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人帝国+番外——玲樱

文案:

地球少年穿越到蛇人星球,第一天就被强暴!

尼玛,蛇人居然有两个JJ。

强暴他的居然还是什么皇子!

口胡,他居然还怀孕了?!

夏弦默默的对着上天竖中指,你娘的还有没有下限了?

这是一个地球少年在异界的心酸血泪史。唔,其实是正剧,偏甜。

属性分类:未来/科幻世界/强攻强受/甜蜜

关键字:夏弦  爱尔法  机甲

第一章

夏弦是个五四好青年,热爱生命,热爱阳光,身体健康,天天向上。

不过……他真没想到一觉睡过来,居然发现自己被一条半人半蛇的怪物给缠住!

“该死!站住!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小乖乖,我知道你是第一次,别怕,别怕。”蛇人上半身是人身,嘴巴却咧的直到耳际,吐出来嘶嘶的声音带着一点儿沙哑,却让咱的主角,夏弦全身的鸡皮疙瘩冒了出来。

谁让那蛇人的鲜红舌信几乎要舔到他的鼻尖了呢?

“可恶!这是梦,这一定是梦!”

夏弦喃喃自语,却没注意到蛇人长长的尾巴已经缠绕在他的身上,只一个愣神,就被蛇人抓住,用粗壮的尾巴送到了对方面前。

“小宝贝,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蛇人那说不出碧绿还是碧蓝的眼睛里,瞳孔竖成了一条直线,隐隐有着金色光华流露而出,不过夏弦根本没有注意到。

他的目光全被那蛇人腹腔下方打开露出的两个大JJ给吓住了。

JJ……?两个?

他是头晕眼花了还是出现幻觉了?

“呵呵,小家伙,别怕……”

“蛇人身体里有蛇的基因,这很正常。”

夏弦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颠覆了。

尼玛!蛇的JJ居然、原来是有两个的!!!

蛇人手指轻轻一勾,就打开了夏弦腰上的皮带扣,在蛇尾的纠缠之中,夏弦的裤子慢慢被褪去,露出雪白滚圆的臀部。

接触到夏弦臀部柔软的触感,蛇人的瞳孔放大了一些,手指轻轻伸进夏弦的股缝,将他的臀瓣掰开,对着那小小的粉嫩嫩的洞口,将自己的两个JJ挺了挺。

“混蛋!去死!”

就在这时,呆了呆的夏弦猛然挣扎起来,“你这个死基佬,你这个变态!”

那个炙热的东西碰到他屁眼的感觉实在是太恶心了,狗急也会跳墙,更别说咱这五四好青年了。

“你这个怪物!”

“放开我!”

“想爆我菊花!老子先灭了你!”

对方过于剧烈的挣扎让蛇人不耐烦起来,态度一改,直接蛇尾一甩,将夏弦整个甩在了冰冷的地面上,然后扑了过去。

夏弦一个翻身,一脚着地,另一脚起步,当时就想逃,可背后传来的巨大力量让他一个踉跄,猛的摔倒在地面,发出一声闷吭。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山洞之中。一头扎在不平整的山洞地面上疼的要死,双腿却被那蛇人模样的怪物给拉住,好像拖拽货物一样拉了过去。

“别让我生气。”

蛇人语气失去了温度,金色瞳孔中泛出冷意,直接一手掐住夏弦的脖子,逼着他与自己对视。

夏弦被拉至空中,双腿不停在半空踢打,两手拽着对方捏着他脖子的手,呼吸困难,耳朵边都是嗡嗡声响。

蛇人的力量、身高、都是他的几倍,他根本没有力量可逃!

“咳咳咳!”

当空气重新被吸入肺里,夏弦认识到了这么一个事实。

难道命中注定他今天一定要被爆菊了么?

夏弦不甘心,却被那蛇人粗暴的按在了地面上,下巴贴着冰冷的地面,只觉得背后一凉,衣服被狠狠撕碎,然后炙热的两个器官就抵了上来。

“不,不行!”

“又怎么了?”

