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孽妖娆完本[灵异耽美]—— by:燃香抚琴

[倚天]卫璧无忌完本[bl同人: 《卫璧无忌》作者:晖宏文案:一个现代人穿越到《倚天屠龙记》的世界成为小炮灰人物卫璧,为了保命,只能努力习武,和主角搞好关系不过谁来告诉他,原来那个圣母张什么时候变成张腹黑了?都这样了还能怎么样,只能请

《重生之妖孽妖娆》燃香抚琴
文案:
六百年前,妖神族的苏恪殿下被关入幽冥殿直至灰飞烟灭,然而却运气好的重生在了人间皇帝的身上。
所以,这个皇帝的画风变成了这样……
别的皇帝治世安邦平天下,苏恪这个皇帝吃喝玩乐享盛世。
别的皇帝拜佛问道求万岁,苏恪这个皇帝抓妖捉鬼堪比仙。
别的皇帝后宫佳丽三千人,苏恪这个皇帝,呃...是个断袖!还特么是个看上了神仙的断袖!!!
苏恪曰:众爱卿有谁可为朕出谋划策,拿下那昆仑君神。
众大臣唯恐惹怒神威,降下天罚,战战兢兢不敢言语。
苏恪托腮:看来只有霸王硬上弓了。
众大臣听闻吐血倒地。
司灼君神听闻:总有妖孽爱作死...
一句话文案:妖孽重生当了皇帝后发誓要拿下那令自己前世蒙冤的冷漠君神并一雪前耻的故事。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恪,司灼 ┃ 配角:景照,穹凌 ┃ 其它:我就是喜欢你的不要脸怎么滴
第1章 第一章
幽冥殿最后一道天雷劈来时,苏恪以为自己死定了,然而他不甘心,竟生拉硬拽的扯掉了锁在自己身体内将自己元神生生锁住使他不能施法的铁链,继而忍着剧痛再将元神抽出体内抵挡这道能让他灰飞烟灭的天雷。两道极光相撞时,幽冥殿内响起一阵天崩地裂的声音,苏恪只觉的自己头脑昏沉,不多时便彻底没了意识。可待他醒的时候竟发现自己的手脚短了许多,整个身体软绵绵的提不起一丝力气。
他睁着眼睛看着周围,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极柔软的怀抱中,这人身上也很香,她的香和曾经他痴恋的司灼身上的香不同,这是一种淡淡的脂粉香气,是女子才会用的东西。
“我没死?”苏恪张口道,然而发现自己张嘴后竟然说不出来话。抬头一看,一女子的唇竟落在了自己脸蛋上。
“老子不喜欢女人不知道么!”苏恪愤怒,然而仍然只是张着嘴说不出来,他又惊又怕,不知自己被这天雷劈成了什么模样,难道没有灰飞烟灭,也支离破碎了么?想着,苏恪扭头一转,恰恰瞧见身侧有一面镜子,那镜子中照着一个美艳妇人抱着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那妇人哭的眼睛都肿了,但仍旧不停的弯下头亲吻着自己。
苏恪被惊出一身冷汗,自己竟然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婴儿,还是一个凡婴!
“啊...”苏恪大叫一声,继而一把坐起。
进一赶紧掀开床帘,心慌的问道:“皇上,您怎么了?”
苏恪擦了擦额头上汗,竟又梦到刚捡回一条命时的情景了,那情景无论何时想起来都渗的他起鸡皮疙瘩。
进一端过一杯茶,苏恪抱着喝了几口,摆手道:“没事,做梦而已,现在什么时辰了?”
“皇上,都快到酉时了,您一个午觉睡了两个时辰。”进一努努嘴道。
苏恪瞧着这个从小伺候他的小太监,歪着脑袋道:“进一,你在怨朕睡多了?”
进一赶紧摇头,“奴才不敢,只是太傅大人已在外头等了大半个时辰了。只因您吩咐任何人都不许吵您睡觉,奴才硬是铁了心不让太傅大人进。但太傅大人一脸怒容,怕是待会儿会活剥了奴才。”
苏恪一听,笑着拍拍进一的肩头安慰道:“怕什么,不就是睡个觉么。你去请太傅大人进来,朕自行着衣。”
进一领命小跑出去,苏恪见殿内没人,这才动了动手指,不过眨眼间,衣服鞋袜便都穿好了。
“老臣参见皇上。”太傅躬了下略微肥胖的身子。
“太傅,怎么了?朕才睡醒您就来了。”苏恪打着哈欠伸着懒腰道。
“皇上,燕州宋知府上了道折子,说是给朝廷的税供已在路上连人带队伍的不翼而飞多次,损失极大,不知是何缘故,且城中不时有百姓失踪,弄的满城人心惶惶。”
苏恪一听,收回手臂,继而拄着腮帮子略张了张嘴,过了半晌后才“喔”了一声。
太傅一听,皱眉道:“皇上您就‘喔’?”
