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肤之爱(FZ)上——打酱油的人赤槿

文案:

秦砚——本文总受,逆来顺受别扭受一只~暗恋大哥

秦瑞君——小砚他老子,腹黑BT攻,独占欲很强啊,愿望是把小砚腿打断关起来……汗……

秦清——小砚他大哥,温柔攻,出国留学回来,发现小砚居然被拆吃入腹鸟!

秦砚——小砚他二哥,妖孽攻,诱拐弟弟是他的嗜好……

林音——小砚他同学,怎么说呢,就是被小砚勾起攻君之魂的小受啊……

以及,其他若干人……暧昧无尽,JQ无尽……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总受/轻松

关键字:FZ兄弟 NP总受

本文疑似小白文~请亲们自带避雷针……

001.

己经放学了,但讲台上的老师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也是,对于初三来讲,拖堂是正常的,大家早就习已为常,如果准时下课的话,反倒让人奇怪了。课间本来就只有十分钟体息时间,这样一拖,连上厕所的时间也是不够的。

秦砚不停的看着教室左墙上的时钟,己经五点二十五分了。心里焦急的他什么也听不进去,只看见语文老师不停开开合合的嘴,口沫横飞,黑板上满满的全是古文解释。

快点放学吧!秦砚在心里祈祷着,或者大塞车也行!

“你们己经初三了,还有六十三天就是全国联考了,考上重点高中就是一只脚进了好的大学,”语文老师,也是班主任的王老师停止讲课,屈着食指和中指敲敲桌面,扫了全班一眼,在秦砚身上停留了两秒,说:“我希望你们谨慎些,不要老想着放学,拖你们堂老师也不会有加班费,但身为你们的班主任我要对你们负责。在这个节骨眼上,你们多记得一些你们就比别人赢了,知道吧?”见全班同学齐声应了,才满意的点点头,“下课。”

秦砚知道班主任说的是他,心里很是不好受。他恨不得不要放学,连住也住在学校呢!

秦砚很怕回家,却又不得不回。

他不敢拖拉,快快的收拾了书包,便冲出教室,直奔校门。

“秦砚……这道题……”同桌王业拿着一本练习册正要问他,却发现秦砚人已经不见了,不禁奇道:“怎么走得那么快?”

“秦砚家教很严的,还有门禁,每天都有司机接送,听说迟了会被骂。”说话的是秦砚的上一个同桌陈海青。班主任每隔四同就会调一次位,上星期刚好是第四周,因此王志也是今天早才成为秦砚的同桌。

“真的?”早就知道秦砚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但秦砚却和他印象中的纨!子弟不同。学习好,人品佳,从来不会拿家里的事炫耀,对同学又友好,甚至连大声说话也不会,在班里,甚至是学校里的人气都很高,只是秦砚本人从来不知道。“啧,有钱人家就是奇怪,但现在已经是初三了,哪里会准时下课?”

陈海青点头,“是啊,所以他每次放学都是用跑的。你要是想请教他学习上的事就在中午吧,他一般都不会拒绝的。”

002.

看见校门口那辆黑色奔驰,秦砚心都凉了,当下手脚都有些不利索。

虽然看不见车里的人,但秦砚知道,会开这辆车来接他的人,是父亲,他恐惧的根源。

秦砚在同学艳羡的注视下,找开副驾座的车门,冷气迎面扑来。他更相信,这些冷气,不是由空调发出,而是由这个英俊的天怒人怨的男人身上发出。

“爸爸……”秦砚怯怯的喊道,秦瑞君淡淡的应了声,没有看他。秦砚知道,这是父亲发怒的前兆,今晚,大概有罪受了。

秦瑞君一声不吭的开着车,秦砚当然也不敢出声,静静的看着窗外快倒退的风景,车子忽然停下来,秦砚心里早就奇怪了,车子往市中心开,但他们家在近郊的富人区啊。

“你大哥从美国回来了,今晚在外面吃。”

