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表里不一的室友完本[耽美]—— by:ta不想说话

银龙帝君我耐你完本[灵异耽: 《银龙帝君我耐你》不羁客文案:檀栾:大家好~我系一只渴望被心仪的男神收养的小野猫~喵喵喵~云九尘:咳咳,好,我是一名偷偷跟了心仪的喵三年的痴汉嗯,就酱月未央:哼,你们这群卑微的凡银,都快来膜拜我本宫主总

《扒一扒表里不一的室友》ta不想说话
文案:
迟暮和谢不复是一起长大的死党。
有一天迟暮喝醉了……
然后他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室友。
微笑jpg.
和另一篇文关系不大哈哈哈,只是想他们俩要是从小一起长大会怎么样然后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超甜的真的因为作者现在看到一点严肃的地方都会流眼泪。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迟暮,谢不复 ┃ 配角:齐禾禾,祁慎行 ┃ 其它:甜,很甜,超级甜(自我感觉)
第1章 我我我
迟暮焦心地躲在他房间里恨不得咬指甲。
你经历过发酒疯强吻别人的绝望吗?你经历过发酒疯强吻同性的绝望吗?你经历过发酒疯强吻室友并且第二天把所有细节记得清清楚楚的绝望吗?
迟暮之前没有经历过,不过现在可以昂首挺胸地说谁还没有过咋滴。
但他不敢。
他的强吻对象现在就在门外边的客厅里叽里咣当翻箱倒柜,不知道是不是找了个四十米长刀,正在磨刀霍霍准备给他个透心凉心飞扬。
迟暮被自己的想像吓得瑟瑟发抖宛如一只受惊的二百斤橘猫。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是男人就认了。再说现在不认以后还有无数个日日夜夜,不过是早死晚死的差别。可是能晚死一会是一会啊!生命是多么多么可贵~
说真的,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抓着脑袋把记忆拼完整。
一切都起源于他一不小心答应学妹的邀约,和一群人去聚会。室友向来不喜欢这些,所以以往迟暮虽眼热,却从没答应过,结果就这次真的是不经意应了一声,被学妹死抓着要求一定到。迟暮忐忑着跟室友提了一句,没想到他表情不太好但还是答应下来,跟着去了。
如果有时光机,现在的迟暮一定穿过去摁死那时的自己。
之后一群人因着室友在场放冷气,尴尬得要命,迟暮刚想说要不我们先走,室友先出去接了个电话。他一离场,小妖精们像是终于解放了,群魔乱舞。迟暮被吵吵得头疼,深刻体会到室友的英明神武。还没缓过来,又是那个学妹,端着一杯色彩缤纷的饮料来慰问他。
迟暮:“我得走了。”
学妹:“别介呀学长,你一走大家都不想玩了。”
迟暮:“哪那么夸张?我真得走了,呆不惯,吵的头疼。”
学妹:“嗳,好吧好吧。”说着晃她手里的饮料。
迟暮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喝的什么?”
学妹:“嘿嘿嘿,饮料,不过里面掺了点酒。”
鲜艳的颜色勾得迟暮止不住去看,又听学妹说:“说起来这饮料不便宜,老板真大方,这都送,还挺多。”
迟暮往她指的地方一看,成排的饮料摆在那,好像都在说:来呀大王~
来都来了,喝一瓶再走呗,迟暮心道。
迟暮发誓他就喝了三口!妈呀三口就天旋地转眼冒金星!学妹都喝了一瓶了啥反应都没有啊???
等室友打完电话,迟暮扑上去就是一个熊抱,满场寂静。
室友:“怎么了?”
迟暮:“诶嘿嘿嘿你长得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室友:“你喝酒了?!”
迟暮:“瞎说,才不是我的梦中情人。”
室友:“……知道了,回家。”
迟暮:“不过长得够美,娶回家也是可以的嘿嘿嘿。”
全场倒吸一口冷气,室友沉默,放弃沟通揽着他准备离开。
室友:“迟暮醉了,我们先走。”
众人:“好的大佬是的大佬。”
迟暮还不依,闹着要找他梦中情人,室友甩着麒麟臂才把他拖出来。
到门口,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没法对抗大魔王的力量,伤心的撅着嘴伏在室友胳膊上安生了。结果一出门看到天黑了,迟暮猛地一窜:“哇,太阳回来睡了!”
室友:“嗯。”
迟暮:“小暮也要睡了。”
室友:“嗯。”
迟暮:“复复和小暮一起。”
室友:“……好。”
迟暮:“嘿嘿嘿,还少了一个。”
室友:“嗯?”
迟暮一把抬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吧唧啃了室友一口:“晚安吻,每天都要的。”
室友黑色眼睛里的震惊是迟暮记得最清楚的事,之后他困得很,说睡就睡,人事不省。
好像听到了一句:“……回去收拾你。”
然后就睡了差不多一天一夜到了酒醒之后的傍晚。
这其实是昏迷了不是喝醉了吧?!
回忆就是一瞬间的事,说时迟那时快,他正要打开门慷慨就义,一道生命的曙光划破黑暗降临到他的微信上。

