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龙帝君我耐你完本[灵异耽美]—— by:不羁客

[gl]穿成情敌怎么破完本[穿: 《穿成情敌怎么破gl》作者:陶佳人简介邵青芮没想到老天爷会那么整她,她分明是去抓奸的,结果却出意外重生回了九年前这也就算了,但她居然和九年前的小三互换了身体,还和小三酱酱酿酿的相爱了……宗雪:邵小姐,我

“呸,云九尘,你个伪君子!”
“这都是他的阴谋啊,就是为了杀光所有人!”
“在金顶救了我们也是为了今天,处心积虑,人神共愤——”
应声,恍若天罚,乌云密布,惊雷阵阵。闪烁着黑光的巨剑从远处激射而来,插在虫人大军中央,黑色雷电蔓延开来,直接电倒了一大片。
迎风虚立,金袍飘飞却一身邪气的人啊,阴鸷地停在两方中间。
似曾相识的画面,曜日当空,三楼擂上,北海猎奇!
“宗府主……”
不知是敌是友。
有人高声问道:“敢问府主当日何故突发猎奇榜?”
宗枭笑了笑,“受羽族挑唆之故。”
果然如此!
“当日玄武腹中,也确是银龙杀了玄武。”
“如有虚言,人神共弃、弃、弃……”
声音回响于云端,众人已疯了似的朝映月台杀去,既然横竖是个死,那不如与这两条恶龙同归于尽。
“杀啊——”
三人一退再退,九尘转向月未央,“异火。”
月未央轻轻摇了摇头。
“你走吧。”
他已经不能飞了,但九尘可以,他可以,带着他心爱的人远走高飞……
那人缓缓摇头的瞬间,月未央哭着笑了。
“我即便现在走了,也会连累西山,你既然不愿意交出异火……”
“那就战吧。”
月未央脸上的笑却越发灿烂。
他知道,云九尘的心里有他。一句句冰冷绝情的话下,藏着的是不忍心、是在意!
檀梓潼说的大部分都是瞎掰的,可有一句话他听进去了,月未央,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其实,银色灵力入体的一瞬间,他就全都明白了。月未央是想复活他。
回想一切,即便无情,又怎能无义?
他没看檀栾,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也不知道解释还有没有意义,所有人都知道他跟檀栾在一起,即便现在叫檀栾走,以后也逃不掉。为了一个不爱的人,却要连累最爱的人。
垂着的左手中塞入一只暖暖的小手,回眸,恍若三年前,除夕夜市灯火辉煌时,少年怯怯地把手塞进他掌中。握紧,再也没有什么能分开他们。
————————————————————
宗枭率先向他们攻了过来,金剑隐隐散发着黑红之光,一如他眼眸中的嗜血欲望。
月未央,“小心,他已经入魔了!”
一剑劈来,映月台面层层碎裂。
他们闪开了攻击,却没躲开黑红剑气。
鬼魂嘶吼,狰狞更甚金顶山腹中的恶灵、黑山北海的怨鬼,向着他们撕咬而来。
千钧一发之际,黑红气体再度弥漫,翎毛黑甲、独臂左发,将其斩灭。
向着红了眼的众人大喊:“你们别信他的!异火就在他身上,他若是真心帮你们,为何不拿出来!”
“不听他的难道听你的吗?一丘之貉!上啊!”
再说话时,四处乱糟糟的,已经一点都听不清了
“岂有此理!”
黑刀往冰面上一插!
眼白翻出,抬手仰天怒吼,百鬼齐哭!
全都翻着眼白,声音不同,却与他口型完全一致。
“我等追查中州各地失踪的鬼魂、人口,直至星岛,见其以活人、生魂炼制魔器,穷尽手段百般折磨,只为集怨、恨、怒、惧、恐为一身!造无边杀器!”
