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血完本[魔幻耽美]—— by:楚寒衣青

[全职周叶]两个和尚完本[b: 《两个和尚》作者:奉旨摸鱼CP:周泽楷X叶修*虽然文名是这样但其实两个都不是和尚的妖怪先生,不感谢至少也要等他开荒完最新的那个副本吧……啊还有预告中将推出的下个副本下下个副本……说起来今天的日常还没做第一

席歌:“……”
他陷入深深的迷茫。
抢劫犯为什么这样就跑了,难道真被突然冲出来的人给吓着了?
跑就跑了,居然还叫得跟杀猪一样,这人明明只是一个……
席歌思考片刻,得出结论:
饿晕了的可怜流浪汉而已吧!
“喂,喂喂喂,你醒醒啊,要我送你去医院还是给你买点东西吃?”冲着对方勉强救了自己的份上,席歌决定满足流浪汉一个要求。
流浪汉正在昏迷。
“看情况还是去医院比较靠谱。”席歌自言自语,拿起手机准备拨打120。
“啪!”流浪汉一挥手,将席歌的手机打掉。
“你醒了?”席歌精神一振。
流浪汉继续昏迷。
“咦,怎么又睡了?我还是应该打医院电话吗?”席歌又说。
“啪!”流浪汉又一挥手,打在席歌手上。
“……”席歌。
他默默地退后两步,清清喉咙,念一声:“医院。”
流浪汉一挥手,“啪”,打在地面。
席歌又清清喉咙,再念一声:“医院。”
流浪汉再一挥手,“啪”,打在地面。
席歌又试了三四五六次,确定流浪汉确实陷入正陷入昏迷,但对医院存在着一种昏迷之中也能完成的抗拒式条件反射。
他无比惊叹:“天啊,人类居然还有这种功能吗?医院究竟对他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啊!”
流浪汉又默默地拍了一下地板。
席歌再道:“既然如此……”
他在“他好歹救了我我送佛送上西”和“算了吧真是太麻烦了我把人丢医院门口就好了”两种抉择中摇摆一下,还是心中小天使占据上风,掏出手机,给家庭医生打了个电话:
“我这里有个伤患需要你处理,你先到我家等着,我大概半个小时后到。”
吩咐完了,席歌挂掉电话,左右环视一圈:
“所以,的士在哪里?我究竟为什么不叫的士而是抄小路回家……”
家庭医生接到了来自老板的电话。
晚上十点,一贯注重养身而早早戴上眼罩套上睡帽上床休息的医生不得不扒下睡帽摘掉眼罩,重新换了衣服,拿好药箱,紧赶慢赶总算在半个小时内赶到老板家里,又默默等待了十五分钟,在将心目中老板的小人插死了亿万遍之后,终于听见大门一声响,老板连同他的伤患一同回家了!
席歌一进门就开了整个大厅的灯。
灯火璀璨,他将简直跟死猪一样沉重流浪汉从门口一路往客厅中拖。
“砰”一声。
流浪汉的脑袋磕到了转角的边柜。
“当”一声。
流浪汉的肩膀撞到了茶几旁的大花瓶。
再度“登”一声。
花瓶撞向茶几,茶几上的餐刀直直坠落流浪汉脖颈旁边,在脖颈上划出一道血口。
那声“登”的声音,就跟响在家庭医生胃上一样!
家庭医生脸上虚假的笑容也越来越勉强了,他终于忍不住出声道:“那个老板,你还是放着我来吧。”
席歌:“真的?”
家庭医生:“真的,我的职业道德无法让我坐视你在我面前将人谋杀。”
席歌长出一口气:“那太好了,人就交给你了,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我觉得他就是饿晕的。”
家庭医生持瞟了一眼地上的人,决定持保留意见。
之前也许是饿晕了,现在嘛……
但碍手碍脚的人总算消失了,他扛起地上的流浪汉,将其搬到一楼的客房中,开始给对方检查。
大半夜了,家庭医生也没很严格按照顺序来。
他先替床上的人清理脖子上的伤口,清理途中,不小心叫对方的血沾到了自己的手指和衣袖。他无奈地啧了一声,考虑手上并没有伤口,他先不去管它们,只把血压测量仪以及听诊器等等物品拿出来,嘀咕道:
“嗯,手有点冰,脸色很苍白……是贫血吗?”