“大哥回来了?”秦砚听了很是高兴,甚至忘记了害怕,直到被父亲冷冷的瞪了一眼才收起脸上的兴奋。但心里还是很高兴,大哥回来了,爸爸应该会收敛一些吧。

秦砚把书包丢到后座,关上车门,走到父亲身旁,却发现父亲没有要走的意思,只是用热烈的眼神看着他,秦砚马上明白过来,红着脸牵上父亲的左手。

秦瑞君看着儿子那略显苍白的小脸染上娇羞的两陀潮红,不禁轻轻摩挲那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柔软小手,满意的笑了笑,心里的怒气下了几分。

泊车小弟看着这个俊美却不失威严的男子的笑容,不禁愣了愣,随即慌乱的接过对方抛过来的车钥匙,心里不禁暗暗猜测这男人和少年的关系,应该是情人吧,那男人看少年的眼神真温柔。

两人牵着手走在酒店里很是显眼,让人不由得猜测两人的关系,这年头同性恋不是什么新鲜事了,那些男明星不老传出性向疑闻么?还有那些商业娇子,身边更是男的女的换不停。但少年身上穿的是市内有名的公立初中的制服,若真是那种关系大概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罢。毕竟那种升学率一流多少人削尖了脑袋往里的学校最注重的就是名声,真要出了这样的事,估计就是勒令退学了。

这个时间的酒店人己经多起来,不少人纷纷侧首看着两人,那些女人的眼神更是露骨至极,也是,这种一看就知道多金的英俊男人怎能不受欢迎,就算做不成正室做情人也甘愿啊。

秦砚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却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电梯里明明就有大把空位,但那几个女人却拼命的把白嫩嫩的胸部往父亲身上挤,甚至不时用挑衅的眼神瞪他,而父亲却只是不声不响,任由那些女人靠近他。

秦砚低头咬咬唇,下意识的握了握父亲的大手,用不大不小但足已让电梯内的每个人都听见的音量问:“爸爸,今晚要吃什么菜?”

那声“爸爸”让电梯里的女人脸色微微一笑,脸上的娇笑也僵硬起来。

故意让那些女人往自己身上蹭的秦瑞君怎么会不到儿子的心思,温声道:“意大利菜吧,你大哥喜欢这个。”

秦砚听了有点苦恼,他最讨厌意大利菜了,当然,他是很喜欢那些精美的甜点的,西西里三色雪糕是他的最爱,还有那些奶酪和色拉,他也很喜欢。

秦瑞君好笑的看着儿子那转来转去的浅茶色眼珠,不禁笑道:“不可以只吃甜点。”

听到父亲的笑声,秦砚知道父亲似乎没在生气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父亲高兴总是好事,于是趁机道:“爸爸……今天老师拖堂了,所以才会……”说到后面已经越来越小声了,不时用余光瞄瞄父亲英俊的脸蛋,居然又变得不太高兴了。

说起这个,秦瑞君脸也黑下来,冷冷道:“早就叫你不要去那种学校读了,难道多上几分钟课就能改变什么?”

他最讨厌中国的应试教育了,把孩子当成学习机器,一味的灌输那些八股知识。在他看来,那些大学毕业生就是从流水线下来的一批同规格产品,质量是让人不敢恭维的。因此秦砚每学期拿回来的三好学生奖状总是被他扔进垃圾桶里,对此,秦砚总是独自黯然伤神,但他懒得解释。

当然,他这样并不是为那些学生愤愤不平,只是单纯的厌恶,厌恶那个占用了他儿子那么多时间的地方而以。由早上七点到下午五点,晚上还有那些繁重的家庭作业,把原本就不多的时间剥夺的一丝不剩。

“爸爸是因为这个才送大哥出国的么?”秦砚想转移话题,只好这样问。

“那是他自己的意愿。”其他儿子怎么样他是无所谓的,不然他也不会让二儿子跑去当模特。对于二儿子当模特一点,秦瑞君出乎意料的保守,在他看来,抛头露面是讨好别人的戏子,他是看不起的。其实更多是因为那些明星模特总想借他往上爬,像婊子一样。“下次再拖堂的话,你直接走人,我己经为你联系好一间贵族学校了,当然,你不上学也没关系,爸爸养得起你。”

秦砚头疼,怎么说到这里来了。他就是不想呆在家里才上学的啊,呆在家里的话……会更惨吧。正当他烦恼该怎么接话时电梯“叮——”的一声,开了。

出了电梯就是餐厅了,马上有侍者迎上来,道:“秦先生,大公子已经到了,这边请。”

003.