不复,全名谢不复,正是迟暮认识了二十年的朋友兼同住室友兼强吻对象。
迟暮心肝一颤,被迟来的母爱感动到热泪盈眶。从小到大他妈妈都喜欢谢不复多过他,没想到在这时刻居然是他妈给了他一条生路。
没错,回家住几天说不定不复就缓过来,这事就过去了呢。
迟妈妈叫木妍妍,是个飘忽不定的旅行家,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数,再加上迟爸爸一向跟着老婆跑,所以家里基本上是无人居住的状态。这也是迟暮一开始没想过回家躲躲的原因。
虽说有保姆和管家,但是身体需求满足了,精神需求没法满足啊,谁还不是个需要人陪的小王子咋滴。
好了,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躲过室友的视线逃出生天。迟暮苦思冥想,一度想要让小伙伴们打个电话把人叫出去。
他点开小伙伴甲的对话框,写:你帮我给不复打个电话让他出去玩呗。还没发出去,他就住手了。
这样肯定不行啊!凭谢不复的智商肯定一眼就看破了!而且以小伙伴的性子八成追着他问为什么,这事怎么和人说啊?
我强吻了室友现在要逃命你帮我支开他一下好不好?对着小伙伴这样说有一种迷之尴尬,而且小伙伴一听肯定叛变和谢不复通风报信去了。一时之间也想不出其他的借口……
要不光明正大地走出去?
不不不,这样是找死。
要不然跳窗户?
不不不,六楼呢,害怕摔残。
果然还是把他支出去比较好!
所以问题又绕回来了,怎么把谢不复支出去?
迟暮开始焦心地在房间里咬指甲。
好在老天眷顾,不知道为啥谢不复踏着沉稳的步子出去了。听到他关门的声音,迟咸鱼想都没想一跃而起以光速飞出公寓。
狂奔拦车的迟暮吓坏好几个司机,收敛了几分狂犬病气息才靠着一张帅脸逮到一辆出租车。
女司机看他的表情带着几分怜悯。
坐在后座,劫后余生的迟暮长出一口气,这年头颜值才是同行证啊。
第2章 不不不
桌上有六菜一汤,初步判定色香味俱全,据说是迟妈妈亲手下的厨。看着迟妈妈八百年也练不出的饭菜,迟暮又瞥了一眼不动如山看报纸的迟爸爸,狠狠地夸了一通,然后狼吞虎咽地塞饭。
他妈要是有这手艺才出了鬼,八成是爸爸做的。
迟妈妈眼睛一咪,露出个说不清什么意味的笑容:“喜欢就多吃点。”迟暮顿时回忆起以往闯祸被妈妈收拾的恐惧,感觉自己吃的是一顿断头饭,哆哆嗦嗦地放下啃猪蹄的手。
迟暮:“妈,我做错了什么?你说,我改我改我一定改。”迟妈妈好似冷笑了一下:“我怎么会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呢。”迟暮左思右想,想不出来自己干了什么罪大恶极之事,他妈妈肯定只是笑的有点奇怪,应该是错觉。
就在迟暮放下防备准备大吃一顿之时,迟妈妈抽走迟爸爸看的报纸,往桌上一拍,惊天动地:“我不知道你自己心里还没有点数吗?!”
迟暮心惊胆战地发现那是一份八卦小报,说的是一个明星波谲云诡的感情生活。迟暮:exm,这和我有什么八百里关系?!
迟妈妈一看他懵逼的脸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指着明星放大的半身照后的一个小角落,义正言辞:“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迟暮用他5.1的视力瞅了半天,才认出来那俩叠在一起的身影有一个好像是他。不愧是他亲妈,这么难找居然都看出来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