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表里不一的室友完本[耽美]—— by:ta不想说话

银龙帝君我耐你完本[灵异耽: 《银龙帝君我耐你》不羁客文案:檀栾:大家好~我系一只渴望被心仪的男神收养的小野猫~喵喵喵~云九尘:咳咳,好,我是一名偷偷跟了心仪的喵三年的痴汉嗯,就酱月未央:哼,你们这群卑微的凡银,都快来膜拜我本宫主总

等等!是他?另一个呢?
哦,是谢不复啊……
谢不复…
不复…
复…
迟暮的内心是崩溃的,有这么玩人的吗贼老天!
迟妈妈:“你都和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搅在一起?啊?”迟暮条件反射回道:“不不不,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是不复,我我我眼睛里进沙子了他帮我吹一下!”
一听谢不复的名字,迟妈妈一改阴云,笑嘻嘻地说:“早说是不复不就得了。对了,回去跟不复说明天来家里玩。”迟暮哭笑不得:“所以是为着□□我今晚才没叫他啊?”
一旁无所事事的迟爸爸也不禁把目光投射过来,严肃俊朗的脸庞上流露出和迟妈妈同出一辙的惊色。
迟妈妈顿了顿,语气复杂地说:“你才发现?”
……这日子没法过了。
晚上九点零三,被无情父母赶出家门的迟小暮同学流浪在夜幕下的街道,深刻地感受到了人情冷暖。世界这么大,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要不还是回去吧,公寓里又暖和又舒服,和外面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再说,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谢不复不可能真下狠手,毕竟这么多年交情放在这儿,顶多挨顿打。
他踌躇半晌,路过馄饨摊烤串和炒面,决定依着肚子的要求先回去找谢不复。
等回到公寓,将近九点四十,按日常作息早就吃完晚饭,要玩闹一会。不过今时不同往日,玩闹是没有的,挨打是八成的。迟暮给自己打了打气,才掏出钥匙拧开房门。明亮的光线下,他一眼就看到饭桌旁神色冰冷的谢不复。
他衣装整齐,侧脸坚硬冰冷,视线落在桌子上。
桌上的菜热气不再,美味的样子也散发出颓唐。
第3章 喜喜喜
迟暮忍不住唾弃了一下自己,不就是挨一顿打吗?多大点事?现在好了,谢不复等了这么久,肯定心都凉透了。
谢不复精致到毫无瑕疵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回来了?”迟暮:“嗯…嗯。”
就在迟暮以为他会说“你还知道回来?”时,就见他站起身,垂下眼帘平静地说:“应该吃过了,去睡吧。”
迟暮内心的羞愧猛地把他拍死在沙滩上:“没没没吃饱!”谢不复瞥他一眼:“都凉了。”迟暮自觉室友此刻慈爱如圣母,忍不住说:“你做的菜凉了也好吃啊。”说着就挤到谢不复身边谄媚地笑。
谢不复唇角一勾:“等一会,我去热一下。”迟暮更是觉得室友肯定没把之前的事放心上,自己的三百种死法估计都想多了,猛点头,帮谢不复把菜拿回厨房。
谢不复热菜的时候,迟暮就守在一边一边看着,同时不知多少次感叹他的贤惠。而且在暖黄的灯光下,谢不复本就好看到极点的五官更增添了几分说不出的意味,看得迟暮又一次感叹他不仅贤惠还好看。
察觉到紧盯着自己不放的视线,谢不复烦躁不安快要爆炸的内心才稍稍安定,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问:“怎么没吃饱?”和谁一起吃的?
迟暮忍不住抱怨:“家里,我妈……”说了一半戛然而止,好在有点智商,连忙换了内容。“她的手艺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总是把我爸做的据为己有,真当我看不出来啊。”
谢不复垂下眼帘,遮住冷光:“迟姨怎么不叫上我?”迟暮抑制住自己夺门而逃的冲动:“哈哈哈哈哈……明天,我妈叫你明天去家里玩。”
迟暮和谢不复是一道长大的,关键原因就是迟妈妈和谢妈妈是闺中密友。两人好到什么程度呢?迟爸爸曾感慨过自己要不是下手快,估计她俩都能过一辈子了。
谢妈妈是个外冷内热的女强人,谢爸爸则是热情洋溢的艺术家,两家都不怎么会带孩子,索性把孩子放一块,有空了就照看一下。
出生日期相差几个小时的迟暮和谢不复就这样在生活的摧残中长大了,一个高大帅气阳光开朗,一个高挑精致冰山高冷。
不过迟暮表示高冷什么的纯属错觉。
明明和谢姨一样外冷内热嘛……
谢不复把热好的菜重新摆上桌子:“我订了一套新睡衣,一起穿。”想起他诡异的审美,迟暮打了个寒颤。
不过……
谢不复这次拿出来的睡衣好多了,比之前胸前印着羞耻字样的、身后画着大菊花的、漏着小肚皮的真的好多了,只是在帽子后面坠着俩耳朵。
等等!帽子后面为什么会有耳朵?它需要这个装饰品吗?然而望着换好睡衣的室友,迟暮一哽,讲不出什么吐槽的话。
这是什么操作?两个长条的黄黑相间的耳朵挂在谢不复身后……为什么这么……让人内心这么蠢蠢欲动?
