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枫回陆转完本[bl同人]—— by:柳祈情

[快穿]美人攻略完本[穿越耽: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快穿]美人攻略》福尔摩司文案:应珣不羁作大死,最难消受美人恩#哥攻略过的美人都变态了##论护菊药膏的正确使用##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撩完就跑想得美#小司机飙车

被一步步剖析中心中辛密的张凯枫,早已面色铁青,手中长剑几乎要控制不住,“闭嘴!我怎样……无需你陆大阁主指手画脚!”
陆南亭并未因他的气势而放弃,反倒换了更温和的语气,仿佛从前劝导他习剑向善时一般温和从容,“小枫,我从未想过要干涉你的决定,然而你同时背负两种极端情感,长此以往定然不堪重负。放下吧,放下其中一种,选择更适合你的,同时也是更轻松的日子。”
“放下?呵,你说得倒是轻巧,你要我如何放下?”张凯枫面上仍是不为所动的讥诮模样,长剑上的锋芒却敏感不定起来。只是这改变太过细微,几乎不曾有人注意到。“难不成你想哄我说,放下剑一切好说?这话你留着骗鬼去吧!”
陆南亭轻轻摇头,伸手往他剑上握去,“你若放下的是爱,那我此时就在你面前,你一剑取了我性命,从此以后再不会有人追着你缠着你,也不会有人时刻牵动你情绪,成为你恨到极致也无法下手的对象。没了我,你可以活得更加轻松自在,整个大荒再也不会有你的软肋。”
张凯枫指尖一颤,明知他手上定然包裹了护体真气,即便握上长剑也不会受伤,却仍然条件反射地退后一步,虽仍是用剑指着他,却到底避开了他手。
陆南亭见他如此,却也不纠缠,紧跟着说道:“而你若放下的是恨,那……从此以后,世上再没有弈剑听雨阁十七代阁主陆南亭,也不会再有幽都魔君张凯枫。你我重新开始,只是陆南亭与张凯枫,我守你护你,陪你走遍五湖四海,看尽天下风光,一辈子事事以你为重,再不过问世俗。”
“小枫,你选哪一个。”
“我此时才想到,”张凯枫靠坐在参天大树上,看着不远处生起火来将兔肉烤得滋滋作响的陆南亭,“放下其中一种,不若两边都放下来得轻松。你说是不是?”
陆南亭一边往兔肉上刷葬剑特质的辣酱,一边翻动树枝将兔肉烤得更均匀些,百忙之中回了一个苦笑,“小枫,你都应我了,事到如今再反悔,岂不是要我命嘛?”
张凯枫瞪他一眼,没好气地扭过头去不想搭理他。
他那时虽不曾被梦魇编织的幻境困住,那幻境也确实无法动摇他的心境,然而毕竟不是什么美好的场景,多少让他有些不爽。而魇魔临死前的锋锐言辞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将他心中所有的暴戾全都点燃。他原本便是因为陆南亭的死缠烂打而烦躁,又是在锁妖塔附近,情绪本就不稳,几乎无法克制住心头怒火,所有的脾气都爆发起来了。闹起脾气来时,他说话从来尖酸刻薄,哪句最伤人便说哪句,发泄完便心灰意冷,竟差点便和陆南亭一刀两断了。
不过他和陆南亭也不是头一回吵到一刀两断的程度了,到如今还是藕断丝连,也算是个奇迹。
但陆南亭也是个奸诈的,竟是趁着那档口自己没心思去细查,用言语哄了自己做下承诺,到如今连反悔都没机会了。
想想便气人,当真不想看到他!
“小枫,你尝尝入味了没?”越是不想见到的人越是常常出现。陆南亭撕了一条刚烤好的兔腿凑过来,用匕首将刷得红彤彤的兔肉削成薄片盛在宽大树叶上,示意他趁热吃。
那兔子虽活了多年,到底是修炼过的,身躯庞大不说,肉质也十分鲜嫩。只要不去想它曾以什么为食过,倒也还算是个美味。
好在陆南亭虽当了十多年的掌门阁主,昔年也是在北溟闯过些许日子的;张凯枫更不消说,什么样的日子都过过,有条件时还追求些生活品质,此时露宿野外,有东西可以果腹便足够了。两人都不嫌弃这兔妖,自然吃得下口。
