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圆满人生完本[强强甜文]—— by:召徕

[快穿]撩遍黑粉界 完结+番: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撩遍黑粉界[快穿]》作者:双月一文案:世界一:渣攻偏执疑心,动不动就要把受送人?世界二:渣攻最爱36D,老埋怨受飞机场!?世界三:渣攻性格多变,白切白,白切黑,黑切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快穿之圆满人生》召徕
文案:
人生若能重来一次,所有的遗憾都将被弥补。
内容标签: 强强 前世今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刑焰 ┃ 配角:其他 ┃ 其它:快穿爽文
第1章 刑家有郎(一)
刑焰原本是个神,还是那种因为太懒,整日待在自己洞府里睡大觉,所以幸运的避过了诸神争斗而幸运存活至今的远古神。
他活得很久,经历过的事情却少得可怜,有时莽撞,有时天真,有时聪明过人,有时又蠢的可怜。
直到某一天,他实在受不了这看不到尽头的无聊日子,自己作死进入了时空隧道,肉身尽毁,于是只能苦逼兮兮的去修自己的前世了。
最初,刑焰还是有点小激动,也不知道他的那些前世都是个什么样子呢。
然鹅,现实永远比想象更骨感。
他呆呆的站在原地,刚刚接受了过往记忆的某人再也无法自欺欺人。
他低头木然的看着一左一右紧抱着他双腿,哭的撕心裂肺的两个瘦小豆丁。
“阿么,你不要走,你不要抛下我们和爹爹。”
某爹爹眼眶通红,强忍泪水,哽咽出声:“既然你已经有了更好的归宿,你就去吧,孩子……我会照顾好的。”
刑焰:………
作者有话要说:
经历种种前世后,会教刑焰这个感情白痴重新做人的哟^_^
第2章 刑家有郎(二)
刑焰整个人都是懵的,他是接收了前世那个自己的记忆没错,可特么这不代表他能马上接受啊!
他机械的转头看了一眼那个记忆中那个据说是他丈夫的男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去他娘的丈夫啊!
他是个男人啊,真的不能再真了啊!
刑焰欲哭无泪,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奇葩世界哟~
一连串的事情打了刑焰个措手不及,于是众人便发现原本铁了心要走的人突然呆住了。
柳言郎眨了眨眼,拼命把泪意逼回去,然后嗫嚅着慢吞吞走到刑焰面前。
是他柳谚没用,他与焰儿成亲四载,不但没让对方过上好日子,反而还累得对方为了一家生计劳作。眼下对方受不了,寻的富贵,他又何苦作恶人去阻拦。
柳言郎双手紧握,张了几次嘴才发出声音,“焰儿你……走吧,孩子我就带回去了,祝你以后幸福。”语毕,柳言郎就抬手去拉两个孩子。
柳大郎和柳二郎也不傻,知道这一松手,自家阿么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可惜他们却无力阻止,心中绝望之下,因此哭的更加伤心,恨不能把嗓子都哭哑了。
刑焰接收了记忆,自然知道一些隐情,尽管他本人是嗤之以鼻的。再加上“他”本心里也是舍不得孩子的,若非那人威胁,“他”怎么也不会妥协。
可现在刑焰来了,作为一个神,好吧,曾经的。
刑焰骨子里就压根没有妥协这两个字,他在心里仔细思考了一瞬,这是他的前世,他们虽然性格不同,但严格来说也属于同一个灵魂,所以,
刑焰再次低头看了看腿上的两个豆丁,眉眼的幅度都温润了些许,这两个孩子严格来说也是跟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
作为一个单身万年的老光棍,突然被告知他已经有了两个娃,心里不可谓不复杂,但心底深处未必没有一点温软。
所以他伸手想把两个豆丁提起来,他他居然提不动。
这是怎么回事?
