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御灵师 完结+番外完本[空间耽美]—— by:木头歌

重生之妖孽妖娆完本[灵异耽: 《重生之妖孽妖娆》燃香抚琴文案:六百年前,妖神族的苏恪殿下被关入幽冥殿直至灰飞烟灭,然而却运气好的重生在了人间皇帝的身上 所以,这个皇帝的画风变成了这样……别的皇帝治世安邦平天下,苏恪这个皇帝吃喝玩乐

《重生之御灵师》木头歌
文案:
灵武大陆,是一个强者为尊的大陆,这里的人都要修行。他们称呼自己为御灵师。一万年前,北部大陆的神器陨落,灵气匮乏,至今人烟荒芜。
灵武大陆灵台不全的人被认为是残疾人。孟宁的灵台不全。
他认为自己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很快被打脸。
他以为有了随身空间,马上能发家致富,再次被打脸。
传说梦瑶石能使人起死回生,如果有一天你不在了,我绝不会……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前世今生 随身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宁 ┃ 配角:玉子萧,赵衡,秦逸 ┃ 其它:炼器
第1章 重生
这是什么地方?
孟宁醒来,全身都疼。
他的身体仿佛被大卸八块后,又一块一块地拼凑回去,每一个关节都在叫嚣着疼。孟宁有点恍惚,他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其他的一概不知。除了痛,什么也没有。也不知道过来多久,他感觉好了点,想动动手脚,却伸展不开,他正被什么东西包裹着,很温暖。他的眼睛睁不开,糊住了。虽然看不见,他总觉得他头顶的左侧方有光,红色的。
似曾相识扑面而来,孟宁一个激灵,记忆瞬间回巢。他想起来了,他已经死了。死前,他正在赶往回家的路上,那时他还在纠结今晚吃什么。大冬天的晚上,灯光灰暗灰暗的,在他反应过来时,一辆大卡车向他驶来,只听砰地一声后他昏了过去。再醒来头昏目眩,有温热的东西从他的头顶流下,不用看也知道是血。血液糊住了他的双眼,他胸前的项链闪了一下,这是奶奶留给他的遗物,从不离身。项链的中心,有颗红色的石头,此时这颗红色的石头微微悬空,看起来很灵异。石头发出耀眼的红光,之后他昏了过去,再醒来已经在这里了。
疼痛持续了很久,到后面他开始麻木,紧接着他感到一阵微风吹过,他麻木的手脚渐渐有了知觉。微风拂过,丝丝凉凉,他不清醒的大脑这才开始运转。他的耳朵能听到声音了。
“静娴,你说什么?”
孟宁吓了一跳,什么人在说话?他挣扎着想要睁开眼,但是眼皮实在太重,他睁不开眼只能听着。对方嘹亮的声音还在继续:“你可想好了,这对孩子和你,都是未知的。”
“辛姚,孩子在踢我。”
刚刚肚子动了一下,孟静娴灵敏地捕捉到,这会儿她摸着肚子,开心地像个孩子。
“你快来摸摸,它真的在动。”孟宁只是想伸展下手脚,没想引来对方这么多关注。
辛姚有点生气,她也不知道她在气什么。看着孟静娴笑得灿烂的脸,她心里一阵心酸,又有点羡慕。
孟静娴见辛姚担心的神情,反而安抚道:“三个月,他能健康出生的。”
她望向辛姚,眼神里满满的期盼。
辛姚的神色变得飘忽不定,片刻,似乎是想通了,不耐烦道:“好,我这就去给你找。”
她站起来,边走边说:“推迟产期的药可不好找,你要照顾好自己。”
孟静娴也没多想,以为辛姚只是例行的关切。看着辛姚走远,她低下头,摸了摸肚子,确定孩子安然无事,这才温声细语地叫:“宝宝!宝宝!”
只是感受到孩子轻微地颤动,她都开心得不行。
微风拂面,孟宁仿佛变成了一只游湖的小天鹅,在春日的湖泊里游来游去。
“小姐!小姐!小姐醒醒!”
孟静娴睁开眼,怎么睡着了?她抬眼,见小翠一脸的惊慌。她微微皱眉,小翠这丫头怎么大惊小怪!