蛇人是真的不耐烦了,不是这个小家伙邀请他来约会的么?难道事到临头想要反悔?却见身下那小人儿挣扎了一会儿,回过头来,红着脸用着又羞又怯的眼神瞄了他的昂扬一眼,又立刻缩回眼神,道,“你……你能不能就用一个?”

蛇人愉悦的笑了,是了,他倒忘记了这个小家伙,这可是第一次呢。一下子接受两根男根,会受不了吧。

那他一根一根和他来就是了。

眼神变得深邃,蛇人的蛇信轻舔在夏弦的后穴上,带出一丝丝酥麻,一丝丝凉意。

夏弦憋红了脸,是气的,什么又羞又怯的眼神,那是气恼愤恨外加赤果果的怒意!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注定要被爆菊了,那自然得想办法让自己别那么惨。

想他这一朵小菊花,清清白白保了这二十一年,终于还是要被人采了……哦!是被蛇采!

通红着眼睛,夏弦清晰的感受到蛇人的一根手指在他的后穴口戳了戳。

干涩的通道让蛇人的手指无法进入,他便在自己的性器上摸了一把,将那渗出的前列腺液抹在手上,然后一点一点抚平夏弦后穴的褶皱。

“准备不足,小家伙,待会可能一开始会有些疼。”蛇人轻轻在夏弦耳边吹气,道。

他用手指扩张着夏弦后穴,动作十分熟练,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干。

“你里面好热……”蛇人感受到那炙热的温度,有些讶异,随即又低低的笑了出来。

“是事先做了准备么?”想到自己将进入那样柔软、炙热的所在,蛇人的蛇信舔过嘴角,更加兴奋起来。

整个过程中,夏弦咬着唇,任凭对方手指在身体内部肆虐,都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只不过他双颊粉红弥漫,眸中水波荡漾,下身的性器也呈现出半勃起状态,显示出他也不是没有感觉。

那忍耐着,红着眼眶的模样着实惹人怜爱,让蛇人心中升起疼惜的感情,不免放缓了动作。

男人本来就是下半身动物,蛇人又是花丛老手,手指在夏弦后穴扩张的时候,不忘一次次轻轻撩过那内壁的前列腺。

夏弦努力睁着眼睛,让自己顶着空洞洞的山洞洞壁,脑海里思考各种化学方程式、毛主席的沁园春雪,列宁马克思主义,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从下半身移开。

“小宝贝,你怎么不出声?”蛇人抬起身子,从上向下俯视夏弦,一手抚上了他的性器,手指在顶端一个骚刮。

“唔……”

一瞬间的刺激让夏弦终于忍不住呻吟出了声,紧接着又死死捂住自己嘴巴。

“呵呵,小家伙,别忍着啊。”

蛇人觉得有趣,直接握住了夏弦的东西,然后上下揉搓,手指在褶皱上打转。

“啊……唔……”这种自己来和别人来的感觉完全不同,夏弦可从来没有和别人互相帮助过,一阵阵酥麻从下腹传来,让他再度泄露了声音。

“这样才对嘛。”

真是可爱,蛇人低头,一口撮住了夏弦挺立的乳头,用舌尖点着乳尖,打着旋儿,又用口腔吮吸。触电般的快感席卷了夏弦,让他忍不住昂起头,挺起腰。

该死!对方是个情场老手!

蛇人看着夏弦意乱迷情(自认为)的模样,有着一丝得意。

瞧这小家伙,刚才才不情不愿的,但没多久就雌伏在他的怀抱下了。

刚得意,蛇人就觉得小腹一疼。

夏弦膝盖狠狠的击中蛇人腹部,叫道,“要做就做!动作快点!”

他心中屈辱,却知道自己绝对逃不过,可是!他能接受被人强暴,却不能接受自己对此有了反应!

蛇人挑起了眉头,他这还是第一次在做爱的时候被床伴这样对待。

不过是个下等腿族罢了。邀请了他,现在又这幅样子,既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么?

他可没有调教小猫的兴趣,也没什么耐性。

升起的一丝怜惜突然消失不见,蛇人轻笑了一声,手指从夏弦后方撤出,“……这可是你说的。”

下一刻,夏弦就感觉到了那硕大炙热的蛇人性器猛的冲进了自己体内,狠狠的一捅到底!