苏恪点头,“不然呢,太傅希望朕怎么做?”
“哎呀皇上,此乃大事,您不可儿戏。”太傅急的不由的甩袖挥袍。
苏恪仍是拄着腮帮点点头,不咸不淡的说道:“许是上天见这太平盛世无什么大乱,所以给百姓们造点苦难,让他们历历劫什么的。”
太傅一听,气的倒抽了一口冷气,跺脚道:“皇上,您又言语无状,此事当真,老臣这里有燕州宋知府呈上来的折子。”说着,太傅便将折子拿出来递给苏恪,苏恪接了略翻了翻,内容和太傅说的一模一样。
“银子不见了怕是遇见了盗贼,百姓失踪了怕是遇见了采花大盗,都是小事,让那什么宋知府挨个铺查就是。况且这等小事就别来烦朕了,太傅您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说与朕知,朕也没个法子,白叫朕操心。或者,太傅您可以和王兄等大臣商议,等有了法子再告诉朕吧。”说着,苏恪挥了挥手。
太傅不愿意走,苏恪便让侍卫将他架了出去,待出了殿门,太傅才恨铁不成钢的跺了跺脚,转身朝议政殿而去,并边走边对身边人道:“快去请镇南王。”
“朕饿了,传膳吧。”苏恪实在是把睡了就吃,吃了就睡的事情干了个彻底,每每醒来便嚷着饿,饱了就嚷着困。
进一早知他有此吩咐,忙出去取早前着人备下的膳食。只是进一前脚才走出内寝殿,窗外便闪过一道银白色的光芒,在黑夜里瞧着分外扎眼。
苏恪随手捞起桌上的一块点心就着茶水将就吃,全然不管那道白光不停的撞击窗户,直到进一着人传了膳食进来,那白光见有凡人进来,才忙收起光芒。
苏恪抄起筷子很是认真的吃起饭来,一顿饭吃了大半个时辰才算了事。
“朕要看会儿书,没事别打扰朕。”苏恪吩咐着,进一听了他这话却忍不住发笑,被苏恪捕捉到了他的表情,遂从兜里掏出一本书拿到进一面前,揽过他的肩,吹着他的耳朵笑道:“想和朕一起看,还是一起做?”
进一瞧那书的封面已画的淫靡不堪,又见封皮上写着‘活春宫’三字,羞得赶紧同殿内随侍的太监宫娥收拾餐盘一同退了出去。
见人都走了,苏恪才将那本活春宫随手丢在案几上,走到窗户下,伸出右手在那窗棂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
果然那道白光见殿内再无他人,复又发起光来,苏恪却眼露嫌弃之色,只它锲而不舍的撞着窗户,苏恪担心把这楠木做的窗户撞碎了,岂不是浪费,这才慢慢腾腾的推开了窗户。
霎时,那道白光咻的从外飞了进来。定睛一看却是一只双翼泛着银白之光,羽毛柔顺,双眸精黄,喙上带点乌青之色的海东青。
苏恪见了它,也不想多看,径直坐在榻上,抄起那本春宫图,有一搭没一搭的翻了翻,语气淡淡道:“十七年不见,你主子怎的想起我了?”
那海东青虽还未修的人形,却也懂人语,只听一青嫩的男声道:“主人急请皇上,燕州恐有大事发生。”
“皇上?他倒改口的快。”
那海东青道:“还烦请皇上跟我走一趟。”
苏恪将那活春宫拿在手上,略抬了抬眼,端正身子道:“既叫我皇上,想必你主人也懂国不可一日无君的道理,朕既是皇帝,哪有弃朝纲不顾,擅离之理。”
那海东青听了此言,急急道:“主人说了,皇上要是不去,他就死无葬身之地啊。”
苏恪闻言冷笑,将手中书随手丢在岸上,“朕要是去了,怕是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海东青双眸充泪,飞到案几上站定后朝苏恪跃了跃,继而在用喙在苏恪的手臂上蹭了蹭,道:“主人说,有他在一定会护皇上周全,皇上就当是去踏踏春好了,燕州那邪魔厉害的紧,除了皇上没人能对付它了。”
苏恪听闻此言,顿时哭笑不得,只是转念一想,明日早朝,太傅和镇南王定会再说这事,到时必定也要拟个方案出来,可这满朝的凡夫俗子,谁能有好方法。
“也罢,我也在这里住了十几年了,是该出去走走了。”说着,苏恪肆意一笑,伸了伸懒腰。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