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皇帝重生记完本[古耽]—— by:三棱Leng

剥削式宠爱 完结+番外完本: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剥削式宠爱》乔安笙文案:我有一份低三下四、曲意逢迎、热情似火的爱情——陆云铮多年前,慕辞很喜欢一个人,愿意为他双手奉上滔天的富贵哪怕自己寄人篱下,小心防备着主人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竹马皇帝重生记》三棱Leng
文案:
上辈子江沐敛尽锋芒,放弃皇位,只想守着封地和心爱之人度过余生。无奈新皇帝心难测,大哥非要赶尽杀绝。上天垂怜,他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他决定换个活法,得了天下再论其他。我机关算尽,只想能予你一世安稳。
天大地大媳妇最大心机帝王攻X武功高强单(软)纯(糯)善(易)良(推)将军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沐,顾诀 ┃ 配角:很多 ┃ 其它:1v1,HE,无虐
第1章 重生
陵洲王府。
一名身形修长白衣男子独自站在落笺峰上,望着前方刚刚建好的衣冠冢,有些发愣。
“不要救我了,也不必自责,请把我和怀昔葬在一起……谢谢。”说完这话,像是看到了魂牵梦萦的人,最后定格在僵硬的脸上的,是一个许久未曾见到过的,安心又和煦的笑容。
想到这儿,白衣人面上也闪过一丝浅淡的笑意,留下一坛酒,转身下了山去。
江沐猛然惊醒,直挺挺从床上坐起来,脸上还带着大病一场的苍白。
“沐儿,你醒了!”宸妃看他醒过来,睡意瞬间褪去,忙唤身边侍女过来传唤太医。
“母妃?”江沐看着宸妃眼睛下面明显的青黛,显然是没睡好。但他更惊讶于他自己现在是何处境。
“你快吓死母妃了,前天晚上突然昏倒在凤曦宫偏殿的陛阶上,要不是小诀练功回来的晚,真不知道怎么办。”宸妃唤下人拿来热好的汤药,坐到床上搂过他的小身体,“太医说你感染了风寒,但你昏睡了快两天,有没有哪里别的地方不舒服,告诉母妃?”
江沐被宸妃抱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他7岁的身体!
我重新活过来了?
活了二十年的江沐把这个事实迅速消化掉,安抚宸妃道,“我没事,母妃,只是头有些疼而已——”小小的手臂抱着宸妃的胳膊,头也放到她的肩膀上,这才发现,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床廊前,被帘子遮住了大半个身子,睁着黝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正是顾诀。
江沐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从宸妃肩膀上离开,一边喝宸妃喂过来的汤药,一边看着他笑。
也许这就是老天爷让他重活一次的理由吧。
现在已入夜,等太医赶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半个时辰。气喘吁吁的老太医急急忙忙的给三皇子把脉,一切安好,只说身子还有些虚弱开方子补一补便无大碍。把方子递给凤曦宫的小侍女,向宸妃娘娘告辞后,老太医又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母妃,您去休息吧,我没事的。”江沐尽量把前世的锋芒藏起来,露出小孩子应有的神情。
看着儿子虚弱的神色,宸妃还是不放心离开。
看出母亲的担忧,小江沐又道:“让小诀留下来陪着我吧,我睡了两天一点儿都不困,想和他玩儿,您去好好休息吧。”
果然,宸妃听到他要人陪,就松口了,招手叫顾诀过来:“小诀留下来陪沐哥哥好吗?今晚就睡在这里。”
顾诀有些犹豫,不想和陌生人睡一张床,但随后又立刻答应了。
“是。”
江沐听着那一声沐哥哥差点儿没忍住就笑了,又看到那张小小的俊脸一本正经的绷着,更觉得有意思。
这人还真是从小到大就这样,一张面瘫脸,活像个小老头。
送走再三叮嘱二人不许玩儿到太晚的宸妃娘娘后,江沐又让两个侍女也出去守着了。坐起身来拍拍床,示意顾诀坐下来。
顾诀朝着他走了几步,并没有坐下,似是有什么话想说。
对于这张上一世就从小看的脸,即便是没有任何表情也瞒不过他的眼睛。于是江沐看着他欲言又止的眼睛道:“是有什么事吗?”
“殿下做梦的时候,喊了我的名字。”顾诀看着他一字一句道,“那是我爹给我起的小字,您怎么知道?”
