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诱入(FZ)+番外——欲晓

文案:

自己最爱的一对孪生儿子,因意外分离,他自责不已,极度思念,被自己小儿子XXOO后放纵自己沉沦,但他低估了双胞胎的心有灵犀啊,15年后重逢大儿子,竟也被拐上了床。最最过分的是,那人竟然质问他,“爸爸,你小穴里这么多精液究竟是哪个野男人留下的?”啊啊,他能告诉他,那个野男人就是你弟弟么……

属性分类:现代 都市生活 年下攻

关键字:父子 年下 高H 3P

楔子

“爸爸,爸爸。”客厅里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并非常可爱的小男孩看见来人,开心的扑了过去。面容清秀的男子因长时间的加班,原本白皙的皮肤现在更显出一些病态的苍白。抱起来两个胖乎乎的可爱的儿子,这一刻,再苦再累,萧羽也觉得值得,自己本身就是孤儿,自从妻子难产走后,两个儿子就是自己唯一的支撑与依靠。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萧羽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个失误,会造成这样的结果,那件足以让他自责后悔一生的事,但好在老天有足够的仁慈,让他在15年后遇见奇迹……

第一章:背德快感

“啊……不要……太……深了……瑾……你……慢……慢点……啊……”身后驰骋的男子却置若罔闻,甚至为了看到男人更多狂乱的表情,萧瑾然不但加快了速度,还恶意的往那一点的冲刺。

“啊……不要……那里……会坏的……顶到……肚子……了……啊……要……被戳穿了……恩啊啊……”

“爸爸……我的大肉棒干得你爽不爽?”也许是听到一向优雅的儿子用略带沙哑充满磁性的声音说着这么淫乱的话语,也许是那一句低沉的“爸爸”让背德的快感更加浓烈。

萧羽大喊着“不……啊啊……好爽……瑾……的好大……我不行了……啊啊要射了……啊”白浊的液体喷涌而出,后穴一阵阵痉挛,死死绞住那尺寸惊人的紫红的大肉棒,萧瑾然倒吸一口气,萧羽高潮的那一刻差点把自己也夹射了。

待萧羽微微享受一下高潮后的余韵,萧瑾然便报复的往萧羽白嫩的臀瓣上打,一边打又一边强烈的抽插,“你这个小妖精,是不是故意的?你的骚穴就那么想吃男人的精液?”,啪啪的巴掌声在屋里响起,混合着抽插时噗嗤的水声,显得愈发淫靡。

“啊……不是……没有啊……别打了……瑾……啊……要破了……”高潮后的萧羽非常敏感,白嫩的翘臀很快变得红通通的,像熟透的桃子,看上去吹弹可破,尤其是在萧瑾然的巴掌落下来的时候,巨大的阴茎也随之插得更深,萧羽一边大喊着不要臀部却惯性的迎合着,刚泄过一回的阴茎不知何时又勃起了。

“骚货……没有还夹那么紧,说你的骚穴想吃男人的精液,说了我就给你。爸爸。”萧羽激情的泪液流了下来,但是狂乱的动作突然一下全部停止,身后这个男人,尽会欺负自己。

“不说,我可就退出了,爸爸。”

萧羽浑身一颤,这个恶劣的男人,明知道他叫自己爸爸的时候自己便无力抵抗,竟然还屡试不爽。“恩……我……的骚……穴想吃瑾的……大肉棒……要……瑾的……精液……啊……快……动啊……”说着还扭动了一下自己被高高抬起的臀部,转过脸瞪了一眼那个恶劣的男人。

萧瑾然的眼里立马有更狂烈的欲火在燃烧“该死,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爸爸,是你自己说的,今晚可别想再睡了,让儿子的精液一整晚都充满你的骚穴,好不好?”

“恩啊……好……快射给我……啊……我现在……就要……瑾……的……啊啊”听到萧羽的话,萧瑾然终于精关失守,一泻千里。本一般到了这里就该结束的性爱,今天却有些反常。

激情还未散去,萧羽慢慢的挪动自己的身体,让萧瑾然的阴茎滑出体外,安静的空气中出现“啪”的一声,随后白浊的液体从小穴涌出,留在萧羽白皙的大腿内侧。萧羽的脸红了红,羞赧的样子让萧瑾然想马上履行承诺再干一场,直到天亮,但随之,萧羽说出了一句更让萧瑾然瞬间血脉喷张。

“爸爸前……面……的……小嘴……也好想……吃……瑾的……精液,瑾……给爸爸……吃……好不好。”说这话时萧羽的脸红成了番茄,故意不看萧瑾然的表情不等他同意,萧羽捧起他又胀大的肉棒开始舔舐上面刚刚残留下的精液,并不断用艳红的小舌卷舐柱体,随即将龟头含在嘴里以舌尖刺激铃口。萧瑾然觉得自己的脑袋轰的炸开,再也忍不住这样的挑逗在萧羽嘴里驰骋起来。两人又大战了几个回合,萧羽终于抵不过身体的劳累,在天空泛起鱼肚白之时沉沉昏去,萧瑾然仅管也累了,但听力极好的他还是听到了那个男人在昏睡过去之前轻轻呢喃了一句“凌儿。”萧凌然,他的哥哥。