刑焰吓得身体都跟着晃了晃,然而这一幕落在其他人眼里,意思就变完了。
若说之前两个豆丁还有一丝希望,刚刚刑焰的动作无疑是将他们彻底打入绝望。
柳大郎和柳二郎就像突然被抽了力气,小脸都是茫然的,好像现在才真正明白“阿么不要他们”了,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景。
柳言郎也是心如刀绞,但是为了刑焰的前途,柳言郎咬了咬牙,还是狠心把两个儿子抱走了。
这一系列动作看的刑焰一愣一啃的,直到柳言郎带着孩子转身走了,他才反应过来,亦步亦趋的跟着走。
之前那些围观的邻居本以为见识到刑焰抛夫弃子的狠心事情就算完了,大家伙都准备散了,哪知道峰回路转,柳言郎抱着孩子回家了,这刑家哥儿他居然不走了,这还不算,他竟然还跟着柳言郎父子身后。
哎哟我的么呀!今天这场戏可真是千回百转,荡气回肠哟~
那些原本要散的邻居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还全数围拢了回来,今天他们一定要看看刑焰到底是想耍个什么把戏!
围观的邻居感觉都这么明显了,作为当事人之一,二三的柳家父子感觉当然更加明显了。
尤其是柳大郎和柳二郎,他们本以为阿么不要他们了,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阿么他不走了,阿么他正跟在他们身后回家呢!
两个小豆丁也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力气,迅速从柳谚身上滑下来,然后蹬蹬蹬迈着小短腿像两颗小炮弹似的冲到刑焰身边,却又在靠近时又怯懦的停下,兄弟俩仰着相似的脸庞,黑亮亮的眼睛渴望的看着他。
刑焰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人拿着羽毛在他心尖尖扫了一下,痒痒的,麻麻的。
这感觉如此新奇,却又不算太坏。
刑焰低笑一声,故意遗忘了之前抱不动两个小家伙的事情,然后伸出双手,也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来了句,“阿么之前做错了事,你们爹爹可生气了,所以大郎二郎能带阿么回家吗?”
………短暂的沉默之后,两个小豆丁快速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激动的眼眶都红了,快速伸出迈开腿一左一右站到刑焰身边,同时手也不慢的握住刑焰的左右手,异口同声道:“阿么,大郎/二郎带你回家。”
刑焰看着两个小家伙异常严肃认真的模样,眼中的笑意再也制止不住,他弯了弯眉眼,顺从的跟着两个孩子缓缓的向家的方向走去。
途中他们三人错过柳谚身边时,对方的嘴巴因为惊讶,张大的都能吞下一个鸡蛋了。
吃惊的不止柳谚,围观的周围邻居也一副仿佛中了邪的样子。
刚刚那个笑得眉眼弯弯的是刑焰,那个出了名的刁蛮的刑家哥儿?
天哪!这世道忒玄幻了。
众人只觉得脑壳昏昏的,整个人都是云里雾里的,最后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
柳谚还稍微好点,至少遵循着本能跟着回家了。
一路上他都还有些不敢置信,焰儿不走了?。
柳谚平静的面色再也绷不住,快走几步赶上了前面的夫郎孩子。
他牵住了二郎的手,与刑焰他们并肩走着。
期间大郎偏头看了一眼左右手都有人拉的弟弟,再看看自己空荡荡的右手,不免失落,却不料身体一阵拉扯,他就换了个地儿。
这下他跟弟弟都在中间,他左手拉着弟弟,右手拉着阿么,心里只觉得满足极了。
而终于冷静下来的刑焰却只觉得一切荒谬极了。
他现在只觉得几分钟之前蹲下来温柔的哄孩子的那个傻逼绝对不是他。
而这世界原本的那个他貌似也不是什么温柔小意的人,就算他们两个魂体突然融合,可能会产生共情,可也不至于性格直接变异吧。
刑焰想啊想,想得脑壳都疼了,终于让他咂摸出一点味来了,却被两个孩子突然惊喜的欢叫声给吓没了。
刑焰:………
好想发火,然而转头一对上两个豆丁怯怯的眼神,刑焰就萎了。
不对,这绝对不对,这太不符合他的性格了。
刑焰默默告诉自己,但是身体就像不听使唤似的,缓缓行至大郎二郎面前,放柔了语调,“饿了吗?”
“……嗯”声如蚊呐。
刑焰:……虽然体力不行,但好歹耳聪目明,否则他真要抓瞎了。
刑焰默了默,“那我去给你们做饭。”原本的他应该是会做饭的吧。
刑焰暂时还沉浸在“性格变异”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里,所以没有发现当他说出他要做饭时,柳谚父子三人难言的表情。
焰儿/阿么他难得不走了,做饭就做饭吧,他们肯定不嫌弃。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