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纸青春完本[校园耽美]—— by:82白兰地

[周叶]爱情没有终点完本[b: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耽美文库CC http://】《爱情没有终点》作者:A朔/阿朔文案:*全职第一篇献给周叶!!我爱老叶!!*基本按着原著向,后面退役后可能有改动*偏爱腼腆周不解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半纸青春》82白兰地
文案:
高三,那些笑与泪记在心里便是一部电影,落在琴弦便是一曲幽歌,写在纸上便是一场青春。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远信,单仁 ┃ 配角:靳牧高,周泰,杨方贤 ┃ 其它:日记
第1章 第 1 章
2010年6月26日,周六,晴。
高三的学长学姐们已经搬离这座炼狱场,我还记得他们在离开学校前,高三楼上,那一阵疯狂。历时一年,数以万计的试卷、分秒必争的决心,化为两天半的字迹。我现在还不是很懂,不过相信不久的将来,应该会如期而至,那种感觉。
还是,有点迷……
伊远信写到一半的日记被自己利索盖上,自己的八卦同桌从办公室回来了。此刻的他正一脸期待的把那板砖头伸过来,想一窥究竟。
伊远信微微抬头,就看到站在自己旁边逆着光的单仁,没有电视剧里那种唯美画面,他易出汗的脸,已经打破那种专属意境。
“干嘛呀!防我跟防贼似的。”单仁嘴里说着,手还不老实,两根手指在书桌上蹦跶跳跃,朝着不远处的硬纸书皮前进。行至半路,“啪”的一声!被伊远信直接截住,“不知道日记是个人隐私吗?”单仁那两根手指被压得死死的,痛啊!
他龇着牙,死命想抽回自己的手指兄弟,就靠它过活了,嘴里也不忘赖皮道:“我以为我们伊先生在写笔记打算学习一下呢,都是误会!”
单仁抽了好久,自己这同桌力真大!过了好一会儿,伊远信才微微将手提起,单仁小同学立马抽回已经有点泛紫的手指,心疼地抚摸了好几下,再吹几口仙气。
“对了,待会就要换教室了,要我帮忙吗?”
他同桌的家当还不清楚吗?下面一箱文综试卷,有他半个人重,就不信他不求自己帮忙。伊远信自己也清楚,可惜就是不想如某人意,他站起身猛然靠近单仁,突然地贴近吓得单仁差点没站稳,后退了一点。
“班长,你应该帮帮其他女生才对,我会怀疑你的企图的。”
伊远信拿起桌上的水杯顺带带上自己的日记本慢慢走出教室打水喝,而单仁却愣在那片刻。“撩人不成反被撩,说的就是你。”单仁看向说这话的副班长陈琪琪,没有忽视掉她眼里的一丝鄙夷,他无语的舒了一口气,还是选择坐下来写作业吧,准高三的苦逼生活已经开始了。
伊远信、单仁,浙扬中学高二(10)班文科班学生,浙扬中学是一所私立高中,而同学们都知道私立中学两大特征:寄宿制、严管理。一般私立中学的师资力量都不差,有些中学更是会进行军事化管理。他们浙扬中学便是其中之一。
要是说别的学校学生只有一年高三的话,那么他们,便是日日备考,年年高三。这样的学业、这样的生活,在一进来的时候可能会不适应,但身为高二即将跨入高三的他们,都是家常便饭了。
其实对于伊远信来说,他觉得这样的高中才比较适合他。他,不是一个自律的人。他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170小男生。为人内向、长相一般,你可以在他身上找到很多人的影子,很多你初中同学叫不上来名字的影子。
不过自从他来到浙扬,分到了文科班,这小透明一般的人物,突然有了颜色,让人记住了他。
省历史竞赛第一名,全国地理竞赛一等奖,杭州市小文学家称号……
这些都是他在这一年里获得的,有了这些名头,别人想忽视他都不能。
他妈妈以前总是在人前说谁谁家的孩子怎么这么棒,又拿了班级第一,我家那孩子一般般吧;如今,别人见到他妈妈,都会先说一句:远信妈妈你孩子是不是又拿市第一还是省第一啦。伊妈妈微微一笑,就是一个市第一,还好啦,你家孩子也不错啊。
这些伊远信这一年来没少经历,他获的奖越多,却越发淡定,又是在老师这里留下了不骄不躁的好印象。却只有一人例外。
“这不是闷骚吗?”