“呜!”

和方才那种轻柔的、酥麻的快感不同,蛇人的性器太过粗大,冲入还未完全准备好的后穴,好似将一根棍子捅进了屁眼,猛的撑开两辫臀肉,搅拌棒似的,毫不留情的搅动夏弦的洞壁。

绞痛,屁股疼的像是裂开了,大肠也好像全搅在了一起。

一时太过疼痛,让夏弦眼角渗出泪来。

蛇人不再忍耐,那紧致的洞壁紧紧包裹着他,不同于他所接触过的其他蛇人的洞壁高温,让蛇人兴奋的喘息。

一次又一次深深的进出,蛇人完全被欲望所操纵,一次次尝试着不同的进入方式,让自己的性器最大程度的进入那让他快乐的所在。

真是与众不同,一般蛇人的体温都不是很高,就算是后穴内壁,温度也不会如此炙热,热得让他好像要融化了。

蛇人好久没有尝试过如此畅快淋漓的性爱了。

他让夏弦摆出狗趴的姿势,两根性器轮流进入对方体内,每次随着他一戳到底,身下的男人都会泄露出一点点呜咽,身体一个颤抖,后穴夹的更紧。

夏弦的下唇已经被他自己咬的血肉模糊,后面被侵犯着,鼻尖弥漫着血腥味。

他知道自己下面在流血,连续几个小时,他被蛇人摆成各种姿势侵犯,蛇人射精的次数不多,可每次精液又浓又多,灌满了他的肠道,从后穴两人连接处滴落下来。

有了精液润滑,蛇人进入夏弦身体更加容易,抽插的速度也逐渐加快,一脸享受。

可恶!混蛋!该死的王八蛋!

我诅咒你终年不举,天天掉头发,走路被车撞,出门踩狗屎!

心中漫骂着,夏弦问候着蛇人的祖宗十八代,他已经连出声的力气也没有,松开了下唇,开始大口的喘气。

疼!好疼!

下半身失去了知觉,那贯穿他身体的铁棒子像是将他身体剖开了两半,夏弦觉得自己就是那被开肠破肚的鱼,无边的痛苦像是有人用剪刀在剪你下半身,又像是用布满了钉子的棒戳进你体内,撕裂血肉无数,一刀一刀,一棒一棒,一次比一次剧烈,让他一个大男人泪眼婆娑。

当痛到了一定程度,也就是麻木。

夏弦双眼迷蒙,焦距透过在自己身上动作的蛇人,不知道延伸到什么地方去。

渐渐的,他的呼吸声弱了下去……

再次睁开眼睛,夏弦才意识到自己是晕了过去,他撑着双臂坐起,却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手向后一摸,一片血迹。有的血甚至已经凝成血块,黏在他被撕破的裤子上。

他咬着牙用手伸进自己血肉模糊的后穴,将一些遗留的精液掏出来。那结疤的伤口再度撕裂的痛苦让他浑身颤抖。

好半天,他才重重的喘息着,忍着后穴的抽痛,一点一点把衣服撕破,给后穴止血。

直到后穴伤口不再流血,夏弦才得以勉强站起身来。

被折磨了许久,双腿灌了铅似的,一个踉跄,夏弦差点撞到凸起的山洞壁。

走出洞穴,外面是一片绿草树丛,上空初升的太阳,明晃晃的告诉夏弦,他被折磨了整整一夜。

声音沙哑的不像自己,夏弦眼神里充满厌恶和深深的痛恨,“该死的基佬!别再让我碰到你!”

其实要说,咱夏弦也是个有点儿弯的直男。朋友里有腐女、有GAY,有拉拉。所以对于同志这样的东西也不陌生。曾经还是青春少年时,也曾经一瞬对那么一个唇红齿白的男孩子动过心。只不过他知道归知道、接受归接受,不代表他愿意亲身经历被人压倒,强暴!

就像大多数腐女并不排斥百合,但绝对不会愿意被女人玩弄一样。

“这里到底是哪里?”