看着男人微皱的眉,萧瑾然很是心疼,渐渐明白了今天爸爸那不寻常的热情,他一定又是,想哥哥了吧。放纵自己,来填补内心那不可或缺的一块空白。这样的萧羽,怎么能让他不心疼。轻轻吻上他的眉心,萧瑾然发誓,一定要找到哥哥。

第二章:浴室迷情1

一觉便睡到了中午,先醒来的总是萧瑾然,除了是因为要工作的原因,还有就是萧羽被折腾了整整一夜全身极度疲惫,哪像萧瑾然那么有精力,经过一夜的发泄,不但没有丝毫疲惫,还神清气爽?这是件让萧羽郁闷了很久的事。

萧瑾然看着凌乱的房间,想着还是不要叫保姆上来了,自己随便收拾一下便好。萧瑾然走进浴室,将浴缸里的水放好,试好水温,抱起还在沉睡中的萧羽,轻轻放入浴缸中。虽然很想让萧羽继续在温暖的被窝中沉睡,但是自己等下就要到公司去,昨晚激情过后,两人因为疲惫而没有清洗,这样的事情其实很少发生,昨晚萧瑾然其实除了有些疲惫,还因为想着哥哥的事,便搂着爸爸渐渐睡了,中午起来才想起爸爸的小穴中还充满了自己的精液。掀开被子,果不其然,萧羽的大腿内侧和穴口都是干涸的精液,床单被子上也是,再加上萧羽一身青青紫紫的吻痕,真是一股说不出的淫靡。微微的冷意让萧羽不安的动了动,更加往萧瑾然的胸膛钻去。看着爸爸的可爱的小动作,在外一向冷漠的萧瑾然此时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个宠溺的微笑,要是让外面那些女人看见了,只怕会疯掉。

足以容下四个人的浴缸,现在两个人在里面显得足足有余。将男人腿上和身上的精液清理掉,萧瑾然小心的将爸爸的一只腿抬起用一只手握住,另一只手则探向男人紧闭的小穴。随着一只手指钻入马上有液体顺着湿滑的手指涌出,但由于手指堵住了液体的出口所以出来的并不多,萧瑾然又增加了一根手指,在穴内抠挖着,将液体挖出。尽管小心翼翼,还是弄醒了沉睡中的萧羽,发现自己在泡在温烫的水中,全身的酸痛缓解了很多,那个俊美的一向让他引以为傲的男人正在专心的清理着自己的后穴,那种被爱着的感觉,让萧羽觉得鼻子一酸,后穴也剧烈的收缩了几下。

萧瑾然将萧羽的腿放下,手指却仍在萧羽的小穴中进进出出。倾到萧羽耳边,舔舐着他娇小圆润的耳垂,用极其性感的声音说道,“爸爸,不要这么诱惑我。瞧你的小穴将我的手指咬得多紧,怎么,又想男人的大肉棒干你的淫穴了么?”

萧羽的脸瞬间变得通红,昨晚的记忆全部涌了上来,羞得他恨不得变成鸵鸟埋进沙子里,但是身体却因为那样的回忆变得更加敏感,食髓知味的吞吐着那两只已经不是在清理而是在作怪的手指。“瑾……不要闹……你……啊!”突然被男人恶劣的刮到那一点上,萧羽一时无法控制的呻吟出声,前面的阴茎也有了勃起的趋势。

“叫的那么淫荡,爸爸,你果然很饥渴啊。”萧瑾然加快了手指的抽插。舌头也在萧羽的耳蜗里进进出出,模仿着性交的姿势。

“别……啊……瑾……你还要……上班……啊哈……痒……”耳朵一向是萧羽的敏感带。

“我想什么时候上班就什么时候上班,他们管得了我么。痒?这里么?”故意的,男人更猛烈的抽动手指,“怎么?昨晚没有满足你?吃了一晚上的精液,你这里,变得更性感了呢。”抽出手指,萧瑾然用早已胀的发疼的阴茎撞了撞男人紧缩的穴口。

“啊……瑾……不要……欺负我……”本来只是耳朵被玩弄的痒痒的,现在萧瑾然将手指撤走,阴茎又只在穴口摩擦迟迟不进入,萧羽只觉得自己的小穴也变得麻痒酥软,想要有什么粗热的东西捅进去,好好给自己止痒……

“爸爸,我可没欺负你啊,是不是很痒?想要大肉棒狠狠的捅进去给你止痒么?”慢慢将自己阴茎的龟头部分顶入男人的小穴,不顾男人强烈的收缩,又全部退了出来。

“呃……啊……”以为要得到满足的萧羽希望落空,此时正瞪着眼前这个男人。后穴在刚刚开合中有水渗入,刺激的敏感的小穴更加难耐,萧羽再也顾不得,轻推开压在身上的人,翻身跪在浴池中,一只手撑住浴池,另一只手伸到后面掰开小穴,“进来,瑾……快点……贯穿我……狠狠的捅进来,给我止痒。”