张凯枫与其说是被陆南亭哄的,倒不如说是被那辣酱吸引得开了胃,拿起陆南亭递来的木筷,慢条斯理地就着树叶吃起烤兔肉来。
“唔……手艺不错。你当不了掌门了,改行去当伙夫,倒也不至于饿死自己。”说话间,陆南亭捧着刚削好的兔肉过来,坐到他身边匀了他一半后才开始吃。他便难得语气平和地点评了一句。
“成啊。日后你我走累了,便盘一家铺子做食肆,我当伙夫,你当掌柜的。白日里咱们做正经生意,晚上便去劫富济贫,可好?”陆南亭被调侃了也不恼,反倒顺着他说了几句。说罢又道:“我得先学个易容术,去西陵潇湘楼在依晴眼皮子底下偷师几年,否则光一个烤肉可没生意上门。”
“想得倒是美!要去你去,依晴从来用下巴瞧我,我可懒得去招她晦气。”
“依晴瞧我也从来是用下巴的。除了师父,你瞧她见哪个人是用眼珠子的?咦?这么一说或许根本用不着学易容术了。”
“少贫!还有肉没,再去烤来,有酒没有?”
“酒肉尽够了。午后我从葬剑家出来,可拿了他不少好东西。他这会儿估计还哭着呢。”
“有你这样的掌门真是他倒了八辈子血霉。”
“是前掌门,我现在可只有你了小枫。”
吃饱喝足之后,陆南亭又去寻了些枯枝来,以三阳真火决点了,便在火边搭上了帐篷。添加了法术的火堆可以保证彻夜不熄,而火焰带来温暖的同时也会威慑其余动物靠近,夜晚露宿山林间时是最好的防卫。
不同于前几日恨不得躲得越远越好,张凯枫今晚堂而皇之地占据了帐篷最好的位置,头下枕着陆南亭的冬衣,身下躺着厚实的毛毯,翘着腿看帐篷的主人忙活。待他总算忙好了进来时,忽地一伸手将他扯到近前,“喂,陆南亭。”
陆南亭虽是猝不及防,到底也是身手灵活,手掌撑在他耳边稳住了身形,更是下意识避开了他披散下来的柔软长发,不曾压到那些银辉般闪耀的发丝。并未有丝毫被偷袭的不满,反倒语气温和地问道:“怎么了小枫?有哪处不好吗?”
张凯枫没说话,只是眯着眼将他打量几回。他这姿态时气势极强,如同出鞘利剑一般,配上那俊美到近乎妍丽的面容,仿佛是稀世神兵在阳光下反射出的凌厉冷光,森冷可怖的同时,偏生又美得惊心动魄。
陆南亭几乎要克制不住眼中的迷恋。只因不知他是否有何处不适意,是以不敢造次,仍旧苦苦维持着温和的表象。
张凯枫瞧了他几眼,伸手抚过他面颊。
他的手掌极冷,许是因体内混着了妖魔的血脉,是以他浑身上下都比旁人要冷些。然而正是这样的凉意,更令人忍不住要将他拥入怀里。
那只手掌也生得极好,肤色莹润白皙,骨节温润,手指修长,仿若上等寒玉雕琢打磨而成。如今这完美的冷玉正覆在暖热的面上,拇指轻轻滑过唇边。
陆南亭几乎要张口将他手指吸住了,好在他尚有一丝理智留存。
张凯枫却道:“我方才,是真的想杀你。”
陆南亭眸光一闪,面上不露声色,仍是温和笑着,点头道:“我知道。”
“你不知道。你从前说过,我若想要你的命,随时都可以拿去。可你骗了我。”张凯枫微凉的手指被体温焐得有些热了,仿佛是被烫到了一般,他轻轻划动起手指来,“两月前我也想杀你。那时我便知你从没对我说过真话。如今又是同样的事了,你不觉得少了些什么吗?”
原本陆南亭的面色有些微变。那是他最为愧疚却也最不后悔的一件事,如今再被提及,他自然心有触动。然而听完张凯枫的话后,他却笑起来,第一次毫无顾忌的笑起来,握住面上那只手掌,移到心口按住,“我是头一回……见到像你这般邀人的。”
张凯枫再一次眯起双目,昏暗的火光中那双眸子透出动人心魄的绚丽紫色,“你从前……还见过旁人邀你吗?”
“是有些不同的,却也只在梦中罢了。而我的梦中……自始至终,惟有你一人。”

-完-
作者有话要说: 本司机前几天上班路上出了车祸,撞了我的祸首到现在还没抓到=-=郁闷,不开车了,养伤去
下次更新莫玉更多精彩好书尽在耽美文库CC http://】4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