他再顺手摸了个脉。
“这个脉搏很虚弱了……嗯?”他摸了半天没摸到,“太虚弱了吧?”
他感觉有一点点不对劲了。
他再去摸颈间脉搏,还是没有。
他去碰触对方的鼻下呼吸,依旧没有。
他最后拿起听诊器听心跳,永远没有。
“你看好了吗?他什么毛病?”
身后忽然传来声音,席歌探进了个脑袋来,冲医生说话。
医生吓了一跳:“老板,你一点都没有发觉吗?我觉得你最好打电话叫医院和警——”
但这时候,床上的人忽然动了。
医生:“……他动了?”
席歌:“对?”
医生:“他为什么会动?”
席歌:“这应该由你告诉我吧……不过我把他搬回来的时候发现他对‘医院’这两个字有种强烈的反应,昏迷中的人也能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吗?”
医生陷入了沉思。
席歌:“所以他是什么毛病?”
医生看着床上的人:“嗯……我想,贫血和营养不良什么的吧。”
他说完了,镇定地收拾东西,离开别墅。
第02章 吸血鬼
夜色很黑啊。
医生开着车上了马路,深深地思考着今夜发生的一切。
我被我老板从床上挖起来了,诊断了一具尸体。
我应该没有诊断错,但是尸体为什么会动?
……难道是僵尸?
他自己都笑了起来。
得了吧,社会主义社会没有妖魔鬼怪的生存空间。
但不管怎么说,还是有点在意啊……
正巧前方晚高峰,马路上边车辆堵出一条长龙,他将车熄火,打开手机,上了医院内部聊天群:“你们谁来跟我说一下,医学上到底怎么认定一个人的死亡?”
群友:“当然是临床死亡、生物学死亡和脑死亡了,怎么,你被盗号了?”
医生:“不是……我没被盗号,我就问问有没有可能呼吸、心跳完全停止但是还能动弹的情况?”
群友:“心脏骤停吗?十分钟内还可以抢救一下。”
医生:“绝对超过十分钟了。”
群友:“神经弹动?”
医生:“不是那种。”他想想,觉得自己可能其实没有看准,于是改口,“可能不是那种。”
群友:“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医生:“什么?”
群友:“你这两天没睡好,幻觉不轻啊!”
这句话一出,群中哄堂大笑。
医生没有生气,他觉得这也是一种可能,而且可能性还真蛮大的,毕竟他确实是睡到了一半被人从床上挖起的。
他长出了一口气:“很有可能啊。”
群友劝道:“钱要赚,命也要顾。”
医生:“后悔学医了,压力太大了。”
他发出了这条消息之后,身后突然传来喇叭声,他再向前一看,发现大马路上,拥堵的车队已经开始向前走去,他连忙点火前行,但似乎一下开得太猛,他眼前一花,总觉得一道人影出现车窗前。
有人!
他猛地踩下刹车,惯性之下,整个人都被安全带勒得生疼。
车子停下,他揉揉眼睛,定睛细看,前方除了一片马路之外,哪还有什么东西。
我真的太累到出现幻视了?回头该去医院做一个全身检查了。
医生疑神疑鬼,但背后的喇叭已经齐齐鸣响,不耐烦将他催促,他只能继续开车,慢吞吞往家里走。
马路外的茂盛大树下,一道人影突兀出现黑夜之中。
周围全是匆匆回家的路人,没有人将这个被大树遮蔽的角落注意。
人影向前一步,出现在灯光之下。
那是一个染头发戴耳钉,虽然有些小混混,但莫名英俊邪气的青年。此刻,他身体抖得厉害,震惊与恐惧轮流出现在他的脸上,导致他面孔变得扭曲,仿佛下一刻就要倒在地上了。
这终于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有人走上前来关心问:“你还好吗?要给你叫个救护车吗?”
青年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没有关系,我有点心脏病,不能激动……”
他说着,背转身体,摇摇晃晃地走了。
他的背影被夜色融化,风将他的喃喃潜藏。
无人听见,那一丁点狂热的声音。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