第三章:浴室迷情2

昨晚被蹂躏的到现在还有些红肿的小穴此时在空气中收缩着,刚刚浴缸渗进去的水慢慢从若隐若现的洞口流出,使艳红的小穴泛着淫靡的光泽,对着萧瑾然,像是看见主人后迫不及待的发出无声的邀请。

“啪”萧瑾然一巴掌打在萧羽的臀上,“骚货。”说着,不顾萧羽可能会有不适,狠狠的捅了进去,整根没入。“啊……”萧瑾然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你里面好热好紧。”

“啊啊!!好深!疼……啊……别动了……啊……好爽……啊……慢点……啊哈……快啊……”被瞬间满足的激烈让萧羽有些语无伦次。明明刚刚那钻心的痒已被身上的男人止住,但听到男人的赞美,身体似乎变得更痒更渴望了啊。

“还痒么?”萧瑾然笑得有些邪魅,看着身下那耳根红透的人,只觉得自己的欲望又膨胀了几分。

“好痒……瑾……好……难受……啊……”

“看来我不够努力啊,都没有帮爸爸止到痒,那这样呢?”萧瑾然突然将手放在昨晚被蹂躏得现在还红肿的臀瓣上,用力往两边掰开,重重的将欲望顶的更深,仿佛恨不得将旁边的两颗睾丸也挤入穴中,到达前所未有的深度。

“啊啊,不……要这样……会穿……的……啊……太深了……啊”

“谁知道你的骚穴究竟痒得有多深,不插深一点爸爸还是觉得很痒怎么办?”一边优雅的说着下流的话萧瑾然一边快速的律动着,一只手探到萧羽的下面握住那挺立了许久却没得到纾解的欲望,“这里好硬了呢,是不是也想插穴?”

“啊……不……”萧羽知道怎样才能让身上的男人开心,“我只想……被……大肉棒插……恩啊……想用……后面……高潮……啊”

听到自己满意的答案,萧瑾然帮萧羽撸了撸硬挺的肉棒,“爸爸,你真是越来越淫荡了呢。儿子一定让你在后面达到高潮。”说着松开了握住萧羽欲望的手,抓住那纤细的腰,疯狂的律动起来。

“啊,不要再……顶……那里了……啊……受不了了……要去了……恩啊”不一会儿,萧羽就要缴械投降了,浓烈的快感让他有些支撑不住。

“一起吧,爸爸。我爱你。”男人突然的这句话让萧羽浑身一阵痉挛,在前面没有任何安抚的情况下,尖叫着射了出来。白浊的液体飘在水面。萧瑾然也狠狠的又抽插了几十下,射在了萧羽体内。滚烫的液体射在以前未到达的深处,萧羽有种萧瑾然恨不得让自己怀孕的错觉。在这种错觉中萧羽又一次昏睡了过去。

将浴缸里的水重新放好,重新把两人打理干净,萧瑾然将爸放在已经整理干净的大床中。看着手机上几十个未接电话,现在他不得不赶紧到公司去了,虽然之前对萧羽说自己想什么时候上班就什么时候上班,但他也有身为一个老板的责任在,而且最近公司遇到了一些麻烦啊。

下午的会议中,萧瑾然的眉头始终紧皱着,公司的走向本一直十分乐观,可就在半年前,市里一个本默默无闻的小公司迅速崛起,本来这并没有什么,但是偏偏那个公司和自己做的是同一个领域,这让公司人无我有的这个优势瞬间灭亡,只有借用众公司最通俗的第二条政策,人有我优。这个看似很简单,要真正做到却不一般,萧瑾然还不想走上人优我转这最后一个策略,毕竟他想做成功的事还没有失败过的。听说吞并那家小公司的是一家国际性的大公司,那最大的股东也是众人所熟悉的,但萧瑾然却深信,真正的老板,另有其人。那家国际性大公司经营领域并不是他们这个,兼并那样一家和自己完全不相关的小公司本就可疑,还要让自己在一个未从事过的行业领域壮大起来,更加令人奇怪。

会议结束后,萧瑾然的秘书跟着进了办公室。

“有什么消息了么?”

“还没有,老板,这么多年了,也许他根本就不在这个城市了。”

萧瑾然按按发疼的太阳穴,“也许吧。”五年前,自己和父亲搬到这个城市,怀着一线希望,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哥哥。但似乎,一切并不如意啊。

第四章:阴差阳错

萧羽再度醒来的时候,是被敲门声吵醒的,此时天已经有些暗了,身上穿戴整齐,应该是萧瑾然帮他穿好的,身体也很清爽洁净,只是全身的酸痛提醒着他这一天的放纵。走下床开门发现是家里的保姆李嫂正端着热腾腾的饭菜站在门外,“刚刚瑾少爷打电话回来说他晚些回来,还说您一天未吃饭让我把您叫醒吃点东西,饿坏了胃可不好。”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