走在密林之中,就算再迟钝,夏弦也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在原来的那个21世纪了。在那个什么都被从头到脚细细密密探索过一遍的球体上,怎么可能会有蛇人存在。

更何况,他如果没有看错,那个蛇人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驾驶的……可是会变形的类似机甲的飞行器!

想到这里,夏弦又有些兴奋。

哪个男孩子没有机甲梦!

最好是能直接用脑电波的,千万不要像那个什么高大SEED里面一样,要手动操作,需要手速的神马,那个太坑爹了!

看他到时候驾驶着机甲,一个扫射,把那个混蛋蛇人射成马蜂窝!

“哎哟!”

一不小心想的太激动,夏弦一脚踏空,然后……默默的吃了一嘴土。

腰酸痛的厉害,屁股上的伤口肯定又裂开了。

夏弦摸索着爬起,心里又把那个罪魁祸首骂了个万把遍,找了根长长的木头充当拐杖,僵硬着臀部,小心的一点一点挪动着向前进。

只是……越是随着不断向密林边缘前进,他就越是冷汗淋漓。

他原先以为那蛇人不过是什么特殊种族,可这一路走来,看到漫步游行在丛林中的,竟全是带着蛇尾的人!

没有一个如他这样的双腿!

夏弦更加谨慎了,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双腿的人类,那他就太与众不同了。

他绕着圈子,避开那些蛇人,终于在夕阳快要西下之际走出了密林,出现在夏弦面前的,却是一座高耸入云的都市!

第二章

事隔两个月,夏弦总算是明白这是个什么地方了。

一个没有人类,只有蛇人的世界!

这里没有女性蛇人,全部都是胸部平平的男性,但是!

请注意这个“但是”。

但是,这里的男性蛇人还分雌雄。

当得知这一点的时候,夏弦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

因为他是双腿的人类,所以在那些蛇人眼里,就是柔弱的雌性!

对于这个只有蛇人的星球来说,没有蛇尾的蛇人在少数,他们称呼他们叫做双腿族。一群体能低下,精神力低下,生育率低下的雌性残疾人。

丫的,老子活了这二十一年,居然一朝变成雌的了?!

这里的蛇人都拥有蛇尾,雄性身材高大,尾巴为深色而粗壮有力。雌性蛇人更为纤细一些,尾巴大多都是浅色。只有拥有残疾的雌性,才会没有尾巴,而是用双腿行走的!

也就是说,夏弦不仅成了这个世界的雌性,更成了残疾……

难怪他行走在大街上,周围的蛇人都对他不屑一顾……

最令夏弦抓狂的还不是这些,最主要的是这里不仅仅是异空间,更是一个充满未来科技的世界!请注意“未来”两个字。

当初空中的轨道、飞车,直达云际的高楼,时不时飞越过空中的自由机甲。街边上巡逻的机器人、各种五彩光芒的虚拟投影,无不让夏弦张大了嘴巴,像是乡下人进城,抬头仰望,又惊又赞。

他科幻片没少看,可屏幕中的毕竟不及自己亲眼看到,那样壮观和宏伟!

而回头再看看那一方密林,原来不过是城市边缘的一座大型花园!

只是……来到了未来,这苦读二十一年,一朝变文盲啊有木有!!

夏弦不仅看不懂那些各式各样的圈圈叉叉的文字,更不明白那些奇异的高科技制品的使用方法,如果不是遇到老好蛇苏华,发着高烧,后穴流血的他估计没多久就会被扔进社会福利院。

那里可不是一个好地方。

那时,夏弦被一家店门口招揽生意的机器美少女所迷惑,不小心撞到了对面快速走来的行蛇。

夏弦好歹有接近一米八的身高,身材匀称,而他撞到的那人却不过一米七出头,看起来很是瘦弱。于是一个身体抱恙,一个身体柔弱,两厢一撞,两人都是一个踉跄,那人更是被撞得手里篮子里的蔬菜水果全掉了一地。

“啊!非常抱歉,你没事吧?”

那人差点跌倒在地,却不管不顾自己丢了一地的水果,反过来扶夏弦,并连声道歉。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