宗枭邪笑,电光火石间,转身横劈过去……
看着他如北海上遇到的那对金蓝妖怪一样,可以通过杀戮吸取灵力的时候。
所有人都崩溃了。
前边有恶龙、后边有虫人、西边有尸军、东边还有魔头!
苍、天、呐!
给条活路是会怎样啊!
————————————————————
他们已经疯了,见谁都打,不管是尸军鬼兵还是虫人,甚至是友军。
或者说,他们根本辨不清谁是敌人,谁是友军,只能全都打,靠近自己的都打!
劈开一只恶鬼,九尘问夜阎,“异火怎么会在他身上。”
夜阎目光复杂地看了眼月未央,他是众人中处境最不好的,连他从黑山召来的鬼怪都斗不赢宗枭的,左支右拙。
“人、鬼一直大量失踪,本来中州乱着的时候还不明显,可自从那天下了星芒雨之后,神剑府的阴谋就再也掩饰不住了。你爷爷比我早一步到烁星群岛,他忙着救人被宗枭打伤抓了起来,我还来不及行动月未央就来了。”
“宗枭那龟儿是故意设了套引云掌门去救人的,为的就是异火。”
“有了异火,他才能成功炼出堪比神器的魔剑。”
看了看云九尘的表情,与常知图对视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云虚不是月未央抓的,相反,是月未央救了云虚。那数十万虫人大军原本也是为了留着对付宗枭的,却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忙着来送死。
宗枭似是没心思与他们玩下去了,魔剑在手,叫嚣着想要杀点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
屠龙正好!
月未央弱,但他跟云九尘有旧仇,曾经,他神剑府的面子,他宗枭的面子,狠狠地被云九尘踩在脚下。
为了神器,玄武腹中九死一生,从玄武肛1门一路爬出的恶臭,众人的冷眼和唾骂,他一度差点失去一切。
可如今——
“哥!”
宗枭攻得刁钻,正是九尘刚与恶鬼拼杀完力有不逮之际,檀栾就在他身旁奏琴辅助,第一时间就挡了上去。
“阿栾!”
檀栾摸摸看看自己的身体,“……我没事儿啊?”
回首——
黑红剑尖从月未央的胸口透出……
月未央低头看了眼胸口,再度抬头,嘶吼着,脸上、眼中黑色纹路弥漫,黑气环绕之际,再度堕落为怨龙,漫天飞舞的邪祟重归他的控制。
“哈哈哈……”
宗枭头痛欲裂,暗道不好,连忙把剑从他胸口拔出。
却已经来不及了,怨灵反噬,被他折磨致死的那些人影桀笑着围绕在他四周,引得他脑袋像是要炸开来一样。
以琼霄为首的刀剑袭来,本可将他了结。
可他太恨这把冰剑了,下意识使出了砍掉玄蛇尾巴的那招。
两败俱伤,尽皆摔飞,砸碎几处冰面。
————————————————————
“啊!”
以昊天君为首的金顶众人神经质地碎碎念: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全杀了!就安全了!”
挣扎着想起来,没成功。
跪在冰面上再度堕落了的月未央阴鸷地笑看了云九尘一眼,手中链状物却甩向了檀栾,直接绕着他的脖颈把他拖了过来。
他可能要死了,死之前要拖着最恨的情敌一起下地狱!
所有人都这么想。
链条松开,眼见着那细白的脖颈就要被一身黑气的男人拧断——
“呃啊!”
终是挣了起来,既无力约束、又拼尽全力的一掌,轰在了月未央胸前!
黑色的身影向后跌飞而去,手中紧握着的链子,随着遮掩真相的铅华褪尽,显出轮回珠的真容。
月未央笑着,紧紧抱着被怨灵缠身的宗枭,一点点被轮回珠净化为飞灰。
在那笑容中,仿佛那美丽的绿龙再度出现,九尘的脑海中回响起一句话。
“我知道,你爱的永远是他;可是这次,你再也忘不了我了。”
(终)24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