这可能是顾诀进宫以来和他说过最多的话了。
江沐惊讶的看着他:“你的小字?是什么呀?怀昔吗?”
顾诀点点头,没有说话,但还是看着他。那意思很明显,你怎么知道的?
作为一个活了快三十年的人,哄小孩子这件事,从小就是最拿手的,江沐不负众望道:“唔,我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梦里我见到一个小仙子,他长得可漂亮了,带我去天上玩儿,还说等我长大了就嫁给我!他也叫怀昔。”
江沐一边说一边看他的脸,说到最后的时候,顾诀的小面瘫脸有些发红,显然是听到梦里的怀昔要嫁给他。
人还没搞到手,可不能现在就把人吓跑了,江沐紧接着道,“你也叫怀昔,那我以后能这么叫你吗?”
顾诀似乎是不太喜欢有别人这么叫他,但顾忌他是皇子而没有拒绝:“殿下喜欢怎么叫便怎么叫吧。”
江沐又怎么会听不出他语气里的距离感,但还是嬉皮笑脸道,“我都不知道是哪两个字,能写给我看看吗?”
顾诀冷着脸,往左右看了看找纸和笔,但江沐已经昏睡了两天没做过功课没去过书房,哪来的纸和笔呀,于是江沐伸出小小的手掌,笑道:“写在我手上吧。”
利用皇子的身份欺负小娃娃,也只有不要脸的江沐能做得出来。
顾怀昔伸出一根拇指在他的掌心划出两个字。
软软的触感带着一股细小的电流从掌心蔓延到心间。
当年想尽一切办法延续他的生命,最后却因为自己一个大意把他交到别人手中,又一次没有护好他。就算亲手杀了那两个人,可他明白,终究还是怪自己太过自负。自以为算透人心,有精兵在手做底牌。一再忍让割舍,到头来,败的一塌糊涂。
写这两个字的功夫,江沐心里想起了上一世的种种。顾诀写完抬起头,发现他并没有看着自己写字,而是一直盯着自己的脸。
不知为何,他明明是在看自己,却觉得是在透过他看别的什么东西,脸上明明在笑,但那双星辰一样的眸子里却写满了悲伤。
把即将出口的冰冷语气收了收,看着这样的三殿下,冷漠如顾诀,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于是他只好小声提醒道:“殿下?”
记忆中的怀昔,除了那种时候,从来不曾用这样软的语调跟他说过话,一下子把江沐从前世的回忆里扯出来。
“嗯?”小怀昔这是心疼他了?
上辈子在一起几年,江沐强势一辈子,从来没有把软弱的一面展现给任何人过,也几乎从没有软弱过。所以倒是从没发现顾诀这个属性。
看来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您……刚才怎么了?身子可有哪里不适?”顾诀犹豫问道。
江沐摇摇头,“没事,我只是有些乏了,怀昔留下来陪我一起睡吧?”说着小身子往里挪了挪,拍拍身边腾出来的半张床,怕他拒绝,又补充道,“我害怕一个人睡。”
果然,听到这句话,原本抗拒的神色稍稍缓和,也没有反驳他叫自己的名字。
小小的少年自己脱掉鞋袜,乖乖爬上床,挤进被窝里。
现在正值初夏,两个人盖一床被子也不会有冷风灌进来,顾诀躺下来就看到那双星辰一样的眼睛对着他笑,满目星辉,灿若琉璃。一时有些愣怔。
“殿下,睡吧。”顾诀看着他道,不自觉地放低语气,总觉得这个三殿下有些柔弱。
“嗯。”说完,江沐安心闭上眼睛,沉沉的睡过去。
二十年的浮沉在脑海里一一闪过,也许更像是做了一场冗长的梦,几天前以为永远离开了自己的人一下子又回到了身边,太多意外和惊喜,这小小的身体已经容纳不得了。
还好,上天重新给他一次机会,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守护好他。
顾诀却没有睡着,等侍女进来熄灭烛火,减轻了一点身上的不自在,微微动了动身体。
即便是父亲也没有在同一张床上睡过觉,这还是从小到大第一次和别人同塌而眠。听着江沐绵长的呼吸,确认他的确是睡着了。明明已经连续睡了两天,怎么还会这么快就睡着呢,大概是身体病的太虚弱了吧。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