小翠显然读懂了孟静娴的眼神里的不赞同,她慌张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是拉着孟静娴的手,然后手指指向屋外。孟静娴一愣,上次小翠吓得说不出话来是什么时候?她想起来了。怎么会?这群人怎么又找过来了?她的睡意全无,一下清醒过来。此时日薄黄昏,黑沉沉的天似要压下来,正是风雨欲来前的黑暗。
“辛姚回来没有?”孟静娴突然问。
她侧身站起来,看不清神色,但是她的语气格外清凉,完全没有慌乱。
小翠似是被安抚到,稍稍镇定,深吸一口气,回道:“没有。”
“那我们去会会外面这群‘客人’?”孟静娴问。
“小姐,要不我们还是等等辛姚。”小翠有点担心,她家小姐大着肚子,运行灵气难免不便,而屋外的人可都不是善茬,她怕小姐吃亏。
孟静娴将手搭在小翠的手腕上,小翠这才看清她的神情。她脸上是少见的冷意,然后警告般地说:“靠人是靠不住的!”
小翠一愣,小姐这话什么意思?
在她呆愣的片刻,孟静娴已经走了出去。
来人一共十几个,个个都打扮怪异,有的用纱巾包头露出半张脸,有的将自己包裹地严严实实,有的甚至被法术遮掩看不清脸。他们浑身流露出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这股气息给人的感觉很不好,仿佛要将人整个吞噬。
“孟娴孟尊者在不在?”其中一人问。
“老吴,何必这么气弱,现在她挺着大肚子,见到我们还不知道谁害怕谁!”见老吴这么没有气势,一旁的人看不下去了,嘲笑道。
“就是就是!现在的孟娴尊者可没有往日的威风!”
“这可不是,现在可是缩头乌龟。”其他人见孟静娴还不出来,开始无情的讽刺起来。
“什么狗屁尊者?想当初不是盛气凌人……”
来人这话还没说完,吱呀一声,门从里面打开来。孟静娴站在门口,冷冷地看向这群人。
“乌合之众!”她语气很冷,一下让嚣张的人都住了口。
“只要你把秘籍交出来,我们就放过你!”一个人挣扎着说,只是这话一出口,难免气弱。
不过也没有人敢继续叫嚣,尊者浑身释放出来的灵压,压得他们头皮发痛。他们没想到孟娴居然这么不顾肚里的孩子,不过一想也是,只要保住了命,孩子还会有的。
他们不敢再抱着侥幸的心理,咬牙拿出法器。这些法器能防住尊者的攻击,却防不住尊者的灵压。他们纷纷暗骂一声,该死。怎么就忘了这品阶之间的鸿沟,现在想撤退还来得及不?
见有人打起了退堂鼓,孟静娴手指翻飞,整个院子一下变成了鸟笼,这些人一个都别想走。刚刚想跑的人猛地撞在墙上,他骂骂咧咧道:“妈的,孟娴居然这么狠,我跟你拼了!”
见逃跑不成,他折返回来,扛起手中重锤,气势汹汹的向孟静娴砸来。只是还没有近身,便被一串飞行的火焰砸中,这是孟静娴最得意的法器飞廉。被飞廉击中的人暗叫一声‘倒霉’,连忙想脱衣服,大火蔓延的速度太快,他根本来不及拖。他只惊恐地叫了几声救命,便在地上打滚,只是这火却怎么也扑不灭,滚几圈,便没了声息。院子里温度开始升高,其他人又看了这么一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一人一屁股坐下,趴在地上:“孟娴尊者饶命,我们只是被人教唆的,饶命啊!”
“被人教唆?”孟静娴冷哼一声,“你们就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
趴地上的人冷汗冒了出来,眼神瞬间变得阴毒,看来今天是无法善了了。他摸出的一把飞刀,刚想要偷袭,孟静娴先发制人,他被一股灵气流打飞出去。这时从一旁跳出一人,他手里扛着一把大砍刀,正欲劈孟静娴,没想到她早有准备。她的周身灵气流转,手指轻轻一划,对方手一痛,砍刀掉了下来。
孟娴的独门法术灵气流果然名不虚传!
孟静娴的后面再次冒出一个人来,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便被一串飞行的火焰砸中。这些人都听到了孟静娴说的话,只能拼命。他们做过的坏事,罄竹难书。这会想要孟静娴放过他们,显然不可能。既然别人不给活路,他们只有杀出一条血路。尊者的灵压弥散开来,他们脸上都开始冒汗。地上的草仿佛都快烧起来,接着一连串耀眼的火焰串动,这个院子变得红彤彤的,仿佛变成了红色的海洋。
“不好,有诈!”这些人终于意识到,这些火焰的不同寻常,他们看向院子的花,终于想起了这花的名字。院子里的花叫火百合,这些花会持续不断的释放火灵气,这也是花红得如此鲜艳的原因。这花本来是无害的,外界还有其他灵气,和火灵气一融合,全都中和了。只是现在有人在这周围布置了隐灵阵,其他的灵气无法进来,这些花就变成夺人命的恶魔。火百合开得更是刺眼,大波的火灵释放出来,院子里的温度持续升高。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