,打尖儿。”
新来的客人一袭蓝衫,气质温和。面貌虽看着不年轻了,却也算不得年老,可一头头发却是尽数白了,面貌神色也颇有些沧桑之感,似是平生不甚如意。
来者都是客,掌柜只一愣便不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只忙不迭地迎了上去笑道:“客官里边儿请,您要来点儿什么?本店的卤味可是一绝,不是我夸口……”这山间野店,几日也碰不上一个活人,今儿个倒是连来了两个。瞧那衣饰料子,一个两个可都不是寻常人,掌柜心下更喜,态度不免愈发殷勤。
新来的客人似是十分知书达理,谢过了掌柜引路与介绍,一路走过那十来张空桌子,径直往那唯一有客的桌子走去。
寻常来说,出门在外打尖儿住店,人生地不熟的,自是喜欢一人独处的。有时遇到店中满人,宁可多走几步换家店用饭,也不会与生人挤在一张桌子上。此时堂中尚有空桌无数,这人却偏偏特立独行,要与人挤在一处,又是何道理?
即便这新来之人爱好独特,可前一个客官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气质冰冷又随身带剑的,一瞧便是个惹不得的江湖客。
掌柜正欲劝说,那蓝衫人看着走得不快,两三步间却已到了临窗那桌前,正欲在那白衣人身侧坐下,却听铿锵一声,原本随意搁在白衣人手边的长剑已被拿起,重重搁在木桌边沿。
“滚别处去!”那白衣人此时已然停著,微微侧过头来,饶是有笠帽照面隔着,也仍能感受到那一眼如刀锋般凌厉冰冷的眼神。
掌柜的心下一寒,小心翼翼地劝道:“客官,客官您看,小店空桌多得是,您若喜欢这窗口,这边儿还有位呐,您看这……这……”
“店家,无妨的。”蓝衫客是个好脾气的,见掌柜战战兢兢,便轻笑着安抚了一句,再对那明显不甚欢迎他落座的白衣人轻声道:“你看,这一桌四个面儿,你占了一边便已然够了,我坐你身旁,碍不着你甚么的。”
言下之意,仍是执意要挤这一桌儿。
“……”白衣人似是气急,噎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握着剑鞘的手倏地收紧了,手腕一震,长剑便自鞘中弹出寸许,露出澄若秋水、流光溢彩的剑刃来。“滚!”
掌柜的已然吓得冷汗津津,奈何江湖人的事儿,哪里是他敢插手的,更何况这会儿都要刀剑相向了,若贸然凑上去,这条命还要是不要了?
“罢了,你若执意如此,我也不好勉强。”蓝衫人似是十分无奈,面对这等威逼,只好妥协,换了个方向行去。
掌柜原以为他要知难而退换个桌了,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便眼睁睁瞧着那人只往前走了一步,脚下便是一转,径直坐在那白衣人对面,仍是同一张桌子。
待坐稳了,那蓝衫人才微笑道:“你若喜欢把剑搁那儿,便搁着罢。我坐这边便好。”
“……”
“……”
谁也不曾料到这人竟这般不知好歹,白衣人更是被气得狠了,连手都抖了,漆红的木筷禁不住他一下紧握,咔嚓一声便断成了两截儿。
“怎这般不小心,可有伤着?我瞧瞧。”蓝衫客似是全不知他怒从何来,竟还要凑去拉他手查看。
白衣人二话不说挥开他手掌,丢下手中木筷,自筷笼中重拿了一双,便再不理会眼前这人,自顾自地吃起来,只速度快了许多。似是片刻也不想多见那人一眼、多与他相处一刻的模样。
掌柜的此时已然瞧明白了。这两位该当是熟识的,只不知是何缘故,此时闹得不甚愉快。偏偏还就闹到了他这店里,除了自认倒霉,也实在没法子了。好在这两人好似并不打算在此地动手,总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蓝衫客得了冷遇,却也不在意,反倒招呼起店家来,“店家,我瞧您这儿的菜色甚是可口啊。”
掌柜的擦擦冷汗,小心绕过那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白衣人,诺诺应是:“可……可不是,客官,小店虽偏僻,但这菜还是……还是很不错的,您要来点什么?本店的剁椒鱼头、麻辣锅儿都是绝活,您看……”
蓝衫人却道:“旁的便罢了,我瞧这几味菜色甚好,劳烦您照面前这些给我也备一份同样的罢。哦对了,多搁辣子。”
“……”
“……”
此言一出,掌柜的额头冷汗是再也藏不住了。
那白衣人更是气息一乱,怒意隔着好几丈远都能清晰看出。他却仍是不说什么,只下箸的频率明显更快了些,似是想早早吃完了。至于吃完后是掀桌就打还是掉头就走,尚有待商榷。
掌柜哪敢留在原地,匆匆应了一声便连滚带爬地去了厨房,片刻后便上齐了菜色,随后再不敢留在大堂之内,尽是连那锁着钱财的柜台都顾不上了。
相比起白衣人的匆忙,那蓝衫客却是不急不缓的,将桌上菜色逐一尝过,再挨个儿点评了几句,最后总结道:“滋味果真地道,麻辣鲜香兼而有之,豆腐软嫩爽滑,鸡肉鲜嫩有嚼劲,卤味酱汁入味三分,减一分太淡,增一分则太咸,如此恰到好处才能得此人间美味。”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