那是高二下,一次体育课后,单仁打完羽毛球坐在球场无意吐槽说的话。偏偏这种时候,另一位主人公都是会在他身后飘过的。
所以在那以后,这两人更是不对头,单仁好几次道歉,伊远信都只是眨了眨眼,到后来单仁问他到底什么意思,才知道这人压根就忘了这茬儿!害他内疚这么久。伊远信站在打水处想起当时的事,之前是不记得有这一茬,但被同桌这么一弄,想不记住都难了。只是,自己真的闷骚吗?他低头不语,看着自己绯色保温杯,这是妈妈给自己的,他也不想用。
默默盖上杯盖,赶紧走回教室,下节课班会,最后一次真正意义的班会课了。
伊远信前脚回到座位上,班主任老杨就进来了,随之响起的便是上课铃,“叮铃铃”的听都听腻了的那种标准铃声。老杨走到讲台上,沉稳的嗓音开始布置接下去的任务,就是单纯的布置事情,毕竟现在的时间都是按秒来算的,他可不想浪费太久。
更为惜时的便是伊远信,老师在上面讲,他在下面写文综卷,一点也不冲突,反正身边的单仁会听的,到时候有什么问题再问他好了。其实单仁不屑于伊远信这种学习方式,轻松几分钟会让自己考试少考几分吗?不会!至少在伊远信没把自己拉开太大差距之前,他是不信的。
说起来,这两人也是文科班的学霸,不过伊远信是偏科大军中的一员大将,他的文综好到可以考出280的成绩,这在文科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事了。你就算答案写的再标准,老师都会选择性的扣你几分,这就是文科。
然而伊远信数学却是惨不忍睹,也不是完全不能见人,只是和单仁次次满分比起来,他那及格线边边靠的分数,实在不能看。这也没办法,伊远信清楚自己的能力,他对理科实在一窍不通,所以他才不顾家人反对选了文科。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你要是真这么惜时想学好,就应该现在做数学题。”单仁往桌子上一趴,头抵着书本看着讲台上的老杨,话是对伊远信说的。这话其实揭穿了伊远信的一些缺点,他不愿正视自己的缺点。
有那么多机会和时间可以去提升自己的短板,可是他不要,这就是老师们一直不懂明明挺认真的孩子为啥会偏科。而单仁却了解这一点。
老杨的话已经快要接近尾声,伊远信听到单仁这话,似是在思考面前这一题的答案,其实中间有了一刻停顿,最好的证明便是:他没有第一时间来确认单仁刚刚说的话,这样的距离他绝对听见了,既然没有装作没听清多问两声,那就是被自己说对了,沉默了。
6月26日,高三的毕业生们已经完全结束了高中生活,教室寝室都腾出来了,那么身为高二的他们,其实从那一刻起,就已然是毕业生的身份。
伊远信很快接受了这样的身份,在老杨宣布他们要搬入高三楼的时候,全班人声鼎沸,掩饰不了心中的激动,唯独伊远信淡定地坐在那解题。其实他也不是接受快,只是还没想好接下来的路怎么走。
也许所有人眼中他是尖子生,尖子生就是与学习作伴,然后在高考的时候,一展才华,成功踏进自己梦寐以求的高校。可是他,却不这么想。他单单因为喜欢文科选择了文科班,待到高三结束了,他又该干嘛?
不会再有一年让自己再学一遍,所以他该去哪?
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可在伊远信看来,这个问题难以解答,他没有更远的目标。他似乎已经成为了有些人口中的学习机器,只是他真的是喜欢学,而后不知该干嘛,仅此而已。
这些暂且不谈,现在迫在眉睫的是,如何搬动自己脚下这一箱的资料?
好吧,他现在有点后悔之前干嘛要驳回单仁的好意,现在有点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意思。并非是手无缚鸡之力,他体育成绩在班里还是佼佼者,引体向上标准十个也不在话下,可这也不代表他能一口气搬动五十斤的箱子从A教学楼走到C高三楼。中途休息的话或许可以。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