拽着柔软的耳朵,迟暮心道,怪不得设计成这样,真是有水平的设计师啊。
谢不复任他动手,也把他身后的帽子往前一盖,揉搓着黄棕色的半圆耳朵得意地说:“喜欢吧?”迟暮恨不得扑在他身上和耳朵缠缠绵绵到天涯,只能狂点头。
谢不复很明显地笑了一下,露出脸颊上的小酒窝:“喜欢就好。”
然后猛地向前低头在迟暮唇上碰了一下。
迟暮:“!!!!!你你你你你!!!!!”
谢不复:“?你昨天说每天都要晚安吻的呀。”
呀什么呀?装什么可爱?喝醉酒的人的话能听吗?能听吗?就问你能听吗?
迟暮还以为自己会失眠。
然而并没有,昨晚落荒而逃之后,他严肃地想了想怎么跟谢不复解释清楚,还没想出个头,就失去意识睡了个昏天黑地。
今天依旧很绝望的迟暮决定随他去吧,车到山前必有路,古人不会骗我!
出门就看到衣冠楚楚的室友在吃早饭,修长的手指有点晃眼。迟暮:“今天早上不是有课吗?”谢不复慢条斯理地咽了口饭,才说:“说好去你家玩,就逃课了。”
迟暮和谢不复都在g大上大学,不过一个是艺术系一个是哲学系。想到谢不复不在课堂上会引起的轰动,迟暮差点呛了口牛奶,有种不祥的预感:“逃课?”
谢不复看他惊呆了的样子,唇角不自知地一扬:“请假了,小傻子。”
迟暮狠狠咬了口蛋:“我才不傻,你烦不烦?”谢不复不跟他计较这个问题,继续吃他的饭。迟暮打量了一下对面的人:“你怎么穿……穿成这样?”
谢不复反问:“什么样?”平心而论,他穿的很简单,白衬衫九分裤,但是怎么看都有一种让人脸红心跳的感觉。
迟暮想了半天描述不出来这种奇怪的感觉,索性不想了,总结成一句话:“还挺好看。”
谢不复手一顿,优雅地说:“谢谢夸奖。”
迟暮:“噫。”
谢不复简直想把他按在桌子上打,好容易控制住自己,只在心里说了句:小傻子。
两人到迟家的时候,迟家父母还没起来,是管家开的门。说起来,迟暮也不晓得自己家有多少钱,反正不差。
迟爸爸性子严谨,年轻的时候是个老干部型的,结果结婚后就被老婆带坏了,居然这么迟了还没起来。迟暮和谢不复熟门熟路地去二楼迟暮的房间。
迟暮不常回来,初中开始就和谢不复一道在外面住,但有人一直打扫,也很干净。这里的东西和公寓里的基本保持一致,谢不复随手拣了个书坐在大床上看。
看了几个章节忍不住翻了一下书名《霸道前夫:逃婚前妻带球跑》。
……
谢不复心道,什么鬼,忽略逻辑居然还挺带感。迟暮一看就晓得是他妈落下的,凑过去趴在他肩头问:“哈哈哈哈,好看不?”
谢不复在热气中八风不动:“还可以。”迟暮:我一定是听错了!
迟暮不喜欢这些,拿出手机玩最近痴迷的一款游戏,顺着倒下去枕在谢不复大腿上。
谢不复一点注意力都没法集中,索性直接盯着那颗黑色的脑袋看,看着看着忍不住动起手撸柔软的黑发。他这样干不是一次两次,再说也挺舒服,迟暮不以为意,盯着屏幕想在这个推塔游戏里拿个五杀。
提着武器的女孩滚来滚去,好几次险些game over,随着情况越来越危急,迟暮越发专心。
谢不复摸着摸着不由得把手往下游走,就在他碰到白玉似的耳朵时,怀中人跟过电一样颤抖着大叫了一声。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