秦砚惴惴不安的跟上父亲的脚步,168的自己和190的父亲最大的差距就是腿长了,要跟上父亲的脚步不容易,因为和父亲牵着手,很多时候他不得不小跑。不过想到就要见到一年没见的大哥,心里还是很激动的。温柔的大哥秦清,一直很疼他,在他去美国之前,他就很粘他,虽然偶然一次听到大哥对朋友说讨厌他这个跟屁虫后他就很少再亲近他,不过大哥还是像往常一样疼他,要不是亲耳听见,绝对不敢相信大哥居然是讨厌他的呢。

「我啊,最讨厌他了,像个跟屁虫一样,谁要当他的奶妈?」

当时,大哥的确是这样对他的朋友说的,他说完那些朋友还哈哈大笑起来。虽然是他硬要跟着他出去,但也不用趁着他上厕所说那么过份的话吧。

于是,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宁愿呆在家里了。

想到这里,眼眶又有点泛酸了。

眨眨眼睛,去想那些好笑的事情,以此来掩盖心里的酸楚。可是,当看见坐在那里,温柔的笑着的大哥时,还是忍不住流泪了。

“哎呀,小砚怎么哭了?”秦清好笑的看着像兔子一样红着眼睛的小弟,心里也很是激动。上一次见到小砚,还是一年之前的事呢,想不到当时才一丁点的弟弟己经长那么高了,大概是处于发育期的原因吧,男孩在这里时段都会飞速拨高,当年这个时候他也有175了呢!

“是看见大哥太高兴所以忍不住了啊。”

微微沙哑却青涩的声音颤抖着,带着哭腔,出乎意料的惹人怜爱。

秦瑞君冷冷的看着眼前上演着兄弟情深的一幕,鹰隼般的眼神扫过秦砚的背后,看着后者抖了抖,然后挣开秦清的怀抱。

居然在自己以外的人面前发出这种声音,真是不听话啊。

“好了,大哥刚回来,先点菜吧。”秦瑞君轻声道,拿出素色手帕为秦砚擦拭眼泪,扮演着慈父的角色,感叹道:“可惜老二跑去巴厘岛了,不然就真能吃个团圆饭了。”

秦砚乖乖的坐到父亲旁边,羞涩的让父亲为他擦脸,又拿起侍者递上来的热毛巾帮他擦手,最后铺好餐巾。

看着弟弟如此自然的让父亲服侍他,而且没有坐在他旁边,秦清不禁有点失落。虽然弟弟表面上很亲他,但他知道,两人不知何时起坚起了一层薄膜,美味的食物吃在嘴里竟有点食不知味,而反观对面,父亲正把自己沙拉盘里的樱挑挑给弟弟。秦清记得,弟弟是很喜欢樱桃的。

秦砚对于父亲的举动有点受宠若惊,甚至有点害怕。父亲这人,越是温柔,就越是狠。他几乎可以知道自己今天晚上会多惨了,这样一想,最爱的樱桃咬在嘴里竟没了那酸酸甜甜的味道,酸涩不已。

这餐饭,三人都是不知所食,各有所思。

004.

深夜。

秦砚做完作业,早早上床了,希望可以尽量多睡一下,在父亲来之前。

秦瑞君结束了与长子的对话,便在书房里处理文件,不知不觉间,己经两点了,却毫无睡意,甚至有点兴奋。

辛苦了一天,是时候享用大餐了。

关了电脑,悄悄来到小儿子秦砚的房间。

正值盛夏,房间里开着冷气。虽然说25℃是最合人体的温度,但秦砚还是盖着鸭绒被。

秦砚怕黑,因此床头总是开着一盏小灯,秦瑞君得以清楚的看见清秀的小脸上毫无防备的表情,鸦色睫羽安静的垂着,几缕茶发贴在脸上,看起来就像入睡的天使,纯洁,而诱人犯罪。

“啪”的一声,天花上的灯开了,整个房间变得明亮起来。秦砚也也因为光线的刺激而皱了皱眉头,片刻后睁开眼睛,迷茫的看着立在床前的人,好久才回来神来,用颤抖的声音喊道:“爸……爸爸。”

带着睡意的声音绵绵哑哑的,虽然脸上是恐惧的表情,但声音却像在撒娇一样,挠得人心痒痒的。

秦瑞君一膝脆在床上,秦砚立即感觉到旁边陷了下去,父亲高大的身子投下阴影,随即一只温热的大掌从睡衣下摆伸了进来,带着薄茧的手心贴着肌肤一路往上,在左胸搓揉了几下,小巧的乳头很快立了起来,硬得像豆子一样。

“啊——”秦砚被发出一声急促的呻吟,开始扭动,下意识的想逃,却被父亲禁锢在两腿之间。

“这么快就兴奋起来了啊,真是淫荡呢……”男人发出愉悦的轻笑,温热的气息像羽毛一样搔着秦砚的耳朵,淫靡的话语刺激着少年的羞耻心,几乎是马上的,苍白的肌肤蔓上一层粉红,让少年变得秀色可餐起来。

“下午让我在校门口等了十九分钟啊……一定要好好惩罚才行。”

“不……不是的……是因为老师……痛——”秦砚连忙解释,还没说完便发出一声高吭而的呻吟,那挺立的乳头被父亲用么指和食指捻起来,重重的挤压着,不时的搓揉,或者用坚硬的指甲搔刮。

“不可以推卸责任!”秦瑞君往指尖注入力量,楔在乳头凹缝里的指甲立即深深的陷了进去,“谁让你非要去读那种学校?”

全市甚至全省数一数二的重点初中初冠上“那种”两个字时似乎变得低贱不堪,仿佛是聚集了无数小混混的烂学校一样。

“我说了,我养得起你,要不然请家教也行啊……”声音突然变得温柔无比,秦砚知道,父亲又在游说自己了,游说自己退学。

但是,好不容易捱到这里了,只要再两个月就是中考了,怎么能在这里放弃?留在家里,无疑是给了父亲更多的时间折腾自己。上学的话,起码在学校时是安全的。而且,他希望可以靠自己的从大学里毕业,在这一点上,他很坚持。

只有这个,是不能妥协的。

“只有……这……个……不能答应爸爸……”敏感的乳头被粗暴的对待,秦砚眼眶早就红了。

“那么……小砚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后果哦……”秦瑞君用蛊惑的声音说道,就像诱惑纯洁的灵魂堕落的恶魔,如提琴一样的男音优雅而充满磁性,“因为老师拖堂而让我等了十九分钟,作为大忙人的爸爸,时间就是金钱啊!一个不小心,公司可能就会倒闭了……到时,说不定会掀起不亚于金融海啸的灾难,会有很多公司跟着倒闭,买我们股票的人会跳楼哦……”

乳头被亲生父亲玩弄着,粗暴过后更是温柔的爱抚,酥麻的快感让秦砚不能自己,只能勉强集中注意力听父亲在耳边低呤的话语。

什么啊……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公司产业遍布亚欧,跻身世界富豪榜前十的人,有那么容易被打垮么?再说,是你自己要来接我的啊,让司机接不就没事了么?而且,每次迟了回家你都会这样说。说白了,你就是想我退学在家当米虫吧,绝对不可以如你的愿!

虽然这样想着,但秦砚还是乖乖认错,虽然他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

“对不起……是小砚的错……”

“嗯,那爸爸要惩罚犯错的小孩,小砚没有异议吧……”秦瑞君呵呵笑道,他怎么会不知儿子的那点心思,不过,就是这样才可爱啊,要不然养个白痴不是更好么?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